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十八回合 邀请

第十八回合 邀请

  穿过港口街长长的巷道,最前面是四十七和弗雷斯,洛伊在后面跟着,最后则是两个强壮的保镖和被夹在中间委靡不振的赛蒙。全本小说网

  死胖子竟然和铁皮瘟神认识,而且好像很熟的样子——这下完了,赛蒙可不敢冒着可能被四十七砸一家伙的风险逃跑。

  离码头越远,装备着皮甲和棍棒短剑的警卫就越多。等到他们顺着山脚来到深流城西南高墙那宽敞的城门处时,粗鲁的水手和提刀拿剑乱走的冒险者已经很少见了。

  “下午好,弗雷斯先生。”在城门口巡逻的警卫队长抬手友善的打了个招呼:“今天怎么有空去码头了?这几位是您的朋友?”

  警卫队长的目光落到摩利尔脸上时停住了。

  “你是红袍法师?”他不太确定的问。

  “前红袍法师。”摩利尔早就感觉到深流城的人似乎对自己的身份有些忌惮。这不大对头,尤其是贸易非常发达的深流城。虽然红袍法师在任何地方都以冷酷和可怕著称,但是同时他们一般也都是值得交往的魔法商人,甚至可以信赖,只要你有钱和他们感兴趣的东西——至少在公开场合下,红袍法师公平交易。

  “嗯…”警卫队长犹豫了一下。凭经验他能看出跟着弗雷斯的这几个人绝对不好惹,尤其是那个高大的武士。虽然深流城一向无奇不有,这里的居民总认为全世界没有他们没见识过地东西。但是这个战士绝对能推翻他们的认识。看那双恶魔般的红瞳,还有他的脸…完全的钢铁之躯?

  “嗨,别那么紧张,我的朋友。就算是红袍法师又有什么关系?我的朋友们又不是罪犯!”弗雷斯的话及时给警卫队长找了个台阶:“深流城难道不是一个中立的自由城市吗?”

  进入城门后,迎面而来地就是比港口区要气派得多的街道和房屋——林立的店铺楼阁和码头区那种简陋粗鄙的风格有很大差别,它们林立于北高南低微微倾斜的平缓岩坡上,组成占地广阔规模庞大的建筑群,而更北方则是大量高耸的尖塔屋顶和建立在深流城山峰之上的城堡和宫殿,而被山峰和城墙等高大建筑遮掩而无从看到地城区估计比这还要大上许多。

  四十七看着身边来来往往的行人。还有那些街道两旁从事大大小小交易的店铺,突然有一种很愉快的感觉。这种感觉比他第一次进入雨城时还要强烈不少,就像他当初看动画片一样,那是置身事外做为一个观察者的淡定从容,如果说冷冰冰毫无感情的毁灭是四十七的本职工作,那么溜溜达达看热闹也算是他独特的“劣根性”之一了。

  “我家就在前面,转过这条街往上走一点就到了,”心宽体胖地弗雷斯看来在这一带还颇有威信。不时有人和他打招呼,连街上巡逻的警卫也不例外,他一边走一边喋喋不休的介绍:“晚点地时候两位美丽的女士可以出来逛逛,稍微夸张的说,在深流城的商业区里,只有想不到的,没有找不到地,看。那边全是冒险者商店,兵器,盔甲。葯剂,应有尽有,很多冒险者都会把他们弄到的战利品拿到这边贩卖,别相信码头区那帮摆地摊的家伙地瞎话,都是些骗初出茅庐头脑发热的菜鸟的破烂玩意儿。我们这里的可都是有手续讲诚信的商店,真正的珍奇物品商会联盟还会有专门的鉴定师进行评估…”

  听他的殷勤劲儿,好像整个商业区的店铺都是他家开的一样。

  摩利尔本来想问问在深流城里关于红袍法师发生了什么特殊的事情。但是说真的,在口若悬河的弗雷斯面前,很难有人能用语言来打断他——就连不顺着他的思维考虑都是一件挺困难的事情。

  也罢,我现在和红袍法师毫无关系了。摩利尔这样告诉自己。

  她并不想沉浸在阴暗的过去中任由愤恨啃噬自己的心灵。虽然记忆或许会和脸上的刺青一样伴随她一生,但是作为一个精擅预言系的法师,摩利尔已经开始认识到在她生命中有些事情可能是永远都不会改变的——面对命运滚滚而来的车轮,选择面对与选择逃避很多时候并没有什么不同,往往最终的结局都是必须接受。

  是的,必须接受。

  就像她现在得接受四十七那个笨蛋一指头弹断了武器商店挂在门前架子上出售的长剑而被商店老板纠缠住的局面一样。

  弗雷斯赶在摩利尔前面付了钱,才免得对方因为阻拦自顾自走开的四十七而伤筋动骨。

  这个小插曲让弗雷斯也警惕起来,记起他的钢铁朋友永远是个非常危险和不安定的因素,简直跟一整队霜巨人走在大街上没什么两样——还是先去吃饭吧。

  弗雷斯的家在商业区靠近中心的位置,实际上是一栋气派的三层综合建筑,比起附近的几家工会总部来也毫不逊色,门前还有一个带水池的小广场,这种环境可是足以让大多数商人都羡慕眼红的。

  “这里就

  请——”弗雷斯招呼着四十七,摩利尔和克洛伊,又面的塞蒙一眼:“你这该受众神诅咒的骗子!如果不是你当初卑鄙的行为,我现在已经拥有滨海区的房产了!你知道这几年地价上涨了多少吗!”

