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十四回合 祭品

第十四回合 祭品

  但是摩利尔在它们接近之前已经落在地上。\wWw.QΒ⑤。com\

  四十七滚过时一爪割断了绑着摩利尔的所有绳索,让这个女法师得到了自由。

  摩利尔甚至没有来得及掏出嘴里的内衣。她修长的手臂飞速舞动,做出大量难以言喻的手势,与此同时,她全身的魔法纹络似乎都活了,随着她的动作一起排列组合——

  一个惨白惨白的影子从摩利尔双手间喷出。那东西动作快的恐怖,隐约只能看出好像是一个只有上半身的类人生物骨架,它挥舞着模糊惨白的手臂冲向鼠后,但是失望的发现自己够不到——摩利尔放出这个东西之后,不管不顾的就往后跑。

  那东西恼怒的在空中停顿了一瞬,然后砰然炸开。一圈白雾以它为中心飞速扩散,顷刻覆盖了大半个洞窟,把鼠后也包括在内,那些墙上的火把被可怕的魔法能量吹荡的一阵摇曳,但是居然没有灭。如果不是四十七及时弹出爪子搂着摩利尔纤细的腰肢往后一扯,连她也波及了。

  白雾过后,一片死寂。鼠人们杂乱无章倒了一地,无一幸免。它们身上所有的孔窍都流出血来,看样子内脏已经全被震碎。

  抬着鼠后的奴隶们也都死了,一两个足够强壮,或者说足够幸运逃过摩利尔魔法,奄奄一息的家伙也被鼠后压在身下,而鼠后咳着血,浑身也在渗血,仍然在恶毒的咒骂。

  “祭祀…神…杀…”

  一发魔法飞弹从摩利尔指尖射出,在鼠后肚子上炸了一个洞。

  “呸,呸!”摩利尔把嘴里的内衣扔在地上,款款走向躺在地上的鼠后。

  “你这个肮脏愚蠢的生物为什么要抓我?”摩利尔盯着它,语气森冷。

  “祭祀…祭祀…”鼠后喷着血沫,小眼睛里竟然全是狂热的光:“闯入者,触犯神…死!”

  “蠢东西。”摩利尔皱皱眉,犹豫了一下,最后尽可能的远离鼠后的身体,呢喃了几个模糊不清的音节,弯腰把手放在鼠后油乎乎,烂草一样的头上。

  片刻后她收回手,几乎是迫不及待的在地上寻找着什么,最后指着一滩污水又施展了一个法术,那汪水迅速变得清澈见底,所有的杂质都沉淀了。摩利尔迅速把手伸进水中,用力搓洗起来。

  四十七头上的红光被鼠后的攻击弄熄灭了几个,但是现在又重新亮起来。那些红光起初散乱的游走,似乎检查着洞窟,但是很快全部瞄向摩利尔曼妙的背影。

  身材不错。但是缺乏锻炼。四十七直到摩利尔转回身洗手的时候才收敛了一点。

  他吱嘎吱嘎的调整关节,出乎意料,本来以为会把自己打散架的一击只造成了比较轻微的损伤,甚至不影响变形。体内火种的寒气又盛了一些,已经不仅局限于呆在核心里面,开始好像水一样在体内流动,甚至偶尔蔓延到末梢部件。不知道为什么,摩利尔对此毫无察觉,也许是没注意。

  四十七又开始复杂的扭曲和转变。他重新站起来的时候,摩利尔还没洗完手。

  “你那个法术真不错。能不能在我身上装一个?”四十七摇了几下手臂,感到体内的寒气逐渐消退。

  摩利尔白了他一眼,似乎要站起来,但是突然重新保持了跪蹲的姿势,一只手悄悄的挡在胸前。

  “你这招我也从来不知道么。”她语带讥讽:“你用那个大蜘蛛形态进来的时候,我都差点没认出来——倒是比你现在顺眼多了。”

  “应对不同的环境,就应该使用不同的仿生形态。”

  “哼,这就是你一直念叨的变形结果么?我看比那些德鲁伊都差远了!”摩利尔非常不屑:“我真惊讶你居然没有被那一下打碎——这些臭烘烘的老鼠唯一拿得上台面的东西就是它们的天赋次声魔法了,除非是密度材质完全一样的物品,否则全会因为不同程度的振动而散掉,你现在居然还完整,真让我惊讶。”

  “噢,那是您需要研究的课题。”四十七隐约觉得这也可能和那个火种核心有关,他越研究,那东西似乎就越复杂,但是他决定先绕过这个:“不过,您是否需要我把视觉系统调的模糊一点?”

  “嗯?为什么?——你这个蠢铁皮盖子!”摩利尔愣了一下,随后反应过来,一下子站起身逼近四十七:“你这个白痴,我可不会因为**站在一张桌子面前不舒服,就算这张桌子长了眼睛!”

  “噢,我错了。”四十七表示屈服:“尊敬的主人,那么是否能请您告诉我,您在那个胖女人身上探测到了什么信息呢?”

  “这不关你事——是关于那个神殿的。”摩利尔转来转去想找些能遮体的东西,但是发现它们无一不脏的让人恶心:“神殿的出现让鼠人不安…它们本想迁移的,但是这个鼠后却接到了神的旨意,要它们阻止外来者,把抓到的人弄干净献祭…”

  摩利尔沉思着自言自语:“接下来的信息简直无法解读,莫名其妙,一切都好像藏在迷雾里一样看不清楚,但是又清晰的让我感到不安…什么神有兴趣找这些家伙干活儿?或许那个神殿里决不仅仅是有个禁魔球那么简单,我们这次旅程一定很有趣儿…”

  “我同意你的意见。”四十七伸出手,两个手指间夹着那根针。

  “这是什么?你又从哪弄来的破烂?”

  “这东西杀掉了带着跟班围攻我们的鼠人长老,直接导致了现在我们的同伴可能还在沼泽地里剁馅儿。”

  “谁干的?”

  “不知道,没看见。真的。”

  “哼…”摩利尔没伸手摸那根针:“你留着吧!就算魔法也不会从上面得到什么信息的。我们走吧,我想我能探测出一条出去的路,而不是跟着你乱爬,这个地方我真是呆腻了!”她没有取火把,而是捡了截还算干净的木棍,然后木棍便开始发光——明亮,但是没有任何热量。

  “噢,是的,等等…我也想问这个鼠后一个问题。”

  四十七随手捡起一块破盾牌,走近奄奄一息的鼠后。

  “请问,你能教我怎么发出次声攻击么?”

  鼠后已经无力尖叫,她似乎被摩利尔的魔法弄坏了脑袋,目光开始散乱,但仍然疯狂。

  “唔…那请问,你为什么这么胖?”

  四十七等了一下。

  “好吧,这个笑话不好笑。”

  他扬起胳膊,把盾牌切进鼠后的脑袋,好像餐刀切开蛋糕。然后他转身去追摩利尔。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