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三十七回合 地狱门堡

第三十七回合 地狱门堡

  “现在怎么办?怎么办?”

  弗雷斯焦躁的在屋子里走来走去,本来这种运动是可能让他减肥的——只可惜他嘴里在不停的嚼着精灵饼干,这种只有精灵们才会制作的美味食品虽然香甜可口,营养均衡,但是吃太多了仍然会和一切食物一样让人的嘴巴发干嗓子发腻肚子发胀,只可惜弗雷斯现在除了一块接一块往嘴里填之外,似乎想不起来有什么事情好做了。\www。qb5.cOM/

  四十七轻轻弹飞手臂上一块饼干的残渣:“坐下来,胖子。情况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糟糕,但是如果你再把食物喷到我身上的话,我就不保证会不会比你想象的还要糟糕了。”

  “唉呀!我的全金属大爷——”弗雷斯抹了抹嘴:“我本来想和你说我偷听到了扎尔伊丹领导的精灵战士们准备发动政变的事情,而且他们对所有非精灵都很不满,尤其是我们这样——咳!咳!咳——”

  弗雷斯面色紫红的捂着脖子弯腰猛咳,看样子很快就要窒息而死或者脑溢血了——于是四十七轻轻往他背上一拍,让他吐出一团包裹着浓痰的饼干的同时差不点儿趴到地上。

  “唉呦呦…疼死我了…”弗雷斯想都不用想就知道后背肯定青紫了一大块:“…哎呦…在精灵城市的这些天,我观察到那些精灵战士基本上都是一群偏执狂…跟那两个圣武士一样偏执!真的!”

  他往门口看了看,然后压低声音:“他们认为除了暗夜精灵之外的所有生物都不能信任!能帮助他们的只有手中的武器和坚强的意志,沉睡森林里的资源也足够让他们自给自足…你看看,这真是…而且因为我的小生意,他们已经把我划为阿古斯帝国的同党了,前阵子还因为司祭们的干预使得他们没把我怎么样,现在可就不好说了,弄不好他们封闭整个森林然后对外人格杀无论…”

  意志?和唯意志论比起来我更愿意相信唯武器论。四十七看着生机勃勃的地板上弗雷斯吐出来的秽物有些不顺眼,于是弹出一小团火焰让那块污渍变成焦黑——不管别人看起来会不会更不顺眼。

  门开了。

  特尔利斯馆长仍然是那么一副冷冰冰的神态,只不过腰带上的弯刀提醒了屋内的两人情势已经非同往常了:“四十七先生,扎尔伊丹战士长想见你。”

  最近好像什么莫名其妙的人都想见我…也好,正好去研究一下那个体格好像半兽人的精灵是怎么长的。

  四十七从藤椅上站起来,他现在很少刻意收起背后那对黑色钢翼了,而是让它们好像披风一样垂在身后,他的阴影马上淹没了特尔利斯:“那就走吧,精灵。”

  四十七率先钻出房间,特尔利斯跟着出去之前回头对弗雷斯冷冰冰的说:“不要乱跑…弗雷斯先生,你说的对,现在我们会怎么对待你可不好说了…还有,我可不认为整整二十箱秘银和其它魔法金属是小生意。”

  街道上萧条了许多,城市中随处可见全副武装的精灵战士,这种情景让四十七有些不解——为什么有些人总喜欢在大敌当前的时候内部还要玩上这么一出呢?

  “短暂的阵痛是为了长久的延续。”

  特尔利斯这句话让四十七有些讶异的扭头看了她一眼,难道这个暗夜精灵会读心?

  特尔利斯没解释什么,而是借着四十七放慢脚步的这个机会走到前面带路。

  装神弄鬼。

  四十七跟在后面看着这座仙境般的精灵城市和有些破坏景色的精灵士兵,却油然想起记忆里有一次星际舰队投下大量重元素聚变核弹把一个百分之九十五都覆盖着植被的星球完全变成红色炼狱的事情——只是因为军方怀疑上面有敌对基地又没时间派出突击部队寻找罢了。

  这就是战争。

  “不管他是不是真的构装生物,他必须被献祭。这是重新封印地狱门堡必须的。”扎尔伊丹的面孔在点点流萤的辉映下忽明忽暗:“我有理由相信伊尔德丽斯已经试图重新打开主物质界和深渊的通道…这绝不允许!而根据特尔利斯馆长的情报,失去司祭们的配合,我们现在要重新关闭通道的唯一办法就是在地狱门堡的祭坛上处死一个邪恶的炼狱生物!”

  “可是…”安东面色沉重的捋着胡子:“我可以肯定那个构装体不是一个邪恶的炼狱生物!这样你的办法行不通!”

  “但是尊敬的安东先生,你不能否认他的血统!而且据米利亚小姐所说,破邪斩不是也在他身上生效么?”

