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三十二回合 妥协

第三十二回合 妥协

  红袍法师据点门前,矛盾已经到了白热化的程度。全//本\小//说\网

  “任凭你怎样拨弄毒蛇一样的舌头狡辩,今天也休想逃脱辉煌之主的惩罚,让开!红袍法师!以神的名义,我要用剑和事实戳穿你的鬼话!”菲欧娜仍然骑在红马上,完全没有要下马谈判的意思,高昂的头颅让人感觉她这次必定是有备而来的。

  “臭婊子,有本事就来吧,别那么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卡妮对这个抓住过她的圣武士仍然咬牙切齿:“就算你再怎么显摆,也是个被男人戳穿的货…”

  卡妮更恶毒的辱骂没有说出口就被堵了回去。一片似乎笼罩了整个天地的白色光幕陡然充塞进卡妮的眼睛,针刺一样的明亮让她一时间什么也看不见,卡妮差不点还以为自己中了什么幻术——一个堂堂专精幻术系法术的红袍法师中了圣武士的幻术,那可就成了大笑话了。

  菲欧娜催马按剑,完全是因为圣武士行为守则的克制才使得她没有在释放出那道纯白圣光的同时挥剑斩下女儒的脑袋。她受够了卡妮难以入耳的脏话,对这些阴险邪恶的红袍法师已经容忍的太久了,这次一定要彻底打击掉这些人的气焰,绝不允许深流城的良善和秩序再次受到挑战!

  光幕如有形质的向红袍法师一方扩散开去,不仅卡妮、纹身武士和守卫据点的雇佣兵受到了影响,连他们身后的活化门楼都被这片圣洁地光芒照射的愈发凶暴。石臂张扬挥舞,如果不是门楼整体仍然和据点连在一起,它就要破土而出发动攻击了。

  骑在马上的菲欧娜此时简直变成了一颗耀眼的微型太阳。卡妮连退几步躲向纹身武士身后,嘴巴和双手同时不停的动作着,迅速在身周完成了针对物理和魔法攻击的防御,同时从法袍中抽出一根细细的法杖,其中包含的酸液足以把菲欧娜那张俊俏的脸蛋烧地面目全非。

  “女士们,我们就不能都理智一点,而是一定要像泼妇那样讨论问题么?”

  摩利尔清脆的声音震荡回响。随之而来的是水波一样的振颤涟漪——光幕被无形的屏障阻住,或者说是消散,边缘处不断迸发细密的火焰,竟然形成了一道好似烟火般绚丽的花火帷幕,而随着圣光与摩利尔反制法术抗衡愈烈,最后两人周身一道如同肥皂泡所映射出的光亮般地闪光过后,夜色终于重新归于此地,但是场中的所有人眼中都依然残留着方才那法术和圣力比拼而带来的奇观般的视觉影像。转而联想到一旦真的演变成全面冲突的话…

  菲欧娜策马退了两步,深红的战马也打了一个响鼻儿,白色光华依然在她的链甲和佩剑上流动着,不过柔和许多,看起来已经不再那么刺目欲盲了,而女圣武士地嘴唇微微颤抖着,看起来已经到了忍耐的极限。

  “在没有确凿证据之前,以武力威胁谨守法律的善良商人。可不像是一个圣武士应有地行为。”以摩利尔为界,街道上的尘土清晰的出现了一圈被魔法涤荡过的痕迹。

  本来一直在后面沉默不语的白马骑士突然上前。已经一触即发地菲欧娜注意到她的举动后马上安静下来,摩利尔也喝止了蠢蠢欲动的卡妮。彼此揪着衣领不肯撒手地双方再次同时从悬崖边上退了一步——暂时退了一步。

  “摩利尔小姐…我可以这样称呼您吧?”骑士跳下马来,轻抚着冰雪的鬃毛来安抚因为摩利尔后面越来越狂躁的活化门楼而有些不安的战马,米利亚打开面罩露出清秀面容的同时,也用她沉静的眸子注视着抱肩微笑的摩利尔。

