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三十四回合 终结之夜 五

第三十四回合 终结之夜 五

  七罪塔联结组成的巨大构装体此时已经完全脱离地面,升到千尺高空,众多璀璨的光柱四处扫映着,完全遮蔽了群星的光辉。WwW。qb⑤.Com

  残留土石和其它不属于构装物一部份的东西仍然不停的掉落,砸毁房屋,杀伤居民,仅靠这些,七罪塔就给瓦坦城造成了相当严重的破坏。绝大多数瓦坦城民众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们张皇失措,没头苍蝇似的乱跑,不知道应该往哪里藏,最后只能绝望的看着天上那个恐怖的庞然大物——以为末日来临了。

  从塔诺里河引水入城的沟渠,人造湖,乃至游泳池中的水全都翻卷着,形成一个个漩涡,顺着地下的裂缝流淌,涌进七罪塔离开后造成的巨大凹陷。铁球魔像也不再执着于到处追杀阿古斯士兵,而是随便向最近的什么东西发出喷吐攻击后便改变形态,展开四片高速震动的羽翼飞起,尾随着开始逐渐离开瓦坦城的七罪塔,好像围着光源飞舞的小虫。

  “全速向沉睡森林前进,天亮时必须到达。”七罪塔升空后,辛格的神情终于轻松了些。

  “是,全速前进!”

  七罪塔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那是支撑塔群的魔力在运转,连空气都开始共鸣振荡而产生的声响。

  七罪塔转动着,遮蔽了夜空。除了极少数已经接近神话传说的典籍中记载的远古大浮空城,恐怕没有任何东西能与之相比——雄伟的瓦坦城墙此时简直就是农户人家猪圈的土围子,被七罪塔投下的阴影完全盖住。

  突然一声有别于隆隆运转声的脆响传出,让正在加速的七罪塔发生了异变。打雷一般地轰鸣随着这声不协调的巨响消失了,七罪塔凭借着惯性继续在空中滑行,但是显然已经失去动力。

  控制室内的法师全都一惊。

  基斯凯因只用了几秒钟就猜出原委。抽取“神之武装”能量的动力核心不妙了!

  他迅速探查了一下。那个奇异构装体不明原因的独立意识果然导致问题了么?虽然以卢姆的法术为基础抽取核心能量供给七罪塔的方案已经经过大量实践试验。基本上没什么问题,但是连同那个构装体一起操作还是有相当的变数——就算他和“神之武装”比起来不算什么,他身上残留的“神之武装”核心能量也比较少,但是作为有思维地构装体,甚至可能接近生命,这种有意识的反抗就会比完全处于停滞状态的“神之武装”强烈的多,而且看他的样子就知道他完全不是一盏省油灯!如果他的抗拒过于激烈,轻则会影响能量抽取,重则可能会因为我们的法术而导致他和“神之武装”相互吸引。而重新融合为一体!那么,一个拥有意志的…

  卢姆,还是你想的周到。利用纯粹地负能量来冻结核心…

  “启动紧急预案!”基斯凯因第一次没有和辛格商量就发布了命令:“马上激发负能量界的通道!马上停止能量抽取,熄灭核心!”

  “你疯了么!”辛格大吼:“我早和你说过,那完全没有必要!现在停止会导致整个七罪塔的坠毁!你想干什么?要毁了我一声的心血么!”

  基斯凯因毫不犹豫的顶回去:“你感觉不到么!我警告过你的!现在不是七罪塔的问题,而是我们很有可能已经唤醒‘神之武装’了!现在用卢姆的法子或许还来得及!”

  “住口!这根本不可能!别在这里说三道四,核心不过是垂死挣扎而已,继续进行!局面依然在我的控制之中!”

