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十一回合 侦察

第十一回合 侦察

  夜晚虽然短暂却异常寒冷,风从日落开始就发狂的凛冽起来,特别是在这远离城镇的野外,夜空中云在快速的流动,仅能依靠的星光时隐时现,一向静若处子的塔诺里河也发出哗哗的湍急流水声,河滩湿地上的水草和芦苇波荡起伏,呼呼作响,几乎掩盖了所有的声音,再加上令人目不能视的强风吹袭——真是一次妙不可言的夜晚侦察。全本小说网

  萨耶斯抽动着鼻子,这么个鬼天气里,什么都糟糕透顶,只有怀中的酒壶散发出妙不可言的温暖和香气。

  他不知道那个神神叨叨的年轻伯爵是怎么知道大**酒馆的,结果弄得他连酒壶都没来的及灌满就被拎出来了。哼,亨特那个笨蛋——没有自己看着,他怕是会把最后一个铜板都花在大胸脯的女酒娘身上吧。

  不行,实在忍不住了。什么狗屁不准饮酒的规定,这时候不喝酒还不要人命?萨耶斯看了看四周,影影绰绰的,侦察队的其他人都离得很远…于是伸手向怀里摸去,那里除了酒壶,还有一个菱形的晶石,是出发前带队的欧沙利文伯爵发给他的,指明只有遇到敌人的危急时刻才能使用——活见鬼,他真的见过自己要对付的那些家伙么?在他们面前能撒开腿跑的就算好汉…还有空念诵咒语来激活这个?

  “伯爵规定,执行任务期间谁也不准喝酒。”

  简直好像是鬼魂的声音,把萨耶斯吓了一大跳——什么人?

  一个诡秘的影子出现在萨耶斯身旁,高高瘦瘦的,不比萨耶斯矮多少,但是粗细相差的就非常悬殊了。

  “嘿嘿,没关系啦,伯爵大人不是朝着我们相反的方向去了嘛…哦,当然了…”萨耶斯一边把酒壶塞回怀里,一边尽量低声下气的友善回答。这家伙实在是有些奇怪的可怕,虽然萨耶斯并不善于任何侦测魔法,实际上他对此一窍不通,但是凭借天生灵敏的鼻子和直觉——这是他在战场上保命的王牌,远胜于那两手半吊子魔法,而这个人竟然一直离他这么近而不被发觉,身上干净的什么体味儿都没有,邪门,真邪门。

  瘦高个子披着一件颜色奇怪的连帽斗篷,深浅不一的斑驳黑色好像浓淡相间的阴影,即使离得如此之近也让萨耶斯有种模糊不清,和环境融为一体的感觉。

  “我叫山特。”瘦高的家伙笑了一下,黑暗中精光四射的小眼睛和白牙一起烁烁反光。

  “萨耶斯。”熊法师伸出手。

  “指挥官阁下,您好。”亨特没有像萨耶斯预料的那样人事不省或者一文不名,他在镇中心旅馆的门口遇见摩利尔,他觉得这个不苟言笑的女指挥官有种难言的亲切,并不像其他大人们那么盛气凌人。

  “你好。”摩利尔正想出去转转,她实在厌烦达古拉丝没完没了的纠缠,这个女人始终没有说出帮助自己隐瞒究竟是何目的——该来的总会来,烦恼也没用。

  自从欧沙利文自告奋勇的带队外出侦察以后,摩利尔总觉得一阵阵莫名的烦躁,甚至连每天例行的冥想也进行不下去。她不知道自己这种烦躁是从何而来,但肯定不是因为达古拉丝那甜腻的下流话。

  “怎么没看到你的那个伙伴?你们好像总是形影不离的。”摩利尔顺口问起。

  “您在问萨耶斯么?”亨特有些沮丧的说:“他跟着侦察队一起出去了,因为欧沙利文伯爵不知道从哪儿听说他的鼻子非常灵敏。”

  “喔?连他也被欧沙利文选中了?”

  “是的,黄昏时候就出发了,但愿可怜的萨耶斯不要遇到那个魔鬼,不过看伯爵的样子却好像很有信心——”

  “哦?欧沙利文有信心?好,我知道了,谢谢你。”摩利尔转身朝着房间走去,似乎有点头绪了。

  欧沙利文。你打的什么主意?难道你也感觉到了?不,应该不会,就连我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也几乎没认出来…见鬼!那个笨蛋才不稀罕掩饰自己的身份呢!

