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六回合 在岛上 一

第六回合 在岛上 一

  在摩利尔的指引下调整了航向,继续向珍珠群岛驶去

  罗尔最后没有被撤销大副的职位,但是这并没有让他的心情好多少——从他一直阴沉的发青的绿脸上就能看出来。\\www。qВ5、c0m\

  “不要转弯!”罗尔一反平素里温和的样子,咆哮着命令舵手:“降半帆,保持直线前进,我们就能从暗礁之间穿过去!”

  摩利尔看着前方看似平缓的空阔海洋。波涛起伏间,偶尔能看到几点阴影在海浪间若隐若现,那是暗礁。林立的礁石群好像一根根利剑一样从深邃的海底直伸而上,但是大多数却又隐没在海平面以下,构成珍珠群岛外围变幻莫测的天然防线。

  “***我说过不要转弯!”罗尔怒骂着抓住舵轮,阻止舵手试图避开前方暗礁的行为,在那里,尖利的黑色岩石正破开浪花,利刀一样等着正向它驶去的幻想号。

  罗尔是对的。最后关头,幻想号撞进一股奇特的海流,并且被它带着自动拐了一个弯儿避开暗礁,如果贸然操纵船只变向的话,结果可就很难说了。

  “真令人难以置信。你是怎么发现这道海流的?”摩利尔以赞赏的口气问道。

  “观察,经验…以及本能。”看着船驶过暗礁,罗尔有些疲惫的在一旁坐下,拎起铁桶,把整桶海水全都倒在头上。

  “他们不再信任我了。这帮该死的人类!”罗尔恨恨的吐出一口带咸味的吐沫,低声咒骂:“也难怪,现在连我自己都不信任自己了…嗯?这是…”

  他低头嗅了嗅手臂上的海水,突然站起来冲着下面怒骂:“二十六!你这混蛋,给我过来,我非狠狠给你一顿鞭子不可!你用水桶装过什么?”

  正在甲板另一头忙着给四十七做所谓钓饵的二十六听到大副地怒喝。猛地一哆嗦,一脸苦相的抬起头。他现在已经差不多成了四十七的专用跟班了,而且怀着畏惧和感恩的双重心态,非常勤快——和鱼人战斗时,正是四十七掷出的鱼竿把一条扑向二十六的鲨化鱼人钉死在甲板上,救了他一命。

  “算了。”摩利尔制止了已经开始找绳鞭的大副:“冷静点,罗尔大副。我相信意外撞上鲨化鱼人巢穴并不是你的错。”

  罗尔停下动作,用一双澈蓝的小眼睛看着摩利尔。

  摩利尔把目光投向天上地稀薄的云雾:“你真的相信是你的感觉出现了失误?不…就算在被船员怀疑,情绪非常不稳定的情况下你都能察觉到隐藏在海中的暗涌。我不认为你会犯这种明显的低级错误。请你回忆一下,那时你在海中侦察的时候,是否有什么异样?你现在能想起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么?”

  罗尔摇摇头。

  “不。虽然我也怀疑是不是受到了什么干扰…”他悲伤地说:“但是实际上我完全没感到异常。我判断出海流,风向,乃至附近规模稍大的鱼群,唯独没有发现那些该死的鲨化鱼人。一切都很正常,不正常的,大概只是我而已。”

  摩利尔摇摇头,放弃了对罗尔的询问。也放弃了用法术窥探他记忆的想法。她不理解为什么一次疑云重重的失败会让海精灵这么沮丧,难道是因为他一直以来隐藏在内心深处的骄傲和敏感?对于一个脱离族群,孤身生存在人类水手中间的海精灵来说,这确实是个相当严重的打击。

  “我们还有多久能到达珍珠群岛?”摩利尔转移话题。

  “我们已经在珍珠群岛范围内了…如果是说我们地目的地,那么我想天黑的时候就差不多了。”罗尔纵身一跃,抓着缆绳站到船沿上:“恕我失陪,我得在海水里呆一会儿,湿润一下皮肤。”