  “你——”基斯凯因没时间继续争辩,把手放在控制台上。开始准备打开位面通道的法术。

  无形地魔法巨拳打中基斯凯因的身体,把老法师击飞出去——重重撞在控制室的金属墙壁上。

  “继续!愣着干什么!”辛格咬牙切齿,面目狰狞。

  如果不是破茧而出的巨人眼睛里虽然大了许多却依然熟悉的红火,摩利尔几乎不敢相信这是四十七。

  同手臂一样,四十七全身都是由说不清算铠甲还是骨骼的金属结构勾连包裹地,连头部也是——没有掩盖到的部分则能看到错动运转的巨大钢铁轮轴和部件,可以理解成肌肉?失去了翅膀,反而显得他更加威武,雄伟的肩背和肩甲上突出的边缘和尖角让他的上半身呈现一个倒三角架构,不用想象就能体味到那其中蕴含的恐怖力量。

  这混蛋真的把自己变成他从前总妄想吹嘘的超级构装魔像了。摩利尔不得不退到残存的管线上。有些气恼地想。

  四十七踢垮巨茧迈出来,好像洪水冲垮沙堤。

  沉重的脚爪带着一丝蓝白的火焰踩在铁茧外面的昏暗虚空上,发出金属碰撞的巨响。随着这声巨响,虚空好像被狂风吹散的浓雾,轰然破碎消失。他们所处的,是一个更为空旷。交错着更多钢铁管道的金属洞窟。

  “我从来都是自己想办法的。”四十七俯视着眼前好像芭比娃娃一样地摩利尔,那是相当的自信。

  摩利尔不屑地一撇嘴,四十七则像超人一样踏地飞起——撕

  ,冲了出去。

  “不行!”一个老法师惶急的向辛格报告:“我们完全失去和动力核心的联系!任何操纵都没有反映!无法将其重新和七罪塔联接!现在只能维持浮空状态了!”

  “不可能!我的法术是完美无缺的!”辛格怒斥助手,把手放在控制台上——突然传来一下强烈的震动,方柱的控制台“喀”的一下从根部裂开,一直延伸到顶。

  “怎么回事?”辛格惊怒交集。

  “你应该看看七罪塔的情况了…”

  基斯凯因勉力坐起,擦掉嘴角的血。

  辛格没理他,但是魔法映像随着他的手势出现,从不同角度检查七罪塔。又是一下震动。辛格找到了。七罪塔中间有问题——那里本来是整个地下建筑群形成的主体结构,以充当评议会议事堂的巨塔为主。并且连接组合另外六座高塔,形成一个整体,但是现在,那里明显出现了一个有裂痕地隆起。

  画面放大到那里的同时,碎片横飞,四十七也击破七罪塔的外壳冲了出来。这带给辛格相当大的震撼,“神之武装”真的苏醒了?但是随后他又想否定这个想法。因为这个钢铁巨像明显和他无数次见到的那个有所不同,如果说埋藏在七罪塔深处的“神之武装”威严。高贵,完美的就像神的钢铁雕像,眼前这个可就一点也谈不上了,他挥动着恶魔般地爪子,气势汹汹,双眼燃烧着深渊般的红光。

  “不要怀疑…”基斯凯因似乎看出了辛格的误解:“是神之武装没错。只是我担心最糟的事情恐怕已经发生了,那个构装体吞噬了‘神之武装’…他现在看起来可不怎么高兴。”

  辛格冷冷一笑。

  “他?吞噬了‘神之武装’?那就来试试看吧!”

  好像得到了命令,或围着七罪塔盘旋或已经爬附在其上的铁球魔像同时把视线朝向四十七的方向——然后全部朝着他冲了过去。

  铁球魔像的喷吐攻击对四十七来说没有多大作用,就算是以前他比较畏惧的腐蚀性酸液也起不了什么效果了。触角的戳砍更是等同于无,融合“神之武装”和各类金属精华地精金躯体坚不可摧,四十七可怕的力量使得他在击破铁球魔像的时候就像铁球魔像杀死阿古斯士兵一样轻松,只不过似乎是因为还在熟悉新身体的缘故,除了拳打脚踢之外四十七暂时并没有使用什么特殊的攻击手段,他就像一个原始巨兽那样战斗着,扯断魔像的触角,把它们的铁球身体砸烂踩扁,就像它们是纸糊的一样。

