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三十六回合 饵

第三十六回合 饵

  在北地提前降临的严寒已经呈势不可挡的趋势之后,一场多年罕见的大雪笼罩了整座深流城,把这座“北地的皇冠”淹没在无尽的洁白之中。\WWw、QΒ⑤.CoM\

  街道、房屋,无不被厚厚的白雪覆盖——深流城的市政系统开始全力运作起来,最起码要保证因为这场风雪严寒冻毙街头的人不至于太多,导致生出什么事端来。深流城是一座能让人各逞其能的繁华之城,却不是一个人人衣食无忧的乌托邦。

  港口、城市边缘等贫民聚集区是受雪灾最严重的地区,很多穷人自己搭建的简易房屋都因为承受不住屋顶的雪压而坍塌了,而在似乎完全没有止歇之意的大雪威胁下,他们的基本生存已经受到了很严重的威胁。深流城中所有的崇善教派都在尽自己的努力,开放神殿接受无家可归者入住,提供食物和温暖…但是很快他们也面临着一个极其严重的窘境:因为冬季提前来临和前所未有的严酷,今年的北地秋收比起往年来可以说的上惨淡,大部分城邦都选择尽可能的提早收割并储备粮食,而对于深流城数量庞大的资源需求,就算想履行订单的也因为恶劣的天候和商路上突然增多的强盗怪物而心余力绌。

  深流城面临着各类货物全线短缺的局面,甚至连生活必需品都是如此。

  水晶之塔,连续第五个大雪飘飞的清晨。

  纷飞的飘雪几乎没有沾染到这座璀璨地法师塔,而且在一地白雪的反映下。整座塔身更加耀目了,仿佛是雪山上一根直刺天空的冰峰。

  拳头大小的照明球悬浮在法师塔内一间大客厅的四角,让房间里充满了温暖柔和的光。待在客厅里的人也感觉既干燥又舒适,和外面相比完全是两个世界——透过占据了整整一面墙的魔法水晶大窗看去,实在是一幅万里雪飘,气势恢宏的北国风光图。

  只是现在屋内地三个女人没有这样的闲情逸致。

  “深流城结冰封港?海路也不通了?这种情况可真是已经好些年没见了…”欣布手里端着一杯热气腾腾的饮品坐在沙发上,这几天住在姐姐家,总算是把自己收拾得稍微能见人一点儿了,当然更大的可能是因为有人照料的缘故。

  莱拉端坐在她妹妹对面。与欣布几乎是截然相反的两个极端,她在任何时候都保持着一名贵妇人应有的雍容气质:“是啊。严冬已经将海面上的一切都冰封起来了,而且据戴尔若和船长们地判断,海面上的暴风雪规模已经到了一个空前的地步…在这种情况下,南方通往深流城的航路已经全面断绝了,没人敢在这种情况下冒险的。妹妹,对此你有什么办法么?”

  “如果我和戴尔若**师联手,说不定能暂时停止北地的暴风雪天气…”欣布站起身来走到窗前。双目映在无暇的水晶玻璃上好像两点燃烧的火焰:“但这只是治标不治本地应急之策罢了,如果这样的气候真的会持续一个冬天,那么任何个人地力量都将对此无能为力。”

  “欣布**师说的没错。”

  戴尔若走进客厅,这几天的操劳看起来使他更加疲乏了一些:“昨天夜里,‘宝石盾牌’商会回来深流城的粮食商队遭到了兽人强盗前所未有的疯狂袭击…劫掠者中甚至出现了山脉巨魔和亚种巨人!”

  “那简直是一场战争。”戴尔若接过莱拉递来地热饮,冲妻子笑了一下表示谢意:“不过好在商队守卫挡住了这次进攻。我的几个学生现在陪同商队一起继续接下来的旅程,深流城也已经发出悬赏,招募冒险者在通往东方地道路上保护商队安全通行…这支粮食商队可能是深流城短期内唯一的一支补给队伍了。我们没法承受失去它的损失。”

  “我们必须感谢弗雷斯先生。”

  一直倾听谈话而沉默不语的银眼圣武士珍开口了:“米利亚已经和我讲了,如果不是他的大力斡旋,‘宝石盾牌’是绝不可能冒着这样大的风险支持深流城的。弗雷斯先生已经救了很多人的生命。而且将会拯救更多人。戴尔若大师,征召冒险者会不会有些慢?是否需要晨光骑士团?我们将竭尽全力护送商队一路上的平安。”

  “不,珍小姐。晨光骑士团的任务已经够重的了。”戴尔若摆摆手:“城内已经出现了好几起地下水道中的怪物冲上地面袭击居民的事件,我猜想这应该也和反常的天候有关。领主联盟必须保证城市的稳定,不能让这样的事态扩大。骑士团现在作为配合城市守卫保护深流城和城外领地内的村镇不受侵害的巡逻主力。不能再抽调人手…而且,商队的护卫力量比我之前想象的要强的多。”

