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十七回合 浓雾

第十七回合 浓雾

  阿莱点头默许。/wWW。QВ⑤、COМ\

  “还真是难得阿,居然在这样的穷乡僻壤。”欧沙利文有点高兴了。

  “那么究竟在什么地方?”白衣男子问到。

  我不知道,它被人取走了。燃烧的字还能如此工整,阿莱果然对什么都认真。

  “什么?我们白白的浪费了那么久,就是为了来这里看看这具死尸,然后打道回府?究竟有没有仔细的搜查?”欧沙利文自然不会答应。

  我以性命担保,东西不在这里,从进入塔的开始我就不停的在探测他的魔力,每寸砖瓦都没有放过,我很肯定。

  “也就是说我们被你给耍了。”欧沙利文左手捧着法师的头颅,对他说。

  但也不是一无所获,我记录了他最后的魔力,现在只是时间问题。

  “时间就是问题,这里实在是太难闻了,那么让我们看看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吧。”欧沙利文以期许的眼神注视着白衣男子平和的脸。

  “愿意效劳。”白衣男子此刻手中多了一包不知名的粉末。

  飞扬粉尘飘散在残墟断柱间,星星点点,慢慢在三人面前勾勒出一些支离破碎的画面。

  “这个构装体真有趣,看到没有,那本书我小时候就见过,几乎在所有能看到的他的画像里,他都是随身携带着。”欧沙利文对着虚幻的影像指指点点。

  “我也是第一次见到自行改装的构装魔像,相当有趣…嗯?这不是在雨城算命的摩利尔吗?她怎么找到这里的?居然比我们还快…看来我对商会的事儿还要上点心才成。”白衣男子惊讶的咦了一声。

  “看起来我们接下来是要拜访这个漂亮的女法师了,不是么,赶紧离开这里吧,待在这沼泽里已经够糟糕的了。”欧沙利文用手帕在双手之间磨擦,笑意丛容的最后看了一眼四十七和红袍女法师的虚像。

  红衣法师紧闭的眼帘微微动了动,似乎嗅到了某种疑虑的气味。但是随即他摇了摇头,跟着欧沙利文走了出去。

  “他们十几天前就离开雨城了?多久可以找到他们?”欧沙利文把略微发皱的手帕丢在沼泽地的脏水里。

  白衣男子看着手里卷轴上的魔法字迹一个一个淡去:“这些冒失鬼…又去找什么神殿了。沼泽地区相当的大,而且我也不能确定他们会溜达到哪去。我们是不是先回雨城等他们?”

  “不,我可不想傻等着。难得捉到一点他们的踪迹…他们要是在沼泽里被什么了不得的怪物一勺烩了,永远回不去了呢?我难道要从此住在那个破地方,娶妻生子?雨城那边我会另外派人的,不过这个还要你的手下配合了。”

  “绝对没问题。”白衣男子笑容依然得体。

  “那很好,我希望能尽快开始,三岛法师。”

  “如你所愿,伯爵先生。”

  神殿前,众人正在试图劝阻他们当中最强壮的血斧不要轻易涉险,虽然大部分的原因并不是因为关心他,而是在当前的情况下只有他在最大可能上保护其他人的安全,对于这点,无法理解死亡和恐惧的四十七完全落于下风。

  他正忙着准备进入神殿去一窥究竟,它又一次紧固了重要的关节,并同时检查各部分的机能运转状况。

  还需要一把武器——四十七想,忽略了自己体内的利刃。

  “我可以借用你的战斧么?”四十七走到在讨好和恭维中渐渐平息的血斧面前。

  “你有胆子再说一次。”血斧双眼狠毒的盯着四十七,其他人则对四十七的鲁莽举动恨之入骨。

  “进入神殿时我需要武器。”

  “那你最好是扯下自己的胳膊或者大腿来用,如果是我来干的话,很难说你还有没有机会踏上那该死神殿的台阶。”

  四十七看了看血斧,又看了看他手上那把似乎很普通的大斧头。经过这么多天的杀戮,还不包括发泄精力的乱砍乱伐,这把斧子居然仍旧令人讶异的锋利如初,好像刚从铁匠铺里拿出来一样。

  “小气鬼。”四十七没有再坚持自己的建议。

  摩利尔警惕的看着那片大雾中若隐若现的城堡:“奇怪…我怎么觉得有点不对劲。你们发现神殿有点不一样了吗?”

