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八回合 在岛上 三

第八回合 在岛上 三

  算一个的大肆索拿让岛上的夜寂静了几分,大部分酒方都关门了,街上除了偶尔经过的武装士兵小队之外人迹渺然,谁也不想这时候乱逛,被当成嫌疑人物关进地牢里过夜——至于私下里会做点什么不那么闹腾的娱乐活动,就谁也管不着了。全//本//小//说//网

  监狱坐落于岛的中央地带,这里地势很高,并不是因为岛上的人对监狱有什么特殊的崇拜,而是因为如果在靠近海的地方搭个房子,一夜过后就能被犯人拆的千疮百孔,跳到水里逃的无影无踪,所以干脆就挖个洞,水手们打起地道来可比游泳生疏许多。

  “守卫解决了?解决了?”正对监牢的一间房屋背身的阴影里,突然传出一个声音。

  如果有人经过的话,绝对会被这突如其来阴恻恻的问话吓一跳,因为就算朝声音发出的地方仔细察看,房屋还是房屋,阴影还是阴影,除了有些腐坏发霉的木板和一些散落的垃圾之外,什么都没有。

  “解决了!轻而易举。”仍然看不见人,听起来就像两个鬼魂在对话一样——连语调都一模一样的鬼魂。

  然后就什么声音都没有了,很是沉寂了一会儿,直到街道拐角处出现了四五个几乎融在夜色里的黑色人影。

  阴影里的人重重哼了一声:“我还以为这帮牧师直到天亮才会来呢。”

  “不要乱说,不要乱说。”

  考夫-黑手从杀人不眨眼的强盗变成希瑞克地专职牧师已经有快三十年了。年过五十的他仍然精气十足,虽然比起年轻时膀大腰圆的体态,现在瘦了不少,但是每一块肌肉都和铁疙瘩似的。而且很多时候,他依然更喜欢抡起钉头锤把人打得脑浆迸裂,这是他在冷酷荒原上讨生活时的最爱,而且这种异常血腥的手段通常都能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绝对的残暴是绝对的威力,这是他地信条。

  所以当他得知那个女法师和她的钢铁随从居然没有反抗而乖乖被岛上的士兵带走了之后。第一个反应就是光杀掉海盗头子制造騒乱果然还是力度不够,得下点猛葯才行。既然女法师不肯顺着他们的心意闹事或者离岛,而偏要老老实实等着,看来就是还没有伤到疼处——那么一次足以把他们全活埋的地震怎么样?因为不能去鱼人岛完成暗日最看重的任务,考夫正憋着一肚子气呢,希瑞克的信徒之间竞争也是很激烈的。

  于是看到另一派系留下来地暗日刺客,他也爱搭不理的。

  “考夫阁下…我建议您还是考虑一下。”阴影蠕动起来,最后凝成一个半透明的人形站到考夫旁边。模模糊糊的看不清面目:“这个叫摩利尔的前红袍法师可是个危险人物…她曾经是阿古斯法师部队的高级指挥官,而且消息上特别指出,跟着她的构装体极其危险,必须谨慎。”

  考夫翻了翻眼皮:“谨慎?我们已经足够谨慎的了——现在其他地海盗头子正在全力追查是谁杀掉了德里克,我相信他们很快就可能怀疑到我们。这帮该死的海上住民,一向蔑视永恒暗日的荣耀,好不容易拉拢过来地一个又因为你上司那异想天开的计划而被轻易抛弃了。见鬼,我们的目标可不是只想把人关起来了事。如果红袍法师和她的随从确实像所谓的那么危险,那么现在地情况是一两天内她就会平平安安从监狱里走出来,甚至有可能和其他海盗搭上线。那么我们怎么阻止她继续干扰我们的行动呢?嗯?你说呢?影狼?”

  “我说?怎么让我说?”影狼似乎很不满,但是随后他突然改口:“是的,考夫阁下,所以我已经解决了监狱正门地守卫,我们必须让法师和海盗之间产生大的冲突。才能保证能够顺利完成任务!”

  “嗯,干的不错,影狼!”考夫似乎没想到影狼的效率会这么高。禁不住点了点头。看来留下来协助自己的的这疯子还是挺管用的,如果他的下属都跟刺客集团的杀手一样这么有水平,考夫在希瑞克教会的地位也不会像现在这样每况愈下了:“现在你归属我来指挥,好好在岛上表现吧,有问题吗?”

