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十八回合 激斗

第十八回合 激斗

  围在他身边张牙舞爪的强盗们马上崩溃了。wWW.Qb⑤。cOm

  亚历山大好像被人重重打了一拳似的,脸上的肌肉全都开始抽搐扭曲,虽然仍然继续着自己的攻击动作,但是那只是因为惯性而以,这一击中蕴含的杀意杀气和杀势完全被潮水般的恐惧气息压倒吹散。

  四十七感受到了刹那危险的信号,像是受到牵引一样在身体里爆炸性的迸发出精纯的邪恶,亚历山大只是踉踉跄跄的从身边滑过,幸好他还没被完全压倒,他勉力转了个身,对着四十七,而四十七死神般的魔手已经伸到眼前,如果被抓住的话,亚历山大的脖子肯定会喀的一下折断,弄不好脑袋都会被揪下来——亚历山大举起丁字拐,似乎要做一个防御姿势,但是看样子那种无力的动作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只是用丁字拐的尖端指着四十七而已。

  不过四十七不这么看。他收回手挡在面前,背后的黑色巨翼本能似的张开,而与此同时,亚历山大手中丁字拐的前半截好像劲弩发射的利矢一样飞出——一个射向四十七的面门,一个射向四十七的胸腹。

  四十七准确的用双手挡住了这两个部位。所以就等于是四十七用双手接住了这两发矢弹,虽然劲力十足,但是对四十七的手也造不成什么严重伤害——如果它们不是随即爆炸的话。

  四十七捏紧双手——防止爆炸的冲击和碎片迸溅的到处都是,造成更大的破坏。

  这样做的代价就是他的双手几乎变形扭曲的不成样子。

  四十七被爆炸力推得后退,亚历山大在此之前已经连滚带爬的躲回强盗堆中,死里逃生的感觉让他几乎小便失禁了。

  “哈哈哈,埋起来都要不了你的命,干得好,亚历山大,你不愧是白胡子的副团长,到我身边来,我收回对你的处罚”还是那个有如暴雷的声音。

  罗伊马上过去把亚历山大扶了起来,态度恭敬,神色谦卑,原来这个所谓晃脑袋盗贼团的团长还是白胡子盗贼团里的二号人物,那么显然之前他说的就都是谎话了,仅仅是个巧合还是早有预谋才决定做自己向导的?

  亚历山大的脸上洋溢着傲慢和喜悦,挣脱开罗伊的手,意气风发的走向这个盗贼团最高的位置。

  四十七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手。破裂的甲胄里深深镶嵌着锋利的碎片,手指好像麻花般七扭八歪,还在手掌上连着真是个奇迹。

  乔森的视力又再恢复了一些,还算清楚的看到四十七残破的双手。他脸色变了,显然没预料到连四十七居然在这一个照面里就受了这么重的伤。

  “你完蛋了,铁皮混帐。”

  霍夫曼随随便便的披着一件袍子站在强盗们后面,刚才呼喊的人也是他。

  他右手拿着一柄大战锤,左臂上则套着一面又宽又厚的大盾牌——椭圆形的盾牌被铸成了一个大臭虫的形状,刀锋一样的肢爪从盾牌边缘伸出,巨大的三角状铁甲层叠着,靠近手的前端是一个大张的可怖兽嘴,不知道是什么物种。

  这两件武器都大了些——即使是对他来说。

  霍夫曼的下巴上带着斑斑血迹——那是他拔胡子的成果,或者说后遗症。

  罗伊和亚历山大谦恭的站在他两旁,一点不满的情绪都没有或者不敢有——虽然很可能下一刻就又会被降职了。

  “把你们手里的疑虑炸弹交出来,告诉我是什么人卖给你们的,带我去找他。”四十七垂下手把之前的要求面无表情的重复了一遍,仿佛那双破破烂烂的手根本不是自己的:“还有,亚历山大,把你的小玩具也交出来,我可以考虑只拧断你的胳膊。”

  “哈哈哈哈哈!”霍夫曼大笑起来,震动全场。

  他的身体随着笑声膨胀起来。笑声止歇的时候,最后那身袍子已经裹在身上,变成了半截褂子。

  霍夫曼挥舞了一下尖头战锤——现在这东西和他比例正好,但是对旁人来说就有些大的过分了:“你在考验我的耐心么?还是想向我证明自己有多少斤两?那就试试吧!给我杀!”

  他无法容忍在自己的地盘上有人和自己差不多强悍,甚至超过自己,这对他来说才是最不能宽恕的事情。

  随着霍夫曼一声令下,强盗们蜂拥而上。

  但是只过了片刻,霍夫曼就咆哮着下了另一道命令:“全部退下!”

