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一回合 四十七

第一回合 四十七

  在大沼泽深处,有一座孤零零的法师塔。Www.qВ⑤、COm//

  听起来这个开场白很俗,值得指出的是,虽然四十七并不善于组织语言,但是每当它做完所有觉得能做的事情,坐在顶层露台上无所事事的时候,隐约也能想起来一些过去的东西。

  在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一群蓝精灵。

  似乎在很久很久以前,四十七也同样在这种无所事事的闲暇时候,不声不响的坐在闪烁着无数仪表和屏幕的巨大培养室里,偷偷改变某条线路的数据传输,看着荧屏上那群蓝色的小家伙傻笑。对了,说起蓝精灵,那似乎是更久远的事情,久远到还有国家,克隆技术还能引起吵闹和惊叫,可以为了冥王星究竟是不是行星争论不休…真是个美丽如仙境一般的时代,好像传说中一样。

  潮湿的雾气被冷风夹裹着席卷而至,一头翼龙嘶叫着从法师塔附近掠过,看样子是去觅食,好像完全没看见四十七的存在,或者连法师塔都没注意到。

  四十七没有冷的感觉。但是他仍然走下露台,它害怕生锈。

  本来四十七是不用害怕这点的。那时候他的外壳是由生化纤维和永远不会生锈的高密度合金组成的,身高超过10米,它需要害怕的应该是和它一模一样的东西,它们同样窝在一模一样的培养室中,源源不断的往脑袋里灌输关于精确杀戮、高效破坏、空间战争等等一切有关死亡的知识和经验…奇怪的是,那时候四十七从不害怕,哪怕是知道自己很可能明天就再也看不到那些让它傻笑不止的动画片也一样。

  四十七走进地下实验室,或者说是工作间。用来提取施法材料的的器皿已经很久没用了,但是众多的机械和炼炉仍然保养的很好——除了最核心的那台,从前的法师用来制造各种某名其妙的东西,四十七现在用它们来尝试着改装自己。

  四十七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漂浮着钢铁和残肢的空间战场来到这个莫名其妙的世界的,按理说自己被确率干扰鱼雷炸飞的时候就应该彻底泯灭了,然后培养室内很快会出现一个崭新的一模一样的自己,应该叫四十八,也可能重新开始编号,或许记得自己看过动画片,或许不记得。

  但是四十七在似乎永恒的黑暗结束后发现自己变成了一个困在一座复杂、巨大、乱七八糟的机械中的思维囚徒。囚牢的面前站着一个消瘦,穿着布满花纹的金色袍子的白发男人。他目光热烈,摆弄着着面前那些密密麻麻的操纵杆和按钮,每一次操作都会带来一阵能量脉冲迅速流满整座机器,千奇百怪,毫无重复,不过对游魂一样的四十七来说倒也没什么,只是苦了那些关在机器里作为试验品的生物们。

  于是四十七就算在这个地方安家了,再也没有动画片。

  四十七不是没有考虑过自己是不是因为网络故障跑到了某个原始星球的原始系统上。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对这个世界的逐渐了解,他慢慢的放弃了这个不切实际或者很切实际却无法证明的幻想。

  四十七莫名其妙的呆在这个机器里,十几年来除了那个从事一种叫做法师的职业的白头发男人之外连个鸟毛都见不到。法师有时候一连几个月在实验室里摆弄,有时候一连几个月在机器前摆弄,有时候一连几个月不知道在哪里摆弄,就这么着,日子就过去了。

  四十七能日复一日的感觉到法师的强大和衰弱。

  法师也不是没觉察出什么,他疑惑的目光不只一次的端详着机器,似乎觉得这东西在窥探他一样。但是他所有的探查法术都一无所得之后,只好重新投入到越来越紧迫的工作之中。四十七慢慢知道,法师其实并不是工程师,这台机器也不是有着明确功用的发明,实际上——四十七发现,整台机器其实都是围绕着一个接近球形的核心运转的,这个由不知名金属构成的核心如此复杂,可能比四十七所见的任何装置都有过之而无不及,四十七怀疑它甚至已经接近了金属有机体的程度,说句不好听的,法师对这个东西的研究操作简直是放一只猴子在钢琴上乱跳,指望它能演奏命运交响曲…

  但是四十七还是很佩服白发法师的。虽然整体看来这个机器简陋的几乎是蒸汽时代的东西,但是法师不断灌注的一种叫做魔法的神秘能量却好像上帝的气息,让整个机器都活了起来——四十七完全不明白这些魔法的运作,它与四十七从前所理解的什么机械能热能核能完全不是一回事,就好像这个世界上两条平行线可以相交一样。所以后来被搞的头昏脑涨不耐其烦的他干脆就住在核心里,任凭法师在外面折腾。

  随着法师呆在机器旁边的时间越来越多,有时候他甚至一连几天都不动地方——他愈发迅速的衰老,好像这个机器就是一个看不在的魔鬼,在飞速的汲取其生命力。

  最后法师似乎终于准备好了,或者说他已经不能再等了。

  那个已经是骷髅模样的法师日以继夜的颤抖着做了大量操作之后——四十七缩在核心里,忍受着一个接着一个的魔法符咒灌进来,似乎永无休止。最后,法师命令一个高大的,由石头、木材和金属组成的傀儡把机器彻底拆散,小心翼翼的取出核心,放在一具由铅、钢铁、黄铜、精金和不知名宝石拼成,从里到外刻满了密密麻麻符咒的构装人形中。

