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三十一回合 魔法

第三十一回合 魔法

  这肯定不是三岛的兵——四十七想。\\WWW.qВ⑤、c0M\这样的一支队伍大概能轻松的在外面那些暴徒中间杀上几个来回儿。这样的杀气甚至连血斧都没有。血斧的杀气狂乱,好像一只永远处于愤怒中的猛兽,危险,强大,但是缺乏纪律性——不过也许最可怕的是,血斧根本不需要纪律。

  四十七突然有些感慨。自己永远不可能和血斧较量一下了,这甚至使他在某种程度上体味到了遗憾的感觉。四十七看着银甲士兵,他们手持附魔的长剑和盾牌,无声无息的以半圆形靠近。四十七的下颚裂开,蝎尾一样的舌头伸出来,舔了一下自己的鼻子。如果是人做这个动作的话,一定很可笑,但是这一瞬,杀气浓的像化不开的血。

  阿古斯的精英卫队!摩利尔的脸色也变了。看来和三岛在一起的那个阿古斯贵族的地位远远比她想象的要高——竟然能调动精英卫兵!虽然阿古斯是一个法师统治的国家,但是不代表他们就没有优秀的战士,而且某种程度上,这些战士为了证明自己的实力和摆脱低人一等的境况,他们会更加努力和严酷的训练,杀戮…

  四十七看了看摩利尔,没发现她有撤退的意思,或者说,现在撤退也有点晚了。

  “我对付他们,你最好进去找到法术书就跑。”

  摩利尔点了点头,消失在黑暗的门内。

  “注意我的衣服,朋友们。我准备穿很久的。”四十七不丁不八的站着,很人性化的叹了口气,抽出长剑。

  四道匹练般的剑光交错而至,转眼间变成八道,十六道——显然他们不明白四十七的价值,认为切碎了也没什么问题。

  一阵细密如雨的金属撞击声过后,四十七仍然守在门口。他身上的袍子裂了几个大口,身体上出现了清晰的划痕,最深的是喉咙处的伤口,如果是人类,仅这一个就让他没命了。

  但是四十七似乎没什么感觉。他双手握剑,面露狞笑。

  四个剑士又同时出手。他们这次把盾牌护在身前,好像一堵墙一样压过来。四十七挥剑横扫,只是带出一道长长的星火,两个剑士挥剑刺出,交叉锁住他的剑,另两个也呈交叉状斩来,看样子是准备一次性砍掉四十七的脑袋——

  四十七扔掉剑。他双手抓住斩向脖子的两柄剑,同时跨步往前冲,撞在盾牌阵上,好像一头失控的公牛。

  四个剑士踉跄后退,重新稳住阵势。

  四十七没能如愿夺下对方的武器,反而在手上也添了两条长长的伤口,手指都几乎断掉。但是他仍然狞笑着,并且伸着舌头,刀锋一样的舌尖上,一点血珠滑落。

  摩利尔顺着黑暗的楼梯往上走。她已经侦测过,应该没有该死的埋伏了,但是那种不舒服的感觉却越来越强烈。

  二楼是一整间大厅,四周摆满了密密麻麻的书架。一个人坐在正中的书桌上,正好整以暇的翻看摩利尔在法师塔中得到的法术书,一点明亮的火焰在法术书上方燃烧着,充当照明的作用。

  摩利尔站定。

  “预计到我会来还浪费一个二级法术位记忆不灭明焰,我该说你是愚蠢还是自大呢?”

  那人抬起头。他穿着和三岛类似的白袍子,但是徽记是一只用简洁的线条勾勒而成的飞鹰:“光明,光明照耀大地,给万物生命,我们理应对光明致以最高的崇敬,何况仅仅是花费一点能力来换取呢?”

