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二十三回合 夜访

第二十三回合 夜访

  “喂!看到没有,萨耶斯,整个一面墙壁居然全部镶嵌着蓝宝石!”亨特艳羡的看着旁边一座塔式建筑,然后兴奋的对萨耶斯喊叫起来。\WWW.qΒ⑤.Com\

  “叫唤什么,你个没教养的!”萨耶斯气急败坏的揪住亨特的领子四下观望,还好现在路上没有什么人:“别一副大惊小怪的样子,你真是上不了台面!”

  “放手,放手!”亨特挣扎着,但完全不是熊法师的对手:“我喘不上起来了!”

  萨耶斯就这样拖着亨特,穿过街道,敲响了摩利尔的房门。

  房门开了,萨耶斯和亨特同时吓了一跳,随着房门的转动,出现在两人面前不是冷峭的摩利尔,而是一脸坏笑的达古拉丝。

  “我刚做好了苹果派,一起来尝尝吧!”说完达古拉丝就“嘭”的一声把房门给砸上了。

  萨耶斯和亨特完全呆在了当场——要吃苹果派,起码让我们先进去吧!

  为什么达古拉丝会出现在这里反而成了次要问题。

  房门再次被打开,这次出现的倒是房子的真正主人摩利尔:“进来吧。”

  萨耶斯和亨特面对着面前盘中热气腾腾的苹果派,还有对面两个不紧不慢的往嘴里送着食物的指挥官,同时都感觉还不如站在一边看着她们吃来得自在一些。

  “没什么大事情,你们不必紧张。”摩利尔只吃了一口就放下了餐具,不知道是因为食欲不佳还是那苹果派根本就难吃得要死:“只是对你们有新的任命要宣布而已。”

  “你们应该感谢我,高阶法师都有自身护卫名额,但摩利尔法师却从来没有申请过,要不是我,大概她还不知道有这种规定呢!”达古拉丝嘴里塞了满满的苹果派。但说话仍然非常干净利落:“不过我很奇怪她为什么找你们这两个饭桶,最低级的银甲战士也比你们能在战场上发挥更大的作用…”

  还真是直白。

  “是不是又要回到战场上去了?”萨耶斯小心的问了一句。

  摩利尔看了他一眼,这个人高马大看上去非常粗枝大叶地法师倒很是敏感,从第一次见到他保证不会把谈话泄露出去开始摩利尔就注意到了这一点——尽管做的还是蛮幼稚的。

  “不该问的别问,不该做的别做,你之前的长官没有教过你吗?”达古拉丝一边代替摩利尔教训着萨耶斯,一边津津有味的看着同样把苹果派塞了满嘴的亨特:“味道不错吧!”

  “是!是!”两个人同时捣蒜般的点起头来。

  “现在你们去法师工会领取中级法师装备,然后随时等待我地命令。”摩利尔站了起来,看来她对苹果派没有丝毫兴趣。

  “可我们还没有取得中阶法师资格…”亨特支支吾吾的哼着。马上又被达古拉丝的一个瞪眼给吓了回去。

  “还吃,还吃,吃什么吃,想吃回家让你老娘给你做去!”面对这个喜怒无常的达古拉丝指挥官,两个低级,不,现在已经是中级法师的两人实在有点无所适从。

  还好不是她的护卫官——两人又同时暗自庆幸起来。

  萨耶斯和亨特走后,达古拉丝两臂放在桌子上,下巴支在手臂上作小学生认真听讲状:“为什么找这两个白痴?还是你仍然不相信我。不敢用我给你找的人?”

  摩利尔看了看达古拉丝和亨特用餐过后撒得到处都是的食物碎屑的桌子,不置可否。

  “你认为这次评议会决定还是由我们去执行任务,是要我们将功补过,还是怎样?”身处瓦坦城法市区难免隔墙有耳,什么话都不能说地太清楚。

  “那不是刚好么!”大古拉丝忽闪着藏在镜片后面的眼睛:“我们不也正是想要,将功补过的嘛。”

  “但这机会来的也太顺利了吧?”