  法师躺在床上,费力的喝下一小杯液体。在那一瞬间,四十七觉得好像被电击了一下,他的意识从核心中扩散出来,瞬间充斥了整个构装身体,这不是他自愿的,而是被魔法驱使,他似乎感到那个法师死亡的同时好像和构装体建立了联系——虽然只有一瞬间。

  法师陷入沉睡,再也没有醒来。

  一直到很久以后四十七都挺为法师惋惜的。显然他的付出没有得到应有的回报,至少没得到他希望的回报。

  四十七翻阅法师留下来的笔记和典籍,虽然很多都看不懂,但是似乎也明白了法师似乎是想用某种类似于将自己转化成巫妖的方法来把自己的灵魂和生命原力转移到那个金属核心里去,而这个核心的来历法师在笔记中完全没有提及——不凑巧的是,四十七也住在那儿。

  四十七不知道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玩笑般的出现,法师会不会成功——也许会,也许不会。四十七有时候稍微有些愧疚,觉得自己干扰了法师伟大的科研计划,要知道在他原来那个世界,实现把人的思想彻底转移到机械中去完全是一件不可能的任务,充其量用各种替代品维持大脑的活动,而大脑的本身是禁止触碰的,那是灵魂的居所,是上帝的禁区。人的记忆如此庞杂,就算最精密的设备也只能记录下一部分碎片,失去大部分,虽然那绝大部分或许已经深埋在你的脑海里连自己都找不到,但是如此一来,自己还是完整的自己么?

  四十七不知道。他已经记不清从什么时候起自己开始思考这个问题。他其实用不着思考这个问题,他不是人,转移他的思想就好象把数据从一个存储器上转移到另一个存储器上那样简单——他不会忘记事情,但也不会觉得任何事情值得记忆,每一个像它这样的军用品都是这样的,制造,调试,投入战场,。战斗,毁灭,被毁灭…从一到四十六都是这么过来的,没有感情,没有思想,为什么自己的程序却产生了如此大的谬误?为什么失去了所有支持程序运算的部件之后自己仍然保持自主意识?现在困在一个没有智脑和集成电路的金属躯壳里的自己又算什么?难道也可以算作灵魂么?四十七不知道。它只是试着活动身体,法师在制造身体这方面简直是太蹩脚了,甚至缺乏大多数必要的关节,幸好四十七最担心的事情没有发生——要是自己仍然完全不能动怎么办?

  然后就是漫长的似乎没有止境的改装和调整。

  现在,四十七已经是一个至少外型上比较标准的中型机械人了。之所以说外型上比较标准是因为比起原来那个世界的身体,自己现在简直简单的可怕——这不是安装了三百六十度旋转关节就能掩盖的,四十七仔细观察和研究了那个被称为盾卫者的12尺高的构装护卫,惊讶的发现它那完全是用石头雕刻成的手指竟然能弯曲活动!

  四十七最后不得不承认魔法这东西靠自己完全不能入门。催动整个身体行动的动力,完全摸不到头脑。没有发动机,没有反应炉,什么都没有。法师遗留的笔记上说起护符匣作用的核心会源源不断的从负能量界汲取能量提供给法师,也就是提供给现在属于四十七的构装躯壳——四十七不明白其中的原理,就算核心是发动机,那么动力是怎么传输到全身的?他也不知道负能量界是什么,似乎那是一个能源无限,源源不断供人予取予夺的聚宝盆——真有这么好的地方,那些能源寡头早就打翻天了,谁知道现在是怎么回事儿。或许就像原始人不会明白内燃机是什么东西一样吧。毕竟四十七从前只是一个标准型号的杀戮机器,不是需要管理城市甚至星球的超级智脑。

  既然不明白,四十七也就不究根问底。于是他把精力集中到如何利用和强化自己现在的身体上来。虽然核心的存在联结了他身体所有的部件,组成一个生机勃勃的整体,但是他觉得缺乏战斗力——四十七亲眼看到过法师的一次操作导致机器发出一道绿色的光线把关在机器里的一只水牛大的蟾蜍变成腐朽的灰尘,比射线枪还利落。四十七从来都是很有危机感的。

  四十七现在把体内那个核心叫作“火种。”这个词儿也是从动画片上看来的,包括变形齿轮也是。四十七起初不切实际的想过能不能把自己变成太空战斗机什么的——这也是他以前经常梦想的事情,但是后来发现虽然这个世界没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技术难题,但是火种散发的能量想作飞机的发动机完全是不合格的——只好勉为其难另想办法。

  四十七小心的擦拭手指,除去潮湿。现在四十七的手就如同一个真正的人类那样灵活,部件齐全,但是也相对来说脆弱了很多,而且大部分螺丝和齿轮都只是普通的金属而已,缺乏精密的加工器具,粗糙而且不标准,这里的金属明显带着太多杂质了。

  日复一日。或许应该出去转转了。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