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十六回合 雅图的反击

第十六回合 雅图的反击

  摩利尔扶着冰冷的金属护墙,打量着这座奇怪的大型构装塔。全本小说网整座塔都给人一种不修边幅的感觉,跟雅图倒是有些相像,外壁上曲折的悬梯和各种突起物无论怎么看都好像没完工似的,那些奇怪的碟型银盘却光滑的很,上午的阳光照上去好像被凝成一个个流动的白色光点,让人不敢直视。

  这座塔…雅图昨天虽然并没有明确命令摩利尔他们呆在旅馆里反省,但是做贼心虚的三个家伙全都老老实实的没有到处乱跑,所以摩利尔并没有充分了解和观察新塔的时间,另外其实她一直以来也不是特别看重阿古斯的魔法构装技术,在她看来,那些稀奇古怪的构装机械充其量也不过是好用一点儿的魔法道具罢了,作为一个法师,最根本和最重要的永远是自己的头脑和法术书——所以摩利尔除了那柄附着着石化效果的细剑从不离身之外,并没有过多的借助构装兵器来提高自己的实力,对她来说,瓦坦城大图书馆里的那些珍藏,才是更值得研习的。

  “哼,这么点小事都做不好!”雅图也扫视了一圈儿,看来对构装塔的完成状况并不是特别满意。

  塔顶拱门内的漩涡状光芒短暂闪烁了一下,一个高阶法师走了出来,恭敬的向雅图施了一礼。

  摩利尔没在队伍中见过他,应该是昨天什么时候才来到维尔克镇的。

  “全都准备好了,雅图阁下。”

  雅图不耐烦的哼了一声:“嗯,知道了!等着吧!”

  他随后转身向门内走去,突然回过头来看着摩利尔。

  “小丫头,想不想来看看?”

  摩利尔愣了一下,随后点了下头,跟着雅图走进拱门。

  “我也要去!”达古拉丝雀跃的拍手,跟在摩利尔后面。

  欧沙利文犹豫了一下,达古拉丝的衣角刚刚消失在漩涡内,拱门便悄然沉入地板,一点痕迹都没留。伯爵看着那里,面沉似水。

  核心控制室。

  说起来也奇怪,一下到构装塔内部,好像空间凭空增加了许多似的——绕着回旋盘绕的阶梯下到这里,四壁如镜,上面闪烁着各种不知用途的魔法符文,幽幽的闪烁,映的控制室内光影浮动,丝毫没有压抑的感觉。

  雅图走到控制室中央。随着他的手势,一根书本大小的方形石柱从地上缓缓升了上来,直到堪堪接近雅图胸前。

  摩利尔和达古拉丝分立在雅图身侧,达古拉丝饶有兴趣的看着雅图的一举一动,好像一个看大人变戏法的小孩儿。摩利尔有些纳闷,猜不出雅图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葯。在这里能做什么呢,构装塔的建造她也参加过几次,至少北方战区指挥部就是在她的监督下建成的,这座塔虽然好像没有完工的样子,可是剩下的按理说无非是增加些装甲武器之类的…这里也不像一般的构装塔控制室,反而更像个魔法阵,难道——

  没等摩利尔完全抓住那个隐约的想法,雅图已经开始了。

  他单手按在控制台上,嘴里叽哩咕噜的嘟囔着。每个法师借助魔网施法的时候其实都是不同的,就算是魔法飞弹这样无人不晓的基础法术,施展的时候其实也有着细微的差别——所以就算是真正对法术有着深刻理解的法师,想要辨识乃至反制别人的法术也是相当困难的。

  此刻摩利尔就在仔细分辨着雅图施展的法术。

  按理说对于雅图这种级别的魔法大师来说,凭着对魔网的精熟掌握,一般的法术他只需要几个音节就能施展,甚至可以不需要施法材料,但是此刻他的咒语却冗长复杂,而且速度非常快,翻来覆去的没有章法,完全偏离了通常意义上的语法规则,就算摩利尔全神贯注的听,也只能大致听清三分之一左右的咒语,能揣摩出含义的就更少了。

  奇怪,这好像是某种召唤咒语…抑或是开启位面通道的…摩利尔正想着,雅图的咒语开始生效了。

  一点幽蓝的光出现在雅图面前,浮在控制台上方。

  那点光并不耀眼,反而透着丝丝缕缕的凉意,随着墙壁上的符文一个接一个的流动并投进其中,光点变得越来越大,逐渐形成一个小型的蓝色雷云——摩利尔可以看出,那实际上是无数细碎的电火组成的光团,它们毫无规律的跃动着,好像被某种无形的力场紧紧束缚在一起,相互撞击下每一刻都不知道会有多少次微小的爆炸发生,同时又生出更多的电光…

