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十四回合 海底

第十四回合 海底

  严的巨龙撕开迷雾,俯冲而下。\Www、Qb5、COМ/

  正在围攻人类的鲨化鱼人们首先听到的是四十七展翅飞翔时产生的特有风暴声,就好像一团移动的雷霆。它们不明所以的抬头看去,大概还以为是要下雨了呢——伴随着巨大阴影从天而降的,是毁灭一切的龙息。

  四十七转动颈子,将白热的火焰和闪电倾泻在大群鲨化鱼人头上。它们甚至来不及做出抵挡躲避的动作就被瞬间烤焦,变成黑乎乎的渣滓。龙息直接命中的海域马上沸腾起来,大量蒸汽混杂着鱼人被蒸发的血肉冲天而起,形成颜色怪异的烟柱,同样充斥弥漫的还有熏人欲呕的焦臭,好像整个海洋已经变成一个大剪锅——看来世界上如果有什么比一大堆臭鱼更恶心的,那就是一大堆烧糊了的臭鱼了。

  塞蒙脸色发白的看着这一副惨象——心里估计自己可能整个下半辈子都不会对烤鱼有什么食欲了。

  四十七翻身落向自己造成的烧煮大餐,短短的时间内已经变形构装成狰狞的钢铁巨像砸在淤泥中,身上残留的电火到处流窜,把周围的海水激的噼啪作响。

  鲨化鱼人们返身向四十七扑去,连冲到水手和希瑞克教徒们身前的都开始往回撤。

  “虽然不合我的审美…但是必须承认,他现在相当帅。”克洛伊感受着脚下传来的震动:“你到底是从哪里把他淘换来的?”

  “和这里差不多一样脏。”摩利尔向后退去,之前地立足之地正咕嘟咕嘟的冒着混浊的污水。四十七降落的震动将那里撕裂了一个大口子。

  鲨化鱼人们现在全力对付四十七,试图阻止他在鱼人群里肆无忌惮的横扫千军。钢铁巨人半身陷在海里,双臂很快沾满了鱼人们的碎块,突起巨大尖棱的铠甲和利刀一样的手指好像破城槌般在它们身体上碾过,让激起的海浪也变成红色。

  但是鱼人依然不折不挠地进攻,好像一群围着坦克撕咬的野狗——看起来不借助魔法的力量,它们就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做害怕。

  四十七从海中拔身而起,突破鲨化鱼人的包围落到摩利尔他们面前,顺手打飞了一个手边的希瑞克牧师。一点也不在乎现在他们和自己是同一个战壕的。

  “讨厌的家伙。”他直起身转过去面对着再度向已经扑过来的鲨化鱼人群扬起手臂。钢铁地交错摩擦声中,腕部分解,臂甲打开,内部构件翻转重组,把里面藏着的武器探出来——一枚形状奇特的金属锥矛出现在四十七手里,尖端的棱形锋刃根部带着四个好像镰刀一样的平衡翼,随着四十七猛力一挥,火焰伴随着尖啸。长矛拖着蓝白色的尾焰射出,将冲在最前面跳过来的鱼人一分为二,深深扎进海里。

  猛烈的爆炸把海水掀起滔天恶浪。一个急剧扩散地火球带着大量金属碎片,好像一圈飞舞的火焰和刀刃的风暴,烧焦撕碎了它能接触到地一切,不管是鲨化鱼人的身体还是凸出海滩的岩礁。

  爆炸过后的短短片刻,飞矛在鱼人群中造成了一个边缘清晰的死亡区域,随即又被重新涌入地海水模糊。形成翻涌的漩涡,带动污浊的水流和鱼人们地残骸灌进爆炸过后的空洞。

  四十七手臂上的机括转动了一下,第二枚矛形飞弹准备就绪。

  “等一等!”摩利尔感到立足不稳。土层好像有滑动的迹象,急忙出言制止,但还是晚了一步,或者说四十七根本没听她的。

  第二次爆炸消灭了和第一次同样多的鲨化鱼人,同时也引发了更严重的后果。

  小岛坍塌了。摩利尔等人随着崩裂的土石一起下坠,身后是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四十七,而他沉重的巨大身躯正在造成更大的塌陷。