  天刚刚擦黑的时候,幻想号看到了陆地。

  珍珠群岛就像一串散落在大陆西方海洋中的珍珠——许多岛屿和礁石散布在维多利亚湾和龙颚海峡之间的广阔海域中,而其它更多也更神秘地。则一直延伸进阴云笼罩,肆虐无常的风暴洋深处。

  幻想号停泊的岛屿大致上是一个参差不齐的马蹄铁的形状,其间形成了一个平静无风的港湾。整座岛也不算小,岛上甚至还有海洋女神的神庙。所以,这里自然而然的变成了一个海上船只的集散地和避风港,大量水手。商人,海盗,投机家和在陆地上呆不下去的逃犯来来去去,凭借对珍珠群岛海域地熟悉和不怕死的亡命精神拒绝来自大陆的统治,以他们独特的法规和方式生存,把岛屿当成他们的乐园,歇脚、享乐、交易,甚至让刚下船的摩利尔觉得,这里有着几乎不次于瓦坦城港口区的繁华。

  但是赛蒙比初次来此地的摩利尔注意到了更多东西。

  负责船舶登记的工作员换人了,而且手续比赛蒙上次来时要麻烦得多。在港口巡逻地士兵也增加了。港口里的船不少,但是进港地不多,出港的几乎没有,如此缺乏流动性可有点不正常。虽然怀着对岛上不正常气氛的疑惑,赛蒙回来后依然给水手们放了假,不放也不行,因为这帮家伙都憋疯了——不过二十六和另外几个奴隶依然要

  上。

  “尊敬的法师,”他对摩利尔说:“请原谅我的失陪,我有些私事要办…哦。您可以去‘破碎头骨’旅店休息一晚,它就在街道的尽头。罗尔可以带您去,那是岛上最棒的地方之一了,一切费用包在我身上!只要记赛蒙-哈瓦里安的名字就可以了!”

  摩利尔微微颔首,但是拒绝了让罗尔带路的提议,因为海精灵现在明显心不在焉:“我们会找到那个地方的。我可以在岛上逛一逛,看看有没有什么我感兴趣的东西…别紧张,赛蒙船长。不会让你付钱的。”

  赛蒙施了一礼表示告别,摩利尔注意到他的卷发和小胡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弄得既漂亮又整齐。

  这家伙和欧沙利文倒是有点像。摩利尔沿着街道走开的时候想。

  赛蒙在拥挤不堪杂乱无章地建筑中间穿行。这些依岛上地势而建的房子简直就是迷宫,但是却难不到赛蒙。他七拐八拐。硬皮靴踏在木板阶梯上发出独特的声响,最后钻进一条僻静的死胡同,在一扇铁门面前停下来。

  他上前一步敲了敲门,脚下传来不正常的触感。低头看去,一只从门旁垃圾堆里伸出来的手臂在已经昏暗的天色下却显得苍白异常,黑红色的血混着肮脏的水污沿着尸体所在地位置一直流淌到赛蒙的脚下。

  赛蒙咧了咧嘴,为这可怜的家伙默哀了一秒钟。铁栓的摩擦声让他抬起头,看到铁门上的小窗里出现了一张肌肉有点过分发达的脸。

  “该打扫一下了,安迪。”赛蒙好像老朋友似的和开门的大汉打招呼。但是大汉只是偏了偏头,示意他跟上。

  铁门里面是个小小的庭院,几个彪形大汉正在玩牌,他们身边都放着武器,看都没看赛蒙一眼。

  从一个侧门进去,小小地房间里没有楼梯,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有栏杆的方形吊板,赛蒙站上去仰起头,让上面拿着弩的卫兵确认无误之后。才绞动轮盘,吱呀吱呀的把他吊上去。

