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三回合 故地,故人

第三回合 故地,故人

  “为什么我们不能在天上飞呢?居高临下找起来也方便些吧?再说我们不是曾经去过那里么?”雨季让一望无际的沼泽地更加泥泞难行,四十七每一脚都陷进深深的淤泥中,但是拔出来之后依然光亮如新,连鞋跟的踢马刺都闪闪发亮,显然他这身长出来的铠甲不仅仅是样子独特而已。\Www.QΒ5。coM//

  摩利尔依然使用简单的魔法来隔绝她和肮脏沼泽之间的联系,让混浊的泥水和嗡嗡乱飞的虫子都不能接近她:“没那么简单。我能感觉到神殿肯定已经不在原来的位置了,现在只能慢慢找…迷雾女士曾经是掌管谎言和幻象的强大女神,要想找到她的神殿,在空中走马观花可不行。”

  她停下来看了看,然后调整了一下前进的方向:“另外,我觉得你最好不要总想着使用你的巨大化形态…我们的目的是找到凯罗,找到一个办法来解决她似乎已经被迷雾女士控制的问题,还有谋杀王子希瑞克的仆从在暗地里蠢蠢欲动,所以你还是收敛一点比较好,和神打交道,就算再有力量也是远远不够的,多动动脑子,明白么?”

  “好吧,那我们就继续在烂泥里打滚好了。”四十七打了一个哈欠,或者说只是做出这样一个动作来惹摩利尔生气:“希望能找到几条酸蛇来解闷…嗯?那边好像有人!”

  老翼龙黑翼盘旋着追逐下面沼泽地里跌跌撞撞逃命的可怜虫,甚至带着一点游戏的味道。它的身躯比起前几年更肮脏破烂了一些,胸口上巨大的畸形伤疤相当引人注目——不过它其实还是一如既往的强健,甚至更加老练和致命。

  黑翼并不饿,否则它早就把猎物笼罩在自己喷出地毒气云中了。它饥肠辘辘的时候一般都很少,在沼泽里混饭吃。可不仅仅是有个好体格和一嘴尖牙就足够了的,经验往往更加重要。所以现在黑翼其实把捕猎这个从发现他时就狼狈不堪的在沼泽里连滚带爬的人当成一次饭后消遣,就好像吃饱了的猫总喜欢把到手的老鼠放了又捉一样。

  突然滑翔中的黑翼猛地一偏头,让本来可能会击中眼睛的魔法飞弹打在粗壮地脖颈上,炸开厚厚的外皮,添了一个新伤口。

  黑翼勃然大怒——它寻找攻击的来源,准备给这个打搅了黑翼大人兴致的家伙一次永生难忘的教训,只会用魔法飞弹的冒险者可没什么好怕的。

  它很快发现了那两个多管闲事的冒失鬼,好像很标准的所谓什么冒险者组合。菜鸟战士和菜鸟法师,自以为杀过几只地精就什么都能对付了。黑翼调整姿势准备俯冲,但是中途它猛然一拍翅膀转向,努力飞高,并且头也不回地跑掉了。

  “菜鸟战士”抬头看它,而它认出了那双血红的眼睛。胸口隐隐作痛——作为一只智力远远超过同类的老翼龙,黑翼的记性非常好。虽然怎么看这个人类战士都和当初那个重创了自己的金属人狼划不上等号,但是黑翼宁可相信自己的直觉。

  “嗨,嗨!”蓄势待发的四十七看着老翼龙远去:“居然跑了…我怎么觉得这家伙有点眼熟?”

