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十五回合 幻影

第十五回合 幻影

  克洛伊想拉着摩利尔一起躲避纷落的碎石,女法师往旁边一闪,拒绝了她的好意。/WwW.QΒ5、com/

  冷风袭来——摩利尔法杖上的魔法明焰闪烁了几下,随即熄灭。

  怎么会有风?魔法的火焰又怎么会被一阵风吹灭?

  不知是哪个水手突然的惊叫还没平息,黑暗中就猛的爆发出短促而且激烈的锋刃交击声,好像有两支军队展开了一场沉默的恶斗。

  魔法和神术交击产生的灵光好像焰火一样在洞窟里炸开,夹杂着水手们的惊呼乱叫,无论影子还是声音都光怪陆离。

  **被撞击产生的闷响接连不断。转瞬即逝的闪光中,一个怪影纵掠如飞,被他挨上的家伙全都一声不吭的飞出去,如同被一头恐龙撞上了似的——而那个可怕的身影确实也越来越不像人。

  摩利尔重新点燃魔法明焰的时候,希瑞克教徒已经死了一地,大多数全都筋断骨折。

  “必须承认,对付这种围攻场面你比我要拿手许多。”克洛伊挽了个剑花,对抓着最后一个敌人的脑袋把他生生按进地里的四十七说。

  “我的铁布衫根本没有气门。”四十七从死尸头颅中抽出血淋淋的手指,拔掉插在小腹上的匕首,其实它只是夹进肌肉一样灵活柔韧的钢铁甲胄缝隙里,又说了一句克洛伊听不懂意思的话。

  这些突然出现的希瑞克教徒又是从哪来地?

  冷风从被四十七踢碎的地方不断灌进来,而且带着缕缕雾气——不过没有再给不灭明焰造成什么影响。

  “走那边。”摩利尔率先向风起的源头走去。

  什么地方?

  一墙之隔。恍如天上地下。

  除了摩利尔的法杖之外没有其它光源,但是和之前的漆黑一片比起来已经大不一样,就好像突然从小黑屋来到了室外,虽然抬头看去,上面灰蒙蒙的,但是对刚钻出来的摩利尔等人来讲已经算是明亮的耀眼了。

  雾气在身下弥漫,一直淹没到腰间,连地板都看不见。

  摩利尔的目光收缩起来。

  奥兰多正在和一个娇小地身影对峙——那身影穿着一件白色的连衣裙,扎着一个红头绳。和希瑞克的杀手相隔十来步远,似乎一点也不担心奥兰多只要一跃就能割断她纤细的脖子。

  “小红帽?”眼前的小女孩和四十七记忆中的凯罗一般无二。

  似乎是听到了四十七的声音,凯罗冲着这边转过脸,一如既往的甜美乖巧。

  奥兰多趁此机会猛扑而上。在希瑞克神力加持下,他地身形简直有如一道黑色的闪电,动作之快甚至好像连攻击的过程都被消掉了一样,直接就把黑剑和匕首交错搭在凯罗的颈子上…

  摩利尔一扬手,五发洁白的光弹划着弧线急飞而出。在这种时候那些威力强劲的法术并不比魔法飞弹能更有效的缓解危局。只要能阻碍他一下…然而四十七却没有马上冲出去,最先行动的反而是克洛伊——地毯一样地雾气好像被什么劈开了似的断裂,在飞掠而出的女剑客身前似乎出现了一柄无形锋刃,直指奥兰多。

  魔法飞弹和克洛伊同时击中奥兰多。

  浓烈地黑暗从杀手周身喷涌而出,逼的女剑客后跃回来,但是手中的细剑已经沾上了血迹,而魔法飞弹则无声无息的消失,如同被黑暗吞噬了一样。

  一个东西滚出黑暗——是凯罗小巧的头颅。苍白地俏脸上甚至还凝固着甜美的微笑。滚到哪里,哪里的雾气就消散了,最后在摩利尔面前停下来。一双已经没了瞳孔地眼睛茫然看着女法师。

  第二个法术在摩利尔手中晃动了一下,消散于无形。摩利尔有点不敢相信的看着凯罗的头颅,本来牢牢铭印在脑海中的咒语已经到了唇边却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震惊的吐不出来,难道这就是结局?