  布置奢华的房间内没有窗户,好几盏鲸油灯把整个房间照得亮堂堂的,但是空气依然很清新,一点没有气闷的感觉。

  “待在那里,别弄脏了我的新地毯。”在四个全副武装的士兵拱卫下地房间的主人制止了赛蒙走上前来鞠躬行礼的打算,而是让他就那么站在吊板上有点尴尬的微笑着。

  依偎在房间主人身旁,只披着一袭薄纱的漂亮侍女点燃长长的烟斗,送到他嘴边。他凑上去深深吸了一口,然后慢慢地把烟雾从肥厚的鼻子里吐出来——房间内马上飘散着一股奇异的香气。

  赛蒙把自己的剑交到伸过手来的士兵手中。自己则仍然站在吊板上面微笑着等待对方训话。

  “赛蒙。”他慢慢开口,声音混浊,好像也和他那曾经健壮无比的身躯一样塞了太多的肥油:“你知道吗?我本来已经打算好了…如果你没有在上岸之后马上来见我,那么明天早上人们就会在臭水沟里发现你千疮百孔的尸体。”

  赛蒙脸上如沐春风:“怎么可能呢?德里克先生,看到您身体一如既往的康健,实在是让我由衷的感到高兴…”

  “好了!”德里克一挥手打断赛蒙地奉承。粗粗的手指头上闪着宝石的光芒:“我的红酒女王号呢?”

  “德里克先生,你听我解释…”

  “不,我不需要解释,你这个狡猾的骗子!”德里克把包金的烟杆在面前的小案上敲得当当直响:“如果每个给我干活的人在弄丢了我的货和船之后都两手空空跑到这里来解释一通儿就拉倒,那我岂不是很快就要破产了?这已经不是你第一次给我惹麻烦了!上次,还有上上次…我简直记不清!我已经受够了你地无耻狡辩,这次绝不姑息!说吧,你打算怎么赔偿我?”

  “德里克先生,合作这么多年了,您还不了解我的信誉么?您知道。但凡有一丝可能,我都绝不会让您地利益蒙受一丝一毫的损失…可是天不遂人愿,我们居然遇到了鲨化鱼人,是鲨化鱼人啊!德里克先生,说起来我能站在这里向您报告都已经是奇迹了…”赛蒙作出一副悲怮凄惨的表情,虽然德里克这种大走私商兼海盗头子没什么同情心可言,但表现出对于他的雷霆震怒恐惧非常的样子还是很有必要的:“而且我已经尽可能的抢救出一些货物,我向您保证…”

  德里克重重吐出一口烟雾。

  “别跟我说这些废话了。”德里克揉了揉额角,把烟斗交给侍女。看来已经过足了瘾头:“看来我必须给你一些教训才能让你明白你的麻烦有多大。您不是在海上捡了一条新船么?它归我了。不光是船,还有你的水手。也归我了。这样我或许可以不计较红酒女王号的事…虽然以前那些欠账仍然要另算。好了,现在你去想办法筹钱吧!”

  赛蒙一愣,随后意识到德里克的意思其实是没收他的船。断了他出海地路子,他马上着急了:“德里克先生,德里克先生——这可不行啊,如果您拿走我的船,我又怎

  您效劳呢?可不能这样啊,船长没有了船,就好像骑马…”

  “这不干我的事。或许你可以在别人的船上找份活干。”德里克打了个哈欠,侍女赶紧又送上一盏清茶:“怎么说呢,祝你好运?”

  让我去给别人干活?赛蒙很清楚自己在珍珠群岛这一带的人缘和口碑。如果德里克是认真的,那么他在这个破岛上困上一年两载都有可能。

  但是凭他的观察,德里克不是那么认真的。

  “德里克先生,别耍我了。”赛蒙陪着笑脸:“您说吧,我能为您做些什么来补偿…只要别拿走我的船,众神作证,不能出海地话,我会发疯的!”

  德里克抚摩着油光发亮的脑门,突然笑了:“哈哈哈…赛蒙。你真是不死心。那好吧,我就给你一个机会。”

  “我最近认识了几个朋友…”德里克放下茶盏,紧接着又拿起一块精致的糕点:“而他们需要一个好船长来帮他们做点小事。我觉得你或许愿意用这项工作来抵消一部分债务?”