  控制室内的老法师们有点不知所措的看着四十七抓住一个铁球魔像地触角,作为大流星锤抡起来到处乱砸。那种破坏与震撼的感觉有如身受。

  基斯凯因现在用不着把精力放在控制七罪塔和构装机械身上了。一切无可挽回之后,他反而轻松下来,倚在一边看热闹——顺便还吃着酥糖。

  辛格则面色阴沉。现在他已经相信基斯凯因的看法是正确的了。可是自己怎么能听他的?难道这么多年的心血,从意气风发到皓首穷经,最后还要在一无所获地遗憾中结束?研究,求索。可是如果不能转化成实实在在的成果,就像今天的七罪塔——求知的过程还有什么意义?燃烧的火焰意识不到自身的热量,但是它能焚毁房屋森林;呼啸的风意识不到自己自己正在流动,但是它能掀起滔天巨浪。如果不是这些实实在在的威力,有谁能认识到它们?既然如此,那么…

  “没必要再使用这些低级的产品了。”辛格垂眼看着控制台上不规则的裂痕,那里有着微小地电火跳跃:“七罪塔拥有更强大、更具毁灭性的构装武器…启动龙魔像。”

  “龙魔像?”第一助手愣了一下:“可是…整个能量转移法术尚未完成,七罪塔还没有被彻底活化,如果要启动龙魔像,我怕…”

  “启动龙魔像!”辛格重复了一遍。好像完全没听到法师说什么似的。

  一个铁球魔像被四十七重重按下——圆滚滚的半个身子都陷进塔身里。它狂乱的挥舞触角,朝四十七抽打着,被埋住的口腭中喷出火焰,从被震裂的铁塔表面喷出来。四十七加了一点力,五指抓进外壳伸进魔像体内,一阵混乱的电火花和肢体抽搐之后,魔像彻底停止下来。

  四十七站直身体,手上抓着乱七八糟的钢铁零件。没敌人了?

  还有谁?他站在一片狼藉之间,傲慢地环顾着。盘算应该先摧毁哪一座铁塔才能制造最大的破坏。

  突然四十七将他鬼怪般地骷髅面孔转向某个方向。两个手腕关节同时转了一整圈儿,握起拳头。发出铮然的金属交击声。

  一个体型和身高四十尺的四十七相比也不逊色的东西在塔影中显现了它的轮廓。

  它出现地无声无息,好像是突然从七罪塔上捏起的一部分一样,但是当它活动起来之后——尤其是高热和烟雾从它身上喷出,沉重的脚步震得七罪塔都在微微颤抖的时候。才真正宣告了自己压倒性的存在。

  那是一条龙。

  巨龙喷吐着带着火星的灼烈浓烟,缓步而出。黑曜石塑成的身体上活动着肌肉般的纹理,而半露在体表的钢铁管线和刺角则随着它地动作扭曲变形,和散布全身的比盾牌还大的零星鳞片发出粗糙的摩擦声,散发着明显的高热。巨龙有些迟钝的迈着步子,昂起铁石纠结的脖颈,用长满尖刺的三角脑袋上那双燃烧的眼球贪婪地盯着面前的巨人。

  这是四十七见过的第二条龙,或者说应该说是对世界上最强生物之一的模拟造物。虽然样子丑陋和蹩脚了点,完全没有黄铜龙阿巴齐格那种高贵威严的气质。如果那个唠叨的老混蛋能够闭嘴的话,它还是蛮当的起这两个词语的。但是如果排除这些审美上的因素,眼前地构装巨龙,绝对是迄今为止他遇到的最强大的构装兵器,和真正的龙一样强——甚至和他一样,蕴含着核心火种的力量。