  “该死!”克洛伊一挥细剑,上面的血污被一甩而净:“竟敢…简直不可饶恕!”

  黑暗散去。但是奥兰多身边仍然萦绕着一层淡淡的黑雾,使得他看起来好像成了一团浓重、面目模糊的人形阴影,只不过胸前位置有一点红色。而且正在逐渐扩大,他有些癫狂的笑起来,声音中充满邪恶的气息:“荣耀归于希瑞克,哈哈哈…我赢了,我杀死了迷雾!哈哈哈…”

  克洛伊抢身而上,用暴雨般接连不断的攻击把奥兰多的疯笑堵了回去。伴随着两个人影忽分忽合的鬼魅身形越来越快,武器破空和交击产生的震荡冲击竟然让他们身周的空气都产生了一种扭曲的透射效果,看起来恍惚而且极度不真实。“铮”的一声锐响,克洛伊再次后退,手中的剑只剩下了小半截。虽然她并没有受伤,但心中仍然因为奥兰多竟然能够震断自己的武器而感到一丝惊讶——尽管那只是克罗伊随便捡来的一把希瑞克教徒的剑。

  奥兰多的匕首也已经不知去向,只有那把黑色长剑仍然握在他的手中,他虽然击退克洛伊,但是看上去要比女剑客狼狈许多,肩膀和腿上分别又添了一个伤口,不过他好像完全感觉不到似的,而且连血迹都越来越淡——那

  他周身的黑暗更加稠密,似乎有许多的黑色粉尘不断聚拢,在范围越来越大的黑色的边界,甚至可以看到那些细微的黑色颗粒不断的合纳与游离的动作:“受死吧,你们这些卑微的敢与永恒暗日为敌的爬虫们,现在就让你们看看真神希瑞克的无限力量!”

  奥兰多凝聚力量的同时,摩利尔也开始准备威力强劲的咒语。她纤细地手指舞动出变幻莫测的轨迹,能从虚空中召唤神秘力量的咒语一句接一句的回荡响起。在无比强烈的愤怒情绪支配下,摩利尔将精神力量深入到魔网中以前她从未触及的深度,从那些她还无法掌握的魔力源泉中汲取力量,汹涌的激流冲刷着她的思维,为女法师竟敢妄图以如此脆弱地堤坝来控制其流向而咆哮,就像一头横冲直撞的愤怒公牛,当摩利尔松开缰绳的时候究竟会向什么地方冲去,完全是个未知数。

  “看起来小红帽长本事了么。”这句冷冰冰的风凉话让摩利尔停住动作,稳住手里越来越亮的死亡光束。

  四十七一直在边上看热闹。连手指头都没抬起来,这可不是他的风格。

  摩利尔心中一凛,她看了看身边的四十七,再看了看对面的奥兰多,还有地上那个死不瞑目地女孩头颅…那肯定是凯罗没错,连自己也看不出任何破绽,但是被四十七这么一说确实又好像有些什么地方不对劲…摩利尔有点惊讶,难道一贯用拳头说话远远多过于用脑思考的四十七竟然一眼就看穿了连自己这个预言法师都被蒙蔽住的幻象?

  克洛伊也听到了四十七的话。她也有些诧异的回望了四十七一眼,拿着断剑后退两步,没有再次发动进攻。不知道为什么,此时两手空空的她,似乎比持剑猛攻的时候更加锐利。

  奥兰多仍然在那里疯疯癫癫的狞笑,并不急于进攻,似乎是已经料定自己能掌控大局了,完全忘记对面有一个高级法师。一个速度和技巧尤在他之上地女剑客,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钢铁怪物——四十七觉得现在这蠢蛋的思维有点跟核能时代初期那些有了颗原子弹就以为自己刀枪不入没人敢碰地家伙差不多。

  杀手身边围拢的黑色雾霭已经有两个人那么高了,现在一身黑衣的奥兰多全身都融入其中完全看不见。只留下一张苍白的脸悬在黑暗之柱的中央,不过也许正因为如此,奥兰多没有发现那团本属于自己地黑色所产生的变化,随着黑色颗粒的不断聚拢和游离,一张模糊地年轻女孩的笑脸渐渐从那片黑色中浮现出来。

  现在连一边的水手们都看出来事情非常不对劲。有越发展越诡异的倾向——不过奥兰多似乎还没察觉这一点:“绝望吧,哭泣吧,哀嚎吧。愚蠢的家伙,我要让你们胆敢违抗至高无上的希瑞克而付出代价!”