  “下午好,弗雷斯先生。”一个冷冰冰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语气里一点儿也没有问好的味道。

  水池的雕像后转出一个女战士,她刚才应该是在那里坐着的。银白色的半身甲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金色的长发更是好像有光在上面流动一样——因为背对着太阳,面目不是很清楚。背上双手剑地剑柄尾部的装饰反而刺目闪亮,乍看起来她的整个人好像都沐浴在耀眼的光芒中,骄傲高贵。

  克洛伊轻轻吹了声口哨。

  “好家伙,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四十七低声说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

  弗雷斯看着向他们走过来的女战士,神情严肃了几分,冲她微微施了一礼:“您好,菲欧娜骑士。”

  能让弗雷斯肃容打招呼,看来这个叫做菲欧娜的不过二十岁左右的女骑士很有些来头。

  “弗雷斯先生,作为一名在深流城声誉良好地商人。我想您应该清楚自己背负的责任。”菲欧娜宝石一样的蓝眼睛从众人脸上扫过,最后停在摩利尔脸上:“所以,当我得知您居然去码头区迎接一个邪恶的红袍法师的时候,实在是非常惊讶。”

  “你妈妈没教过你和别人说话的时候要正视对方么?”摩利尔也冷冷的说,菲欧娜既然毫不掩饰目光中的敌意,那么她也不想退让。

  “哦,我想您误会了,菲欧娜骑士。”弗雷斯在一旁打圆场:“他们是我在码头偶然遇到地老朋友。哦,留小胡子的那个是可恨的恶棍无赖,曾经骗了我很多钱,现在被我抓住了…您看,他们刚刚来到深流城,怎么会和红袍法师有关系呢?”

  菲欧娜看来并不理会弗雷斯的辩解:“告诉我你的名字,红袍法师。你的行为必须和你脸上的刺青一样暴露在青天白日之下,这样善良的人们才能安睡!”

  “嗨。女孩。我不知道你和什么红袍法师之间有什么过节,但是…”克洛伊想说点什么,但是四十七突然打断了她。冒出一句让菲欧娜勃然变色地话。

  “如果傻瓜和偏执狂也有一个神,那他一定是圣武士。”

  菲欧娜一下子把目光转向四十七,俊俏的脸庞蒙上一层严霜:“你说什么?”

  “我说什么?我什么也没说。”四十七的反应出乎所有人地意料,他居然在进逼的菲欧娜面前退了一步:“你要干什么?一个圣武士要公然袭击一个手无寸铁的人?”

  手无寸铁?摩利尔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好了好了,”弗雷斯一下子插到四十七和菲欧娜之间。他可不知道四十七这种比喧嚣沙漠中的绿洲还要稀罕地好心情能维持多久:“菲欧娜小姐,我的朋友们刚刚下船,您有什么事情还是以后再说吧!”

  已经有人注意到这边的争执。开始渐渐围拢了过来。

  面对弗雷斯地逐客,菲欧娜最后选择了离开。

  “我记得你,红袍法师。当心你的言行,这里是辉煌之城——辉煌之主不会容忍罪恶。”

  午餐非常丰盛,美味的鱼肉和贝类等鲜嫩海货让人一看就垂涎欲滴。

  “哎,真是死脑筋!”弗雷斯咽下一大块蚌肉:“那些圣武士老是上嘴皮一碰下嘴皮,‘匡扶正义,打击邪恶’,怎么知道别人的难处?”

  克洛伊轻轻晃动着酒杯,脸上挂着招牌式的淡淡笑意:“商人先生,究竟是怎么了?虽然在任何地方圣武士和红袍法师的关系都比较紧张,可也不至于到这种程度吧?”

  “召唤恶魔进行血腥实验,雇佣强盗袭击不合作商队…”表面上对此漠不关心的摩利尔突然说话了:“无非是这些,我并不感到奇怪。”

  弗雷斯干笑了一下:“呵呵…倒也没那么严重。不过辉煌神殿的晨光骑士团认为红袍法师向深流城内大量贩卖魔法制成的毒品,于是他们现在采取行动,要截断红袍法师控制的地下毒品网络,弄得满城风雨——据说已经爆发好几起小规模的冲突了。”

  “毒品?”摩利尔扬了扬眉毛:“商人先生,毒品可不是‘没那么严重’的东西…我现在倒是有些理解那个圣武士女孩的态度了。”

  “谁说不是呢?”弗雷斯抱怨道:“但有什么办法?深流城从来不缺找刺激的家伙,为了所谓快感,他们甚至敢把脑袋伸进满是鲨化鱼人的池子里!”

