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四十五回合 驱逐

第四十五回合 驱逐

  天空中滚过一道雷霆。/WWW、qΒ5。Com\

  雷电撕裂黑云,好像银白的巨蟒一样直贯而下。纯正宏大的能量打在燃烧的大地上,没有无与伦比的爆发力,反而像个磁石似的把周围的一切往落点一吸——蒸汽、烟云、火焰、偶然还没烧尽的石块,全都被吸了过去,连火焰君主的庞大身形都摇撼了一下,在四面八方滚滚而集的风暴中,火焰君主撇开在他眼里已经是瓮中之鳖的四十七,冲着那道圣洁的光芒弯下身子。

  灼热的黑色火云好像山崩一样倾向安东。火焰君主虽然不懂得千里之堤溃于蚁穴的道理,但是从深渊通道迅速加剧的不稳定感来看,这窝他一直没有放在心上的蚂蚁中的一个似乎已经造成了不容忽视的麻烦。

  火焰君主完全不屑于和这些人讲话。身为仅次于统御九狱的魔鬼大公和八魔将的强力大魔鬼之一,他长久以来一直谨慎的远离地狱中那些阴谋诡计,远离那些不怀好意的虎视眈眈,在血战中徘徊着操纵一些中小型战役,从而得到乐趣和寻求实力的提升,在他看来,没有什么比提升力量更重要,也没有什么比压倒性的实力更让人尊敬——如果不是这个构装体身上拥有的东西实在让他不能自已的垂涎,又比他预料之中快得多的离开深渊,他根本不会屈尊降临到主物质界这种一滩烂泥臭气熏天似的地方,又怎么能容许自己被这些渺小的臭虫算计!

  “快逃——”伊尔德丽斯仓皇后退,秀美无双的脸上已经被燎出许多血泡,她无力的环顾四周,企图凭借最后一点力量掩护其他的精灵。

  一个火流星穿出烟云,朝她飞去。这不是火焰君主在刻意攻击她,只不过是这种随着火焰君主而降的燃烧陨石数量繁多,随意飞舞——但是等伊尔德丽斯回头看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避让了。

  卡斯特像豹子一样跳过来,猛然将她推开。随即而至的流星正砸在他身上,推压着他在地上犁出一道烟尘滚滚的深沟。

  “卡斯特!”伊尔德丽斯满面尘灰的从地上爬起来,冲到卡斯特旁边。

  精灵战士的整个身体都已经血肉模糊,好像一团被用力绞过的破抹布,散发着骇人的焦臭味道。他只是微微抬了下头,就无力的软垂下去。

  扎尔伊丹只是回头看了一眼伊尔德丽斯颤抖的肩膀,她会为发生的一切而感到愧疚和后悔么?也许会就此改正错误吧,或者会或者不会,天晓得,她的聪明敏锐让她无比高贵也让她傲慢任性,不管可以活多久,成长就是不断的犯错误,但起码得给她改正的机会。

  卡斯特,我的战友,我以你之名起誓,我将不愧于精灵的荣耀,不负于战士之名!

  扎尔伊丹把视线落到火焰君主身上。他倔强的站直身子,迎着熏人的热风往前走——直到站在安东面前。而此时,米利亚已经扔下剑,近乎无意识的蜷缩在安东的身后。

  我来了,你这发火的混球。

  “战士长…”安东擎着剑,沙哑的喊了一声。

  扎尔伊丹没有回头。

  “我为不能用双手保护我族而悔恨…但是我更不能接受屈膝在恶魔面前的命运。”他用古老的精灵语吟诵着:“既然注定毁灭,那么我至少要证明…不是你们人类才有勇气在邪恶和恐惧面前以崇高的姿态而立。”

