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三回合 虎口余生

第三回合 虎口余生

  一个银甲剑士目瞪口呆的看着黑色的矫健身形在围攻下进退自如,她跳到一个同僚肩上,五根纤长尖利的手指仿佛五根烧红的铁钎,一下子就毫无阻碍的穿透了头盔,没进头颅。全/本/小/说/网黑影就这样从一个士兵身上跳到另一个士兵身上,轻盈的好像只是一只采花的蝴蝶——死亡之蝶。

  他连连倒退,训练时伸缩自如的构装双剑也运转不灵起来,本能的胡乱挥舞,期望能阻挡一下随时会降临到头上的死神,心中仅存的理智只能祈祷着构装塔内的法师及时施展“防护恐惧”——他并没有等到勇气重新回到体内。粗大耀眼的电光从塔尖吐出,转瞬打在剑士身上,并且蔓延着跳跃波及到周围,死伤了四个剑士之后才击中实际上想要击中的目标,而且损耗严重减弱的威力也不过是让她尖叫一声,在地上打了个滚儿而已。

  连正规军士兵都不顾,开始无差别攻击了么…亨特一面哆嗦,一面却不知怎么的想起萨耶斯的老爹老娘——他们太有先见之明了。

  各式各样的破坏魔法继续从构装塔中发射出来,好像在营地中开了一场焰火晚会。看来是法师们是打定主意固守待援了,至于会损失多少人根本不在计划之内,只要保住塔内储存的构装兵器就行了,因为士兵只是消耗品,这些阿古斯神秘魔法的结晶才是珍贵的战争资源,不是么?

  亨特突然看到营地外的黑暗中亮了一下,比构装塔射出的连锁闪电还要亮。

  还没等他辨认出那是什么东西发出的亮光,一颗拖着尾焰的小型彗星已经飞临——那似乎是只有传说中的流星爆法术才能形成的毁灭一切的火焰流星,时间好像一下子被放慢了几百倍,亨特呆呆的看着流星在眼中有条不紊的越来越大,灼烈的热浪扭曲了景象,空气好像放大镜一样让火流星变得庞然如山,额前的头发首先被烧焦卷曲起来,随后头皮都开始灼痛…

  “趴哈——”萨耶斯以难以想象的敏捷动作扑了过来,将亨特按倒。

  火焰彗星几乎是擦着壁垒的护墙飞过,留下一道焦化的痕迹,在两人上方拐了个小小的弯,似乎是校正了下方向,一头扎进构装塔的上部。

  所有的法术攻击都停止了,构装塔安静了那么一瞬。

  钢铁的塔身猛的膨胀起来,火焰从所有的裂缝和观察口喷出,好像一个被吹爆的气球,随即炸裂——好像火山喷发般的大爆炸。

  构装塔的碎片裹夹在冲击波里四散飞射,象征着营地的彻底沦陷,点亮夜空的火雨中,所剩无几的阿古斯士兵开始逃散。

  “起哈——快抛——”亨特被气浪从壁垒上掀下来,仅仅是因为异乎寻常的走运才没有被烧焦或者迸飞的钢铁碎片打烂,但是也摔的七荤八素,连方向都分不清楚了,萨耶斯含混不清的喊叫着,几乎是拖着他在跑,亨特跌跌撞撞的跟着,发现萨耶斯的两颊血流如注,连带着嘴里都喷着血沫,应该是被一支箭将腮帮子来了个对穿。

  一个额前长着小角的黑色精灵落在他们的逃跑路线前方,手里还提着一个断了气的阿古斯士兵——全副武装的重甲剑士在他手中软垂着,好像只是一个破烂的布娃娃。

  亨特惊恐的大叫,胡乱比划着手势,丝毫没意识到法杖已经不知道丢哪去了。满脸血呲呼啦的萨耶斯也是一愣,但是幸好在不自主的挥出沙锅大的拳头找死前注意到精灵的注意力根本不在这边,他微微偏着头,静默无声,其他的精灵也是如此,只要不受攻击,完全就对溃逃的阿古斯人视而不见,悄然肃立在满地尸体之间,似乎等待着什么。