  “管他呢,照评议会的,计划,进行就好了。”达古拉丝特别加重了计划二字,随后站了起来。看样子也要告辞了:“明天见吧,不要迟到哦,亲爱的

  达古拉丝作了一个飞吻的动作,周身施展传送术的光芒乍现之后,房间内就只剩下了摩利尔。

  也只有她才会在这种时候施展耗费法力而又毫无意义的法术。

  深夜,欧沙利文伯爵府邸。年轻的伯爵仍然毫无睡意,独自一个人在书房里那一排排书架中间翻找着什么,有时候抽出一本书就站在原地翻阅上一会,有时候则看一眼封面便又插了回去,似乎欧沙利文只是睡不着而是想随便找本书来看而已。

  突然欧沙利文感觉到了什么似地,抬头看时,竟然发现管家那夫已经恭敬的站在了书房门口,好像他一直就在那里似的。

  欧沙利文刚想开口训斥那夫为什么没有敲门而擅自进入书房,却猛然发现那夫身后幽暗的走廊上,一个影子渐渐凸现。宽大的衣袍遮住了对方的身形,压得低低地兜帽则完全看不到对方的长相,加上因为仅仅以烛光照明而显得有些昏暗的光线,欧沙利文竟然一时感觉紧张起来。

  把身后之人让进房间之后,那夫微微弯了弯腰,便退了出去,随着房门轻微的扣响声,来人掀开兜帽,露出

  轻而威严的面孔来。

  欧沙利文马上单膝跪地:“皇帝陛下!”

  来人摆了摆手。径直走到书房一侧宽大的桌子后面,在世代只能由欧沙利文伯爵本人才能够落座的座位上坐了下来。欧沙利文抬起头,对方确实是史坦利三世皇帝本人无疑。

  “你一定在奇怪吧,为什么我会深夜微服到访!”皇帝语气有些凝重,甚至带了些急躁:“阿古斯,瓦坦城,甚至皇宫,实际上没有一处是安全的,也包括你这个伯爵的府邸!”

  实际上。年轻的阿古斯帝国皇帝受制于最高评议会并不是一天两天地事情,甚至已经不是一代两代的问题,而在众人皆知地情况下又要维护帝国皇室的颜面,皇帝本人也有很多无法诉说的苦衷。作为几乎是一起长大的童年伙伴,尽管两人私下里或直露或含蓄的表达过对于最高评议会的不满,而在欧沙利文从雨城回来便被评议会全力打压之后,两人甚至已经秘密的达成了推翻最高评议会地共识,然而在这种敏感时刻,皇帝本人亲自来到欧沙利文伯爵府邸仍然是一件极不寻常同时也是极其危险的事情。欧沙利文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肯定事情已经迫在眉睫。

  看着示意自己平身地皇帝,站起来的欧沙利文仍然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拿极其迷惑的眼神看着皇帝——如果评议会知晓了两人在这种境况下秘密会晤,实在不知道会发生什么糟糕的事件出来。

  “我们必须加快步伐了,如果继续耽搁下去,阿古斯就危险了!”皇帝并没有在意欧沙里文疑惑的表情,而是自顾自的说了下去:“我的情报显示,辛格的研究已经接近尾声。灾难马上就要降临,我们必须马上行动!”

  “研究?什么研究?什么行动?”虽然两人早已达成共识,但显然对于具体的计划,仍然还在筹划当中。

  “不知道,我所有地情报仅限于此,我的情报人员从半个月前就再也没有一个人回来过。”皇帝握紧了自己的拳头。

  “那您又是如何知道的,研究?我现在一头雾水,皇帝陛下。”欧沙利文知道既然皇帝亲自来临,那么也没有什么好遮掩的了:“其他事项一直按照我们的计划顺利进行着,但我们还需要时间。这个您是知道的!”

  “关于情报来源,我还不能告诉你什么,当然这不是对你不信任,而是,你迟早会知道。”皇帝似乎有些犹豫,但始终还是绕开了这个话题:“其实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但情报绝对不会错,而且事态已经很紧急,很严重了!”