  四十七浑身挂着血肉的碎片,傲然站在场中。

  第一个强盗举刀向他砍来,四十七迎上去一个膝撞,那个强盗的胸膛就瘪了下去,然后四十七踩着他跃起空翻,双手击中两个强盗的脑袋,并且穿进头骨在里面一旋,拿出来的时候红的白的已经无法分辨,并且开始愈合恢复,好像涂了什么灵丹妙葯一样,而双腿也顺势一撑,踢在另两个强盗的身上,让他们喷着血一路飞了出去。

  手底下活儿最硬的强盗在这个铁皮人跟前都显得这样不堪一击,要知道这些家伙都是跟着自己出生入死、久经沙场的专业恶棍,个个都是称职的亡命徒,虽然死了也没什么好可惜的,可万一手下死到凡事都得自己亲历亲为的地步还是让霍夫曼感觉挺亏本。

  这种家伙才有被打碎的价值。霍夫曼挥舞了一下巨大的战锤,所产生的风压掀飞了不少人的帽子,大步流星的迈着打桩机一样的双腿下到场内,越是靠近他就越是感觉到这个怪物的巨大,四十七与之相比就像个消瘦的男孩,霍夫曼居高临下傲慢的俯视着四十七。

  四十七昂起头来,红色的幽火照射着面前的巨汉,他的脚同时踢起一团沙土,首先发难。

  沙土炮弹不偏不倚的打中霍夫曼的面门,四十七的腿又到了,还是面门。接着是脖子,锁骨、手肘、腹部、胯部和膝盖,但无一不被其左手装备的怪异盾牌挡住,除了最初那颗促不及防的沙弹。

  大战锤刮着凶猛的风摆动起来,但显得有些漫无目的,四十七轻松的退开,看着大臭虫后面露出霍夫曼满是沙土和血的丑脸,这下嵌在他皮肤里的沙土颗粒够他对着镜子忙活上一阵子的了。

  霍夫曼的大嘴用力呼着气,他没有伸手去抹拭脸上的血污,血筋从头顶延伸到脑后,和脖子上的连成一片,这家伙很可能怒不可遏的迫不及待的想扑上去把四十七凿成烟囱。

  他的脚步有些摇晃,眼神也昏昏沉沉的,嘴角还挂着血,却大咧咧的笑起来。

  这个铁皮脑袋也不过如此。

  他本来还自负的打算承受四十七的所有攻击,但仅仅一击就让他改变主意,虽然巨化术让他的身体获得了坚如磐石的物理防御能力,却无法挡住四十七轻描淡写的一颗沙弹,他或许有信心在承受了四十七全部的攻击后可以保持不倒,但是否还能还击就相当难说了。

  可这一挡却让他的面子上非常挂不住,就好像是两个人硬拼拳头时被逼退半步的感觉。

  霍夫曼的喉咙里发出咕噜咕噜的低吼,巨大的身体蹲据下来,盾牌几乎挡住了他的全身,接着就是美式橄榄球队员那样专业的冲撞,右手的大战锤也蓄势待发,只等着四十七接触盾牌的一瞬间就把他砸成铁皮薄片。

  四十七尝试抽出他的锯齿大剑,但结果并不让他满意,他的手还是无法使用,扭曲开裂的手掌无法灵活操作重剑,霍夫曼的逼进也让他不得不放弃把剑绑在手腕上的荒谬想法。

  双手不能使用对四十七来说是个很麻烦的问题,他的跳跃力虽然也还不错,但缺乏灵动的身形步法,只靠蛮力和面前这个大怪物搏斗无论怎么看都不是什么明智的判断,四十七扫描着大盾牌后面那只紧握着战锤肌肉贲张的拳头。

  四十七跳起来像是职业摔跤手那样双脚同时踢在大臭虫盾牌上,接着冲力和双腿的弹跳力气相当顺利的躲开了霍夫曼有如雷神一般的重锤,巨大的响声震撼着在场的每个人,烟尘散尽地面出现一个硕大的坑洞,贴着地面漂浮着的尘土像波纹一样层叠着扩散开来,滚向那些脚掌发麻惊魂未定的围观者们。

  从没想过巨化术能有如此强大的破坏力,乔森曾和不少掌握了巨化术的对手交战,那些家伙窝囊到让他误以为巨化术仅仅是虚张声势的把戏而已,同样的技艺,而在实力上的体现简直就是天地之别。

  喷出一口恶风,霍夫曼正在人群里搜索四十七的踪影,刚才那充满着愤怒发泄的一击灌注了他全部的精神力,所引发的暴风烟尘也让他无法看清四十七的去向,但他肯定没有逃出这里,就算他真的想逃跑,耐心点,总会找到的。

  左侧的人群里传来一阵喧哗,接着就是惨叫,血也喷溅泼洒出来,人墙被冲开,四十七挡者披靡杀了回来,这一跳居然飞出去这么远,可见刚才那记冲撞何其猛烈。

  这次四十七没有任何停滞,飞起铁腿不断的扫向霍夫曼,但不擅用腿的他动作还是显出几分笨拙,不管选择哪种角度攻击,霍夫曼都只需要蹲在原地转圈防御就能轻松化解。

  …———

  晚了…不好意思…不过这章可算是达到3K党了…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