  “您的朋友?”赛蒙的声音突然小心翼翼起来:“他们有什么要我效劳的呢?”

  “我不想告诉你,这件事情很简单。”德里克不以为然的说,他算定赛蒙被他刚刚吓唬那么一阵之后——也不能完全说是吓唬,他只是给赛蒙指明了他现在的境况而已,这个以善于投机和脱身著称地混蛋这次已经被他吃死了:“不过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一次和往常差不多的出海而已。带他们找到鱼人岛…然后就不关你的事了。”

  “鱼人岛?”赛蒙脸上的笑容都被这个词吓的消失了:“德里克先生,您不是开玩笑吧?众神在上,什么样的疯子才想到要去那里?想找鱼人岛?这群傻蛋是从陆地上来的菜鸟吧?真***是疯了!”

  “嗨。”德里克竖起短粗的手指警告他:“别这么口不择言。我只问你,做,还是不做?”

  赛蒙明白了。能让德里克如此着紧地角色,绝对是不好惹的…或者根本就惹不起。作为珍珠群岛最有势力的海盗头子之一,德里克从来没这么紧张过,他最后的口风甚至漏出一种很微弱的情绪——怕。他在怕。怕他所谓的那些“朋友。”

  如果不做地话,自己可能走不出这间屋子吧?赛蒙控制住自己的手向腰间摸去的**,他的刺剑已经被安迪收走了。但是鱼人岛…

  赛蒙决定冒险试探一次。

  “德里克先生。”赛蒙在紧张的斟酌措辞和语气:“没人知道鱼人岛在什么地方,就算有人曾经在风暴洋波涛汹涌的深处找到过它,也不可能活着回来…恕我直言,德里克先生。如果想要去鱼人岛,一般的船可不行。”

  “说吧,你要什么?”

  “寄居蟹号。”

  德里克眯起眼睛。赛蒙甚至感到海盗王的目光扫视在他的脸上,好像针刺一样。

  “你真***是个混蛋,赛蒙。”似乎过了很久。德里克才慢慢地说:“你真会开价…好吧,算你走运。”

  他向后靠在柔软的垫子上:“去准备准备,我的朋友们想尽快出发。还有你记住,如果你把我的寄居蟹号再弄坏了,那么你决不会像今天一样容易过关——我会把你剁成一块一块的,扔进海里喂鲨鱼。我说到做到,你明白了?”

  赛蒙脸上恢复了微笑。

  “您放心吧,德里克先生。”

  “那就滚吧!”

  赛蒙等着,但是发现没有人来把自己放下去。

  “走那边!我的朋友们在等你。”德里克半闭着眼睛。指向房间里一扇很不起眼的侧门。

  “这家伙可靠?”赛蒙走了以后,一个拿着弩弓的士兵突然开口问道。而随着这句话。四名士兵同时发生了某种变化。他们的面目和衣甲在阴影中模糊起来,逐渐改变,最后变成了四个穿着黑色地牧师专用全身甲的傲慢男子。

  “可靠?”德里克鼻孔里哼了一声。

  “可靠这个词从来和赛蒙不沾边…但是如果你们要找鱼人岛,他可能是唯一合适地向导了,就连海精灵都比不上。”

  德里克的精神有点萎靡了,他指了指金烟斗,侍女赶紧重新装上烟叶点燃,伺候海盗王吸上过瘾。

  “不过我还是那句老话。”德里克叼着长杆烟斗:“我派人帮你们找鱼人岛,但是不代表一定就能找到…我希望在你们上船之后,属于我的那份报酬能如期送到。”

  “德里克先生,这你无需担心。”黑甲牧师走到德里克正面:“与你的合作非常愉快,我们对此很满意。还有一件事…恐怕我们还得和你作个交易。”

  “噢?”德里克抬眼看着牧师:“还有一个交易?希望会简单点。我可没有第二条寄居蟹号。说吧,让我干什么?”

  黑甲牧师居高临下,语调平静。“放心,德里克先生。这件事非常简单。”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