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三十二回合 引用

第三十二回合 引用

  安东的长剑在空中画了一个半圆,卸开米利亚的大剑,一抹阳光从林间的缝隙射下,正好被武器反射进她的眼睛里——安东顺势一剑削来,米利亚退了一步,又被一条隆起的树根绊住失去平衡,老圣武士发力一推,女圣武士就无奈的坐在了地上。wWW.qВ5。coM\

  “呵呵…”安东拄着剑,略一弯腰把米利亚从地上拉起来。

  “安东先生,您的技艺实在是让我佩服。”在一边观战的乔森由衷的说。

  “呵呵,只不过力量和速度并不是战斗的唯一罢了。像我这种老头子,也只能靠一些小把戏来寻找机会…”安东看着米利亚身上的光芒逐渐消散,虽然还是轻松的语调,但是说的话却严肃起来:“我还是建议你尽量少借助圣力…小姑娘。你的圣力非常强,比我见过的任何人都强…但是你要知道,圣力是正义赐予我们的剑,挥动它的却是我们自己…不要随意挥舞它,正义有时候必须用残酷的方式降临,但是不要被这种不得已而为之的行为迷惑,正如不要被第一印象蒙蔽了眼睛一样…”

  “可是…”米利亚似乎有些不甘心:“神赐予我们侦测邪恶的力量…”

  “邪恶当然是可以被侦测的。”安东挎起长剑:“不过辉煌之主也是掌管律法之神吧?我记得有这么一句话:‘法律就像阳光,照耀在好人身上,也照耀在坏人身上。’我们本身并没有资格去惩戒别人,准确的说,我们是正义和公理得以伸张的工具,而不是反过来——”

  没等安东说完,村庄那边似乎发生了騒乱。

  一个精灵急匆匆跑过来:“圣武士们!我们需要你们的帮助!”

  整个精灵村庄很快就成了一个急救医院。

  米利亚从第十一个精灵重伤员头上收回手,脸色苍白。

  不过那个精灵伤员的状态明显好了很多——他原本那急促而又微弱的呼吸开始平缓下来,之前血流不止的伤口也有了愈合的倾向。

  “不要太勉强了,米利亚。”乔森走了过来,他的脸色也很疲惫,显然是耗尽了所有圣力治疗伤患。

  “可是…”米利亚沮然坐在那里,看着已经稳定的伤员被抬走去接受精灵德鲁伊们的治疗,就算村子里的德鲁伊们想尽办法,也有不少人恐怕熬不过今天晚上。

  米利亚看着仙境一般的森林村落中充斥着痛苦的呻吟和飘散的血腥气——早上见到圣骑士时的好心情全都消散了。

  她没见到安东,这位长者应该也在忙碌的救治伤员——可能和乌瑟尔大德鲁伊在一起。

  “老朋友…真是难为你了。”安东微微佝偻着腰站在精灵巨树内的小广场中看着满地伤员,老态尽显。

  大部分精灵受到的都是塑能法术的伤害,很多就算能恢复健康怕是也难以恢复美丽脱俗的原貌了。

  乌瑟尔好像一截木雕那样默默的伫立着,良久才答话:“雷霆雨露都是自然的恩赐…没什么可抱怨的。”

  安东身上有些发冷——他从大德鲁伊的语气中听到了决不属于自然的怒气。

  整整大半天的忙碌,精灵村庄里又回复了静谧。

  四十七独自站在渡口处。乌瑟尔大德鲁伊忙的都没时间见他,只是让卡斯特把四十七仍然安排在战士的小木屋里过夜,他对战场急救和医疗护理一窍不通,甚至只要他接近哪个伤员,伤员身上的绷带就有重新渗血的迹象——尽管并不是有意的。

  安东和米利亚站在不远的岸边看着四十七,米利亚的眼中仍然带着不舒服的神色,安东则捋着花白的胡子,不置可否。

  在米利亚眼中,那个黑色的背影在密林的映衬下竟然有一种说不出的奇特协调感。这怎么可能?这个想法让米利亚产生了一丝惊悸,如此美丽的森林竟然能和这种怪物搭配起来?随着她的思维,眼中的景物似乎也发生了某种诡秘的变化——幽雅美丽的森林渐渐变得有点阴森森的,一切都蒙上了一层昏暗的气息,残阳的微光穿过古树的缝隙,在那个生物身边投下斑驳离奇的影子,随着微风吹拂树叶而不住的扭曲舞动,好像一群簇拥着他狂欢的鬼魂。