  “有问题吗?有问题吗?”黑影人形身体佝偻着,两只手缩在胸前,又开始一边晃着脑袋一边有些神经质的反问着,看来他的自问自答不仅仅是习惯,神经确实有点不大正常,不过就在下一个瞬间,刺客影狼马上又恢复了常态:“当然没有问题,考夫阁下!”

  已经进入黎明前最沉寂的一段黑夜,监狱中到处传来囚犯的打呼声,低低高高的好像一个大型演奏会,摩利尔坐在一处较为干燥的角落里陷入了冥想,而四十七百无聊赖的站在铁制囚栏后边,脑袋里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想象着一拳捣烂面前的障碍了。

  地震术!

  声音在四十七脑海中炸响,好似这句话是摩利尔在他耳边大喊出来一样响亮,同时地面连同监舍一起摇晃起来,地心深处传来的震动好像大地的脉搏一样越来越强烈。四十七回过头去,发现摩利尔已经站了起来。

  “有人在监狱四周释放地震术,他们想把所有人压死在监狱里面!”摩利尔直接把话说了出来,更多犯人也因为地震的缘故从梦中惊醒,越来越多的嘈杂呼喝声响彻监狱。

  “所有人?起码没有咱们两个…”

  “笨蛋!如果因为法术造成的地震将这里夷为平地,安然无恙的我们不会变成所有海盗的众矢之的才怪!”摩利尔这时才想起用来敲四十七脑袋的魔杖已经被狱卒收缴了:“看来岛上确实有很重要地线索,而对方则千方百计不想让我们得到。”

  “所以要我们和海盗彻底闹翻。这样我们就没办法得到任何关于小红帽的线索了对吗?”四十七摊摊手:“这个你已经说过了,那么现在怎么办?不要说让我出去阻止那群不知道躲在哪里的家伙——是你要让我老实待在监狱里的。”

  “不只是得不到凯罗的线索,我们出海都会变得非常困难…”摩利尔突然顿了一下:“也许他们的真正目的是不让我们出海!难道…”

  “那我们就飞回去。”四十七仍然一副天塌不下来的表情。

  簌簌尘土从屋顶撒落下来,时间已经不允许摩利尔再犹豫了:“对方有四个人,分别在监狱的四角结成地震术法阵,现在我们去…”

  摩利尔没等说完,四十七已经好像拨开树枝似地把几根铁栅栏扭到了一边:“其实你也知道,我是不会反对从这个鬼地方出去的。”

  从四十七发现第一个黑袍牧师到他干掉对方,总共用了一眨眼的功夫。对方因为四十七出现的太过突然而马上毙命于四十七的拳下——从他站立面对的墙壁中突然捣出的铁拳把牧师的脑袋整个轰飞了出去,连个做出惊讶

  时间都不够。

  “抱歉,本来我只是想开扇门的。”说完四十七就沿着监狱外墙向另一角奔去,直到这时无头的牧师尸体才扑倒在地,并顺着一道斜坡滚落下去。

  四十七看到了站在墙角的另一个牧师,当牧师也发现四十七的时候,四十七背部铠甲突然像折页般张开了两排喷口,就好像人在用力时要大口深呼吸一样。炙热的灰白色火焰猛地喷射出来,乍看起来就像披了一袭熊熊燃烧的披风,四十七的速度一下子提高到那个牧师什么也来不及做地地步,四十七转了一个弯向下一个拐角冲去,而被切成两半的可怜牧师的上半身已经不知道飞到什么地方去了。

  考夫在第一个牧师死去地时候抽出了藏在宽大袍服下摆的钉头锤,在第二个牧师死掉的时候把钉头锤举了起来,当四十七片刻冲到考夫面前的时候,那把锤子的尖头闪电般敲在了四十七地脑袋上面。一时竟然火花四溅,声烈如钟。

  那把曾经为考夫敲碎过无数头颅的钉头锤被反冲力震的弯折回来,而且脱离考夫地掌握飞了出去。给自己施加过召唤圣力,已经把力量提升到能和巨人掰一掰手腕程度的考夫感觉自己的两只手好像被砍掉了似的毫无知觉,如果不是其它防护仍然在起作用,说不定臂骨都会被震碎,当四十七伸手捏住他的脖子并把他提起来的时候。那种爆炸般的振颤感也从手臂传达到考夫的脑袋里面,让他的鼻子都出了血。

