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二十七回合 解救

第二十七回合 解救

  当所有人似乎忘记了杰森和比利的缠斗时,杰森和比利的决斗已经进入了尾声,两团雾气现在已经混的几乎无法分辨。/wwW。qb5。c0М\\

  “这里就要塌陷了!我会用最后的魔力把你们传送出去…将迷雾女神的圣名传播到大地的每个角落吧,迷雾女士会记得你们的帮助!”一团红色的雾气包裹向四十七和摩利尔,却把欧沙利文三个人晾在一旁。

  “谁都别想要离开!”杰森也快散成雾状了,鼓动着想要扑过来,却被红雾紧紧地纠缠着。

  “嘿嘿,留下来陪我吧…希瑞克别想收回赋予你的力量了…”舍己为人的比利此刻的语气却像个不折不扣的老色鬼。

  魔法龙卷风再度出现,呼啸的雾气喷卷而起,神殿不堪重负,在瞬间崩塌,地面塌陷下去,但这无损于沼泽的原有地貌,只是又增加了一处随时可以将人陷进去的泥沼而已。

  四十七爬起来,四下张望着,除了躺在身边的昏死过的摩利尔,周围什么人都没有。雾气在她身边似乎停留的特别久,缓缓不能散去。

  四十七用手捧了一些水滴在摩利尔干渴的嘴唇上面,他不会什么净水魔法,所以尽量找了一片还算干净的水洼取水,还好摩利尔昏迷着,否则一定又要敲自己的脑袋了。

  他们已经在沼泽里走了两天,四十七还认得正确的方向,不过似乎道路有点不同——周围开始出现巨大扭曲的宽叶树,这是他来时从没见过的,而且最主要的问题是在没有任何食物和水的情况下四十七不知道还能不能走出沼泽,自己倒没什么问题,但肩膀上的摩利尔一直没有苏醒过来的迹象,并且还发起了高烧,看样子如果不及时进食和治疗的话,她就快撑不过今晚了。

  然而关于救治的知识是从来不会被四十七这样的前杀戮机器所掌握的,四十七突然想到了自己的新身体,这两天来的焦虑和烦躁让他没有注意到这一点,等等,焦虑和烦躁,自己已经产生这种古怪的情绪了吗。

  四十七试着变形成蜘蛛或者恢复人形,但是都失败了。

  四十七又试着变形成星际战斗机,那是在空间战场中最快的航行工具了,这种几乎是在浪费时间的无聊行径自然不可能有什么结果。

  身体结构已经跟之前完全不同了,虽然四十七仍然感觉到了身体内有齿轮的运转和管线的纠结,好像内脏一样。锻造之神力量锻造的新的身体还有太多神秘之处,回到城里必然要好好的研究一番——不过现在似乎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老双足翼龙黑翼曾经是这一带的霸主。

  它翼展超过五十尺,粗壮的圆柱形头颈上满是伤疤,可怖的大嘴紧闭着,利齿交错伸出,翅膀上黑色的皮膜破破烂烂的,有些地方好像还生了皮肤病,在沼泽永远密布乌云的天空下,如同灰布上的一个刺眼的污点。

  现在黑翼已经老了,老的已经不在意年轻的同类在它头上翱翔嘶叫,得意的展示它们健康完美的双翼,但这绝不代表老黑翼的体力已经衰退——它仍然能带着巨大的风啸声扑击俯冲,一下子抓起诸如牛马这样的猎物飞到半空,并且用它那可怕的勾镰状爪子将其撕裂,但是它现在很少那么干,甚至避开沼泽边缘地带,避开那些经常进入沼泽,在年轻后辈看上去完全是一口鲜肉的武装双足生物们——多年的沼泽生活让老黑翼明白,越是引人注目,越有可能遭殃。