  “臭蜥蜴,你身上似乎还有一些属于我的东西。”四十七往前走了一步,巨龙则抖动了一下色泽黯淡地巨大铁翼,发出好像蒸汽喷出管道的咝咝声。张大的巨嘴里,利齿如刀。

  四十七同样呲了一下锋利的牙齿,然后一拳揍在龙魔像的脑袋上。本来他和构装铁龙之间还有几步的距离,但是他一挥拳就够到了——不仅如此,连整个身体都扑到它身上。

  龙魔像粗壮的颈子猛地一折,一个肉眼可见的巨大凹痕清晰的出现在龙头上,碎片迸溅,连尖牙都被打掉了好几颗。它嘶叫着扬起翅膀拍击四十七,掀起猛烈的狂风,但是这对四十七来说只是小意思。他抓住龙魔像地翅膀根部,撕裂了几根管线,恶臭的灼热蒸汽马上喷了出来——龙魔像被推的立足不稳,它弯过头,还没等做出什么喷吐或者撕咬的行动就被硬生生捏住嘴巴按倒,四十七将它掀翻。俯身踩住龙魔像,任凭它四只爪子疯狂的抓挠着,双手交叉握拳高举过头,手臂上的轮齿结构转动咬合,做出一些调整变形,然后对准重新抬起的龙头轰然砸下。

  这是撼动整个七罪塔的一击。浮空塔群都被这一记猛砸震的微微一晃,以落拳为中心,蜘蛛网一样地裂纹蔓延而出,一大块冲击波震碎的塔身结构好像塔诺里平原上刚被彻底翻过地耕地。

  法师们瞠目结舌,把求助的目光投向辛格。龙魔像竟然在一个照面间就遭到如此重创!

  辛格阴沉着脸。

  “启动更多的。”

  龙魔像的头。乃至整个上半身都被打进塔里。不过它仍然甩动着尾巴,试图从对手的钳制下挣脱出来——在这样的重击下还能保持活力,真让人吃惊。四十七看着碎块中龙魔像仍然没有熄灭的眼睛,准备再来一下。

  身后恶风袭来。四十七想也没想就转身挥拳往后抡,结果正好落在大张的龙口中——另一条被召唤出来的龙魔像从背后偷袭他,虽然没有咬中头部,但是也没有落空,它咬住四十七的手臂猛的一拽一拧,竟然让他失去了平衡。踉踉跄跄的被龙魔像拉的向后倒去。

  但是四十七没有难看的摔在地上,他的胳膊顺着龙魔像的绞劲毫无凝滞的一转。好像那巨大的钢铁臂膀只是一根水中的浮木一样,而四十七同时借势改变身形,另一只手抓住龙魔像的脖子,躬身发力转而把龙魔像扔了出去,滑了老远一段距离之后,轰的撞在一座铁塔上。

  四十七没有乘胜追击。他活动了下被咬过的手臂,摆出一个迎战的架势。

  构装龙马上翻身而起,虎视眈眈的逼近。同时,第一条龙从碎块里挣扎出来的时候,几乎完全由各种钢铁构成的最大的一条龙也出现了。

  三条龙成扇形围住四十七,它们没有马上进攻,而是相互朝彼此喷出熊熊烈火——七罪塔上顿时出现了一片火海,猛烈的火焰粘附在龙魔像身上燃烧着,不仅没有伤害到它们,反而让它们的身体好像打了蜡的地板一样明亮起来,而被四十七几乎打烂脑袋的那条龙竟然在火焰中逐渐复原,烂铁皮一样的脑袋重新鼓胀塑形,尖牙和刺角再次长了出来,又变成一个硕大狞恶的头颅。

  “有意思。”四十七双拳一碰:“来吧,臭蜥蜴们!”

  三条龙魔像同时以喷吐攻击开场。燃烧的蒸汽好像云层一样铺开,滚滚火浪甚至把七罪塔点燃成一颗黎明前的太阳。不仅仅是试图伤害敌人,构装铁龙能在火焰中得到修补和恢复的特性也将在这样的环境中得到完全发挥,然后他们就好像三只给太阳神拉车的火焰怪兽一样嚎叫着,一拥而上。

  四十七打退了一条又上来一条。三条龙魔像几乎是此起彼伏的向他发动扑击,不把他扯倒撕碎誓不罢休,尤其是那条比另外两条大了一号儿的,每一次冲击都让四十七不得不凝神应对——它扇起火焰暴风,借助灼热的气流上升,扑击,逐渐将四十七逼向七罪塔的边缘。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