  和这个邪恶的半炼狱生物相遇以来的种种情景繁杂混乱的纷纷涌现,搅合在一起,突然白天精灵们血迹斑斑的身体加了进来,把一切染成血红。

  米利亚失色的往后退,一瞬间竟然觉得头晕目眩,她有些张皇失措的摸向背后,没感觉到熟悉的剑柄才记起自己没带武器。

  安东的手有力的按在她肩膀上,让米利亚觉得好像靠住了一棵参天古树。

  “不要被你的幻觉吓住。”他的声音低沉有力:“不要认为只有依靠力量才能面对恐惧…你现在要战胜的不是那个炼狱构装生物——而是你自己。”

  米利亚稳了稳神。

  没错,她在恐惧,恐惧那种自己完全无力抗衡的邪恶。

  自己第一次遇到这个怪物的时候稍占上风——那是凭借了天赋的圣剑术威能伤害到他的血肉部分,但是以后的几次战斗或者遭遇她都绝对的处于劣势,也许从表面上还看不出来,乔森也没有发觉,但是她自己知道,每一次祈祷,每一次审视内心,甚至每一次挥剑她都会想到这个邪恶的存在,那是一种深深的无力感,一个代表毁灭的存在肆无忌惮的在地上横行,而你却什么都不能做…

  很多时候她甚至想不管不顾的再去和那个自称四十七的怪物来一场死战,虽然倒下的必然是自己,可是这样也比被他以完全睥睨的姿态像对待一只冲着狮子吼叫的小狗一样看不起要好!这种烦躁无力的感觉在今天见识了暗夜精灵和阿古斯战争带来的惨局之后发展到了顶峰,而在耗尽圣力休息的时候再次与那个生物相对,自己甚至已经近乎开始怀疑自己坚持的信仰,心中的正义真的有用么?

  挥动刀剑战斗的,永远是我们的双手!

  正义并不是仅仅介刀剑之力实施的。而即使多么渺小脆弱的生物也有资格在巨龙面前昂起头——真正能对抗恐惧的不是力量,而是勇气。

  米利亚闭上眼睛,长长吐了一口气,然后把眼睛睁开。

  她迈步走向四十七。

  她要和他谈谈,既然黄铜龙阿巴齐格和老圣武士安东都肯定了他并不是一个完全的半炼狱邪恶生物,那么她应该有勇气承担自己失误的判断所造成的后果,至少要为自己之前的鲁莽而道歉,这不仅仅是一个圣武士应有的品德,也是自己超越内心障碍的救赎——

  四十七突然转过头来,脸孔转了一百八十度完全扭到后背,把米利亚吓了一大跳。

  “Ifyouarenote,thenyouaremyenemy.”

  从四十七沙哑的金属喉咙里吐出来的这句奇怪的话让米利亚甚至忘记了自己想说什么,这不是通用语和其它几种她懂得的语言,米利亚睁大眼睛:“什么?衣服,油…?”

  四十七把身体也转了过来。他早发觉了身后一老一少两个圣武士,只是懒得搭理他们,一直自顾自的想事而已。

  他看了看米利亚,又看了看那边的安东。

  “听不懂?”

  米利亚有些呆的点了点头。

  我就知道你们听不懂。

  四十七撇了撇嘴,换了一种语言:“那你一定也不知道‘一树梨花压海棠’是什么意思了。”

  说完他迈步离开码头,嘴里竟然还哼唱出某种极具动感的乐调——这个半炼狱生物竟然哼着不知道什么乡下地方的小曲就这样大摇大摆从自己面前经过!

  米利亚愣了片刻,之前的所有想法都变成了愤怒——虽然她同样听不懂那七个奇怪的音节,但是肯定不是好话。

  “你这个污秽的半炼狱生物!”

  她冲着四十七的背影喊,但是回应她的只有安东的苦笑。

  翌日。

  三只尖木舟离开渡口,向森林的更深处荡去。

  卡斯特和另外五个全副武装的暗夜精灵战士坐在一只尖木舟上,担负着开路和护卫的任务,四十七还是独自占据了一艘尖木舟,成为上面除了操桨手之外的唯一乘客。

  令他稍微有些不爽的是米利亚和安东竟然坐在在另一艘船上和他同行,因为他们居然也要去司祭部落——不过乔森留在德鲁伊村庄里,照顾和帮助受伤的精灵们,圣疗的效力和一般的疗伤法术或者葯水比起来,还是要强出不少的。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