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十七回合 驰援

第十七回合 驰援

  瓦坦城,七罪塔。\www。qb5.cOM/

  最高评议会的例行会议远远没有沉睡森林那边的战斗来的热闹,几个法师在演讲台上轮番作着关于构装技术研发进程、海外殖民地情况、法师学院教材编写以及其他无聊而又冗长的报告,而对面的七把椅子上坐着的六位法师似乎都已经听得不胜其烦,不过除了基斯凯因,其他倒还都在强打着精神——那个老头竟然不时传出轻微的鼾声,人到他这个岁数睡眠功能还能如此强劲实在为数不多。

  “今天就到这里吧!”辛格宣布会议解散,很快评议席上变得空无一人,看来包括六位最高评议会**师,其他评议法师也都已经对这个进行了一下午的会议感到疲倦了。

  “雅图有没有最新的报告?”昆丁一直因为没有委派他去执行猎杀任务而感到耿耿于怀,作为进入评议会**师行列还不到六年的新进人员,他总是非常急迫的想要表现自己的力量,无论在军事上,还是在政治上。

  “达古拉丝最后的报告是他们登上了‘八号塔’,直接向沉睡森林开进,看时间,他们应该已经到达了。”阿瑞莎放下手中的一份报告,习惯的推了推眼镜,看来达古拉丝习惯推眼镜的小动作的源头是在这里:“雅图一直没有报告,依照他的脾气,一定是要完全的完成任务后才会给出详细报告的。”

  “你说他动用了那个‘八号塔’?追捕一小股流窜的精灵需要那个吗,雅图看来遇上对手了!”昆丁的话和他的表情一样讥诮。

  “‘八号塔’仍然处在试验阶段,虽然已经取得了很大进展,但是现在投入实战,是否太早了一点?”康德尖声细气地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那刚好可以借此机会对‘八号塔’的实战表现作出恰当的评估。”说话的法师长着一个尖尖的脑壳,就好像一座小山,山腰地带长了一圈仿佛杂草般的头发,无论头型还是发型,都是要多怪异就有多怪异。

  “塔诺兰蒂法师,已经给派往维尔克镇建造‘八号塔’的法师下过命令了吗,如你所说,这次实战的数据可能会非常重要。”辛格发话了,看来他也非常关心所谓‘八号塔’的情况。

  “这个当然,辛格**师。”

  “到底这次猎杀的那个神秘生物,到底是什么东西呢,这一点才是最让人在意的!”康德捋着他的山羊胡子,眼睛骨碌碌的不知道要看向哪处:“论个人的战斗能力,我想在座的没有人比雅图更强,或者说,雅图并不弱于任何一个人,然而他竟然不能手到擒来,确实让人疑惑!”

  “精灵是很狡猾的,而且他们逃跑的速度比在战场上更快。”昆丁有些不以为然,尽管不太情愿承认,如果他和雅图对峙,基本上也是没有什么胜算的。

  “等雅图回来,一切便知晓了。”辛格结束了这场讨论,会场内陷入一片短暂的静默之中。

  “噢,嗯,哦…”基斯凯因一边用手蹭去嘴角的哈喇子一边醒过来了:“那么,嗯,现在,嗯,会议开始吧,那个,首先关于,关于,嗯…人呢…”

  会场内的静默仍在持续。

  构装塔交替着巨大的土石脚爪接近森林。树木被纷纷撞倒,其中就包括乔尔伊斯刚刚凝望的那棵。

  这是什么!

  乔尔伊斯从没见过如此庞大的移动构装机械——或者说城堡。魔法光束摇曳着来回扫动,照射过来的时候乔尔伊斯竟然有一种被注视着的感觉,好像这个六条腿的移动塔城是个活物一样。

  “就在这里吧!准备固定!”雅图大喊着,看来刚刚那摧毁了树人的一击让他颇为兴奋。

  构装塔扬起石足,深深砸进地面。在构装塔可怕力量的作用下,土地好像波浪般起伏着——随着六条土石伪足完全融进大地,周围树木已经倒了一片。

  “这是什么东西?”从森林深处赶来的精灵战士们惊愕的看着堡垒一样屹立在小山包上的暗青色构装塔。

  “不管它是什么——准备战斗!”乔尔伊斯弯弓搭箭:“我们刚刚失去了胡恩!去通知其他赶来的树人千万要小心,敌人的武器威力非常大!”