  **师轻轻摸着下巴上的胡须:“得到消息时,我真的担心我们已经晚

  但是弗雷斯先生显然从红袍法师那里得到了特别的礼

  “那种特殊的构装魔像?”欣布敏锐的猜到了戴尔若的所指。实验室的那具至今没有任何有意义的发现。而港口区的神秘身影又像和整个世界一样被大雪掩埋了似的无影无踪,实在不是能让人开心的事情。

  “没错。”戴尔若说道:“亲眼目睹之后我才确信,它的确要比一般的构装体威力更大,更惊人。我可以断言,深流城内没有任何一个冒险团体能在这东西面前稳操胜券。那完全是为了更有效率的屠杀而制造出来的毁灭机械,而且关键在于,红袍法师现在是否已经能够像制造普通构装体一样完全掌握了它们的制造技术?”

  珍摇了摇头。

  “我不这么认为。如果这种新型构装体已经是红袍法师决定推出市场的新产品…那么不应该别地城市一点消息也没有。而如果这是他们的秘密技术,那么出现了一次尚且可以解释。像现在这样竟然公开让弗雷斯先生使用,就未免有些奇怪了。”

  别看珍的样子冷的和外面的冰天雪地没什么区别,可是说话还是很有道理的。

  “那么就是说这依然是那个叫摩利尔的女孩私人掌握的秘密了。想不到红袍法师会竟然会放任这样一个天才而不闻不问…”莱拉沉吟道。

  “那丫头能把深流城的希瑞克教会逼成这个样子,红袍法师会就算想过问恐怕也要考虑考虑。”欣布哼了一声。

  戴尔若抬起头:“欣布**师,有一件事我希望您能帮忙。”

  “什么?”欣布看向她地姐夫,说起来,戴尔若似乎更像她们姐妹的父亲。

  “我一直在关注这名红袍女法师…虽然信息不多,但是所有的资料都显示,她以前和希瑞克教会基本没什么联系。”

  **师把杯子拿到唇边轻品了一下:“关于她对抗希瑞克教会的原因…起初我认为是她的一个阿古斯的仇人在帝国陷入混乱后加入了希瑞克教会。但是不久前得到了一份情报让我改变了这个看法。”

  “摩利尔在离开阿古斯帝国之后,曾经到东方沼泽地带的一个叫雨城的小城去过,那应该是她加入阿古斯帝国之前地定居之地。情报上说她回雨城似乎是要看望一个朋友,一个叫做凯罗的女孩。”

  “女孩?”欣布扬起好看的眉毛。

  “没错,她一直住在雨城,经营着一间很小的魔法商店,好像有些术士血统,几乎从未离开过城镇的范围…没有任何可疑之处。”戴尔若沉吟道:“但是摩利尔没找到她…她去哪儿了。谁也不知道。而且更关键的是,希瑞克教会也在寻找这名女孩。这是我向珍珠群岛上的朋友确认过的。”

  “那么冲突地焦点实际上在这名叫凯罗的女孩身上了?”欣布靠在沙发上:“看来我应该注意一下——既然希瑞克和红袍都在注意这个女孩,那么她身上就一定有值得注意的东西。”

  “拜托你了,欣布**师。”戴尔若点点头:“希望您能注意他们之间地争端,并且在可能失控的时候插手干预…深流城现在承受不起再一次騒乱的。”

  一个穿着灰色连帽袍子的魔法仆役飘了进来。

  它抬起闪烁着微光,由无数微小符号组成的半透明脸庞,以流利且毫无感情地通用语汇报:“戴尔若大师,冰风骑士团的泰格团长有紧急情况需要和您联系。”

  然后它转向珍。虽然女圣武士看不见它,它也未必真正看得见女圣武士:“珍-芳达圣武士,您的同僚正等在法师塔外面。请您立即赶回辉煌教会。”

  红袍法师商业据点地小广场上,摩利尔和四十七正站在台阶上看雪景。

  “居然连那个多爪怪都送出去了…想不到你对那个胖商人还挺好的。”摩利尔看着这几天来一直试图让广场上不再有积雪的工人和仆役们,目光扫过之处的人都尽可能的加快速度,这让她感到没什么意思。

  “不过别打算再让我帮你做那种鬼东西了,也不许再打据点内构装材料的主意。”摩利尔穿过广场走向侧楼:“现在希瑞克的教会好像完全销声匿迹了…找到的都是些毫无价值的小角色。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

  “那个被抓住的家伙还没有招供么?”四十七背着手跟在她后面:“辣椒水和老虎凳都试过了?”