  米利亚有些无措的看了看安东,又看了看扎尔伊丹,最后点了点头:“对,为了正义的目标,有些牺牲是必须的…”

  “那我们又怎么杀死他呢?”安东有些失望的叹了口气:“那个构装体的战斗力你应该也知道…肉搏战我们几乎没有胜算!”

  “这个不用担心!通道的性质就是这样,不放人过来,就要送人过去¬——只要我们准备好了,到时候那个炼狱生物自然会被地狱门堡的力量逐出主物质界,通道也会关闭的!”扎尔伊丹声色俱厉:“请不要再讨论这个事情了!安东先生,如果你真心的想帮助我们,让暗夜精灵一族不再受到地狱力量的诱惑,就请拿出行动来吧!”

  一个精灵战士走了进来:“他来了。”

  扎尔伊丹挥了挥手,结束讨论:“好了…现在请让我和那个生物谈一谈。这件事情就按照计划进行吧。”

  四十七进来的时候正好碰到正要出去的安东和米利亚。

  安东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欲言又止。

  “我们走吧,安东老师。”米利亚的神色也有点不同于往常看到四十七的时候。

  四十七看着他们的背影,瞥了瞥嘴。这些一根筋的圣武士!

  然后他吓唬了一下门口那只又肥又大的灰熊,满意的看着它捂住鼻子呜咽着离开。

  “看来你是并不想请我坐下了。”

  四十七环顾了一下扎尔伊丹的木屋,简简单单的宽敞大屋内只有一张桌子和桌子后面坐着的扎尔伊丹。

  扎尔伊丹拍案而起。他跃过桌子的样子敏捷的好像一只冲刺的猎豹,但是气势和力量上又如同一头发怒的灰熊,手中寒光闪闪的短剑却似择人而噬的毒蛇——

  即使是四十七的眼睛也没法完全捕捉扎尔伊丹的速度,眨眼的功夫扎尔伊丹已经绕到他身后,手中的短剑架在四十七的脖子上:“构装体,你没有我以为的那么快。”

  “我很怀疑你能不能一下砍掉我的脑袋…”四十七有些捉狭的笑了笑,虽然精确表达这个表情对他来说很困难:“但是我不怀疑能不能一下炸飞你的老二。”

  他的手炮正反指在扎尔伊丹一个比较尴尬的位置上。

  精灵战士长紫红色的面孔更红了一点,但是克制着退开。

  “这身铁壳不是无敌的屏障,构装体,这是我的忠告。”扎尔伊丹收起短剑回到桌子后面坐下,仿佛是在接见下属:“虽然我不喜欢你…但是我依然感谢你对我族所做的一切。乔尔伊斯已经向我汇报过了。”

  四十七看着扎尔伊丹,微微弯腰,两只燃烧的眸子盯着他:“听你的口气,你好像已经是沉睡森林之王了。”

  “不要用人类这种浅薄的思维来衡量我们!”扎尔伊丹有些恼怒:“你懂什么!构装体!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族的自由!”

  自由!自由!多少罪恶假汝而行。四十七突然莫名其妙的想到这句话,但是随后觉得似乎不大应景,于是他不耐烦的一挥手:“有什么事情你最好快点说,我很忙。”

  “帮助我,彻底捣毁地狱门堡!”扎尔伊丹倒真是直截了当。

  “地狱门堡?”这是四十七第一次听到这个地名:“那是什么地方?我帮你们对我又有什么好处?”

  “地狱门堡…”扎尔伊丹有那么一瞬间似乎陷入沉思:“那是不可言喻的污秽之地…如果不是逼不得已,我甚至不愿意提起这个名字…”

  但是他很快回过神来:“你不需要知道这个,构装生物。我要组织一个足够实力的冒险小队去那里完成这个任务…而你对我而言是个很大的助力。成功封印地狱门之后,我会允许你离开沉睡森林,远离我们的净土,连同那个恶心的人类商人一起——而且最好永远不要再回来。”

  这算是好处?四十七差点乐出声来。

  不过扎尔伊丹提起的冒险又勾起了他某些深埋着的回忆,这些回忆在从战场上见到女法师之后就不断的浮现,仿佛一潭沉寂已久的死水突然被突然投入其中的巨石激荡搅浑,导致大量沉渣泛起——

  “你的提议还真是没什么吸引力。”四十七不屑的说:“不过考虑到那个死胖子的心情和我本人的兴致…把他的货物都还给他,我就跟你们走一趟。”

  扎尔伊丹盯着四十七的脸,似乎要从这张铁皮上看出什么意味深长的东西来。

  “好吧。”扎尔伊丹做了让步:“但是他必须带着他的商队马上回北方去…如果再让我们发现他和阿古斯有任何牵连,面对他的就不仅仅是软禁这么简单了。”

  四十七点了点头,算是成交,不过压根没把这交易当真。死胖子想干什么,关我什么事?