  女红袍法师微微颔首,她能从女圣武士的眼睛里看出一些菲欧娜所缺少的东西。说真的。她还真的有点担心菲欧娜会不管不顾的硬来,毫无疑问圣武士是遵守深流城律法的,但是红袍法师犯了法这一点也是毫无疑问。虽然她已经用实力告诉对方。一旦真的开战,那么半个商业区天下大乱的后果必然不可避免,就算最后真能证明红袍法师是毒品交易的罪魁祸首,如此局面也将对晨光骑士团的声誉造成极坏影响——可是神眷之女的想法谁又能知道呢?毕竟她们平时都是不和凡人交流的。

  “我是晨光骑士团的米利亚,菲欧娜的同伴。”米利亚的声音轻柔,但是所有人都听得很清楚,仿佛微风拂过耳边一样:“曾经有一个人对我说过…法律就像阳光,照耀在好人身上,也照耀在坏人身上。魔法毒品的问题必须得到控制,这已经是深流城全体民众的共识。诡诈的辩驳和强硬的姿态无助于解决任何问题,只会妨碍公正的调查和审判。如果红袍法师会和毒品交易确实毫无关系,那么为什么不能拿出诚意来证明这一点呢?”

  “如果别人骑着高头大马站在我面前,那么阳光只会照耀她,而把我淹没在不公平的阴影里。而且我相信,深流城内无论高贵还是卑贱,贫穷还是富有,没有一个人会在刀剑临身的时候和对方谈什么诚意。”摩利尔暗含讥讽回了过去,她在什么地方听什么人提起过米利亚这个名字——女法师不喜欢这个名字。

  但是米利亚并不以此为意。这并

  ,尤其是曾经和一个不嘲讽别人就不知道怎么发言的相处过之后。

  “我们抓获了一些希瑞克教会的嫌疑人。”米利亚决定不在无关紧要的细节上和摩利尔纠缠,毕竟红袍法师一贯以颠倒黑白的狡辩而著称:“他们指认您和您身边的这位卡妮法师携带了大量的魔法毒品向他们贩卖。晨光骑士团已经得到深流城领主联盟地授权,负责打击在港口区日益泛滥的魔法毒品交易。所以,我们现在是依据深流城的法律对红袍法师的商业据点进行搜查…”

  “住嘴!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婊子!”卡妮尖刻的骂道:“红袍法师会在深流城第一天建立据点的时候就拥有自治权!你们这是向红袍法师会宣战!”

  “但是红袍法师会同样承认深流城的律法覆盖在每一个行走在城中的人头上。如果有人在据点外犯了罪,那么据点不是她地避风港,也不是她的庇护所。”米利亚沉稳的说道,并没有像菲欧娜一样被卡妮的污言秽语所激怒,卡妮做不了主,所以女儒才敢这么猖狂,用叫嚣来要价。而她和摩利尔都知道,在深流城里放肆的混乱是行不通的。那只会像希瑞克教会一样遭受无情的打击,只有秩序才能对抗秩序,这一点无关善恶。

  “希瑞克的教徒是深流城每一个文明人公认地疯子和暴徒,仅凭他们的话并不能证明我犯罪。”摩利尔现在充满了自信,既然大家都决定遵守游戏规则就是好兆头…一旦大家真翻了脸,自己不仅得不到红袍法师会的助力,甚至将不得不离开深流城或者隐藏起来躲避欣布追杀的后果也是摩利尔不想见到的:“如果您仅凭这样的无凭之辞就兴师动众的话,那么我身后的每一个人都可以证明我和卡妮法师今晚并没有离开商业据点。那又该怎么说?”