  “娘娘腔的自恋狂,我们又见面了。”

  摩利尔都能想象出四十七说这句话时那种铿锵傲慢的语气!得做点什么…

  “没关系,我很荣幸!”亨特目送摩利尔快速的消失在旅馆门内,不伦不类的比划了一个鞠躬礼,不过没完成,因为谁也没在看。

  他只好怏怏的继续漫无目的的溜达。

  “小朋友——能帮我一个忙么?”猫一样的声音,在亨特身后。

  “哦?谁?达古拉丝阁下!您,您,您好!”亨特紧张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关于达古拉丝的种种传闻亨特也听过,但对于接连见到两位帝国最为著名的女性指挥官,他还是害怕多过兴奋。

  “我的鞋跟掉了!”达古拉丝嘟着嘴,一脸马上要哭出来的样子,怎么看都像是一个邻居家可爱的小妹妹,这跟传闻中那个杀人不眨眼的疯狂女人相差可太多了。

  “哦,那个,这个,哦…”亨特的脸顿时涨得通红,难道她要我背她回旅馆。

  “别支支吾吾的,站好,我只是借你肩膀用一下…”达古拉丝好像看出了亨特的心思,突然换了一副严厉的口气,但看上去仍然像是一个邻居家的大姐姐:“真是无聊呀,多亏了我还是央求了老师老半天,才答应我参加猎杀行动…站好,不要晃!”

  达古拉丝扶住亨特的肩膀,翘起脚来,压在鞋跟断裂处的手似乎只是比量着对了一下,但是等手松开的时候,鞋子已经焕然一新了。

  “是呀,就是呀,呵呵,是呀…”亨特似乎已经失去了交谈能力了。

  “这双鞋子的寿命就只剩我回到房间的这段路程了,唉…”镜片后紫色的瞳孔闪动着摄魂的光彩:“对了,刚才摩利尔指挥官和你说了什么?能告诉我么?”

  夜风愈急。

  塔诺里平原上一望无际的麦田深处,几十个椭圆形的粮仓之间的一座以前用来放置农具的木屋里,四十七正坐在几个麻袋上手拄着下巴,好像是某个著名古代雕塑的邪恶版,眼睛里的红火似乎也熄灭了,不知道是在沉思还是在睡觉,一动不动——虽然这两样对他都没什么意义。

  十来个魔化精灵则散布在屋子各处正在进餐,宵夜的菜谱是银甲战士两个,法师一个,好像他们是被留下来看守这个空空的军用粮仓的,不过现在他们既然已经变成了魔化精灵的食物,那么生前的身份,地位,任务是什么都已经不再重要了。

  随着阵阵咯吱咯吱的微小声音,魔化精灵们闪烁着幽红色的双眸,一边进食一边从木屋的缝隙向外窥视着,无论何时,他们总是这么警惕,并且非常注意礼貌,不管吃的是什么,他们都不会吧嗒着嘴大嚼大咬,而是安静的像个受过良好教养的大家淑女——如果不算偶尔飞掠而过,从屋子中间那堆残缺不全的血肉碎尸中捞起一块的行为的话。

  阿古斯方面似乎施行了坚壁清野的政策。

  塔诺里平原东部已经再难找到什么像样的建筑群,很多时候只能发现一些空空如也的房屋或者农场,阿古斯的居民们好像退潮的海水一样离开家园,逃往帝国首都或者最近有重兵拱卫的大型城镇,好像被恶狼驱赶的羊群一样。不管他们是主动撤离的,还是帝国针对自己的行动而做出反应命令他们撤离的——因为一支小小的不足二十人的队伍采用这种策略,并且甚至因此从前线抽调部队来加强后方的防卫,怎么算是重大的胜利了,但是四十七并不对此感到满意——虽然从战略的层面上来说,只要他们一直延续这种噩梦般的騒扰,甚至已经不用做什么,只需要时不时例行公事的找座带栅栏的房子砸成稀巴烂放把火来宣告自己还无可争议的在延续恐怖就足以让阿古斯帝国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进行防范,不过四十七想要的可不是这种所谓战略上的胜利,这种行为除了帮助那些森林里的精灵蠢蛋们松口气之外并不能达到自己的目的,从魔化精灵们因为得不到食物而从牲口开始向人类转移兴趣时开始,四十七就有点厌倦这种恐怖分子式的破坏杀戮了。

  现在从那些阿古斯人的钢铁玩具中能得到的核心能量已经越来越少,甚至到了可以忽略的地步。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或许是量变引起质变,但是实际上其实也并没有吸收太多——至少四十七自己这么觉得。