  四十七觉得他基本上已经失心疯了。

  既然没人主动向奥兰多进攻,他也不能总摆架子,弓张满了就要放箭,老是蓄势待发不仅累人,而且很有可能绷断弓弦伤了自己。奥兰多身周黑气猛的一收,再一胀,企图直接将所有人吞没…但是那片浓烈的黑暗只是鼓动了一下,没有喷薄而出。奥兰多那张极度狂傲的脸一下子难看起来,而且越来越难看。别人或许无法看见他在那片黑雾之中已经完成的攻击动作,黑色能量不仅没有如他预期般扩散开来并且有效的杀伤敌人,反而像一具棺材一样紧紧裹住他的身体不为所动,这景象可就有目共睹了。就在奥兰多不明所以惊怒交集的时候,一串银铃般的笑声传入他的耳中。

  听到这笑声,奥兰多的脸上表情就好像一个在众目睽睽热烈欢呼下凯旋入城的英雄突然发现自己莫名其妙的没了裤子一样。

  “哎…上次也是这样…为什么就学不乖呢?”黑雾中的女孩笑得更加甜美,但是声音却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传来,好像跨越了时空的无限距离而直接敲击在摩利尔等人的耳膜上:“既然如此,那我就收下喽!”

  伴随着银铃般的尾音,黑雾飞速旋转起来——连茫茫一片铺散在地面的雾气都开始围绕着包裹奥兰多的黑暗流动,像被这个黑洞吞进去了似的。

  奥兰多的怒叫很快变成歇斯底里的惨号。

  他那张苍白消瘦的脸在黑雾中扭曲变形,拉伸压缩,不难想象如果他的身躯真的正在受到如此对待的话会是怎样的痛苦。

  除了四十七之外,所有人都向后退却,这景象实在太过惊人、太过震怖了。

  “居然正在吞噬那个杀手体内的希瑞克神力…”克洛伊专注地凝视着那片蠕动旋转的黑暗,好像从中看到了一些别人看不见的东西:“为了这个么?难怪这趟旅行乱七八糟的…”

  摩利尔之前凝聚的力量并没有消散。魔力仍然在她掌心流动。但是正在逐渐转化。无法掌控的不稳定能量被放弃了,重新散失到虚无之中,被魔网吸收归于本源,而那些能被摩利尔使用的则平静下来,在女法师的操控下悄悄成形。

  奥兰多还在垂死挣扎,但是雾气越绞越紧。而且随着它漩

  流转,黑色慢慢淡去,好像沉淀了似地逐渐褪去,留片洁白无瑕——间或透出几缕鲜红。那是奥兰多的血。

  “谢谢你们了——”甜美的声音再次响起,这次可以清晰听出它是从那团雾气中传出来的,更凝聚和更实质化:“要不要考虑信仰我呢?现在有很多优惠哦!”

  水手们面面相觑,自谓走南闯北见多识广的赛蒙也目瞪口呆。这算什么?一枚魔戒只要九百八十八个银币的破盘价么?

  “不管凯罗的事。”摩利尔上前一步,注视着雾气中那若隐若现地女孩影子:“请放过她,尊敬的迷雾女士…不是每个人都能承受神威的。”

  雾气抖动了一下,从中发出一串清脆讨喜的笑声。

  “凯罗?噢——哎呀呀,其实本来也不想这样的…”声音说道:“可是现在也没法子了呀…成为神的载体而不朽难道不是很荣幸的吗?想的简单点。还是信仰我吧,这样一来,很多事情不就迎刃而解了吗?”