  安东和米利亚来到祭台前的广场,除了一队队巡逻的精灵战士之外,只有很少几个负责修缮工作的德鲁伊在修复昨晚因为騒乱而破坏的建筑——虽然騒乱并不严重,但有几间房屋还是因为人群的踩踏和挤压而面临倒塌,德鲁伊们站在损坏的建筑旁边,伸手挽成一个半圈,嘴里默默念诵着精灵语咒文,帮助房屋,或者说帮助构成房屋的植物更快的生长,以恢复为被毁坏之前的样子。

  昨夜的一切仍然历历在目,米利亚不禁有些佩服起那个战士长来,如果不是他计划周密,在很短的时间内控制住局势,那么双方很可能在这个伊尔德丽斯大司祭所统治的城市内爆发大规模的冲突,而昨天那一场几乎兵不血刃的政变说明,战士也并不都只是些好勇斗狠的家伙,在政治上也很有作为的战士,确实会成为一个令人尊敬和畏惧的领导者。

  “在想什么,米利亚?”安东看着有些发呆的年轻骑士,仿佛是想起了自己更年轻一些时候的一些事情。

  “哦!我不知道…”米利亚因为安东打断了她的思路而显得有些慌张:“只是,我不知道要如何表述…”

  “是因为四十七吗,因为出卖他而感到内疚?”

  “不…不是的…他本来就是一个邪恶的半炼狱生物…这谈不上出卖…出于正义,就算没有现在这种情况,我早晚也会消灭他的!”米利亚越说越坚定,双拳紧紧的握起。

  “你很清楚他不是一个半炼狱生物,不过,如果你真的这样想也不是不可以。”安东声音略微有些沙哑,最近他说话的时候要比挥剑的时候多很多:“不过,最重要的是,忠于自己的心,也就是忠于自己的正义。”

  翌日清晨,精灵城市仍处于半戒严之中,准备去地狱门堡的尖木舟已经准备好了。

  三艘尖木船破开波光粼粼的湖面,驶离码头,特尔利斯馆长目送着扎尔伊丹他们远去,冷秀的脸上浮现了一个复杂的神情。

  尖木舟很快驶离湖面,拐进一条曲折的支流——刚才还明媚亮洁的天空一下子阴暗下来,两岸树木密密麻麻的枝叶甚至覆盖了整个河道彼此交织,组成类似隧道一般的样子。

  虽然河水蜿蜒曲折,但是在精灵们高超的操舟技巧下完全没有搁浅或者触礁之忧,尖木舟在他们的操控之下,好像灵巧的活鱼一样在水中游动——虽然承载四十七的那艘稍微显得笨拙了些。

  随着木舟的前行,旅途愈发的阴暗起来。这种阴暗和沉睡森林其他地方的幽暗有些不同——如果说那些幽暗带给人的只是类似夜色的幽谧和沉静,此时的阴暗却带着莫名的压抑和冷漠,好像某种非自然的、令人厌恶的阴霾雾气笼罩在众人的航程上了一样。

  最前方的一艘木舟突然亮起微弱的光芒,那是米利亚点燃了圣光,以此驱逐那种令她压抑和不快的黑暗。

  “不要!把光熄掉!”安东和操舟的卡斯特同时出言警告。

  米利亚犹疑了一下,不过还是很快熄灭了手上的圣光——不过似乎还是惊动了什么。

  河岸两边的树丛中传来细细簌簌的响动,似乎有什么很小的生物感受到这股光芒而騒动起来。随即,一些微弱的光点在幽深的树林中出现,忽高忽低的围拢过来。

  “是小妖精!”卡斯特低声说道:“别做什么大动作,以免惊动它们…这些小东西现在非常麻烦。”

  米利亚看着一个小妖精飞到自己附近。它看起来很像小孩子和蜜蜂的混合体,腹背上有着斑斓的花纹,四支半透明的羽翼振动着,发出微弱的嗡嗡声。

  小妖精似乎没有看到米利亚,或者说看到了却没意识到这个庞然大物是一个活的生命,在它的意识里,或许米利亚和那些巍峨的古树没有任何分别吧。

  它皱着可爱的小鼻子,左闻右嗅,随着它的动作点点磷光洒落,这种娇憨的美丽让米利亚一时间竟然出了神。

  突然另一只飞过的小妖精碰了它一下——这个偶然的碰撞马上让情势急转直下。被碰到的小妖精马上开始焦躁不安起来,它咝咝的尖叫着,几乎占据了上半张脸,完全没有眼白的黑眼睛凶光四射,如幼童般圆润可爱的下巴也裂开漏出尖锐的口器,它找不到碰它的那个小妖精了,于是唰的飞向一个正在半空中徘徊的同伴背上,弯起腹部的尾蛰狠狠的刺中了它。

  那只小妖精发出短促激烈的尖叫,拼命扑腾着翅膀,但是毒性迅速蔓延到它全身,让它打着旋儿落进河中。

  本作不会停止,更加不可能tj,喜欢本作的话请大家继续砸票~谢谢!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