  萨耶斯拉着亨特拐了个弯儿,没命的逃出突然之间被可怕的寂静和压力笼罩了的营地。

  黑色的精灵们继续伫立等待着——

  一片黑影掠过整个夜空,感觉上就好像是眨了一下眼睛一样,所有的光亮瞬间一起黯淡了一下。

  营地指挥官克莱文大人躺在一片狼藉之间,左腿被一根塌倒的钢铁支架压住了,动弹不得。他从来都是利用构装塔的力量尽可能的把自己保护周全,也正因为如此,他才在溶化了半个构装塔的剧烈爆炸中暂时捡回一条命。

  一双黑色、泛着钢铁色泽的脚爪落在塔上,震得半截构装塔似乎都微微一晃。伴随着粗糙的金属磨擦声,恶魔般的巨影在洞开的天花板间显出身形。

  高大狰狞的身躯反射着冷冷的星光,收拢的钢铁之翼好像披风一样垂在身后,一双如火的暗红色的眼睛是这具躯体上唯一鲜明的颜色,他扫视着构装塔内部,但是没在克莱文身上有任何过多的停留,显然不是为了察看有没有活口。

  “恶魔…恶魔…”克莱文挣扎着试图站起身子,但是严重的烧伤和骨折让他动一下都非常困难。他伸手够向旁边的一件构装甲胄,只要能成功激活,构装铠甲就会自动穿戴在他身上起到外骨骼的作用,或许就可以借此逃生——

  恶魔扶在构装塔溶化的外壳上,似乎根本没注意到克莱文的小动作。

  就差一点儿了。克莱文终于在昏厥前成功启动了铠甲——银白色的甲胄一片片分解开,随后又似乎被什么吸引着一样盖住克莱文的身体,严丝合缝,连压着他的钢铁支架都被排挤推开,虽然克莱文本身一点力气都没有了,但是显然构装铠甲仅仅凭着操纵者意念的指挥就能行动。

  克莱文忍住剧痛,有些生硬的迈出一步,试图冲向旁边的暗门。

  但是突如其来的巨大力量将他压在地上,无数细小奇特的弧形电光在地板上扩散开来,蔓延了整个构装塔和其中储存的所有构装器械,当然也包括克莱文身上的战甲。

  克莱文发出惨叫,因为身上的甲胄开始变形——毫无规律的变形,顷刻间就像绞肉机一样榨碎了他身上每一根骨头。

  残缺的构装塔内的一切都在变形扭曲。构装兵器绞结在一起,然后和塔身熔结,某种能量在这个过程中被释放出来,涌进黑色恶魔已经陷进构装塔内的手掌。

  “微不足道。”

  恶魔的声音好像钢铁交鸣,铿锵刺耳。

  晨辉升起的时候,好像没头苍蝇般瞎撞的亨特和萨耶斯才有了喘口气的机会。萨耶斯一屁股坐下来咕嘟咕嘟的两口就灌干酒壶里的残酒——也真难为他居然还没把这个丢了。

  “干…”

  萨耶斯捂着腮帮子瓷牙咧嘴,酒液混着血水从伤口中漏出来。

  “那些家伙是什么人…”亨特茫然四顾,也不知道这是哪里。放眼望去,偌大的荒野上连个人影都没有,好像天地之间只剩下他们两个废材法师,血腥恐怖的昨夜仍然历历在目,好像一个真实的梦魇。

  “天知道…”萨耶斯的声音仍然有些含混,不过好多了:“大概是更灵的新式武器吧…人家也不能总挨打不还手不是…”

  “可是他们…我们得赶紧去最近的营地,向上面报告!”亨特突然像是有了精神似的站起身,他们应该没跑太远,最近的营地是在——是在——见鬼,他守夜时看到的构装塔在哪个方向来着?

  “算了吧…”萨耶斯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上面的消息远远比乌们灵通,再说那些黑更灵也没把我们赶尽杀绝,估计现在已经有人找到大部队报告了…乌们还是休息休息然后尽快归队吧,把乌们当成逃兵就惨了!”