  “嗯?”杰森他们努力看去,但是没发现什么:“有什么不一样的?”

  “算了,也可能是我眼花了。”摩利尔对血斧说:“我想我们还是先呆在外面比较好。死灵生物可不是我们以前砍的鼠人或者食腐狼那么简单,疏忽的话也绝不仅仅是添几条伤口…对了,你现在应该把你到底来这个神殿找什么跟我说说了吧?”

  血斧把凶恶的目光从四十七身上移开:“俺不知道你这个白痴构装体怎么想,但是要是你再敢提一次关于俺斧子的事情,俺保证你下半辈子就会呆在烂泥里生锈了!女法师,你说什么?”

  摩利尔有些不悦的重复了一遍。

  “哼…好吧,现在告诉你们也无妨。”血斧比量了一下:“俺要找的是一个卷轴!”

  “卷轴?”

  “没错!不过你们可别以为俺对那些乌七八糟的魔法感兴趣,这个卷轴上,有远古时代的锻造之神用自己的血亲手写下的符咒!只要俺得到这个卷轴,然后就能把卷轴上的符咒转移到俺的斧子上!到时候,俺的斧子就有神的力量了!就会成为神器!”血斧挥舞着大斧咆哮着,其他人都悄悄推开了几步,免得一不小心被斧子抡到,摩利尔微微皱了下眉,陷入沉思。

  “那么好吧,我先去逛逛,要是看见那东西就给你拿出来。”四十七作了个耸肩的动作,转身往迷雾深处走去。

  “你最好快点,俺不会等你太久的!俺只要那个东西!”血斧喊着:“你也别想私吞,除了俺,没人知道那个卷轴怎么用!你要是够走运,找到别的东西就自己留着吧!”

  “不要走太远,没什么情况就回来,尽量一起行动!”摩利尔喊了一句。

  剩下的人排了一个三角状的阵型。血斧、铜锤和人狼站在外围,因为摩利尔说红雾魔会尽可能避开强壮的对手,因为他们通常能挣脱其掌握。

  摩利尔半闭着眼睛站在最中间休息,杰森守在旁边,这不是特权什么的,也没人对此表示异议,摩利尔享受这样待遇的唯一理由就是:她是个法师。

  “盗贼,你如果继续在我身后企图潜行的话,我不保证发生什么。”摩利尔突然好像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

  “呵,我活动下。”奎克在越来越浓的雾气中显出身形,干笑着,紧张的摆弄匕首。

  “你把鬼鬼祟祟练得再好也比不过红雾魔。”摩利尔似乎无意识的轻轻弹动手指:“雾魔毫无声息…如果它不想被别人听到,那么你就算长着狗耳朵也没用。这东西能穿透固体,墙壁、铠甲、盾牌都挡不住它,它们能轻易抓住你,钻进你的气管,把血液吸干,哦,像你这样体格的,没等吸干血可能就死了,就像那个凯恩一样。”

  “咳…”杰森轻咳了一下:“那么,摩利尔小姐,能请问我们应该怎么对付这种东西吗?”

  “很简单,比它力气大就完了。我看血斧就算被抓住,他也能用喷嚏把雾魔打出来。”

  血斧微微哼了一声,但是对这个恭维还是比较受用的。

  “但是要伤害雾魔也很难,除非是法术或者魔法武器,否则不能造成任何效果。不过可别指望我,我是专精预言的法师,没记忆太多的攻击法术,”摩利尔突然睁开眼睛:“嗯?那个脏野兽怎么回事?”

  人狼隐隐约约的蹲在不远处,左右摇摆着脑袋警戒。他不时的发出一声低低的咆哮,看起来非常正常——正常的一直这样,连咆哮的间隔都一样。

  “干!”血斧注意了人狼片刻,突然将斧子向它掷去。利斧划破浓雾,砍向人狼的脊梁——并且穿了过去。

  “它哪去了?”剩下的人不自主的收缩,背靠背站在一起。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