  克洛伊拉着摩利尔的手落在冰冷潮湿的地面上。周围一片漆黑,只能听见泥浆流溅下来的声音和跌跌撞撞的水手们的痛乎与咒骂。

  头顶传来一连串轮轴运转和金属碰撞的嘈杂,但是降落下来的声音却是极轻。紧接着洞窟内变得亮如白昼——龙息逆着他们落下来的通道上升,充塞了每一个缝隙,一直涌到外面,看起来就好像突然有一座小型火山爆发了一样。

  摩利尔举起手杖,杖头宝石闪烁了一下,放射出柔和的白光,使得钢铁巨龙利齿间流溢的火焰在洞窟中不至于那么突兀可怖。

  “哎哟…”塞蒙在不远处揉着腰抱怨着:“摔死我了…”

  “为什么我觉得你将我们带入了更大的危险之中呢?”摩利尔用法杖照着四十七,杖头上的魔法明焰在他燃烧着血红色光芒的眼睛面前黯然失色:“你确定你不是来这里杀我的?”

  四十七微微偏头,在这种形态下他看起来高傲而且自信,连话都懒得说。

  掉下来的水手们朝这边聚集,他们全被优雅四顾的四十七惊呆了——从长着王冠一样螺旋尖角的龙头一直到柔韧锐利的尾端,长长的钢铁钉刺遍布全身,就连肩膀和脚爪上也不例外。蓝白色的电火在其间跳跃闪烁着,让他身上几何形

  闪闪发光,随着巨龙的动作而辉映流动,照耀的整个暗不定。

  只有罗尔狠狠瞪了跟在后面躲躲闪闪的赛蒙一眼,而塞蒙讪笑着,明智的接受了权威被挑战的事实。

  奇怪的是,希瑞克的教徒居然一个都不见,他们根本没和摩利尔等人落到一处,这实在不是能用巧合来形容的。

  巨龙折起双翼,猫似的往前一跳,变成类人形态的钢铁武士——他发现了一个门,不过对于他身为龙的体形来说。还是小了点。

  摩利尔站在四十七旁边,将手杖指向石门内。白光只能照亮很短一段距离,潮湿地石壁上水流涓涓,从顶棚一直渗入地下,看起来好像随时都可能遭受灭顶之灾似的。

  “这里好像是海底…”克洛伊也在一边看着深邃的通道:“我们要进去么?”

  “当然。”摩利尔用法杖敲了敲四十七的肩膀:“你在前面。”

  然后她又一拦迈步欲行的女剑客:“你在后面。”

  门里面是长长的甬道,墙壁上的土层已经有脱落的迹象,但仍旧可以看出是人工开凿而成的,因为在甬道里还不时地分布着用于照明的火把托架,偶尔也有几只燃尽的火把。

  被四十七的龙炎封在上面的那些东西应该并不具备这样的能力。单就说制作火把所花费的耐心和精力对鲨化鱼人来说已经是足够的考验了——对于生活在海里地它们来讲,要火又有什么用呢?

  头顶上鱼人的聒噪和散发出来的恶臭已经很模糊了,他们也没有侵入的迹象,否则这条甬道里不出一分钟就会充满臭鱼的味道——和上面相比,这里简直是另外的世界。

  “究竟是什么人才会在那些恶心的生物脚下开凿这样的通道?”罗尔一边招呼着深一脚浅一脚地水手们跟上,一边忧心忡忡的发问。

  “不知道,管他是谁。”四**摇大摆的走在最前列,他地逻辑是只要能走到最后就一定会知道答案。而他恰恰具备走到最后的大多数条件。

  摩利尔的手轻轻的滑过潮湿的墙壁,甚至可以感觉到汹涌地海水就在离这里不远的地方翻腾,墙面非常的粗糙,能够清晰地看见尖凿所留下的轨迹,看起来如此幽长的隧道居然是一凿一凿打通的,手段虽然落后,可毅力更加令人钦佩。