  所以黑翼在感觉到领地内不正常的非自然气息之后——它在这方面的直觉可怕的敏锐,就决定暂时不在附近狩猎。

  它懒洋洋的在半空中滑翔——温暖潮湿的空气托着它的肚皮,修长有力的尾巴轻轻摇摆着,掌握方向。

  其实它已经是看见下面那一个,或者两个旅行者好几次了。那个似乎穿着铠甲的奇怪野兽抓着它的猎物或者同伴在沼泽的丛林间急匆匆的赶路,好像完全没注意到伟大的黑翼阁下正在威严的俯视它们。

  如果是以前,说不定黑翼就会发起攻击,这种落单的美味迟早都会填到沼泽里那些大嘴中去的。但是现在黑翼不想惹麻烦。它吃得很饱,因为它前阵子凑巧发现了上百具沼泽鼠人的尸体,鲜肉和腐肉的分界在黑翼看来从不是那么不可逾越的,它毫不客气的赶走了食腐狼群,就着烂泥和蜂拥而至的水蛭和蛆虫,美美饱餐了一顿,甚至有点吃撑了。

  所以它飞过那两个可怜虫,故意飞的很低,让它们明白一下黑翼大人的仁慈也好。

  但是,可怜虫似乎没有领会到黑翼大人的好意,他对黑翼的宽容丝毫不存感恩。

  一道可怕的风声在黑翼下方响起——甚至比它年轻的时候遇到的攻城弩箭还要凄厉。

  黑翼用完全和他年龄不匹配的敏捷一闪,巨大的身躯甚至在空中打了个滚儿,好像只是一只蝴蝶一样。

  黑翼有些恼怒。他感到自己的翅膀又被撕了一个口子——再大一点恐怕就影响飞行了。那个攻击者在空中翻滚着落回地面,黑翼从来没想到一个浑身铁壳的家伙能蹦这么高。

  黑翼铺展着翅膀飞高,谨慎的他可不想再挨一次。

  黑翼在高空盘旋着监视。

  那个奇怪野兽仰望了一会儿,抓起同伴,身影消失在丛林深处。或许应该给这家伙一点教训——黑翼虽然老的快成精了,但是也不代表它就能忍受挑衅,他盘旋着打算发起反击。

  在它们出树林的时候俯冲攻击会是个好主意。

  黑翼滑翔着掠过大树的上空,无论对手从那个方向出去都逃不过它的眼睛。沼泽中长出这么一片树林很不容易,那些树大概都有百岁的年纪了,苍老巍峨,参天蔽日,自己也如同他们一样衰老,但可能与他们做伴的日子却不会久远,黑翼不免有些苍凉的感觉,甚至有些走神,忘记了自己还在追杀敌人。

  远端最高的树顶上有些闪动的光,他从未遇到过这样的景色,那道橙色的光亮究竟是什么,他决定靠近些看看。

  是那条机械的可怜虫。他正趴在树顶上全神贯注蓄势待发,等待着自己的猎物上门,黑翼这次亲眼看到他飞身朝自己跳跃过来,那力量大得就连长着弹簧腿的湿地跳蛙也比不上,简直像一颗炮弹,黑翼也解释不了自己为什么会用上这样的比喻。

  当然,现在不是研究修辞和文法的时候,黑翼转动翅膀向上拉升并朝着右侧盘旋,卷起的狂风扯偏了对手的轨迹,说起飞和操纵风,沼泽地里还没有几个能比他更老道。

  原来是一头金光闪闪的人狼,黑翼终于看清楚这个刺眼的东西究竟是什么,尽管他从没见过这种浑身管线的金属品种,他的爪子险些就碰到自己的翅膀,真是险过剃头。

  不过剃头师傅并没有这么卓越的滞空能力…黑翼还没来得及庆幸,并发起致命反击,一阵彻入骨髓的剧痛传来——它弯曲着颈子看去,人狼的一只爪子已经几乎没入自己的胸腔,并且拉着它一起下坠。黑翼的身形比敌人大上很多,可是它感到似乎对方比它还要重些。

  哪有人打猎打到这么拼命的,黑翼坠地前想。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