  摩利尔对四十七提出的这种应该是很原始的**惩罚颇为不屑:“只要使用恰当的法术,预言系法师的面前没有秘密。狡猾的人是欧沙利文。新的联系方式和聚会地点就连那个子爵都不知道,而且最后他接到的指示是蛰伏。所以他实际上也只是等着欧沙利文来找他…现在我们

  下钓饵,能做的也只有等待着鱼咬钩了。我说,你天天钓鱼,这点耐心总该有吧?”

  “摩利尔。现在最需要耐心的人是你。”四十七改为和女法师并肩而行,说地话让她很是吃了一惊。

  “我?我现在看起来像没有耐心的样子么?”

  “那当然。否则你为什么会没有强烈反对,就帮助我制造构装体?”

  “嗨,我说,你不要得寸进尺…因为你的小猫今天要回辉煌教会,不能围着你打转儿,所以你无聊了

  “哦,我本来以为神奇女侠最近转移了注意力,总是跟着她一起行动会让你心情好些的…”

  卡妮在二楼阳台上打断了两人的拌嘴——红袍法师据点的阳台看上去也好像一张半张的阴森兽嘴:“摩利尔!有消息了!”

  在摩利尔眼中。心灵沟通法阵中出现的费迪南子爵只是一个穿了华美服饰的恶心生物。

  在这种受术者出于自愿而进行地灵魂联结中,他的一切伪装和谎言都无所遁形——所以法师们很喜欢以此来和重要的仆人或部下联系,享受操纵一切、生杀予夺的快感。

  “早上好,主人。”变形怪微弯着身体,苍白油腻的面孔偶尔有些晃动,声音好像蛇爬过草地时发出的咝咝声,带着说不出的怪异和恶心。

  “废话可以少说。你最好有我感兴趣的消息。”摩利尔板着脸站在魔法影像面前,对于变形怪这样地异怪生物她从来都没什么好感。它们无论强大还是弱小,愚蠢还是软弱,无不以人类的痛苦为乐,现在只不过是因为被红袍法师以它绝不可能反抗的方式束缚住了而已。而从另一个角度看,把变形怪捏在手心里的自己,在它眼里未必就不是一个可恶的异怪呢。

  “我刚刚收到了希瑞克教会的讯息…”变形怪谦卑的低头:“您要找的那个人,欧沙利文通知我今晚在深流城下面地头骨港见面。”

  头骨港?摩利尔皱起眉头。她听说过这个地方,幽暗地域海域和深流城山脉迷宫地城的交汇点。隐藏于黑暗地底的深流城地孪生兄弟。虽然在这些天联合或者胁迫深流城工会团体帮助她进行的打击暗日教会的行动中,摩利尔的触角也曾经渗入进头骨港少许——只不过因为时间和精力等方面的原因,尚没有多大成效。

  “头骨港不比港口区小多少。具体在什么地方?”摩利尔问道。

  “很抱歉。主人。他并没有告诉我…只是说晚上会另行通知。”变形怪有点紧张地搓了搓手,细长多节的手指彼此纠缠着:“而且到时候我可能就无法和主人你联系了…子爵的记忆告诉我,高级教徒地聚会总是会事先侦测魔法的。”

  “这个我会想办法,用不着你担心。”摩利尔皱了下眉头:“你没有被希瑞克教徒看出破绽吧?”

  “怎么可能?”变形怪又习惯性的露出它狡诈的笑容:“在您的帮助下,这具身体的记忆我基本上都已经掌握了…就连子爵的家人也没有看出任何异常。哦。主人,我没有碰他们,不过要骗这些家伙简直易如反掌。”

  摩利尔竖起一根手指制止了变形怪的谄媚解释:“可以了。如果到晚上之前你们聚会的地点有变。告诉我。”

  结束通讯后,卡妮得意的笑了一下:“放心吧,摩利尔,它绝不可能欺骗我们的,在任何时候,只要我们想,捏碎它就像喝杯酒那么简单。…你要找的那群人的确也没什么地方可去了,现在深流城中到处都是我们的人,他们除了躲在肮脏阴暗的地下城里,还能有什么办法?”

  “不过…”女儒想了想:“头骨港那种地方可不大好混进去。我只去过那里一次,化装去的。头骨港的范围内,只要生人一露面,那么港内马上就会传开。如果不能联络到具体地点使用高等传送的话,想抓住他们几乎不可能,而且他们很可能还设置了阻碍空间移动的结界…当然让变形怪冒险也不是不可以…”

  卡妮抬头看向摩利尔,笑得完全像一个无害的邻家小女孩:“这只变形怪可是我费了很大功夫才弄到手的…虽然为了帮助你而损失掉也不算什么,不过…可不可以也帮我制造一个阿古斯帝国技术的构装体呢?”

  “南希不是很称职么?”摩利尔瞥了四十七一眼,对他没有贸然代替自己答应还是比较满意的:“等事情办完之后…我会考虑的。”

  几分钟后,摩利尔告诉南希:“把‘响尾蛇’公会的会长‘毒牙’找来。”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