诺秋中文 > 封神灭魔 > 第一百二十七章 刀起 刀落

第一百二十七章 刀起 刀落

  这东海边,有这么一处神奇的地方,看起来好像是大自然形成的奇迹,但是现在聂少知道,这肯定不是自然能形成的东西,他可不会相信,天地间能自己形成这么逼真的刀法。全\本\小\说\网\

  禁闭双眼,感受着面前的刀势,海风吹过,浪花拍打在岸边,一丝丝的水花溅在他的脸上,如泰山般的稳定,好像外界的一切都和他无关了。

  在他的脑海中,不断的幻想有一道身影一刀劈向小山。不对!应该不是这样的,继续的模拟,脑海中一道道身影劈向小山,却没有一道是对的,渐渐的聂少想象中的刀势越来越多,他的脑中几乎都被刀影占满了!突然一下子,脑海中传来一阵眩晕的感觉,到底怎么回事?下一个念头还没起,他已经直接的晕倒在那里了。

  狼一他们都已经入定修炼,也没有人注意到聂少的情况。一个时辰过去,聂少终于清醒过来,按了按还有些胀痛的脑袋,慢慢的站起来。

  “好厉害的刀势,竟然

  让我入迷了,刚才的运算量太大了,脑子承受不住那么多的符合。”就是以为那刀势太强,聂少太投入,导致自己的精神力不足,一下子就晕倒了过去。慢慢来,想要一下子修炼成是不可能的。

  还是先恢复一下精神力,修炼冰心诀。这大概是很湖心小筑那些参悟功法的人一样吧,自己也入迷了,只是自己实力不够,精神力还不够强,根本就模拟不出那刀法的轨迹。

  “呼”这冰心诀真的是厉害,只是修炼了两个时辰,聂少感觉到自己的精神力已经全部的恢复了,此时他的精神状态比什么时候都好,“恩?我的精神力好像又有一点进步。”他说的进步,是指越了自己正常的提升度,本来修炼冰心诀他的精神力就提高的很快,现在还过了正常的状态,那不是更加的变态了么。

  看起来晕倒也不是什么坏事,聂少忍不住的想到。之后他变站了起来,看着面前的刀势他就心中激荡不已,如此刀法,天下少有,自己要是练成,自己的实力肯定又能提高。

  他的风神腿虽然厉害,但是那也只是一个方面的实力,现在知道自己手中的是雪饮狂刀,要是不好好的利用那不是浪费了,有雪饮狂刀这样的神兵,就算他的刀法不是最厉害的,出的攻击也是堪比顶级刀法了,如果他的刀法厉害,那更加能挥出雪饮狂刀的威力。

  用脑子推演是不行的了,这样对自己的精神力不好,一次两次的透支还可以,要是次数多了就会影响自己精神力的继续进步,那样就得不偿失了,就这样,用练习的。

  想到这里,聂少以那小山的沟壑为模型,开始练习刀法,一刀劈出效果不行,继续第二刀,下面的海浪被他劈的振奋起来,威力也变大了很多,精神力不能透支,但是内力可以,聂少每天白天要做的事情就是不断的挥刀,而且还是用内力出去的,在雪饮狂刀的增幅下,每一刀都还是那个样子,现在他忘记了皇刀,也忘记了疯刀,只是凭借自己的感觉在练习。

  内力消耗完他就修炼风神腿,用来恢复自己的内力,这样对内力的提升也有好处,经过一次次的练习,一次次的消耗,他的内力越

  加醇厚,而且提升度也大大的增加,甚至连风神腿的进步都不小。

  狼一他们每次醒来都是看到聂少在那里苦修,他们也更加的勤奋,到了后来干脆没有休息过了,完全的用修炼来代替,经常在水中一坐就是一整天,实力提高,他们对事物的需求也越来越少,经常只是一天吃一顿就可以了。

  时间飞逝,这天聂少正在苦修刀法,这段时间他感觉到自己刀法终于有了一些进步,主要的还是他感觉到了现在的刀法与皇刀和疯刀都有了一些契合点,这让他欣喜若狂,修炼越的疯狂起来。

  “大师兄?大师兄?”年纪最小的狼九看到聂少刚刚修炼完连忙的开始叫他,要不然等一下他又开始修炼风神腿去了。

  恩?聂少一愣,自己好像是练功练过头了,好像很久都没有跟他们说话了,“狼九,怎么了?”咦?刚说完他就现了不对,“你竟然已经达到了六级高手的境界?”没错,年纪最小的狼九,论年纪也就比聂少大一岁多而已,现在才十七岁,十七岁的六

  级武者,和独孤云还有那绝命他们相比都差不了多少了啊!

