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一回合 冥河旅者

第一回合 冥河旅者

  前言:关于血战的情节有很多地方都借鉴和抄袭了索斯的《法师故事》,在此表示诚挚的歉意和感谢!

  天色如焚。\\WWw。QΒ5、CoМ\\

  冰冷的水流在这里变的平缓,当然这仅仅是相对于无边无际的在位面之间的虚空中奔流的冥河主干而言——有人说冥河无始无终,从永恒流向永恒,也有人说冥河是一个围绕了天堂、地狱、以及其他所有世界的环状带,但是不管怎么样,没人能了解冥河的全部,即使是神。

  冥河冲刷着这个破碎的地方,支流的滩涂上弥漫着有毒的雾气,那些荒芜的陆地并不固定,在永不停歇的水流之间消失,显露,改变形状,没有固定流向的风中传来硫磺和血腥的气味,偶尔会看见一两个像人或者不像人的生物在远方徘徊,但是下一瞬间就无影无踪。

  一支小队伍沿着冥河的一条支流行进。他们大约有十来个人,小心翼翼的躲开看起来危险的地带——实际上他们只是在碰运气而已,在河水和淤泥间艰难前行。

  小恶魔皮皮游荡在队伍的最前端,利用自己的蝙蝠翅膀在空中飞舞,细长的绿色手脚时不时作些毫无意义的动作,而末尾呈三角形的尾巴垂荡着无意识的来回摆动,长着小小尖角的脑袋紧张的左右顾看,观察环境——不光是防备四周可能出现的威胁和身后已经越来越暴躁和不耐烦的同伴们,更要提防变幻莫测的冥河,他们正是因为一场莫名其妙的潮涌才漂流到这个陌生的荒凉地带,而且损失了船,万幸的是没被水流卷得太远,进入冥河深处——如果是那样的话,他们恐怕除了在无边无际的河水里泡死之外,没有任何其他的选择了。

  皮皮不是这个被冥河割离的支离破碎的位面的土著,像他这样的低级恶魔通常的命运都是依附在深渊里那些更强力的恶魔手下当探子,或者被邪恶的施法者召唤到主物质界充当魔宠,由于其阴险狡猾的天性,这些职业都很适合皮皮,可以说得心应手,他也很希望自己能干这个,而不是倒霉的在血战中作侦察兵,更糟糕的是居然被几个冒冒失失闯进深渊又冒冒失失打算离开的主物质界巴佬抓住当向导——天,他们知道深渊有多么辽阔吗!

  “你这个狡诈的小混蛋!”

  皮皮背上传来一阵剧痛——把它打了个趔趄,在空中翻滚了半圈,他扑腾着向前飞去,不过很快被拴在脖子上的锁链拉了回来。

  “停下!停下!”皮皮恼怒的尖叫着,发出的是一种吱吱的非常低沉难听的声音,好像灼热的煤炭裹夹在一起滚动,他躲开身后又一次打击:“为什么又打皮皮!”

  “呼…因为我已经受够了你的胡乱指引!”

  那是个身材魁梧的牛头怪,肌肉贲起,**的上身上长满了毛发和疙疙瘩瘩的肉瘤——甚至能起到天然护甲的作用。

  他挥舞着巨大的链枷,幸好刚才他还保持了一丝理智,使用的是链枷的柄部,否则皮皮现在已经变成一团肉酱了。

  “强壮的瓦莱先生…”

  即使是在如此荒芜和恐怖的环境中,这个声音仍然如此甘美和诱惑。她使用的似乎是和皮皮同一种语言,但是那些音节在她的口中却变得稍微有些沙哑,但是更多的是慵懒——就好像一个最受宠爱的妃子一丝不挂的躺在卧榻上呼唤她的王临幸一样。

  牛头怪摇晃了一下脑袋,似乎被这声音弄得有些迷糊。

  “停止你的魅惑!”队伍中一个黑袍的法师顿了一下法杖,杖端吐出一道细小的闪电打在声音的主人身上——

  虽然只是最简单的一个闪电射线,但是好像让她经受了莫大的痛苦。

  她扑倒在泥水中,曲线玲珑的肢体不住颤抖。

  这个样子引起了队伍一阵小小的騒动,旅行者们的目光几乎全被那具无力的美丽躯体吸引了,他们近乎迷恋的看着她覆盖着鳞片的四肢,光滑的脊背,黑发中冒出来的弯曲双角,遮掩间不时泄漏的春光…

  “好了!”黑袍法师的声音好像一记响钟,震醒了已经有些魂不守舍的同伴:“不要心急!这个魅魔随便我们怎么处置都行,但是现在我们主要的目的是找到个传送门离开这里!”