  “该死的臭虫们!”雅图飞快的在控制台上按动了几下,其他人随即配合着进行操作。

  构装高塔的外壁不断解体重组。更多构装部件快速错动延伸,和之前那些埋进土石脚爪里的部分组合在一起在地表土层中蔓延扩散,带起的浮土形成一条条隆起的触须,组合成一张大网,紧接着像巨型长矛一样的金属柱体纷纷破土而出,不多时候就在构装塔主体附近构成了一片金属树林——当然除了光滑笔直的树干之外,光秃秃空无一物。

  构装造林工程?乔尔伊斯躲过一条拔地而起的尖刺,并不认为阿古斯会这么好心:“大家散开!小心这些东西!”

  她本能的感觉到危险,就像落进陷阱的动物一样。

  构装刺林根根变得明亮起来——转眼间便炙热闪亮,好像一座座发光的墓碑。

  “离开这里!”乔尔伊斯大叫。

  一个白色的光点儿在某根构装尖柱上闪烁了一下,转瞬便跳到另一根上。苍白的闪电好像线一样连在两根尖柱之间,就如同它们是彼此呼应的电极两端。

  正欲从两个尖柱中间掠过的暗夜精灵射手成为这条光链中间的一环。他矫健的身形一下子顿住了,短暂而又剧烈的抽搐过后他已经变成一块焦黑碳化的人形——

  在尖柱上来回跳跃链接的白光瞬间就组成了一张电与火的死亡之网。电火追逐着构装刺林中的任何活物,连一只耗子都不放过,甚至深陷在多根尖柱之间的,更是被集中而至的电光殛化,空余支离破碎的黑色残渣和缕缕焦臭烟雾。

  乔尔伊斯险险脱困,环顾周围,能逃出来的暗夜精灵寥寥无几。

  近乎无懈可击的防御工事。

  构装物重新黯淡下来,金属刺林的范围内已经没有任何生机。

  “混蛋——”乔尔伊斯愤恨欲狂却无计可施,现在只能等待树人和精灵德鲁伊们尽快赶来了。

  “不堪一击。”雅图发泄了一会儿,现在反而有些意兴索然。

  “好厉害!”达古拉丝兴奋的操纵着,连撒娇都忘记了。

  “哼,这算不了什么!”雅图又一次用凶狠的盯视制止了达古拉丝的胡作非为:“用不着和这些无足轻重的小人物较劲了,准备下一步行动!”

  可怕的构装造物。摩利尔抚摩着控制台上凹凸不平的条纹,默默无语。

  控制室开始升高——因为整个构装塔都在升高。组合,变形,节节升起的底部支架好像加林塔的柱子一样托着主塔远离地面,当然这个世界里并未曾有过一个叫做加林的猫咪仙人。

  和周围森林的树木比起来,构装塔已经恍如鹤立鸡群。地上乌黑冒烟的尸体现在看起来仅仅是一些小小的黑色焦块,塔身底部的照明光束投射到地上,形成巨大的圆形亮斑来回扫动着,塔楼外围的晶石接踵闪烁发光,在它们激发的魔力作用下,好像空间被扭曲了一般,整个塔楼被一个透明的遮罩完全屏蔽起来,塔中的人在适应了遮罩所造成的焦距错乱感之后,假如仔细的放眼望去,甚至可以清楚的看见森林深处盘旋归巢的飞鸟或是平原上游荡在杂草间觅食的塔诺里可可斑羊身上的斑点。

  现在控制室内已经没了视野死角。连地板都淡化消失了——当然不是真的消失,现在控制室内的操纵者们好像站在高空中,前后上下左右一览无余,整片区域尽收眼底,一种掌控一切的满足感油然而生,仿佛他们所处的地方,就是世界之巅一样。

  “那里!那里!找到了!”达古拉丝突然指着森林中的某处喊道。

  她脸上洋溢着一个沉浸在用放大镜烧灼小昆虫乐趣中的孩子才有的笑容,纯真而又残忍:“为了正义和爱!阿古斯之光!”

  完全不逊于任何一种九级魔法的白炽光柱再次从塔尖喷泻而出。光柱暗淡的天空,以一个很大的倾角落进森林。

  三步并作两步,正急冲冲赶来的另一个树人帕古刚刚拨开挡住他视线的树冠,便看到一片铺天盖地的白光迎头罩来。

  帕古只来得及往旁边一滚,几棵大树好像干柴一样被他撞断,如果不是生死攸关的时候他是绝不会这样做的——白光覆盖之处,一切可燃物马上被点燃,大树的叶子在白热的光束下变成一个个小火球,随即融合在一起蔓延了整个枝冠,向下一直扩散到树根部,连地面上的灌木和苔藓也不放过。

  帕古的半个身子都燃烧起来。他怒吼着在地上打滚儿,试图扑熄身上的火焰,这举动引燃了更多的草木,升起滚滚浓烟。

  “哎呀呀…聚焦不精准呢!我的技巧果然还是不如雅图老师…”达古拉丝不满的抱怨,将视野拉近,再次瞄准那个在火焰中咆哮的高大树人:“那就再来一发——”

  “够了!节省能量,这不是给你用来玩的!”雅图的大手拍在控制台上:“我们的目的是把那些平原上的精灵袭击者引出来!给我睁大眼睛侦察!不要管森林里的这些家伙了,他们成不了什么气候的,让欧沙利文家的小鬼带人下去扫荡就足够了!”