  突然的聂少看了看旁边的其他人,“你们?”聂少的眼睛等的老大,不仅仅是狼九,其他的人都突破了,没人提升了一级,狼一达到了七级武者的境界,而其他的人都达到了六级武者。

  狼一微微的一笑,“大师兄,你这一次一下子就修炼了两个多月,我们都不敢打扰你,不过上次你说要在两个月之后对我们进行训练,所以我们不得不打断你。”

  两个多月?聂少暗惊,自己竟然废寝忘食的修炼了两个多月,连狼一他们一个个都突破了都没有现。想到这里他不禁苦笑,自己是太过投入了,两个月了,恩!按照计划对他们训练吧,师父说这不仅是对他们的训练,也是对自己的锻炼,他一直都不明白,虽然他不是瞧不起狼一他们九兄弟,但是讲实力,他们和自己相比真的是差太远了,要是他们一起上还差不多,一个一个的来,对自己能有什么锻炼的作用?

  想到卡特,他才猛的站起来,“两个

  多月了,师傅怎么还没有回来?”是啊,当时卡特离去的时候就说了,只是去探查一下,可是这一去就是几个月,开始他都没有怎么担心,可是时间越过越久了,让他心中难安起来。

  “对了,说道师傅我就想起来了,前段时间,有一个神秘人给我们传信,因为看到你在苦修我们也没有打扰你,说是师傅因为有事离开了天龙帝国,已经回到帝都战灵学院了。”狼一突然的想起来。

  传信?聂少疑惑不已,师傅会把自己等人修炼的地方乱说出去吗?要是引来天下会的人怎么办?“那人说清楚是谁派他来的没有?”他还是有些怀疑,是报信的话,凭卡特的度,一会儿就可以赶到这里,还需要什么人来传信?

  狼三回忆了一下,当时是他最先现那人的,“我只记得他说,卡特已经回到了帝都战灵学院,因为临走时匆忙,所以叫人带口信来,还说叫我们不要担心,好好修炼,最后还说是刘景派他们来的。”

  刘景!聂少这下就放心了很多,竟然是刘景大哥

  ,那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了,估计师傅肯定是有急事,要不然也不会不通知一下他们的。

  想了想,自己的刀法目前也不可能有什么突破了,竟然已经找到了契合点,那就慢慢的修炼吧,和狼一他们对战也可以练习刀法,说不定能慢慢的领悟。

  修炼之道,一朝顿悟比十年苦功,现在他已经找到了契合点,那也不用每天在那里挥刀了,还是师傅的安排的修炼方法重要,他倒是很好奇自己能得到什么样的锻炼。

  “好了,你们都准备好,从明天开始,我们进行下一个阶段的修炼。”聂少提醒道,“我不会留手的,要是不努力点,到时候吃亏的可是你们。”说完还故意的挥舞了一下手中的血饮,狼一他们不禁无奈的一笑,这个师兄,虽然实力强悍,脑袋也聪明,不过有时候还是有些小孩子情绪。

  其实聂少不是要他们准备,而是他自己要准备一下,这段时间不分昼夜的修炼,他的身体负荷也是到了极限,需要好好的休息一下,调整一下状态。

  第二天日落时,聂少气喘吁吁的坐在那里吃东西,而狼一他们九兄弟也是哥哥鼻青脸肿的,不过他们却是不是的冲着聂少笑一笑。

  经过一天的训练,他是知道卡特的意思了,难怪他说这也是对自己的锻炼,这哪里是锻炼啊,根本就是压榨。

  狼一他们实力也不算太弱,要是聂少全力出手还好,可是卡特说了要他限制自己的能力,只能用刀法和武力,这样他们之间的差距就不是很大了,本来以为一个个对战是很轻松的,可是聂少突然的现,他要面对的是九个人。