  随便怎么处置都行——这个承诺好像挂在驴子前头的萝卜,引诱着这批人继续跋涉。

  皮皮不屑的撇了撇嘴,他见过那个被这帮巴佬以为奇货可居的美人儿的真面目,那是一具七尺高,有着巨大蝙蝠翅膀,闪烁着邪恶光芒眼睛的雕像一样的身体…不过现在也好,或许这个魅魔能把这个巴佬冒险团彻底搞乱,自己也许能趁机逃脱…

  一天漫无目的的跋涉之后——虽然这个地方根本没有昼夜之分,只是永恒的潮气和深红色一成不变的天空,但是人体的生物钟仍然提醒他们,必须休息了。

  黑袍法师用魔法搭起一个帐篷,钻进去陷入冥想,牛头怪瓦莱手腕上锁着皮皮,坐在帐篷边上守卫和休息…

  其他的冒险者也三三两两的躺下了,尽可能的离那个魅魔远些。

  皮皮没有睡觉。他虽然是个低级的夸塞小恶魔,但是相当聪明。

  那个魅魔也注意到皮皮的目光。

  她做了一个嘘声的手势,样子中混合着调皮和难以言喻的魅力。

  随后她悄悄的伏下,用手枕着下巴,迷离的目光看向一个战士的后背,她的眼神异常陶醉,就好像情窦初开的少女在偷偷的掀开窗帘观察心目中的英雄一样。

  很快那个战士就辗转反侧起来。

  “住手!你们这群蠢货!”

  法师掀开帐篷咆哮着走出来的时候,只来得及制止牛头怪挥舞着链枷加入站团。

  法师在队伍中的地位明显很高,大部分人很快就停止了撕扯和叫嚷,除了最开始的两个。

  那个战士已经和另一个同伴滚打在一起,完全没有什么章法,甚至已经开始互相撕咬,半个身子几乎都浸到河水中,平时沾一下就会觉得冰冷刺骨直透灵魂的河水仿佛现在已经什么都不是了。

  法师气恼的站在那里,无可奈何。整场騒乱的始造俑者无辜的蜷缩着,似乎已经陷入沉睡,但是法师知道,如果自己再晚出来一会儿,场面绝对会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战士把头从河水中抬起来,嘴里叼着一大块对手的血肉,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撕下来的。失败者在下面拼命扑腾,溅起大片大片的水花。

  “你这个卑鄙狡猾的塔那厘贱种!”

  法师没去试图分开那两个家伙,他们已经灌了一肚子有毒的冥河水,要知道,只要在冥河里浸泡的时间过长或者喝了一点儿,就算不被河水冻死也会发生可怕的记忆丢失和紊乱,就算从魅惑状态中恢复过来也活不了多久了,于是他把所有的怒气都发泄在魅魔身上。

  法师挥动法杖念出咒语——装睡的魅魔马上尖叫起来,痛苦的蜷缩身体,这次应该不是装的,因为她细致白嫩的皮肤下面好像有无数小蛇在蠕动,想要钻出皮肤,而她的身体也似乎被某种无形的力量揉捏变形——

  “求求你停下!”魅魔动听的声音也因为痛苦在变调:“谁来救救我!”

  冒险者们围成一个半圈儿沉默的注视着,畏惧于法师强大的力量和沉迷在观赏美丽女体被虐的快感中。

  良久法师终于停止了法术,他阴沉着脸:“如果再让我发现一次你使用魅惑能力勾引我的人,我绝对会把你变成最丑陋的怯魔!我发誓!别再考验我的耐心了!”

  在无底深渊誓言从来起不了什么作用——

  皮皮不屑的想。

  事件平息后,队伍减员到九个。

  黑袍的法师,牛头怪,小恶魔皮皮,魅魔,还有五个装备精良的冒险者。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