  自从在地狱门堡把那个大纵火狂赶回地狱之后,火种好像又重新在体内点燃起来。虽然失去了大部分核心,但是四十七确实感觉到它重新出现了,只不过融化金属一样的炽热光团取代了曾经凛冽的寒气,就好像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一样出现的莫名其妙,想不通,弄不明白,于是四十七每次思索一阵子就干脆不再考虑,这次也不例外。

  威震天大哥为了得到火种了近乎无限的空间,沉睡数千万年——自己这点劳动又算得了什么?而且就算不论别的,既然没有动画片可看,找个棘手敌人大动干戈也算是可以接受的娱乐活动,而且这其实是他的本职工作。

  至于摩利尔。四十七眨了眨眼睛,实际上是眼睛里的红火亮了又灭。

  这个不知道应该怎么干…那就放到一边,先干别的。记得沼泽里那个叫卢姆的老法师总是这么嘟囔。

  菲尔加斯坐在四十七对面,一言不发,她的全身覆盖着扭曲的暗红色纹记,在光洁的皮肤上蔓延,带着令人恐惧的美感,如同灰黑色大地上流淌的一条条血河。右眼异乎寻常的亮,红的甚至有些发白,散发着炽热邪异的光,好像并不是用来看的。

  菲尔加斯没有参加聚餐,或者说,她早就结束了用餐。她一条腿曲起,双手抱膝,佩戴的钢铁长弓和奇形弯刀映射出冷冷的金属光辉——这是四十七摧毁阿古斯构装的时候偶尔顺便制造的副产品。她静静的呆在那里,等待主子的命令。

  “菲尔加斯。”四十七站起身,麻袋不堪重负,刺啦一声破裂了:“这里已经没什么好玩的…继续向西前进。”

  菲尔加斯马上看向蹲坐在各处的魔化精灵,很快他们一个接着一个的翻身跃上房梁,好像水蛇一样扭动着矫健的身躯,从高而小的天窗接连钻了出去。

  “你们什么时候能学会走门呢,嗯,菲尔加斯?”

  窗外的风呼呼作响,黑沉沉的天地之间,维尔克镇似乎失去了往日的活力,只剩下一座座房屋在夜色中的剪影寂然不动,镇民们识相的躲在家里,有的吃就吃,没的吃就睡,不管头上来的是狮子还是猛虎,虫豸们只要躲在洞里就行了。

  旅馆的房间里,魔法影像构成的塔诺里平原地图扩大了好几倍,模模糊糊,飘浮在摩利尔周围。此刻红袍女法师好像一个在云端俯视着整个平原的女神,双手做出各种复杂难明的手势,低声吟诵着咒语,不时洒出一片细如微尘的银粉加入到地图中,让那片区域的地形清晰一些。

  她正试图搜索尽可能大的区域。使用了鹰眼术、生物定位、高等探知等多种预言法术在魔法地图上,绝大多数地区都是一片混沌,甚至连最基本的地形都不确定,只有当摩利尔把注意力集中到那里的时候,才会稍微清晰一些。

  这实在不是人干的活儿。恐怕只有伟大的众神才能以他们洞察一切的目光在广阔的平原上明察秋毫,似乎四十七那个混蛋曾经跟她吹嘘过自己从前能利用一种叫卫什么星的魔法道具,在整个大陆上找什么都不费事——就连传说中能借助神之力量的祈愿术恐怕也做不到这一点,真是少见的构装体癫痫症。

  摩利尔集中精神,赶出脑海中的胡思乱想。清澈的眼睛似乎失去了焦距,但实际上是在看着凡人无法企及的地方。她的思维已经延伸出维克尔镇,平原上景物破碎而且模糊的在她的眼中呈现,她的精神以极高的速度从上掠过,滤掉那些毫无意义的杂质,摩利尔能看到欧沙利文的侦察队分别向南北两个方向走去,魔网引导着她锁定住那些小小的人形,他们漫无目的的成网状前进,看起来似乎没有什么异常…摩利尔跟踪着他们,其中那个叫做萨耶斯的壮汉尤其清晰,果然没有白请这两个菜鸟吃早餐,摩利尔自制的一种可供自己追踪的魔法葯剂已经混在饭菜里被他们吸收,尤其是萨耶斯,因为吃的太多导致他和别人比起来简直就是一个灯泡——虽然当时摩利尔并没真的感到以后会派上用场,不过现在看来,预防未然果然是不错的。

  是不是今天晚上就跟着这个身强力壮的笨蛋算了呢…摩利尔思索着,维持这种规模的探测法阵实在是让她疲惫非常。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