  两个法师朝瓦坦城的方向走了好几个小时,连口水都喝不上。长年的冲突把塔诺里平原的边缘地带变成了一片荒无人烟的缓冲区,就算是这几年阿古斯军逐渐占据主动也没什么居民愿意迁居过来开荒,就连控制着塔诺里平原大部分土地的阿古斯贵族们也不愿意——还是等那些麻烦的暗夜精灵被彻底消灭了再说吧。

  最后两人终于如愿遇到了巡逻队,但是等待他们的却不是伤兵营,构装战马上领队的法师在问明亨特和萨耶斯是从被袭击的辎重营地逃出来的之后,不由分说的把他们带到前线指挥部——以两座高耸并立的构装铁塔为主体的森严堡垒中。

  “他们大概有十个左右——或许更多,我看不清楚,他们太快了…”

  “仔细回想一下,你是个法师!应该有敏锐的观察力才对!我们希望尽可能精确的知道敌人的数量!”

  “对不起,我…我真的没看清楚…对了,他们好像有威力很大的攻击方式,我不知道那是魔法还是什么别的,仅仅一下构装塔就完了…”

  “嗯?说的清楚一点!”

  亨特哭丧着脸,浑身都痛,还不得不打起精神来应付翻来覆去的盘问。

  “乌怎么知道,噢,我的脸好痛——”

  “正经一点!你是个法师!你有义务为我们提供详细的战斗情报!这是你作为一个阿古斯军人的责任!”

  “是啊!乌是法师啊!你是法师,你是法师,乌也是法师啊!为什么乌要坐在这里好像犯人一样被你们盘问——好痛,就没人来给乌治疗一下么!”

  萨耶斯气哼哼的和审问者赌气,大吵大嚷。

  “看来从这些幸存者口中也得不到什么更多的信息。”缀着金色花纹的白袍法师从监视屏上移开目光:“尊敬的摩利尔小姐,那些暗夜精灵果真借用了黑暗之力…这种邪恶的行为决不可饶恕!我们应该继续展开大规模的全面进攻!”

  “收缩兵力,那些距离过远的前线构装塔要全部撤回,马上。”红袍女法师看着整个战场的魔法地图,清冽的声音回荡在指挥大厅内。

  “可是…可是我们现在已经深入沉睡森林很远了,建立了牢固的前沿阵地…”另一个法师踌躇着提出了自己的意见。

  “牢固?”女法师冷冷的抬头盯着他:“我不认为能被人随意穿过,仅仅一个晚上就有三处后方营地被彻底摧毁的阵线叫做牢固。你们是不是真以为躲在铁壳子里就天下无敌了?”

  “…那我们怎么解释呢?这样做我们等于放弃了之前取得的所有战果,评议会是不会同意的!何况只是几个魔化精灵而已,不会是高级战斗法师的对手…”刚刚扶正的副指挥官虽然严厉冷酷,整天一个笑脸都没有,但是法师们还是小心的同她争辩着,这在前任掌权的时候简直是不可想象的。

  “别忘了还有一个能轻易摧毁我们现有任何构装造物的铁皮恶魔!就算要解释又怎么样?还是你们想和达古拉丝一样永远不必向任何人解释了?”

  一提到达古拉丝这个名字,法师们噤若寒蝉——他们知趣的结束了讨论,开始行动布置,一时间偌大的指挥室内只剩下红袍女法师一人。

  女法师有些疲累的揉了揉好看的眉心,想找个地方休息一下,但是随后失笑——自己在达古拉丝葬身火海之后就下令把指挥室内所有的椅子都撤走了。

  就不知道收敛锋芒,韬光养晦么…整天惹麻烦,真头疼。

  那个背着大剑浑身破烂在未来之石门口走来走去的构装体的形象模糊起来,和有着巨大黑翼的钢铁怪物重合在一起——分不清楚——

  状态不好…少了点,抱歉…看来果然还是想到那写到那,把握剧情的能力太弱了啊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