  四十七的拇指在考夫的喉结上轻轻一按,喉结骨马上出现了细微的裂纹。但考夫却一声也咳嗽不出来,紧箍在脖子上的冰凉的手隔绝了他和空气的所有联系,这让考夫只能一声不出的剧烈的抽动自己的身体,与此同时,考夫绝望的发现,被钉头锤击中的对方的脑袋上面,连片铁屑都没敲落下来。

  摩利尔对付第一个牧师用了稍微多的一点时间,因为很明显对方已经借由地震术法阵的变化察觉到了自己这边已经有人死了,所以当摩利尔的魔法飞弹击中牧师的时候,事先加护在牧师身上的防护神术产生了效用,让飞弹迸溅着闪光消失,他看到摩利尔没有停步,反而居然向他冲来,于是马上挥起带有希瑞克黑火的战锤准备予以还击——然后他就被紧跟着解除魔法效果而来的更多飞弹撕成了碎片。

  甚至没向以疾风暴雨般的法术组合打垮的牧师看一眼,摩利尔向另一边跑去,监狱的外壁开始崩塌,如果不能全数消灭施法牧师,地震术法阵的效力仍然可以将大部分监狱夷为平地,必须在那之前干掉偷偷摸摸搞阴谋诡计的家伙!

  突然在月光下显得稍微长了一些的监狱外墙的影子卷缩了起来,就好像一个诺大的地毯突然自动掀起,摩利尔在要被其包裹的瞬间向一边跳开,却马上又迎上了黑影中突然伸出的一把细剑——与其说是剑。倒更不如说是一根针。

  影狼感觉自己手中地银针已经碰触到了摩利尔纤挺的鼻尖,却怎么也无法按照自己的预想把这颗美丽的头颅串在剑上,那个感觉就好像用剑刺中了一团软泥,往下刺刺不到底,往外拔又拔不出来,影狼干脆顺势扑了下去,等他凝结为人形并转过身来,发现摩利尔仍然好好地站在他的有效攻击范围之外。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影狼缩着身体,又开始自言自语自问自答了:“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不过很明显。这次他没有找到答案。

  “你是什么人?”刚刚摩利尔也出了一身冷汗,这种出其不意的攻击她还第一次碰上,如果不是意外术触发的防护利刃法术稳定发挥了它的作用,刚才还真的是好险。

  “我是什么人?我是什么人?”影狼晃着脑袋顾盼左右:“我是以伟大地希瑞克主神之名清除敌人的刺客,影狼!”

  回答完问题后的影狼马上显得安静并沉稳了许多,他挪动着影影相叠几乎像是粘连在一起的双腿,看似缓慢实际上时刻都在变换位置的迂回着靠近摩利尔,而女法师则迅速准备反制的法术。对付这种身手敏捷危险异常的刺客,她不能研习可以有效干扰和控制敌人的附魔系法术地弊端就显现出来了。

  摩利尔手中发出的魔法辉光没能击中对手,影狼好像没有厚度一样躲开致命的魔法能量,一声不吭的再次冲了上来,这次他两手都刺出了针一般的利剑,两把剑因为速度太快的关系幻化为了点点剑光向摩利尔刺来,作为一个暗杀者,影狼过往都是一击必杀。第二次出手的情况还真是少之又少,不过女法师这次无论如何都不可能避开我的剑了!

  但是这次女法师不但没有命丧影狼地剑下,反而影狼根本就没靠上女法师的边。就在目标近在眼前,眼看着就要被自己的剑贯穿地时候,影狼的剑突然怦怦两声齐齐折断,他还没来得及奇怪,自己就一头碰到了一堵看不见的墙壁上面了。一时间点点剑光变成了围绕在自己头顶的星光点点——他被撞懵了。

  影狼抬脚向摩利尔踢去,不过不是为了攻击,而只是在那面看不见的屏障上借力而已。影狼好像一张黑色地纸片飘了开去,迅速消融在黑夜之中——他从来没有对目标连续攻击过三次,因为影狼过往的对手都在他第二击之前倒了下去,因此,他根本就没有第三招!