  “那么,我们该怎么做?”皇帝一切都好,唯一的问题就是太急躁,这在小时候两个人一起去钓鱼的时候欧沙利文就发现了,但现在明显不是进谏的好时机。

  “马上调动所有力量,围攻最高评议会!”皇帝说地有些咬牙切齿。

  “这是不可能的!”欧沙利文摊开手:“我们没有多少力量可以调动,内阁当中也并不都是我们的人,卢卡斯和弗利基纳…”

  “记得我们小时候听过的那个故事吗?”皇帝突然俯身过来。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欧沙利文实在感觉今晚皇帝有些奇怪。

  欧沙利文茫然的站在当地,看着皇帝突然站起来走到书架前面,寻找了片刻抽出一本书,并翻开来看了一下,之后递到了欧沙利文地手中。

  是一本给小孩子看的世界各地的童话寓言专辑。

  “我必须离开了,否则一定会被评议会察觉!”皇帝走到门边敲了一下门,随即把兜帽翻了上去盖在头上:“无论用什么方法,我们必须加快动作。要在辛格完成之前解决这件事情!”

  门开了,门外是那夫。

  “你明天会随康德出征吧。我也知道你的难处,总之尽快实施我们的计划吧!”皇帝看到门外的那夫,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以后我们之间所有的通信都由那夫负责,其他所有场合暂时都不要见面了,你自己小心些吧!”

  皇帝走了出去,而欧沙利文竟然忘记了行礼,看着弯腰行礼后慢慢关上房门的那夫,欧沙利文突然有些感慨起来,看来这个为欧沙利文家族服务了三代人五十多年的那夫,并不是史坦利皇帝陛下亲自委派地,他的任务已经在五十年前就已经开始了——虽然任务会不断变化,人却仍旧是那个谨小慎微尽职尽责的老管家。

  欧沙利文低下头去看手中的童话书页,那是一篇关于邪恶的奥术师企图通过强大的力量征服世界的故事,记忆的大门逐渐打开,这个用来吓唬不听话的小孩子地故事渐渐清晰起来。

  “奥术师和他地魔装们…什么意思呢…”欧沙利文沉吟着坐了下来,开始重新阅读这个从小就听过无数次地故事。

  翌日,正午,一只比之以往更加庞大的军队浩浩荡荡开出了瓦坦城。十几架构装飞行器炫耀似的在瓦坦城头盘绕了几圈才飞往沉睡森林的方向,地面上的先头部队已经变成了地平线上的一个点的时候,后续部队仍然在陆陆续续的开出城门,银甲战士、构装战士和法师们夹杂着一辆辆

  车就好像一条可以吞噬一切地大蟒蛇般,在广袤的塔蜿蜒前行,夜晚来临,沉睡森林狭长的边缘地带之外的平原上几乎点满了数不清的火堆,无论从哪一方面看,决战的时刻都确实的来临了。

  “他们连构装塔都没有竖起来几座。看来明天一早就会全部进入森林。”乔尔伊斯蹲在一个树上,低下头看了看坐在树下的四十七:“跟你预料的没错。”

  “我早说过,这不是预料,而是计划!”四十七站了起来,浑身响起一连串关节活动时地铿锵之声:“虽然也不全都是我的计划。”

  乔尔伊斯从树上跳了下来,悄无声息。

  “我不知道你的计划是什么,但是如果他们一直打到伊尔德丽斯部落的话,我们就毫无退路了!”