  摩利尔只不过把注意力集中在那团电光上一会儿,便觉得有些头晕。她闭上眼睛,却还是觉得眼前有数不清的小点在跳动。

  但是她可以确定,光团绝不是雅图制造出来的。只是稍微定了定神,摩利尔便重新张开眼,她可不想错过眼前的情景——或许,这才是阿古斯构装技术的真正秘密。

  雅图的法术已经到了收尾阶段。他现在双手虚拢着光团,面色凝重,好像捧着一个定时炸弹似的,生怕功亏一篑。

  随着雅图最后几句咒语在房间内回荡,蓝色的光团上下微微跳动了几下,猛地分出一条极细的光柱,笔直落在控制台上。

  整个控制室轰然一震。摩利尔和达古拉丝都觉得脚下一麻,好像被闪电射线击中了一样。电火从控制台上蔓延而下,四面八方扩散出去,连仍然徘徊在塔顶的欧沙利文都被震的一惊——电火转瞬而逝,控制台上方的光团也消失了,似乎刚才那渗透了整个构装塔的能量喷发只是一个错觉似的。

  雅图有些疲累的一挥手,已经失去符文的墙壁变得透明起来。阳光毫无阻碍的照入,好像偌大的构装塔完全不存在似的——蔚蓝的天空,维尔克镇房屋的尖顶,塔诺里平原上随微风而动的花草,完全一览无余。

  “欧沙利文家的小鬼呢?找他来。”

  三位高级人员待在控制室内,等着雅图的吩咐。

  雅图来回踱了几步,目光从三人身上一一扫过。

  “我想过了。”他胡乱的捋着大胡子:“与其守株待兔,不如主动出击。”

  “既然敌人是为了减轻我们对森林中暗夜精灵的进攻压力才如此大肆騒扰的——”雅图猛击了一下掌:“必须承认,这帮天杀的混蛋干的很不错!牵扯了我们太多的精力!而且鉴于前天晚上他们展现出来的战斗力,我意识到猫捉老鼠式的搜捕效果不会好,而且损失很大!所以我决定,从今天开始,集中力量进攻沉睡森林!我就不信,自己的老巢挨打,他们还能在一边看热闹,和我捉迷藏不成?”

  怎么不成…摩利尔从对构装塔的摸索中回过神来,暗自翻了翻眼睛,无论如何也不能承认四十七会是这么急公好义的家伙。

  欧沙利文也悄悄揣摩着雅图的意思。进攻森林?那把指挥部设在维尔克镇旁边做什么?这里距离森林边缘起码还有好几百里!

  塔诺里平原优美的景色间凭空开了一道缝隙。

  “战斗人员已经全部进塔,可以出发了,雅图阁下。”还是那个法师,看来雅图很重用他。

  “那就出发吧!”

  “出发?”

  摩利尔隐约明白雅图刚才做的究竟是什么了。那是让构装机械从一堆破铜烂铁活化过来的关键!摩利尔知道,通常意义上的魔像等构装体是由其创造者赋予生命的,这一般需要复杂的魔法活化仪式,捕获不情愿的元素灵魂强行注入造物体内,甚至将创造者本身的生命力与其分享——很显然雅图刚才召唤的电火光团就是起到这种作用的,但是摩利尔从来没见过这种能量,也从没听说给这样巨大的构装造物注入活力竟然不需要活生生的强大灵魂!

  达古拉丝在一旁笑颜如花。

  突然构装塔轻微的摇晃了一下。控制室周围映出的景色发生了些许变化,能俯瞰到的维尔克镇景色开始拉远扩大,好像整个控制室在逐渐上升似的。

  亨特听到的却是轰隆轰隆的巨响——还有萨耶斯砸在自己头上的酒壶。

  “睡什么睡!看看外面怎么了!”萨耶斯躺在病床上,精力十足的大喊大叫,很难想象他是一个断了一条腿,四根肋骨,手腕脱臼,腰椎错位,脑袋上也有裂缝的重伤员。

  “就不能让人睡会儿么…我可是干了整整一夜…”亨特揉着眼睛抱怨,换来的却是萨耶斯又一记敲打:“快去!”

  亨特迷迷糊糊走到营房外的时候,发现已经有不少人站在外面朝一个方向看了。他睡眼惺忪的跟着大伙一同看去——然后睡意全消。

  昨天他参与建造的构装塔正在上升。承载塔的地面发出一声声沉闷的声音,不断隆起,形成一个越来越高的小山丘。旁边的塔诺里河水流形成了一个大漩涡,好像下面出现了一个无底洞似的。

  构装塔的地基正在缓慢但毫不阻滞开始重新构装。坐落在山丘上的巨大底座并没有因为地形的改变而滑动,而是出现无数细密而又整齐的裂纹散开,但是没有破碎成一小块一小块的金属碎片,反而交错伸缩成大量长短不等粗细不一的金属脚爪扎入泥土,好像大树的根茎一样深入进去,控制着构装塔下面的土地聚结变化。