  不过现在更重要的问题是,这条道路通往什么地方。

  仅仅依靠摩利尔手中魔杖散发出的白色光晕。众人在幽暗的甬路中茫然行走,他们疲惫不堪、伤痕累累又心惊胆战,曾经从大漩涡里逃出来的兴奋之情已然彻底消散无踪。才出狼窝,又进虎口——为了逃避致命的威胁被迫奔赴一个全然不知的未来。

  幸好,他们还未计划过停驻。

  没有人希望停下来也不会有人敢停下脚步,他们本能的跟随着微弱的光亮,感受着前面的人散发出来的体温。这才能让他们觉得安心,至少证明自己并不是孤独的,当然走在队伍最后的赛蒙更多的是回头张望。尽管他什么都看不到。

  但这样才更让人害怕,不是么。

  不知道走了多久,尽管四十七坚持说用了半天时间,但几乎没有人相信他,因为他这个说法的根据是那些明显很随意的安装在墙壁上的火把托架,根本就没有半点说服力。

  但无论如何,他们已经穿过了令人窒息的盘旋甬道,它在海下能保持如此惊人的长度和完整性简直就是个奇迹,最后的一段大多数人几乎是半走半钻着通过的,只有最前面开路的四十七始终未曾弯腰,他挥动双拳满不在乎的破开挡路的石头,就像一部全马力的开掘机,可身后的人没有他这种本事,从整体变成碎块的石头依然充塞着通道,使得就算经过四十七开路后的通道的宽畅程度也没有实质变化,除了更难走和很多本来能用的支撑点都不能用了之外。

  魔法护罩里的摩利尔满脸不高兴,她倒不像其他人那样担心四十七会像搞沉小岛一样把甬道搞的彻底坍塌,不过是单纯的看不惯四十七这种做法,他自己或许如金汤般不朽,无论是从身体到意志——可他把这种不朽的自信强加于人就非常让人不爽了,见鬼,这家伙一点都不成熟!…摩利尔的结论。

  不过她打消了用魔杖敲打四十七的念头。因为现在敲在他身上的东西接连不断,就算多来一下也未必能让他感觉到什么,甚至有可能弄坏法杖的魔法效果,难道接下来的行程要依靠他那双红眼睛来照明么?

  克洛伊轻快的跟在他们身后,并没有什么怨言。眼前这状况虽然不比破烂颠簸的甲板和林立交错无处不在地利刃好到哪里去却也不困难到哪里去,如果真的有少许不满的话,那就是和死板的石头玩躲避游戏很无聊。

  四十七沉重的脚步在进入一处更为宽广的所在后停了下来,他活动了一下胳膊,浑身骨节发出一连串的金属撞击声,红外线似的目光细的像针孔,头部转来转去地注视着周围环境,除了石头只有石头,即使

  满了很多奇形怪状的花纹也还是石头。

  克洛伊轻轻的喔了一声。也跟着慵懒的舒展身体,说实话最后的一段甬道对她来说也未免太矮了。

  众人鱼贯而入,摩利尔始终站在洞口,直到确认所有的成员全都已经脱离甬道。

  水手们开始互相清点人数。除四十七、摩利尔和克洛伊,成功脱险的水手大概还有十几个,包括罗尔,二副,当然。还有被强迫殿后的塞蒙。

  “这里究竟是…”塞蒙举目环伺,或许在转移话题。

  显然很成功,所有地人纷纷抬起头环顾四周,短暂的喘息让他们因求生本能所屏弃僵死的理智机能重新开始运转,真正的开始关心自己究竟身在怎样的环境里。

  又是神殿?最近似乎总是在这种莫名其妙的地方旅行,实在是有些审美疲劳。

  水手们紧紧团结在以摩利尔为核心的白光周围,坚定不移的不擅离半步。他们地脸被魔法光芒照得惨白惨白的,脸上凝固的血块也顾不得擦去。好像一群孤魂野鬼,找逃跑地船长要债能要出这样惊险的旅程,实在是有些太刺激了——以至于面对就在他们面前的塞蒙也没能马上想起来他们此行的最终目的。