  “对啊,谁不知道希瑞克教徒一贯胡说八道!诬赖好人地臭婊子!”卡妮也跟着帮腔,既然主持对话的人不是她,那么女儒也乐得在一旁煽风点火,推波助澜。

  “满嘴乌烟瘴气的东西,闭上你地…嘴!”菲欧娜骑在马上通红着脸,看来是好不容易才忍住冲上来一剑劈倒卡妮的冲动。

  “哈哈,怎么。拔剑啊!圣武士要围攻商人行会么?这可是商业区的大新闻!”自恃已经准备了比较周全的防范法术,卡妮得意洋洋的挥舞着强酸法杖,把它饱含腐蚀性酸液地菱形尖端对准米利亚:“尽管来吧。看我把你们讨厌的脸…”

  强酸法杖飞了出去。不是因为卡妮忘形到手抖,或者已经忘记强酸法杖的用法,而是法杖突然之间被一股大力从她手中抽走——和皮肤产生地剧烈摩擦甚至让她失声呼痛。

  所有反映够快的人的目光都跟着疾飞的强酸法杖而去。

  “洋枪?”法杖落到不远处屋顶上一个高大的身影手中。他站在那里,把强酸法杖摆弄的风车般滴溜乱转。马队爆发了一阵騒乱,骑士胯下的战马们騒动着昂首扬蹄。似乎被这个无声无息出现在那里的怪影吓到了,它们在面对活化门楼时的反应都没有如此强烈——而且在场这么多人,居然没有一个注意到那个人形黑影是什么时候上房的!

  菲欧娜“铮”的把长剑抽了出来。剑刃上燃起纯白的炽炎。随着菲欧娜辉剑指向黑影,形成一束探照灯似的光柱。但即使是如此强光都没能让那身影清清楚楚,因为他已经跳了下来,虽然跃起的高度让人还以为他是要飞向夜空。

  地面轰然一震。

  无视摩利尔满是无奈而其余人则都是惊愕的眼神,四十七先把脑袋转了一整圈儿环顾四周:“贼婆娘,这下甩掉你了吧…”

  “很遗憾,还没有。”

  守卫一个偏僻巷口的两名士兵只觉得周身寒气一盛,再定神时一名银甲无盔的女圣武士已经波澜不惊的从他们身边穿过——众神在上,那只是一个仅容两人并行的小巷子而已!难道她是没有厚度的吗?

  “该死!我真是受够了!”四十七将从卡妮手里抢来的强酸法杖指向银眸的珍,看样子是想给她一下,但是找不到扳机,这根金属细棍还不如砖头好使呢。

  “珍姐姐?”菲欧娜翻身下马,同时已经收剑入鞘,完全无视张牙舞爪的四十七——米利亚也把有些疑惑的目光从四十七身上转开,冲着走过来的珍恭敬的低首。

  摩利尔注意到,不仅是菲欧娜和米利亚,所有的银甲骑士都在向这个银眼圣武士致礼。这样地待遇就连上次对峙时遇到的蓝甲圣骑士卡辛姆都没有。看样子是圣武士中地位很高的强援…但是为什么会和四十七一起出现呢?而且四十七对她居然没有什么敌意。

  米利亚。摩利尔又把目光投向这个沉静中带着一丝忧郁的女孩儿。见鬼,看来我必须关注一下了。

  卡妮揉着手,明智的没有选择向四十七发脾气,反而像个小孩子一样开始告状了:“哎呀!你可回来了,四十七!看看这群人把我们欺负成什么样子!你的女主人都要被他们无理的抓走了!消灭他们!让这群傻头傻脑圣骑士的血浆在地上涂出一张美丽

  毯吧!”

  米利亚一下子回过头来。四十七?这名字像殛电一样刺破耳膜,在脑海中打了一个霹雳,转瞬即逝。

  摩利尔敏锐地注意到了这一点,而且也注意到四十七竟然向米丽亚扬了下手,算是打招呼。这个该死的!

  “米利亚。你的呼吸很急。”珍低声说,握住米利亚的手,感觉到女孩的手指冰凉:“怎么了?”

  “不,珍姐姐…我没事。”米利亚调整了一下心绪,迎上对面那双暗红色,火焰一样的眼睛。

  “您就是摩利尔小姐?”珍用她那双银色的眼眸注视着摩利尔,目光和声音同样空虚:“这位四十七先生…是您的构装仆从?我是珍-芳达,晨光骑士团地圣武士。很高兴见到您。”

  “别听她的。”四十七插嘴说:“她是洛丽塔。她们三个都是洛丽塔。”

  “住嘴。”摩利尔以严厉的音调喝止了四十七的胡说八道,看到珍身边的米利亚的目光闪烁了一下,女法师突然觉得因为这场插曲而被搅乱的局势又重回自己掌控之中了:“那么,你们三位现在谁做主呢?”