  赶走黑翼。摩利尔和四十七走向瘫坐在泥水里的被救者。奇怪的是,他只是呆呆的看着摩利尔,却没有道谢。

  “康德?你怎么在这儿?而且你…”摩利尔端详了这个奇怪地家伙一会儿,突然认出了他。

  是康德,可是他现在哪有一丝评议会最高**师的模样?脸破了一块,也不知道是刮破的还是跌破的,头发和胡子都打了绺,沾满污泥,一身法师袍更是破烂肮脏的根本看不出原来的样子…

  “我当然是康德!我怎么在这儿?我怎么知道我怎么在这儿!你怎么不去问基斯凯因那个老混蛋!呜呜呜…”突然从巨大地压力中放松下来,死里逃生的康德竟然完全失去常态。精神崩溃了似的嚎哭起来,实在让人想象不到他居然曾经是阿古斯法师评议会七位**师之一。

  “这么说基斯凯因大师在卢姆大师从前的法师塔中住下了?”听完康德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诉说,摩利尔和四十七对视了一眼:“那我们去拜访一下吧。”

  “呜呜呜…求你了,摩利尔,看在这几年来我对你还算不错的份上…让我走吧,我受不了啦…留在那里我早晚会死在老混蛋手里的…”康德一边嚎一边扑腾。弄得泥水四溅,也不知道他究竟遭到了什么待遇,连**师的脸面都不要了,但是四十七仍然不为所动的拖着他往前走,立场坚定。

  沼泽地里的法师塔依然残败,很多破损坍塌地地方不是短期内就能修好的,但是已经干净了许多,尤其是法师塔前面,竟然出现了一小片坚实平整的石头地面,基斯凯因坐在摇椅上舒舒服服的晃来晃去。旁边甚至还有一个鱼缸!

  “嗯,嗯,果冻好吃…”大概多年装傻装习惯了,现在的基斯凯因依然一副老年痴呆的模样:“来,给你一块…”

  他往鱼缸里扔了一勺果冻,但是里面那只模样可怖的六足两栖生物根本

  ,张大嘴,露出里外三排锋利的牙齿威胁的鼓噪着。

  “基斯凯因大师,六足食人蛙不吃果冻地。你真的要在这里长住了么?”摩利尔坐在他对面,实在是拿这个老头儿一点办法没有。有点出乎她意料地是基斯凯因竟然对她的到来好像一点也不吃惊,四十七似乎也对基斯凯因没什么敌意,现在他已经自顾自的故地重游去了。

  “哦,嗯,摩利尔,见到你很高兴…”

  “大师!您已经高兴了四遍了…现在是我们两个在谈话,不在瓦坦城,也不是法师会议!您就不能不装傻么?”摩利尔现在有点同情正在塔的另一头一边抹眼泪一边挖坑的康德了。听基斯凯因的意思,他要在那里修一个游泳池…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样一个老头子居然能轻易抹掉康德大部分力量,还真是异乎寻常的可怕。

  “呵呵…习惯了,习惯了。”基斯凯因终于正常了点,递给摩利尔一块酥糖:“真想不到…那个构装体居然能进化到现在这个样子…看来他已经完全吸收融合‘神之武装’的能量了吧?要是打起来,我这把老骨头怕是禁不起他几捶呢!”

  “神之武装?”这还是摩利尔第一次听到这个词,她之所以来见基斯凯因,也正是为了寻求一些仍未解开地疑惑。

  “没错。神之武装。”基斯凯因严肃起来:“你也应该听说过蛮荒时代诸神战争的故事吧?”

  摩利尔当然听过,但是并没有认真研究过。传说在几千乃至上万年前,或许更早,整个世界并不是象现在这样由人类占据绝对统治地位的——在当时,难以计数的巨龙在天空自由的翱翔;力大无比的巨人互相投掷小山一样的岩石彼此打斗,争夺领地和配偶,甚至敢与龙群开战;各种可怕的怪物游荡在冰冷深海中和幽深的地下,随时准备制造毁灭和恐惧;古代精灵和其他种族在夹缝中建立他们脆弱地文明…

