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二十二回合 宣言

第二十二回合 宣言

  “你干什么!它们有防护魔法伤害护盾!这会使我们暴露踪迹的!”阿尔芬斯焦急的低声警告四十七,但是换来的只是对方的无动于衷。wWW、qΒ⑤。c0m/

  飞行器上的一个晶体闪烁起来——这表示着已经消耗了所有预先储存的成像法术。驾驶员开始准备返航,他们已经深入沉睡森林不少距离了,这代表危险性已经大大增加,一旦遇上精灵的巡逻队,精准无比的精灵弓箭手还是小事情,法力高强的精灵德鲁伊或许会命令树人投掷巨石,或者直接召唤落雷发动攻击,虽然飞行器上储存着瞬发防护魔法伤害护罩和力场盾,但是意外总可能发生,法师们才不会在乎士兵的死活,尤其是万一自己弄坏了如此精密昂贵的构装飞行器的话。

  飞行器盘旋上升,准备再找准方向之后径直离开。负责观测的侦察员最后环顾了一眼下方的森林,只是例行公事,本没指望有什么发现,但是他这一次却惊愕的从观察镜中看到一道刺目惊心的红光——这已经不是热量的反应了,而是好像他正在对着太阳看一样。

  “敌袭!”侦查兵变调似的大叫一声,驾驶员反应也非常快,他扳动了一个操作杆,飞行器上的铁环猛然弹开,同时一道肉眼可见的魔力波动随着崩飞的铁环扩散,形成了一个球状的能量护罩包裹住整架飞行器——

  烈火飞弹带着长长的尾迹击中了飞行器,将它打了一个跟头,飞散四射的火焰甚至让人以为天空中出现了第三个太阳。

  魔力护罩挡住了这一击,但是随后也闪烁了几下淡化消失。

  “快走!快走!”侦查兵催促着,他敢肯定那绝不是普通的火球术,无论从射程到威力都完全不同——再来一下的话,他们就走不了了!

  他的侥幸随着融化的机身一起破碎了。随之而来的第二击准确的打中了飞行器,将半边机体都变成了掺杂着火焰和浓烟的碎块。

  四十七收回臂炮,满意的看着飞行器坠落的方向:“走,过去看看。”

  “六号构装飞行器在沉睡森林十一区失去联络!”

  宽阔的穹顶大厅内,几个穿着白色金边长袍的人围在一面平滑如镜的巨大圆形装置周围,其中一个惊诧的喊了一声。

  “哦?是吗?”

  天鹅绒躺椅上的负责人漫不经心的问了一句,她的注意力全在手中那本硕大的魔法书上——那本魔法书似乎不断变化着形态,好像脱离了世界而独自处于某个紊乱的时间涡流之中,一会儿崭新如初,一会儿古老破旧,书上处处点缀着雪色的咒文符号。其上的图案好像水面上的粼粼月光般不断改变…

  “需要派搜索队么?”白衣法师谨慎的问。

  “也好…派人去看看吧,不过不要携带构装武器。”

  “什…什么?不带构装武器?”

  白衣法师惊愕的问道,但是随后在那双金丝眼镜后的狂热目光中知趣的闭上了嘴:“是!”

  “这种相持局面真是无趣。”达古拉丝站起来身了个懒腰——曼妙的体态被改过的法师袍烘托的一览无余,她推了推金丝眼镜,对正在身边另一个躺椅上闭目冥想的人说:“什么时候才能有点有趣的事情呢?嗯?你能预测出来么?”

  “派人无理由的送死难道还不够有趣么?”那人没理她。

  “别这么说么——”达古拉丝的声音好像在撒娇:“构装兵器是有限的,士兵却是无限的,既然已经损失了一架飞行器,为什么还要继续损失有限的资源呢?是不是呢?摩利尔?”