  白痴。摩利尔皱了皱眉,对这些贵族法师的做派非常不屑。

  一个剑士用长剑支撑着地面,挺了片刻,终于摔倒。他歪着头,鲜血从连肩头盔的裂口中喷涌而出,久经锻炼的心脏每一次收缩都挤压出大量的血液,小河一样滋润着地面。

  还剩三个。四十七弯腰拾起地上的长剑——莫名的能量和兴奋充斥了他的全身,就好像突然增加了两个额外的发动机一样。

  剩余的三个剑士没有退缩,甚至没有看倒地的同伴一眼。他们开始游走,长剑以难以置信的速度挥舞出招,看来是打算逐渐把四十七磨垮。

  “我的名字叫做费尔贞斯。”白袍法师整理好书页,从桌子后面走出来,动作优雅:“我是奥古斯帝国法师会的法师…我带着善意而来,希望能与您,美丽的摩利尔小姐进行一场开诚布公的对话,在此,我预先对我的上司,欧沙利文伯爵对您可能已经造成的伤害表示诚挚的歉意…我相信我们可以用更加和平的方式解决争端!”

  在此刻,费尔贞斯与其说是一个法师,倒更像一个外交家。

  “哦?我认为楼下的几个家伙好像对此有不同的看法。”摩利尔隐约听着楼下疾风密雨般的刀剑交击声,出言讽刺到。

  “哦…只要我们达成协议,他们有什么重要呢?”费尔贞斯微笑着:“摩利尔小姐,我能感受到您超乎常人的天赋和能力…十年之后,不,或许五年,您就能制造自己的构装体,您又何必眷恋一个本不属于您的东西呢?而且我们也不是无理的剥夺您的物品,我们会付出合理的代价…而且,在法师的世界里,我相信没有多少东西比阿古斯法师的友谊更珍贵吧?”

  摩利尔讥笑了一下,魔力开始汇聚:“说的真好听,但是这可不是你们能闯进我家,翻的乱七八糟,拿走我的东西,用你的脏手碰它的理由!”

  “真遗憾。”费尔贞斯的目光变的锐利:“那么,你就准备迎接阿古斯法师的怒火吧!”

  一个剑士举剑劈落,被另两个人牵制的四十七似乎已经躲不开了,他举起左手,看起来好像要挡,但是一条鞭子一样的链刃突然闪电般从掌心飞出,卷着那个剑士的头颈猛的向前一拉——颈骨折断的声音清晰可闻,随后他的脑袋就和身体分家了。

  另外两个剑士向后跳开,半遮蔽式头盔下的面容第一次露出紧张的神情。

  寒光闪闪的链刃毒蛇般扭动伸缩,无数细小的锯齿布满其上,高速错动,发出咝咝的噪音,充满了杀戮的意味。

  链刃慢慢收回体内。四十七一步一步走向对手,阵风吹过,黑袍飞扬。

  还有两个。

  费尔贞斯不紧不慢的念着咒语,摩利尔虽然一时想不通她为什么这么自信,还是挥舞着魔杖,抢先发出了魔法飞弹,

  一道魔法防护的微光在费尔贞斯身上亮起,他毫不在意的看着摩利尔的魔法飞弹打在自己身上,消于无形。

  小型法术定序?这个四级法术能储存两个二级以下的法术,在需要的时候瞬间释放出来,摩利尔一直想学,但是始终不得门路,看来费尔贞斯给自己罩上了护盾术,另一个应该是法师护甲了…

  摩利尔准备释放另一个法术,但是看到费尔贞斯身上再一次闪动的魔法光芒后无奈的放弃。她认出了这个法术,并且似乎已经无计可施——费尔贞斯的小型法术无效结界能完全阻挡任何一到三级的魔法,而摩利尔恰恰没有任何三级魔法以上的攻击手段!

  “虽然我清楚预言法师不擅长面对面的战斗,可是你也太弱了吧?”

  费尔贞斯嘲笑着,挥动手臂,念出咒语。

  魔法能量伴随着一小撮干枯的蛛丝从他手上喷涌而出,转眼间屋子内就布满了粘稠的网——

  摩利尔躲开一根横贯房间的丝,但是又被更多的粘住。

  “小型法术无效结界的持续时间很短——”费尔贞斯笑着说:“不过看来已经足够对付你了。”

  费尔贞斯踏进蛛网的范围,由于魔法的保护而毫发无损。他缓缓走近:“知道我唯一一个五级法术准备的是什么吗?”

  他的表情一下子变得异常婬邪。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