  没等四十七说什么,一道撒着火花的魔法飞弹腾空而起。划过一道美丽的抛物线,径直向森林落去,随之而起的是更多的死亡射线、眩晕炸弹和火焰飞弹腾空,落下,然后在森林中爆炸。

  “他们提前进攻了!这个也在你计划之中么?”乔尔伊斯说着把手指放在唇边,随着一声唿哨响起,一连串的哨声此起彼伏远近相应,之后成千上万支利矢从森林中射出,就好像一场箭簇构成的瓢泼大雨般落向阿古斯军队地阵营。

  “好自为之吧!”四十七转了转脑袋,转身向森林深处走去。

  康德心情很差。所以尽管欧沙利文和摩利尔竭力要求天亮之后再发动进攻,他还是下达了攻击的命令。

  “该死的辛格老头,看我把你所有的军队全都消耗在这场战斗里好了!”心里这么想,但嘴上不能这么说,何况康德也很清楚,大家都是拴在一条线上的蚂蚱。但他可能没考虑到,辛格会不会把自己看成蚂蚱还是个未知数。

  “跟雅图阁下的方法一样呢,用袭击森林来引出那个家伙嘛?”达古拉丝俯身趴在构装塔顶端地护栏上,一边啃着一个鲜红的苹果一边观望着眼前的盛大焰火晚会:“最好不要连下场也搞得好象雅图阁下一样哦,康德法师。”

  “死丫头,真是让阿瑞莎惯的一点样子也没有了!”善于揶揄者被人揶揄,而且刚好说在点子上,滋味肯定不会太好受。

  “我也认为这样不太妥当。”摩利尔说出了自己的看法:“一来对方不会再轻易上当,二来这样我们的损失也不会太小,毕竟暗夜精灵在夜晚能够发挥更强大的战斗力…”

  你们何尝知道。辛格法师密令我做的事情有两件,第一是抓住那个奇异的构装体,第二就是彻底夷平沉睡森林——用为雅图报仇的名义施行总攻,不但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麻痹精灵,瓦坦城那些厌倦了战争地贵族和民众,甚至大部分中低级法师也会老老实实闭上嘴的。

  至于损失,谁管的了那么多。

  “你们三个带领部队进入森林!”康德舒舒服服得靠在椅子上下达了命令:“我随后率领大部队跟进,执行吧!”

  先头部队在构装战车和构装飞行器的掩护下向森林挺进,精灵的箭雨仿佛渐渐停歇下来。部队顺利开进了森林,让人奇怪的是除了冷不防从黑暗中射出的冷箭。阿古斯士兵一个精灵也没有看到,对森林寸土必争的暗夜精灵来说这种状况实在有些可疑。

  身处最前线的摩利尔站在一个巨大地机器蜘蛛身上,向森林深处凝望片刻,便挑选了一个方向下令前进。

  一股股一队队阿古斯兵队不断开进森林,如同流沙般吞噬着这片暗绿色区域。

  部队不断前行,而抵抗则越来越少直至完全消失,所有人的开始犯起了嘀咕,包括已经进入森林腹地地康德。

  “向我报告三个指挥官的位置!”康德用力拍着坐椅扶手,他正坐在一架构装战车顶部的一张豪华椅子上面,这是他的习惯,无论在哪里,都要站到最高处。

  “达古拉斯指挥官有消息说她已经找到了暗夜精灵的一处聚居地!”

  “很好!进攻!杀光那些该死的精灵!”

  萨耶斯睁大了眼睛,似乎不太相信眼前所看到的一切,只不过一眨眼的功夫,他们这一队就只剩下了还不到一半的人,那个黑色的旋风刮到哪里,哪里就躺下大片的尸体,所有的法术河武器都追不上他,当那股旋风终于在不远处的一块长满苔藓的石头上停下来的时候,萨耶斯才看清对方布满利刃的双翼上已是鲜血淋漓。

  当然,那都是阿古斯士兵和法师的血,至于那个曾经一巴掌就把山特拍死的恶魔,是一滴血也没有流的。

  萨耶斯无望的回头去寻找摩利尔的踪迹,却发现大蜘蛛的背上已经空无一人,当他被前面突然迸发的七彩光芒吸引着回过头来的时候,那个钢铁恶魔已经横躺在了空中,被一圈圈不同颜色的光华缠绕着,而摩利尔就站在他的身边。

  “把他带回去!”摩利尔的口气就好像是在郊游:“我们立功了。”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