  他一步步迎向火焰君主,高大的身躯上开始着了火——但是扎尔伊丹仍然蹒跚向前,步履坚定。他伸出左手试图阻挡眼前的火焰主宰者,为安东提供一些屏障,直到被彻底吞没。

  安东看着扎尔伊丹最终燃尽的背影,似乎得到了某种力量。好像扎尔伊丹坚韧顽固的意志与他倔强不屈的灵魂一起融入安东的圣力之内,光芒大作,风似乎有意在避让,火也稍稍稀!爆安东朗声咏诵,开始更加急迫的瓦解火焰君主维持的深渊缝隙,力图将他驱逐回去。

  但是火焰君主还是毫无阻碍的降临。他在安东面前停了一下,即使以他的威能,也不能完全无视一个圣武士用生命燃烧的光芒——该死的主物质界!如果是在深渊…无论在哪!火焰君主好像巨蟒般昂起,准备发出致命一击。

  另一条恶蟒从天而落。

  四十七拖着火焰的尾迹,狠狠砸在火焰君主身上,让他发出一声意外的嘶叫。

  比太阳还要炽烈的光辉已经流泻遍布四十七全身,火焰君主用以束缚他的灰烬硬壳完全从身体上燃化脱落,那光辉和火焰君主的黑炎截然不同却又好像殊途同归,它们互相交织着彼此吞吃,但是不管怎样看似乎都是四十七在不断噬咬火焰君主的身躯…

  一**的火焰风暴向外扩散,那是火焰君主的怒吼,这样的情况显然已经出乎他的意料之外。本来只要稳下阵脚,这个构装体释放出来的法厄同真火算不了什么,它可以凭借自己充沛的火焰能量抢回上风,可是关键在于还有一个该死的圣武士在不停的试图封闭空间通道来驱逐自己,就好像一个脖子上套着绞索的人,虽然只要伸手把绳子从脖颈上拿下来就好,但是架不住下面有人在用力踢凳子!

  这样下去得不偿失——主物质界本来就是个没有补充只能不断损耗的混蛋地方!权衡利弊,火焰君主决定主动撤退。

  但并不是毫无条件的妥协。

  黑云风暴急速旋转起来,他在尽最后一点努力试图带走这个拥有珍贵之血的构装机体——在深渊铁堡的时候他因为震惊和意外还有恶魔们的騒扰而错过了一次,这回可没那么简单了!

  四十七一时间身不由己的飘飞,点点白光变得杂乱无章却又不依不饶的照射着他,力量空前的疯狂凶狠,他的身体竟因为无法承受而逐渐熔化,就像在铁湖时那样,铁水像汗浆泉涌,形体随之不断的消熔,用尽气力也无法摆脱。

  好吧,你最好一口气杀了我,否则哪怕撕碎炼狱我也会再爬回来!四十七举起左臂,把全部的真火能量集中在构装炮口,就算是死也不能让这个混帐称心如意。不就是死么,星际战场上自己早就死过不知道多少次了。

  防御魔法?一道绿色的遮罩把四十七从黑云里抽离出片刻,随即消失。伊尔德丽斯的双眼如繁星闪耀出夺目的光彩,两行泪水滑过曾经美丽的脸庞,转眼干涸。

  安东大吼着,圣力的光芒直通天际,地面也剧烈的动摇不停。

  “滚回地狱去吧!”四十七手上的构装炮喷射出白色的炙热光线,冲破黑云彻底打散了火焰君主的身体,连烟尘都扯的七零八落。

  行将崩溃的风暴中,火焰君主的声音仿佛来自地狱的雷霆:“——别得意!这算不了什么!我们再见的时刻不会很久!我会等着你,我会等到你的!法厄同之血必然属于我!”