  面对这种从来没有遇到过的情况,只有先逃跑再说。

  摩利尔松了一口气,说起来如果这个家伙不撤退而是继续进攻地话,那么她就要考虑撤退了,基斯凯因的加强版防护利刃已经因为超出极限的反震敌人攻击而闪动了几下便湮灭消散。这时她才发现大地的震撼似乎已经彻底停了下来,等她来到监狱的另一个转角处,发现四十七正捏住一个黑袍牧师的脖子,慢慢把他的身体整个嵌入石头墙壁内——虽然四十七的臂力非常可观,但这个牧师的身体也够结实的。

  “这是第三个!”四十七一边说,一边继续慢慢用力,好像自己不是在杀人而是在完成一副浮雕作品,此时在四十七手心里捏着的考夫满心的惊恐和绝望,只一个照面就被打垮不说,对方这种匪夷所思的杀人方法让向来以凶狠残酷的考夫-黑手都感觉太过惨烈了,特别是被杀的人还是自己的时候。

  先不要杀死他。

  “把他的脖子捏断!”摩利尔一边在心中默念着对四十七的精神对话,一边故意吓唬着考夫。

  四十七手上的力量马上明显增加了许多,考夫的眼珠子向外凸着,哀求的看着摩利尔。

  “还有什么遗言吗?趁我心情还算不错的时候说来听听吧!”

  四十七松了松手,但仍然紧紧的把考夫按在已经凹陷下去的墙壁上面,考夫嘴里吐着血沫,喉

  出嘎嘎的声音,总算能喘口气了。

  “不要杀我,我什么都可以告诉你们,不要杀我!”先稳住这两个家伙再说。

  “你要告诉我什么,希瑞克的信徒?说你们杀死那个海盗头子。还有制造这些混乱是为了让海盗把我处死,还是说为了要困住我?”

  考夫一时有些语塞,这小妮子作为法师是否如同情报中所说那么厉害还不知道,但这份洞察力确实不太好对付,刚刚准备好地那番说辞一下子都派不上用场了。

  “我是希瑞克教会的人没错,但我绝没有恶意!海盗如此对待希瑞克主神的客人,我们当然要给点颜色看看…”

  “不愧是击败了迷雾女士并夺走其力量的暗日希瑞克,什么时候他的信徒也变得这么会说谎了?”摩利尔不以为然地摇摇头,对这个蹩脚的谎言表现出了应有的厌烦:“凯罗在哪里?你们的计划是什么?最好清清楚楚的告诉我。我知道违背希瑞克地下场非常糟糕,但不肯跟我合作的下场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摩利尔的话仿佛提醒了考夫,使得他露出一幅决绝的样子:“不要把自己跟伟大的希瑞克主神相提并论!你才不会明白违背主神的下场会怎样,那要比死恐怖千倍万倍!”

  不好!

  摩利尔心中一惊,却来不及阻止考夫咬碎了自己牙齿中包藏的毒葯颗粒,大量鲜血从他的口鼻中缓缓流出,四十七松开手,考夫就这样歪着脑袋死在了墙壁里面。

  “早知道我应该早点亲手捏死他…”看上去四十七有些遗憾。

  “我不应该那么刺激他。不过确实没想到希瑞克地信徒如此狂信,到了随时可以为他们的主神放弃生命的地步…”摩利尔也有些遗憾,但她明白就算这个黑袍牧师不死,也很难从他嘴里获得什么有价值的情报了。

  “嗨,又碰面了!”曾在破碎头骨旅店内遇到的女剑士克洛伊突然出现在稍矮一点的坡地下面,她好像随随便便的拿着自己的武器,就像个完全不知道怎么用剑地新手,火红的头发好像黑夜中跳动的一团火焰。高挑地个子即使从土坡上向下看也完全没有矮小的感觉,但最令摩利尔在意的是,就在克洛伊脚下。刚刚逃走的暗日刺客影狼蹲伏着,就好像克洛伊的影子似地,在不知从何处照来的忽明忽暗的微光下轻微地摇曳着。

  难道这个也是希瑞克的人?