  “谢谢你,尊敬地迷雾女士…”摩利尔的魔法终于准备完毕了:“但我还是喜欢比较复杂的方法!”

  纯粹地由魔法凝成的辉光从摩利尔手中冲出,好像平铺的瀑布一样冲向那道凝聚的白色雾气。光瀑一下子贯穿了迷雾,正如黎明的晨曦撕破黑夜,女法师施放地光芒让迷雾内包裹的一切无所遁形。

  看似威力无比的光实际上并没有物理杀伤能力,被它冲开地迷雾中除了奥兰多已经不成样子的尸骸之外。并没有凯罗的身影,但是却在其中裁剪出一小块无光的区域,白色的雾在那片区域里好像星云一样缓缓流动。如果不是在流泻的魔法光辉映衬下,根本就无从发现。

  四十七伸手抓向那团不过拳头大小的雾。他的身子被探出去的手一扯,好像失去了平衡要跌出去似的怪异,但是动作甚至比同时出手的克洛伊还快了一点儿,或者仅仅是因为他站的比较靠前。

  雾团好像有生命似的一躲。从四十七掌下漏过却没能躲开克洛伊惊雷闪电般的一剑——克洛伊全力施为下,握着的断剑前端空间竟然都微微扭曲,凭空延出一截透明的剑锋。

  无形剑刃穿透小小的雾团。竟然有种刺破了一个活生生心脏的感觉。无数心跳一样的震动穿到剑柄上,克洛伊马上松手,避免了那将断剑彻底震成粉碎的波动传到自己身上。

  雾团向上冲去,转瞬便脱离出魔法光幕的范围,迅速模糊,眼看就要消无形——

  四十七跳起来一把攥住了它。

  蓝白色的炽炎在四十七掌中爆发,好像被什么东西点燃了一样。他的右臂整个儿燃烧起来,而且开始猛烈颤抖。

  “松手。”摩利尔看到四十七比最硬的金属还要强健的手在熔化——那可是糅合了迷雾和暗日双重能量的神力种子!

  “松手!”火焰已经蔓延了四十七的半边身子,摩利尔声色俱厉。

  一道极强的闪光从四十七手上迸发出来,好像一千个太阳同时迸发,无比的亮度刺盲了所有人的眼睛,让他们刹那间有一种已经被连同整个世界一起撕碎成无数片的错觉。

  “你这笨蛋!”摩利尔恢复了一点视力后气恼的骂道:“你疯了么!那是神火!居然用手去硬抓!它会彻底毁了你的,一点儿都不剩!”

  四十七举起手,透过掌心正慢慢愈合的孔洞看着摩利尔。

  “漏掉了一点儿。”

  洞窟开始晃动,脚下突然出现的海水水面以极快的速度上升着,却看不到海水的源头在哪里,水手们马上从刚刚经历过的匪夷所思的景象中回过神来,马上意识到如果再不从这个地下洞窟中逃脱出去,所有人都要葬身这地下不是地下海底不是海底的地方了。

  “怎么办!按原路返回已经来不及了!”罗尔一边喊着一边盘算自己是否能够通过水道游上海面,结论是要在躲避塌方岩石的同时找到一条没有被堵塞的水道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所有人都面面相觑说不出一句话来,四十七看了看魔利尔,后者紧锁着眉头,显然还没打算乘坐巨龙化的四十七单独逃离这个地方。

  “有风…”呆立在旁边的塞蒙突然嘟囓了一句之后马上把食指放在嘴里,拿出来之后竖在自己面前原地打起转来:“是这边!”

  “为什么我们要相信你,说到底我们落到这步田地都是你造成的!”二副大叫起来,喊出了大部分水手们的心声。

  “作为一个船长,塞蒙是出类拔萃的,现在大家都要逃命,不是计较那个的时候!”罗尔说完看着塞蒙和他指出的方向,极目之处是一片幽暗,完全看不到任何出路的迹象,摩利尔法杖上的魔法明炎适时拢为一束投放出去,照到的却是一睹斑驳的石壁。

  “喂…”刚刚声援过塞蒙的罗尔不仅把脸孔和声音一起拉的老长,而脚下的海水水面已经到达了膝盖的部位了。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