  “慢慢等吧,你这混蛋。”吹了下炮口的硝烟,四十七像是赢了决斗的西部枪客。

  飞行器上的红袍女法师漠然的看着上下左右的烟云漩涡,似乎完全失去了兴趣。

  “结束了?”达古拉丝还在一个劲的巴望着下面,她浑身都被汗湿透了,假如没有强大的魔法防御,身处战斗上空的她们早就被烧死了

  女法师回过头,看到达古拉丝同时收回视线,正在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还没有,不过对我们来说已经结束了。”

  “真的好惊险,多亏了那个构装体…不过刚才是怎么回事,他好像被人做了什么手脚——是某种咒语的共鸣吗?是的!一定是!不过究竟是什么咒语让那个构装体怎么好象吃了春葯一样?”她就像个不可救葯的科学家。

  “我才不关心,数据都收集起来了,我们该回去了吧,这地方实在是太热了。”法师难得的放下自己的连衣兜帽,她也已经大汗淋漓。

  达古拉丝兴奋的叫嚷着:“真是太热了,衣服都黏在身上,我想念浴缸和温泉浴——返航!”她挥舞着手臂,法师袍紧贴在身上让她曲线毕露,如果不是劫后余生,控制室里肯定早就血流成河。

  “对哦,亲爱的,我刚刚有听到你在吟唱,好像是很稀有的魔法…是什么?”

  “那种紧要的关头当然是防御魔法。”

  “恩?你似乎在说谎喔…说嘛,不要这么小气。”达古拉丝撒娇的声音恐怕少有几个男人能抗拒,不过对于女法师收效甚微,好在她并不介意。

  “你肯定听错了。”女法师不耐烦的从她身边走过,似乎已经厌倦了达古拉丝的胡言乱语。

  “那种唱法,好像是…是那些野蛮人部落自远古以来就秘密流传的原始法术么?或许可能是矮人?…等等!”达古拉丝用手指点着下巴,好像醒悟了什么事情。

  “呀?”石化长剑刺中了她的身体,引发了达古拉丝的防御,雪白的魔法符文在周身闪动。

  “你想干什么!”她惊讶的看着身后的红袍法师,难以置信,又随即了然真相。

  “杀你呀。”女法师凝聚着力量。

  “果然是这样…你这个婊子,下手真是狠毒,不过你以为石化咒语对我会起作用?”达古拉丝一改娇弱可人的模样,满脸凶相。

  “…”女法师弹出几发魔法飞弹,被达古拉丝的护盾轻松拦下,但是她显然不指望用这个对付达古拉丝,也没打算亲手对付她。

  飞行器上的触须突然扭动起来,眼球晶体迸发出魔法的闪光。虽然这不可能用来对付达古拉丝,甚至在达古拉丝制止她之前都来不及瞄准一下,但是这已经足够发射了。

  各种各样的魔法射线漫无目的的发射出去,但是都打在火焰君主形成的火焰漩涡上。

  “你——”达古拉丝尖叫起来,但是魔利尔在跳出飞行器的同时已经施放了一发次元锚击中了她。

  被惊扰的火云好像大章鱼伸出触手一样卷住飞行器,把它连同上面的所有人一起拖进漩涡之中,连同达古拉丝歇斯底里的尖叫一起吞没。

  云层爆炸了,把烟尘抛向更高的天空——那是不再需要媒介的火焰君主抛弃在主物质界形成的形体。

  侥幸还活着的人都感到一股刺骨的寒意——飞舞着淹没了他们的灰烬变得没有一丝温度,火焰君主带走了曾经带来的一切热量,返回地狱。

  安东仍然擎剑坚持着,好像一盏明灯。

  伊尔德丽丝呆呆的看着他,连在天空盘旋的四十七都不去理会——这个老圣武士真的封闭了深渊缝隙!

  米利亚醒来的时候,惊讶的发现除了衣服被烧的不成样子之外竟然毫发无伤。她爬起来寻找安东——最后,她发现老圣武士还站在前方不远处,几乎被掩埋了。

  她把安东从厚厚的灰烬中拉出来。老圣武士很轻,好像一片羽毛。

  安东闭着眼睛,好像只是睡着了一样。但是米利亚的泪水止不住的涌出。他开始一点一点化作与灰尘无异的粉末——只是嘴角还带着胜利的微笑。

  一道微弱的波动传到米利亚身上。她张开泪眼,发现安东朴素无奇的长剑此刻流动着一种生命般的色彩——她伸出手,抚摩着剑上刚刚出现的铭文。

  “我们用生命捍卫的,不是信仰,而是正义”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