  坠毁的飞行器撞断了无数枝枝杈杈,带着浓烟摔落在两棵大树中间。草木被烧灼,小昆虫们惊惶的四处逃散,浓烈的烟火和焦糊味给森林带来了不和谐的气息,微风吹过,古树们簌簌的响动着,似乎在对这种亵渎自然的行径表示不满——只是不知道是因为能在天上飞的铁疙瘩,还是随便开火的四十七。

  看到这种场面,暗夜精灵们表现出一丝厌恶的神情。精灵们对任何敢于砍伐沉睡森林树木的行为都是深恶痛绝的,更别说在森林里纵火了。

  阿尔芬斯后退了几步,避开肆虐蔓延的浓烟,沉默不语,似乎在沉思着什么。

  乔森在一旁观察着她,突然说了一句:“不受控制的力量会带来难以想象的代价。”

  四十七迈步走进浓烟,好像只是走进一片薄雾而已。

  过了好一阵他才走出来,看样子没发现什么感兴趣的东西——或者发现了,却并不打算和别人分享。

  精灵们使用植物滋长术熄灭了烟火,并且把飞行器的残骸掩盖起来,继续赶路,但是看向四十七的目光中又多了些复杂莫名的情绪。

  白色的猫头鹰在林中自由自在的穿行,咕咕叫着飞回阿尔芬斯肩上,让她脸色一喜:“快到了!族人们正在渡口等着我们!”

  独角兽之流——传说这条沉睡森林深处的大河在古代曾经是独角兽群的栖息地,即使是现在,偶尔也能看到神圣的独角兽来此饮水,美丽的河流曲折蜿蜒的流过森林,沿岸是郁郁葱葱遮天蔽日的古树和幽静美丽的林间空地,与小妖精之流和天鹅之流等河流一起共同形成了哺育着沉睡森林的水脉。

  初次来此的人类几乎是目不转睛的欣赏着美丽的景色——朦胧的光线投射到葱郁的林间,被雾气折射,染上了一层清爽的淡蓝色,加上波光粼粼的流水和那些被环境衬托的愈发清新脱俗的精灵们,使得所有的一切都恍如梦境般游离美妙的不真实,甚至连阿尔芬斯的说话声都恍若远在云端,听得不大清楚了。

  米利亚牵着冰雪小心翼翼的登上精灵们的尖木舟,她轻轻掬起一捧水饮下,甘美清凉的感觉一下子浸透了整个身体,浑身的疲劳都好像被一扫而空,多日来都闷闷不乐的心情也为之一振,甚至油然对阿古斯产生了一丝反感:如此美丽的地方,和生活在如此美丽地方的生物,怎么可能是邪恶的呢?

  如果四十七能听到她的心声,肯定会不屑的告诉她深渊也很美——赤红如火的天空,遍积灰烬的大地,深不可测的渊涧,还有无数生死搏杀的炼狱生物,这一切无一不显示着一种宏伟瑰丽的美,丝毫不逊色于眼前这种小家碧玉式的柔顺清新,美就是美,空闺丽质的绝色佳人是美,翻江倒海的凶残水怪同样是美,就连苍蝇臭虫,在显微镜下看去同样会让人感到一种扭曲怪异的美,还会有什么善恶之别么?

  四十七坐在一艘尖木舟上,长长的木舟上只有他和两个操舟的精灵,即使如此水线仍然压的很深,几乎到了沉没的程度。

  木舟破起的水波搅动河面,精灵们坐着木舟逆流而上,但是丝毫没有费力的样子,好像已经跟河流融为一体——仅仅花了大半天,他们就来到了精灵的营地。

  在渡口等待他们的是几十个全副武装的精灵,大部分都是和阿尔芬斯一样的紫红色皮肤,有一些是棕褐色,极少部分则是一种冷峻的灰黑色——而在四十七看来,那几个灰黑色的暗夜精灵是最顺眼的。

  一个精灵德鲁伊走出队伍,和第一个下船的阿尔芬斯拥抱了一下,随后用精灵语交谈了一阵——他带着鹿角饰帽,但是仔细看去会发现那是由枯木仔细雕成的,并不是真的鹿角,在他的眼角能发现细细的鱼尾纹,褐色的皮肤也有些松弛,鬓角上的斑白已经相当明显——这种老态在精灵中是极为罕见的,一般来说这代表他已经真正步入了濒临死亡的垂暮之年,但是就四十七看来,这个披着树皮一样披风的老家伙相当硬朗,甚至比周围的精灵战士还要容光焕发。

  老而不死便成精。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