  摩利尔把本来像火炬一样燃烧着地不灭明焰聚成一束。向远处照去。模糊的光圈在墙壁上扫动着,把那些历经岁月流逝而被侵蚀的不成样子地神秘线条支离破碎的从黑暗中显露出来。

  不知何方传来嘀嗒的水声,传到大气儿也不敢出的水手们耳朵里,恍如雷鸣。

  “鱼人岛…”罗尔突然喃喃出声,他天生的昏暗视觉显然让他看到了其它水手们看不见。四十七看见却又忽略了的东西:“这里就是鱼人岛!”

  “鱼人岛?”四十七回头看着海精灵:“这里是个洞,有点常识好不好?”

  赛蒙也顺着罗尔的目光发现了什么:“没错,是这里…看!”

  洞窟上的符号和石头纹理不是杂乱无章的。只不过因为那些线条太过抽象化。而且魔法光芒只能照到石壁上极小的一部分,加之不断漏下来的海水的侵蚀而断续错位,所以才没能在第一时间内辨认出来。

  随着摩利尔有目的的移动光柱,风格粗犷,覆盖了整个穹顶的壁画逐渐展现在众人面前。

  三头六臂的鱼人驾驭着庞大的海兽在海中乘风破浪,每一只手上都拿着不同的武器,虽然已经残破不堪,但是仍然能依稀辨出它当初那恢宏的气势,尤其是光亮照到鱼人维妙维肖,长着棘角的巨大头部的时候,一种莫名的威压扑面而来,好像那真的是一个铭刻在墙壁上的神灵在俯视着进入洞窟的芸芸众生一样。

  “鲨化鱼人之神?”克洛伊饶有兴致的仰头看着壁画:“真的有这样一个神祇存在么?我可从来没听说过。”

  “我曾经从一些古老的文献上看到过这个。”摩利尔顿了顿法杖,把魔法光柱重新变回火把的形状,让壁画再度隐藏在一片黑暗之中:“谎言女神并不介意信徒们把她当成某个实际上并不存在的神祇来信仰。实际上她相当喜欢这样做,甚至经常伪装成其它面目去欺骗无知的凡人们…散布谎言和幻象是迷雾女士的天性,看来我们找对地方了。”

  “这家伙看起来很面熟…也不一定就不存在。”四十七以很肯定的语气下了结论:“嗯,如果穿个红肚兜就更像了。”

  摩利尔自动忽略了四十七的这句胡言乱语,心想是不是应该先确定现在究竟在什么地方,离海面多远,如果有可能的话,先让这些水手离开…

  黑暗中闪过一个小小的身影,转瞬即逝。

  “谁!”摩利尔擎起魔杖,白光再次形成一束直射出去,但是人影消失的地方只有潮湿的岩壁。四十七在她出声的同时转过头来,他的视线并不受黑暗环境的影响,连流水的痕迹都看得清清楚楚——但是同样也没发现什么。

  “怎么了?”克洛伊把手按在腰间的剑柄上,上面的希瑞克神符已经黯淡无光:“你发现了什么?”

  摩利尔闭上眼睛,片刻后睁开。幻觉?

  “我刚才好像看到有什么人在那里,一眨眼就不见了。”法杖照耀的方向空空荡荡。

  四**步流星走过去,在石壁上随手敲了敲,听声音不像是有暗门的样子。于是他后退两步,然后猛的一记侧踢。

  随着流泻的污水和纷纷掉落的崩塌的泥石,墙壁在四十七的踢击下出现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洞,但同时整个洞窟也似乎跟着摇晃起来,碎石从天而落,幸好穹顶比较高,还有时间闪躲,但潺潺水声也比刚才听的更加清晰,仿佛很快地下大殿很快就要被海水淹没似的,水手们一个个噤若寒蝉,绝望的等待着四十七一脚带来的灾难来临。

  不过还好,除了那些可以轻易避开的碎石之外,什么也没有发生。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