  最后,六条泥土组成的巨足终于成型。泥块,沙土,石头,以及土中各种各样的杂质聚集组成了巨大无比的伪足,构装塔伸入土里的金属部分好像埋在其中的珠宝一样若隐若现,反射着阳光。

  巨足抬起,落下,承载着构装塔远离维尔克镇。大地在那个庞然巨物脚下抖动着,好像发生了地震一样。许多邻近构装塔的房屋都出现了裂隙,甚至倒塌,人们惊恐的躲避,目睹塔诺里河水涌入构装塔造成的大坑,形成一个小湖泊。

  “真是奇迹…”亨特呆呆的看着,喃喃自语。

  控制室内,四野的景色在摩利尔眼前微微震动着后退。六条蜘蛛腿一样的泥土脚足不断伸展,弯曲,看似笨拙,实际上每一步的距离都有上百尺,留下一个个差不多有阿古斯皇家喷水池那么大的足印。

  “按照这个速度,我们将在天黑的时候抵达森林边缘。”法师向站在控制台前的雅图报告着。

  “天黑?”雅图仰头想了想:“差不多了,够用。”

  沉睡森林边缘已经恢复了一些绿色。

  将沉的夕阳将森林涂上了一层金边儿,代理战士长乔尔伊斯正坐在树人胡恩的肩上,看着这片饱受创伤的土地。

  “森林不会死亡…”胡恩坐在一大块岩石上,五六十尺高的巨大身躯上长满了枝杈和叶子,额头上伸出的一截树杈上还结了几个香甜的果子:“无论受到怎样的伤害,他终将。”

  说这句话很是让他费了一番功夫,一个字一个字的间隔长的惊人。

  乔尔伊斯没有答话,而是注视着一棵扎根在一片隐约透着暗红色的焦黑灰烬上的小树。它会吸收我们的鲜血和灵魂,最终参天而起么?她有些伤感的想。

  在树人们的帮助下,暗夜精灵稳住了防线,并且树人带来大量树苗和种子,重新在被阿古斯烧毁的土地上栽种森林——已经初见成果了。

  不过能做到这些也多亏了…乔尔伊斯摇了摇头,把菲尔加斯的身影赶出脑海。

  乌瑟尔大长老在和四十七的短暂会面之后,严禁精灵们提起关于他和魔化精灵的事情。乔尔伊斯知道,他是怕激怒树人——树人们绝不会容忍这种极度扭曲自然的造物存在的,如果被他们知道了,连始作俑者伊尔德丽斯大司祭也脱不了干系。

  阿古斯人已经有些日子没有发动什么像样的进攻了。而且自从他们的飞行器被树人的投石打下来几架之后,连侦察行动也很少见。

  他们在忙着展开围剿么?乔尔伊斯有时不免有些担心,但是又不得不将这种担心深深藏在心底。

  树人胡恩的身躯晃动了一下,几乎把乔尔伊斯摔下去。她扶住胡恩身上的枝杈,还没清楚怎么回事,胡恩已经站了起来。

  “敌人…”他蠕动着无数枝条和树皮编织成的大嘴,呼噜呼噜的说。

  敌人?乔尔伊斯脸色一变,此时她也感到了微微的震感,那不是胡恩造成的,而是大地中的震动导进他的身躯,被乔尔伊斯察觉。

  夜幕降临。远方的地平线上,一个塔形的东西显露出来,越来越大。

  “哼!树人。”雅图看着拉近的视野中那个介于大树和人形之间的东西,不屑的哼了一声:“你们以为自己能阻挡我们的脚步?准备!”

  摩利尔,达古拉丝,还有另外几个高阶法师围成一个半圈儿,每人身前也是一个石柱形的控制台,这一路上他们的主要工作就是操纵那些银盘,吸取阳光为构装塔充能——欧沙利文已经离开了,因为他在这里实在没什么事情好做。

  雅图念念有词。

  暗青色的构装塔上陡然闪过一道白光。白光绕着塔身盘旋而上,转瞬就汇聚到构装塔顶端的巨大尖针上。

  不好!乔尔伊斯眼睁睁的看着远方的尖塔迸发出一点比太阳还要明亮的白炽光芒。

  “下去!”这是胡恩这辈子说的最快的一句话。他一抖肩膀,乔尔伊斯便不由自主地被摔了出去——

  白光撕裂长空,好像一道巨大无比的闪电击中了胡恩。

  没有爆炸,胡恩瞬间就被难以言喻的高热点燃了。他狂乱的挥舞手臂,熊熊燃烧着,从内到外。他带着冲天的烈火和烟雾,向远方的巨塔冲去——随着胡恩的奔跑,火势越来越大,最后他蹒跚着前行几步,轰然倒下,变成了一个大火堆。

  乔尔伊斯没有时间哀悼。她在地上灵巧的一个滚翻站起,凄厉的口哨声从她嘴中响起——阿古斯进攻了!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