  塔诺里平原上接近沉睡森林的某处山丘。

  无月的夜晚在平原上出现的越来越频繁——似乎星月女神已经因为无休止的战争而厌倦了这片土地。

  森林那边猛然一亮,那是达古拉丝发射的白热死光。

  流星般一闪而逝的光辉同时也映亮了小山丘,一个半蹲着的黑色身影在亮光中显形,光芒好像穿过了她的身体似的,在草地上投下一个扭曲的影子。随着光芒的消失,她的身体也淡化模糊,很快重新融入黑暗。

  毫无声息,只是空气似乎被极轻微的搅动了一下,好像有什么东西离开了。

  菲尔加斯在幽影中飞速穿行。她和夜色融为一体难辨彼此,纵掠如飞,一路上连丛生的杂草都没有搅动,好像只是从中穿过似的,留下虚幻模糊的痕迹,以及微弱、难以察觉的暗红色的光。

  她幽红的眼眸中燃烧着仇恨的火焰。阿古斯对森林的进攻再次勾起她难以平复的愤恨,菲尔加斯仿佛能听到暗夜精灵们临死前的挣扎和哀呼,虽然她从身体到灵魂都已经完全不再属于精灵中的一分子了,但是记忆——那些美好的和痛苦的记忆——依然如无数锉刀那样研磨着她的内心,永恒的折磨着她,而能缓解这种折磨的,只有阿古斯人的鲜血。

  菲尔加斯翻过一处不算太高的断崖,猫一样在空中翻了个身,落在地上现出身形。她谦卑的低头,深深抓入泥土的手指和紧抿的嘴唇却暴露了她掩饰不住的焦躁。

  一双双红色的目光在黑暗中亮起接近,好像择人而噬的群狼,聚集到菲尔加斯身周。他们感受到了菲尔加斯高涨的愤怒,并把自己的愤怒情绪通过心灵联系呼应回去——结果就是数以倍记的叠加。有几个魔化精灵甚至压抑不住的发出低吼,面貌也出现了一些可怕的扭曲。

  但是他们仍然等待着,等待命令,就像已经让发动机高速轰鸣的赛车等待着发令的那一声枪响一样。

  而他们的主子却悠闲的很。

  四十七过了两天无所事事的日子。虽然他一度逼近维尔克镇,想给摩利尔找点麻烦——但是权衡利弊之下,还是暂时放弃了这个诱人的念头。

  此刻他正坐在断崖下双手交叉支着头休息,眼睛里的红火缩的只剩针尖儿般大小,几乎看不见。

  菲尔加斯和其他魔化精灵的心灵呼声充斥着他的脑海,如果是一般人,说不定已经被这种狂乱无章的愤恨情绪逼疯了。但是四十七并没有屏蔽他和精灵们之间的心灵连线,而是有些新奇的体味着他们的思维波动。

  长久以来,四十七其实并不是真正拥有感情,充其量只是模仿罢了。但是逐渐的,除了摩利尔、弗雷斯、米利亚、安东、乌瑟尔等等他所接触过的人之外,他又从这些魔化精灵身上感受到了一些新东西——一些不能仅仅靠看动画片得到的东西。

  愧疚但不是悔恨,服从但保有尊严,疯狂但维持优雅。种种对立的似乎不可调和的矛盾在这些魔化精灵身上同时呈现,让他们呈现出一种扭曲的美——四十七以前从来不知道身体的改变会给思想也带来这么大的变化。

  毕竟他只是个战斗机器,不是哲学家。

  乌瑟尔那个老混蛋说了不让我们靠近森林。他不是觉得靠那些树人能摆的平么?那就让他们自己做好了,关我什么事?

  …

  菲尔加斯恭敬的跪倒,以沉默回应。

  精灵们不会感激我们的,说不定树人看到你们之后,还会抬起脚来把你们一脚踩死。

  …

  菲尔加斯仍然以沉默回应。

  好吧。

  四十七站起身:“出发!让我们看看客人都给我们带来了什么好东西!”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