  “不要误会,我是在那边把这个要逃走的家伙抓住的。”克洛伊把剑插入腰间的剑鞘,摊开双手走上斜坡。影狼亦步亦趋的跟了上来,实在看不出他是像一个俘虏还是更像一条跟着主人到处跑的小黑狗。

  “无论是敌是友,如果你不想阻碍我们。就请离开吧…”摩利尔伸手示意克洛伊保持距离,远处的火光和人声渐渐接近,监狱内的哀号和咒骂声也一直没有停歇下来:“不过如果你可以把这个之前刚刚攻击过我的人交给我,我会非常感激。”

  “我本来受雇于这里的海盗头子德里克,从在旅店里得知他死讯后就开始到处乱转,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现在看来,我雇主的死似乎和这帮家伙有挺大关系。”克洛伊笑了笑,刚毅的脸庞上英气逼人:“为了拿回应该属于我的佣金,所以我必须跟着这条狗,找到他们的主人,好好算清楚这笔账。”

  摩利尔虽然对于克洛伊用了什么方法把这个自己都感到有些棘手的家伙制服有些奇怪,但一时却也找不到对方说话中的漏洞,这时克洛伊抬脚踢了影狼一脚,后者竟然张口汪汪叫了两声。

  “不是让你叫,笨蛋,说话,把刚才说给我听的话再说一次!”

  “我说什么了?说什么了?”影狼蹲在地上,晃着脑袋自己问了自己一遍之后开始回答:“是的,德里克是和一个船长见面后被我们杀死的,并且嫁祸给那个带我们出海的船长,目的是为了制造騒乱,阻止女法师和他的构装体去追踪已经出海的我们的人,他们是去鱼人岛找那个迷雾女孩凯罗…”

  鱼人岛?凯罗?虽然摩利尔仍然有些半信半疑,但这个线索确实已经再明确不过了,除了克洛伊和影狼之间那有些奇怪的关系之外,确实找不到什么不让人相信的理由。

  天色已经有些微白,海盗们成群结队的蜂拥而至,克洛伊很明显与领头的海盗相熟,她只过去解释了几句,海盗们马上放弃了对摩利尔的包围,并将监狱中因为德里克被杀的关系而关起来的人尽数释放,看来没有任何理由再怀疑这个举止有些奇怪的女剑士了。

  “既然你不是希瑞克的人,那么一起同行我也不太反对,不过最好不要给我们添太多麻烦,这次旅行的凶险程度很可能要超过你的预估!”刚到下午,收拾停当的摩利尔和四十七来到了码头,德里克的手下准备了一条船,而原红酒女王号上的水手也大部分自愿来参加这次追回他们船长的行动——虽然对于赛蒙和摩利尔的义气和感激是水手们众口一词的理由,但主要原因还是赛蒙欠着他们很大一笔佣金的缘故。

  克洛伊早早的就在码头等候着,而影狼仍然蹲在她的身边寸步不离,在白天看来,影狼原来只是穿着一身连同脑袋都包裹的严严实实的黑色紧身衣的年轻人,只是唯一暴露出来的脸庞非常消瘦,而脸色苍白的也有些吓人,他蹲在那里没精打采的,一副看什么都不顺眼的神态。

  “这是我自己的问题,我会照顾好我自己的,请法师小姐放心!”克洛伊又笑了,不甜不淡的,连同那个不伦不类的称呼都让摩利尔感觉有些不快。

  “那是你的事。其实我倒是对你怎么驯服了这个暗日信徒的过程很有兴趣…”摩利尔有意的转开话题,实际上对于影狼的好奇摩利尔完全比不上四十七,他刚到码头就弯下腰俯视着影狼,后者则不屑的看都不看他一眼,四十七拍了影狼的脑袋一下,影狼晃了晃脑袋,眼睛虚虚的看着别处,四十七又拍了一下,影狼都快要痛得流出眼泪了,但还是非常高傲的不肯就范,当四十七第三次抬起手时,影狼才应付似的汪了一声。

  “乖!”四十七的第三个巴掌还是拍了下去。

  “摩利尔船长!全部准备就绪,是否起航!”罗尔出现在了船首,对于摩利尔船长这个名号叫的非常自然顺口。

  “这是一个秘密,不过之后我会告诉你的!”摩利尔没来得及去想克洛伊所说的秘密是指什么,突然被克洛伊闪电般的在面颊上轻吻了一下,当摩利尔愤怒的回过神来的时候,所有人都已经登上了船。“该死,起航!”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