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十二回合 接舷战

第十二回合 接舷战

  嘲笑声夹杂在海潮里浩浩荡荡,扑面而至的水汽让就算早已经被淋了个通透的人们依然感到一股挥之不去的潮气萦绕着席卷了全身上下,而这声音带来的震撼感一时间竟然超过了汹涌肆虐的大漩涡。\wWw.QΒ⑤。com\

  “这是什么东西?”四十七暂时打消了把寄居蟹号砸个粉碎的想法,饶有兴致的观察着那片从深渊的雾气里顺着漩涡逆流而上的黑色潮水。

  “奥利德拉。古老的水元素亲王,统驭无数邪恶水系生物的黑暗公主…”克洛伊代替摩利尔回答了他的问题:“真没想到,竟然能把这样强大的存在召唤到了主物质界,看来还真不能小看他们呢。”

  现在漩涡下部已经出现了一条龙卷风一样的水柱,吸引凝聚着黑色的海水围着她旋转,又咸又涩的苦水纷纷扬扬的向外飘洒迸溅,好像雕塑中掉落的碎屑一样,从中塑造出一个巨大但不失妖娆的人形。

  “奥利德拉!是我呼唤了你,你现在必须为我服务!”奥兰多站在船头,现在寄居蟹号和渡鸟号都围绕在奥利德拉上方一些的位置上旋转着,水元素公主带来的黑色潮水托住了它们,暂时停止了继续滑落的趋势,而他居然也不在乎奥利德拉会不会因为他的不识相而恼火,改变主意把寄居蟹号弄得倾覆掉:“我现在请求你把我们送出漩涡,并且将另外那艘船拖进深海,彻底毁灭!”

  “蠢货!”奥利德拉猛然转身面对正顺着漩涡漂流到她身后的寄居蟹号。这个动作让她完全由海水凝成地多褶长裙展开,带起层层叠叠的波浪一直蔓延了整个漩涡,把寄居蟹号弄成打横儿的姿态,在急速旋转的海水冲击下随时可能翻个儿。

  水元素公主轻而易举的游上来,她在汹涌的大漩涡里行动好像只是踏上几级台阶那么简单,奥利德拉微微仰头,用她深绿色的眼睛逼视着敢于冲她发号施令的奥兰多,和她的身量比起来,扁平扁平地寄居蟹号不过和普通人面前的一张桌子差不了多少。上面站着的的奥兰多和其他希瑞克教徒就更不起眼了:“你命令我?”

  奥利德拉的声音清朗了些,但是听起来仍然带着波涛的呼啸:“你这干乎乎的小子,敢指使老娘?”

  奥兰多完全被水元素公主呼吸中带动的水汽浸湿了,他之前一直呆在寄居蟹号封闭地驾驶室里,身上可是清清爽爽的:“水元素公主!我没有冒犯的意思!”

  他的脸色苍白异常,但是几乎没有眼白的双眼却好像镜子一样映出奥利德拉的脸庞——说来也怪,尽管水元素公主周身的大片海水已经变得好像几万只乌贼喷出墨汁搅拌过一样,但是她的脸和身体居然基本上全是由清澈透明地波涛凝成的。一点杂质都没有,满头碎浪不停的飞舞溅起,组成瀑布一样地长发。

  “我现在是以荣耀的希瑞克之名与你谈话!”奥兰多迎着水雾大喊:“作为他忠实的仆人,我代表他请求你的帮助!这是你和永恒暗日之间的协议!”

  “我又不是希瑞克地仆从!”奥利德拉扬起手,宽大的袖子和漩涡表面之间马上连成一面高大的水墙,把寄居蟹号卷裹在突然出现地巨浪中:“老娘要给你个教训,干乎乎的小子!”

  “似乎那帮家伙惹怒奥利德拉了…”在涡流另一侧的渡鸟号上看热闹的克洛伊刚刚侧头对摩利尔说出这句话,便看到摩利尔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

  “不对…小心!”看出问题的摩利尔还没来的及做出什么反应。奥利德拉就向他们发动了攻击。大漩涡在水元素公主舞动的身姿下一下子狂暴起来,速度陡然加快,瞬间就把渡鸟号扯落下面的深渊。被从四面八方压下去的乌黑巨浪吞没。

  奥利德拉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毁灭杰作。然后她托起寄居蟹号,在它的控制下,大漩涡中竟然开出一个稍微小一点的,和漩涡壁平行的旋转空洞,好像一条深邃的通道:“滚吧。干乎乎的小子,别让我看到你!”