  甚至当时的神灵也不像现在这样神秘莫测高不可攀。他们或者频繁下界,以各种化身形态游荡;或者高踞雄伟的雪峰。最强壮和最勇敢的人可以到达神殿觐见真神;或者干脆和他们统治下的生灵们居住在一起,好像现在的国王一样。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战争爆发了。神战席卷了整个世界,而在那些已经不为人知的位面中发生的战争则更加惨烈——结果就是很多古神消亡了,幸存的神则永远退出主物质世界,躲在自己地神袛家园中,再也不肯轻易的亲身下界,提供可能被敌手轻易毁灭的机会,开始转为在信徒中培养代理人来传达意志;而因为神战,龙和巨人这样的强大生物也损失惨重。退出历史舞台,古代巨人更是仅仅留下一些混种后裔,纯粹的远古巨人几乎已经绝迹了,反而是比较弱小的种族顽强的延续下来,他们中的代表就是人,在历史之河由波涛汹涌到重归平静的这段时间里。一些新的神灵从流散地神力和人类的信仰中诞生了,而且迅速发展起来,甚至拥有比古神们更强的力量,暗日希瑞克就是其中之一,甚至有很多证据表明,他曾经是个凡人。

  “我相信传说大体上还是正确的…”基斯凯因挤挤眼睛:“尤其是有关那些神消亡,离开,诞生的部分。所谓神,不就是掌握了一些我们还不知道的力量地凡人么?作为法师,要有这种觉悟才行。”

  “可是…这和您说的那个‘神之武装’有什么关系?”

  “嗯。这正是我要说的。传说里指出,神并不仅仅是亲身参加战争的…他们召集了龙,巨人,还有各种现在已经无从得知名字的强大生物参战。”

  “但是有一点,”基斯凯因竖起一根手指摇动着:“现在的人以为我们没有在神战中发挥什么作用——他们很可能错了。虽然我也不知道该不该称呼他们为人…但是我确信,曾经存在着一批远古大奥术师,他们掌握着我们难以想象的魔法和技术,甚至在魔法网络还没有成型,原初魔法力量依然肆行于世的浑沌时代。他们就为魔法女神创造出威力无比的构装巨像,帮助她在诸神战争中对抗其他想夺取女神魔力的神灵地军队。我们就把这个,称为神之武装。”

  摩利尔不自觉地往塔内看了一眼,四十七也不知道在里面做什么:“您是说…”

  “没错。自从创建评议会的**师们偶然发现埋葬在瓦坦城地下的魔法巨像后,我们就一直在研究他,直到得出这个结论。我们全部的目的就是为了破解巨像的奥秘,唤醒他,仿制他,重现远古大奥术师的辉煌,”基斯凯因也向塔内看去:“唉,一个法师怎么能抗拒这样的诱惑?结果…不过不管怎么说。我们的努力成果也算在他身上体现出来了,我敢肯定,他完全不是远古地魔法巨像,他依然是那个你从卢姆法师塔中带出去地奇特构装体…不知道辛格…不知道辛格会不会在地下觉得安心一点。”

  “那么…那么沉睡森林中似乎也有一个这样地巨像,阿古斯向精灵开

  际上就是为了这个吧?四十七带我去那里看过,它已了!”

  “哦?”听到这个消息,基斯凯因沉吟了一会儿。

  “苏醒了么…那么我想,这可能是某种共鸣。”基斯凯因判断道:“我们至今仍然完全不明白魔法巨像的绝大部分原理。所以其中一个被唤醒了,另一个跟着醒来,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什么?”摩利尔刚吃了一口酥糖,就被基斯凯因这种不负责任的说法弄得差点呛到。

  “哎呀,怕什么,你也是法师吗!还是女法师!”基斯凯因又不正经了:“拿出法师和女人的觉悟来,把他牢牢攥在手心里!来,这是我和辛格的法术书,送给你。你要有大无畏的精神,不要给评议会丢脸…”

  四十七突然从塔里冲了出来。

  “没牙老头儿,你在工作室里都干了什么?”

  基斯凯因猛的一拍脑门:“啊,差点忘了!虽然没有了‘神之武装’,依然可以从事研究!来,来,摩利尔,给你看看我地最新成果!”