  “米利亚。”珍微微侧头,让有些走神的她吃了一惊。

  “我…”米利亚没有预料到珍居然仍然让她主持局面,多少有些措不及防,四十七地突然出现也打乱了她的思绪:“但是现在…”

  “现在是你们拿不出任何确实的证据,还要提出对具有高度自治权地红袍法师商会据点进行毫无理由的搜查。这一点我是绝对不能接受的。”摩利尔决定不给对手反击的机会:“米利亚小姐,我们刚刚已经讨论了这个问题,不是吗?”

  “是的。但是讨论并无结果。”如果是几个月前地米利亚,说不定她已经穷于招架,不过此时面对摩利尔的咄咄逼人,她很快稳住阵脚:“证人的证词是否可信,不应由他地个人品质而决定。这样的争执是没有意义的。我们有领主联盟的授权,你也可以出具红袍法师商会据点享有高度自治权的证明文件。为什么不让事实说话呢?”

  “如果求证事实的方式践踏了我们的尊严,那么我们宁愿选择战争。”随着摩利尔这句话出口。气氛一下子又紧张起来。

  “不过,无谓的流血毕竟不是我们希望见到的…”摩利尔放缓语速,似乎在考虑什么,随后语气变得打定了主意似的清晰起来:“为了证明我们的清白,身为深流城红袍法师商业据点的新任负责人,我愿意跟你们走,配合你们的调查。”

  “但是请注意。”她的声调转冷:“我是出于善意才如此选择,而不是畏惧。你们绝不可能踏入据点一步,因为这是对红袍法师会商业原则的严重践踏。好了,我做出了我的选择,你们呢?是握住我的友谊之手,还是朝上面吐痰?”

  三名圣武士静默了一会儿。

  “菲欧娜,命令所有人都撤走,包括那些监视者。”最后珍以淡定又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但是,摩利尔小姐…我希望您的构装仆人能和你一起随行。”

  “好啊!”没等摩利尔做出什么反应,四十七已经很愉快的答应了。不仅如此,他还一把拎住卡妮的领子:“你也一起来吧。老大替社团顶罪,小弟们也应该表示一下。”

  摩利尔瞪了四十七一眼,随后转头命令据点的法师和守卫:“在我回来之前暂停一切商业活动…据点应该有马车吧?赶一辆出来,我可不想被人捆在马背上带走。”

  宽敞的马车上,四十七正用手揪着卡妮的脸蛋把她扯来扯去,疼得女儒眼泪都快出来了。

  “你再说一次?”他恨铁不成钢的用上了两只手:“难道社团里真的除了老大和双花红棍之外全是一群只会说废话的笨蛋?”

  卡妮搜遍脑海里所有能用的法术也想不出哪一个能让她摆脱目前的困境,于是只能貌似无辜的忍耐着——为什么摩利尔一言不发?就不能管管这家伙么?

  “丢人现眼,还纹身呢,你这没出息样就是在身上刺个双龙戏珠也是皮皮虾玩弹球。”四十七看来是决定要好好给个女儒上一堂思想政治课了:“去别人的地盘又有什么了不起的?我听说过一个长胡子男人,他拿把片刀就敢去仇人的场子喝酒,我还听说过一个小白脸,拎把长矛能在百万军中七进七出…亏你还穿一身红,委靡不振的干什么?被人煮了?”

  卡妮呲牙咧嘴半懂不懂的听着,一句话也不敢回,只要这似乎又凶恶了几分的铁皮怪一个不小心,她的脸皮就会像桔子皮一样被彻底扯下来的…他根本就是一只比蒙巨兽,巴洛炎魔,狱火古龙,或者由它们杂交在一起产生出来的怪物,只是长的比较像人而已!

  该死…每一分钟都漫长的好像一个世纪,现在卡妮一反上车前的愿望,只希望目的地快点到了。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