  奥利德拉将寄居蟹号送向那个不知通往何方的水路,然后扫视了她所在的这个大漩涡一圈儿:“好不容易来一次。不如把这个可爱的漩涡挪到人多一点的地方去玩玩…”

  水元素公主猛地一侧身。渡鸟号破浪而出。它从深渊的虎口中飞出来——真的是飞出来,带起大量黑水,擦着奥利德拉横空而过,跟在寄居蟹号后面冲进那条还没闭合的漩涡水道。

  奥利德拉没管渡鸟号怎么样,而是转过头凝视着漩涡深处。

  巨大的四十七紧跟着破水而出,发出的咆哮轰鸣声一时间连大漩涡的尖啸也盖了过去,飞临水元素公主头顶的时候已经变成了杀气腾腾的钢铁巨龙。

  “我就觉得…老娘还是小看你了,干乎乎的小子!”奥利德拉一挥袖子,激荡的海浪马上震起老高,而她也顺着漩涡越升越高,不,连整个漩涡都越升越高。

  四十七拍打着铁翼震起暴风:“别嚣张,小女孩儿…到爸爸这来。”

  这是什么地方?

  平静无波的水域一片死气沉沉,只有突然出现的寄居蟹号激起的涟漪一**扩散向远方,没入那层霭霭的雾气中。塞蒙晃了晃脑袋,努力驱走穿过飞旋的涡流而带来的眩晕感。现在他充其量只能看清楚船首像,再远一点就全都影影绰绰的了,驾驶室的舷窗模模糊糊,沾满了油一样的海水,看起来非常不舒服——突然赛蒙猛的扳动舵轮,把它转的像个风车似的,险险避开突然从雾霭中探出来地尖锐礁石。

  妈的。风暴洋中的暗礁都不怕风浪侵蚀的么?赛蒙斜眼看着从船边擦身而过的狰狞怪石,暗暗咒骂。凭他的直觉,这鬼地方相当怪异,他隐隐约约觉得自己多年来积累的航海经验在这里似乎派不上什么用场了。

  “喂,我们现在在哪儿?”大副沉着脸走进驾驶室,脚步有些虚浮,一边还在包扎手腕上的伤口,敢用这种语气和船长说话的大副也算绝无仅有了:“快点搞清楚!”

  日你妈地…召唤怪物出来的又不是我!赛蒙真恨不得回头一脚把这个八成是被后娘养大的王八蛋踢海里去,但是咬了咬牙。最后还是看向固定在舵轮旁边的罗盘——它正发了疯的乱转,显然失灵了,也不知道是漩涡中的震荡造成的还是怎么一回事。

  奥兰多也走进驾驶室:“想办法离

  吧,我们现在只需要…”

  一声巨响,寄居蟹号猛的震动起来,一大朵水花在船边炸开。

  赛蒙是第一个反应过来地:“妈的!有人攻击!准备迎战!”

  “瞄准点!你们的胆子被大漩涡吓破了,难道眼睛也被吓瞎了么?”罗尔已经扯掉破破烂烂的上衣,两个小眼睛瞪得溜圆看着不远处浓雾中时隐时现的寄居蟹号。现在露天甲板的好处就体现出来了:“再给他来一下!”

  先发制人是有道理的。和破破烂烂的渡鸟号不同,寄居蟹号虽然也在漩涡深渊中有所损伤,但是大体结构依然保持着完好,如果希瑞克地教徒发现他们也跟在后面来到这里,然后攻击的话——这几乎毫无疑问,那么已经失去全部船桅的渡鸟号无论远攻还是近战都不会有什么希望地。

  幸好渡鸟号上的投石炮还能用。虽然没有普及火葯这种在四十七原来的世界一直到星际时代还没有完全淘汰的杀戮利器,但是这种独特的船用投石机射程和威力同样相当惊人——第二发炮弹划着一个抛物线再次打向寄居蟹号,因为有上一炮做矫正而微调了角度。摩利尔清楚地看到球形的石弹狠狠砸在寄居蟹号一侧,马上就是木屑横飞。

  渡鸟号上马上爆发出一阵欢呼,虽然水手们没有摩利尔看的那么清楚。但是他们也知道这一击漂亮地命中了。

  “漂亮!”因为头部在漩涡中被撞破了,所以脑袋上扎着一块布,站在投石炮后亲自操刀的二副猛的一挥拳头:“我就说过,作为水手现在对面那艘船上的家伙们差劲透顶!”

  确实,受到攻击后还没能及时转向做出反应导致被轻易击中。寄居蟹号确实够迟钝的了。

  “这帮家伙怎么突然精神起来了?”克洛伊帮不上什么忙,她就是剑术再高明也不可能会水上飘的功夫冲过去,她站在摩利尔身边看着渡鸟号上跑来跑去。脸上全是一副兴奋神情的幸存水手们:“嗨!难道你们以为能逃出大漩涡就可以不用在乎谋杀之神了?对面可是受到暗日眷顾的希瑞克教徒!还是趁着船沉掉之前赶紧想办法逃掉吧!”