  狼一被他打败,下一个狼二,之后一个个的上场,到了最后,狼九被他打败的时候,他已经消耗不小了,可是这个时候的狼一又上来了,这样一个接一个的轮流上场,一天消耗下来,聂少都快站不稳了,还好他保持了不败的记录,要是被他们打倒了,那可就丢脸了。

  一天就已经这样了,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啊!先去修炼了,把消耗的能量补回来再

  说,想到这里,聂少忍着疲惫开始修炼风神腿,这是他修炼内力的唯一办法,谁叫他没有自己的运功方法,只能靠幸苦的运动来锻炼内力,这天下如他这般奇怪的人估计没有吧。

  聂少幸苦,狼一他们也惨,本来聂少的目的就是要训练他们,在有所限制的前提下,他已经是全力出手了的,聂少辛苦,造成最直接的后果就是狼一他们被虐待,一个个都是鼻青脸肿,而且都消耗很大。

  看到他们的教官都开始去修炼了,狼一他们也不敢怠慢,明天是有悲惨的一天,说不定聂少会出手更狠,一定要保持在最佳的状态。

  第二天,天还没有亮,狼一他们还在入定中,聂少已经清醒过来,昨天晚上他很快的就恢复了内力,经过一晚上,他修炼冰心诀,身体已经恢复到了最佳的状态,当体内的能量消耗一空之后在慢慢的恢复过来,明显的能感觉到进步。

  难道这就是师傅的目的?通过大量的消耗来提升自己的武力和灵力,这个办法是不错,不过和自己在那水中修炼

  好像没有什么区别啊!看着狼一他们还在修炼,聂少走到小山边上,顺着之前的那个位置看过去。

  太阳才刚刚升起,照射在海面上通红通红的,看着如此美景,不知不觉的竟然有些失神了。突然的远处一群海鸥飞起,在这小山沟壑中间刚好看清楚。海鸥?聂少眼中一亮,紧紧的盯着那划过天空的海鸥群,这轨迹?这度?

  清晨海边风还很大,可是这海鸥飞起来是那么的随意,看着那一只只的海鸥,大自然果然是神奇,不管是山川还是河流,亦或者是飞禽走兽,存在即是到底,从这些东西身上也可以学到不少。

  刀起,刀落!一道恐怖的刀气划破长空,面前汹涌的海浪一下子被切开,那一秒的时间,海浪完全的被分开了。

  聂少倒吸一口凉气,这是自己劈出来的吗?刚才这一刀简直是神来之笔啊!那一瞬间的灵感,回想刚才的那一道,自己完全是用武力劈出来的,丝毫没有用到体内的灵力,可是那瞬间爆的攻击力绝对越了自己的灵力。

  雪饮狂刀的增幅是很强,但是刚才那一刀威力也不弱。看到狼一他们被惊醒过来,聂少收刀走下去,刚才那种感觉一会儿是找不回来的了,不过有了第一次就能有第二次,自己一定能领悟出来的。

  “大师兄,刚才怎么了?”狼一疑惑的看着他,刚才他们都是被一股强悍的刀气给惊醒了,作为修刀者的他们,对刀气还是很敏感的,那一瞬间爆的刀气让他们以为有敌人,可是睁开眼睛却只看到聂少一个人。

  “没什么,刚才有点领悟,今天的训练开始了,狼一,你先来吧!”聂少随意的说道,刚才那一点领悟估计自己的刀法又要变很多了,正好可以和狼一他们试试威力。

  海风吹,海水流,不知道多少个日夜,聂少每天都要对着那沟壑凝望半天,可是那天的感觉再也找不回来了,不过庆幸的是,这三个月他和狼一他们战斗,实力提高了不少,狼一他们一个个都是在聂少的虐待下变成了战斗高手,开始的时候他们还是守规矩,可是到了后来,聂少简直就是变态,

  一个月的训练,他渐渐的适应了,但是狼一他们没有这么强悍,每天都被虐待,弄不好了他们只能在战斗的时候想尽办法抵挡聂少,对他们的实战经验不知道提高了多少。

  恩?有人过来了!中午休息,聂少本来是在参悟刀法的,突然的现小山的另一边过来了一队人马,“好像是东临城的,他们来这里干什么?”

  ps:二更了求花

  最新全本:、、、、、、、、、、

看过《封神灭魔》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