  摩利尔看着工作室中间的大盆里那个半融化的人形怪物,胃里一阵翻江倒海。

  也不知道基斯凯因从哪里弄来的这么多原料,面粉。糖浆,还有花生坚果等乱七八糟的配料混和着组成了这东西臃肿的身躯,因为魔法葯剂的作用,这个恶心的大面团呈现着说不出来的颜色,让人极其不舒服,最恶心地是。已经有很多想来品尝一口的虫子被它粘住了,密密麻麻的点缀在它偶尔还在冒泡的身体上面…

  “这就是我新近发明的——酥糖魔像!”基斯凯因洋洋得意的说:“根据我的研究,粘土魔像完全可以发展出很多变种,从而应用到更多方面!除了酥糖魔像,还可以有…嗯?好像这里还没有完全混合好,我得让康德努力搅拌一下,不然不给他酥糖吃…”

  “嚄——”摩利尔终于忍不住了。

  从法师塔出来很久,摩利尔的脸色依然发白。

  “基斯凯因大师…”摩利尔看着笑眯眯的基斯凯因和一脸苦相的康德,突然原本想说地很多话一句都说不出来了:“谢谢您!”

  摩利尔躬身施礼后跟随四十七一同离去,走出很远再回头时似乎还能看到塔下那两个晃动着的人影。突然摩列尔的心中无端生出一股酸楚,好似往日的许多事情都被蒙上了一层不那么真实的面纱,就连关于阿古斯的那些回忆也逐渐变得模糊起来。

  不过她地目的倒是明确了许多。得知摩利尔正在寻找沼泽中的神殿之后,基斯凯因建议她不用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在神殿本身上,而是可以分析分析沼泽的地形变化和水的流向,就算曾经被暗日杀死的迷雾女士已经重新苏醒,她肯定也非常虚弱,决不会把威能耗费在完全转移和消灭神殿位置上面,那么比较省力的办法自然就是利用大沼泽本身的力量了。

  “你说那老头儿怎么想的?”四十七一边走一边说:“居然弄出那种东西。他怎么不做大粪魔像?那威力岂不是更大么?”

  “你给我住嘴!嚄——”

  摩利尔的恶心感终于消退地差不多的时候,当然这用了几天的时间。他们终于在比人还高的水生植物群中找到了半埋在一汪大水潭里的迷雾神殿一角。

  “要下水么?”四十七不怀好意的看着摩利尔依然很干净的法师袍。

  “用不着。”摩利尔开始准备法术勘破幻象:“第一眼看到的迷雾神殿必然必然是假的…这是迷雾女士地风格。这边走。”

  经过冗长曲折的潮湿通道,他们被一扇石门挡住了。

  “这婆娘,”四十七出言不逊:“想把家藏起来还要留路,留了路还要锁门,什么毛病啊。”

  “门是真地。”摩利尔抚摩着石门感受它的厚度:“奇怪,迷雾神殿应该很少用这种实质性的障碍…”

  “好了,管它呢!”四十七把摩利尔拉到身后:“打开就是!”

  四十七所谓的打开,结果就是石门四分五裂。

  “见鬼,你会把这地方弄塌的!”摩利尔再一次无奈的抱怨,四十七的猛击让甬道都震动了。

  “怕什么,当初连路都没有不是一样出来了。”四十七率先走进神殿,摩利尔紧跟着他——正好和站在迷雾女神残败的神像面前,听到响声回过头来的人打了个照面。

  对方有五个人,全都是一袭黑色装束,其中一个是老相识了。

  双方都有一点意外。

  “摩利尔?”

  “欧沙利文?”

  短暂的静默后,欧沙利文笑了起来。他和往常一样,全身上下一尘不染,甚至连头发都没有乱,但是皮肤比以前更加苍白,完全失去了血色,而双眼中则闪动着摄人的黑色光芒,几乎看不到眼白,摩利尔可以看出,某种恶魔般的力量已经灌注了他的全身。

  “真想不到…你也是来找雨城里失踪的那个小女孩的?”

  “不,我是特意来把你的宝贝武器还给你。”四十七讥讽道。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