  这句挑衅似的话引起了水手们的不满,一个袒胸露腹满脸胡子的水手居然回头冲克洛伊挥了挥拳头:“怕什么!连那么恐怖的大漩涡都逃出来了,还有什么可怕的!这些日子追踪那艘船让咱们吃了那么多苦头,不给他们点颜色看看怎么行!”

  克洛伊冲摩利尔一笑:“思维简单的家伙们——不过木头脑袋的人一般都干劲十足。说起来你的钢铁随从真的是很特别呢!当他变成那种样子把渡鸟号扔出漩涡深渊的时候,我还以为又是对方召唤出来的什么不属于主物质世界的怪物呢。”

  是啊。头脑简单的家伙。摩利尔看着雾气中已经调转船头开始朝这边行驶的寄居蟹号,心情突然有点奇怪…难道是我想得太多么?

  寄居蟹号也向渡鸟号进攻了,但是他们显然缺乏经验,甚至连船上的弩炮射程和用法都没了解清楚,射出来的矛弩歪歪扭扭,毫无威胁。不过希瑞克的教徒们居然会先选择用船上的武器攻击而不是使用牧师神术,看来召唤出水元素公主也是让他们付出了不菲代价的。

  渡鸟号稳健的发射了第三炮,这次的炮弹是一包燃烧的沥青。水手们可是费了不少劲才从破烂的舱底把泡在水里的这东西翻出来,幸好裹在外面的油布非常严实,火种也幸运的找到了——沥青包被希瑞克牧师施展的防护神术挡住,但是仍然在寄居蟹斜上方破掉,让它的小半个船体和周围一片海域都燃起熊熊火焰。

  “灭火!灭火!加快速度冲过去!”最初预想中的展开远距离炮击,兵不血刃的击沉渡鸟号这个计划完全成了泡影,赛蒙气的七窍生烟,现在他的感觉就是一个只有头脑清楚的瘫痪病人,什么都明白却什么都做不了,被一艘已经几乎没有行动能力的船打成这样还是他从没未遇到过的耻辱:“准备接舷战!你们不至于肉搏也不是对手吧!”

  寄居蟹号冒着渡鸟号的炮火在几乎无风的水域中冲过来,如果不是船上的希瑞克牧师抵挡了摩利尔相当一部分的法术攻击,她发射的火球和连串的飞弹轰炸说不定就能把船击沉。

  看着浑身冒烟的寄居蟹号冲过来,摩利尔放下手扭头看向克洛伊:“你该关门放狗了吧?”

  的确,在肉搏战上希瑞克的教徒是占据绝对优势的——还没等两船接舷,被牧师加持了“公牛之力”、“魔化武器”、“协同作战”等法术的黑暗卫士和刺客就挥舞着武器一跃而至,顷刻间便有几名水手被砍倒。

  “什么人?什么人?”从风暴开始就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的影狼突然窜了出来,站在甲板上左顾右盼,看到同僚们的时候目光显得有些迷茫:“你们是谁?好面熟,好面熟!”

  正冲过来的一个希瑞克刺客明显也愣了一下,他一手握着长剑,另一手拿着匕首,两柄武器上全都闪烁着黑暗的光芒,轻易劈断渡鸟号二副的水手弯刀,但是因为影狼的干扰没能继续追击:“你怎么在…”

  他的脸从中裂开。克洛伊好像飞鸟一样掠来,在影狼的肩头上轻轻一点,出剑,跳过刺客的尸体——行云流水。

  温热的血喷在影狼脸上,让他呆了那么一瞬,随即目光猛的狂热起来。

  “汪!”

  长针一样的细剑从他袖口电射而出,刺中一个注意到克洛伊,正要转身追赶女剑客的重铠战士。这个希瑞克教徒就算在海上旅行也没脱下他那身笨重的黑铠,对自身防护的偏执可想而知——但是就算他再怎么小心也不能不看东西,而影狼的刺剑正是从他右眼钻入,直贯入脑,然后狠狠一绞。接近八尺的战士摇摇晃晃的向后退去,一只眼睛是个血淋淋的洞,另一只向上翻翻着,完全看不到眼仁了,只有一片正逐渐泛起瘀血的惨白。他被船舷栏杆挡住,但是上身接着往后仰,扑通一下摔进海中。

  激战方酣。寄居蟹号已经撞上渡鸟号了,推挤着它继续向迷雾深处漂去。乌黯的水面上,几道浅浅的水波划过,似乎有什么东西——但是交战的双方都没有注意。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