  “只要有这些买主在,毒品就永远不可能在深流城绝迹。一个码头工人会花掉他辛苦一天的收入只为了得到一点魔鬼草来吸食。但是就算搞不到毒品,他也一样会把这钱花到劣质烈酒和粗俗地妓女身上,而不是用来养家。”弗雷斯用力切开一块火腿,夹在两

  之间然后抹上黄油,当别人都差不多饱了之后,他开了:“摩利尔小姐,我不喜欢毒品,也绝不会碰这种肮脏的生意,但是必须承认。毒品之所以能在深流城泛滥,正是因为深流城本身,因为深流城的居民对此有需求,而不是因为红袍法师。就算圣武士们真的能把红袍法师赶走,毒品交易网也一样会被其他组织继承发扬,我对此深信不疑。而且再怎么说,红袍法师也算是生意人…要是让希瑞克教会的那群疯子们接手,还说不准会发生什么大麻烦呢。”

  弗雷斯好像和三明治有深仇大恨似的狠狠咬了一口。而听到他说出希瑞克教会的时候连一直在玩餐刀的四十七也抬起头来。

  “暗日教徒也想插手毒品生意么?”摩利尔问道。

  “是啊,私下里说,我怀疑就是这帮家伙把事情搞得乌烟瘴气,让晨光骑士团的人抓到了把柄。”弗雷斯哼了一声:“我宁可跟地狱里地魔鬼作交易也不想和希瑞克教徒打交道。不过他们在深流城的地下社会中势力很大,而且据说一些贵族富人也相当沉迷于他们的堕落恶行…我想可能红袍法师正是看中了这个吧。”

  摩利尔陷入沉思。之所以选择在深流城登岸,是因为她最后一次在船上使用魔法预测时,萦绕不去的重重迷雾阻碍了她所有寻觅的视线,除了这座北方第一港口城市之外没有任何线索——现在看来。或许在这里还真的可能发现些什么…只不过或许会复杂一点儿。

  “不过,摩利尔小姐…”弗雷斯谨慎的说道:“晨光骑士团毕竟是深流城内最大的武装组织之一,身为辉煌教会地神圣骑士。他们的实力比保卫城市的正规军还要强,而且在普通市民当中很有威信…所以尽量还是不要和他们起冲突为好,尤其是那些狂热的女圣武士…啊,对了,米利亚小姐现在应该也在深流城。虽然平时几乎见不到面,但是如果能请她从中斡旋,那么一定就会没事了——四十七先生。您一定也很期望见到米利亚小姐吧?她可是跟我提起过您呢!”

  “米利亚小姐?”摩利尔瞥了四十七一眼:“你好像有很多事情都没告诉我。”

  四十七一摊手:“没什么好说的…浮云而已。”

  曼恩出现在门口,好像有事情要报告。

  弗雷斯冲他点了点头,年轻的仆人马上快步走进来:“有人送来了一封信…是给摩利尔小姐的。”

  摩利尔站在三楼的阳台上,看着被下午地阳光蒙上了一层金边的深流城。鳞次栉比的房屋一直延伸到远方,数以十万计地居民在这座城市里生活,算上常年不断的流动人口还要更多。他们的行动和力量共同构成了辉煌之城不可思议的繁华,同时也在其中好像沧海一栗般微不足道,在这里,一个外来者就算再强大,也未免会感到孤立无援,心余力绌…

  不过四十七肯定是个例外。他正在摩利尔旁边看那封信:“中午有人请,晚上也有人请,大城市就是大城市,果然不一样。”

  深流城的红袍法师居然会主动邀请我这个叛逃者?摩利尔无声地冷笑了一下。但她还是决定赴约——这是为了凯罗,女法师对自己说。

  红袍法师的商业据点并不难找。在任何一个有红袍法师据点的城市里,它都不会难找——坚固封闭地建筑,开在高处的狭小窗户,全副武装的纹身警卫,红袍法师的商店总是更像一个堡垒,与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

  不过深流城的红袍法师据点实在是有些惊人了。它简直就是一座城中之城,占据了商业区内相当大的一片区域,四周围绕着石质高墙,结实厚重的正门虽然没关,但是有两名装备精良的守卫在那里站岗,用警惕的目光看着出入来往的客人,墙内高大建筑的屋顶上也有警卫,监视着据点外围的街道远处,那里显然也有人正在监视着他们。

  或许是因为这种剑拔弩张的气氛,从这里经过的人似乎都比别处少了很多。

  摩利尔和四十七径直走向正门,一点也没有掩饰的意思。

  虽然摩利尔没穿红色法师袍,但是当守卫看到她脸上的刺青时马上肃然起敬,甚至不敢直视她的眼睛——在红袍法师的据点范围内,这就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征。

  据点内有不少商店,建筑风格大同小异,清一色的冰冷压抑,连装饰都是如此。巡逻的战士小队来往非常频繁,出入在高大的建筑之间,看起来似乎比客人还要多——摩利尔没有任何停留就向主楼走去,并不是因为她对这里很熟悉,而是因为红袍法师的据点都是这样。

  一个红袍法师正站在台阶下等待摩利尔和四十七,纹满花纹的秃头在阴影中闪闪发亮。他微笑着:“欢迎回家,摩利尔小姐。”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