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三十九回合 迷雾

第三十九回合 迷雾

  凯罗!

  摩利尔眼中的整个世界都蒙上了一层恍惚迷朦的白色雾霭——能揭穿一切虚假的“真实视域”此时反映出来的却是无边无际的迷雾幻相,向她证实了一位女神的君临。\WwW.qb⑤.c0m\\

  “迷,迷雾!”黑角干嚎了一声,尖利的嗓音变的沙哑,身体也不由自主地颤抖的好像一片即将迎接暴风雨的枯叶。他身边的欧沙利文嘴唇微微抖了抖,不过什么也没说。

  银铃般的笑声不知从何方传来。忽而远如正在山峦中消逝的回音,忽而又近在耳边,有那么一瞬间都能感觉到脖后的恻恻冷风,就好像趴在肩头的邻家小妹妹在顽皮的向耳中吹气一样。

  “不过真是要谢谢你,摩利尔姐姐…”

  声音的主人在漩涡般缓慢流动的雾气中显形。凯罗,或者说迷雾女士,她坐在一根飘在半空中的银色法杖上,法杖的前端用来镶嵌宝石的精致三角型支架间则弥漫着火焰般飘缈变幻的雾,没有重量似的冉冉降落。

  与几年前相比,凯罗长大了不少,眉宇间的豆蔻青嫩已经被一种逐渐盛开的风情所取代。但不变的依然是她开朗甜美的笑容,以及胸前那个摩利尔已经忘记它是什么样子,或者从来都没有仔细看过的宝石挂坠。

  现在摩利尔看清楚了。那颗挂坠乍看之下只是一颗罕见却也算不上珍奇无双的星形蓝宝石,但如果多注视它一会儿。视线乃至灵魂便会不由自主地被吸进去,吸进蕴藏在蓝宝石中那团星云一样旋转的雾气中——真实却又虚幻,凝重却又空洞,包罗万象却又一无所有。

  和欧沙利文眼中的影像类似,这是迷雾女士的神之领域。

  摩利尔把目光从颈坠上挣脱出来,微微有些眩晕。

  “没有你和四十七先生的帮助,我一个人要应付这些希瑞克的黑暗仆从,还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呢。”凯罗坐着法杖飘到两方人马中间的空场上,盘旋的白色雾气盖住了洞窟里黯淡地海域和露出水面的浅滩岩石。一时间竟然给这个阴冷的洞穴带来了几分曼妙柔和,飘然若仙的感觉。

  她背对着欧沙利文和黑角,似乎全无防备:“真的,摩利尔姐姐…不再考虑一下成为我复苏之后的第一位选民么?作为你为我所做一切的报答,我向你保证,在你有生之年你永远是诸位面所有迷雾教会的掌管者,而即使当你地灵魂最终离开主物质位面的时候…”

  说到这里,凯罗抚摩了一下挂坠:“我向你保证…你的灵魂不会被冥河带走。你将来到我的身边。永远脱离凡人的梏,获得永生!”

  凯罗的声音到了最后,已经脱离了声音在空气中传播的自然规律,而是直接将近乎不可抗拒的意志渗进众人地灵魂,让他们知道,一个人类就算再如何出众,在神面前也只能别无选择的低头——因为这是他们与生俱来、必须接受的卑微本质。

  米利亚握紧长剑,有些担心红袍女法师能不能抵抗这样地诱惑。迷雾的许诺是暗藏毒液的甜蜜。是锋刃编织的华衣——

  “我光明的女儿们,我需要你们去阻止谎言女神…阻止因她地一己之私,而可能给世界带来的巨大灾难。”

  辉煌之主的声音在她脑海里回荡。帮助她抵御了迷雾女士地力量。

  至于迷雾的彻底复苏究竟会导致什么,辉煌之神并没有明说,或许是认为不需要,或许…或许在迷雾的笼罩下,伟大的阿蒙拉也不清楚这个其存在意义即是谎言和幻觉的女神真正想做的是什么。

  米利亚把这个近乎不敬的念头赶出脑海。静静的等待着。

  摩利尔定住心神。在和神的交涉中,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尤其是谈话内容还是关于自己的时候。

  “我只有一个小小的请求…请您放了凯罗。”女法师知道她必须把握尺度。在表示合理尊敬的同时也要坚守底线:“对于您来说,凯罗的身体只是您的一个载体,一具无甚要紧的躯壳…如果您能免除这位无辜女孩不必要的困扰,那么我向您保证,我将竭尽全力协助您尽快返回您的神域…”

  “与虎谋皮!愚蠢的红袍!”黑角再次狂笑起来,沙哑中混着尖利:“你以为我们为什么要杀这个叫凯罗的女孩!如果她只是迷雾女士在主物质世界一个暂时的容器,那么这样做有什么意义!”

  “现在她就是迷雾女士!迷雾女士就是她!”黑角指着凯罗,而凯罗也并没有阻止他的意思:“为了不让自己刚刚苏醒便因为缺乏维持神火的力量而消散,迷雾只有选择这个女孩的灵魂并加以融合!她现在根本不可能从这个叫做凯罗的女孩身上离开了,所以你的要求其实和杀了她根本没什么两样!哈哈哈哈哈!真可笑,红袍,你无知的对抗了我们暗日教会这么久,现在却要为我们完成王子的任务!动手啊,红袍,熄灭迷雾女士的神火,你就可以拯救这个女孩了——”

  凯罗脚下的迷雾激荡起来。

  几条雾带从涨潮般蒸腾而起的雾海中伸出,围绕着坐在法杖上的女孩舞动。而中间的凯罗则长发飘舞,本来就白皙如雪的脸庞仿佛被涂上了一层银粉,变得阴暗且游移不定,嘴唇也在光影流离间透出一抹刀锋般的残忍,双眼则发出慑人心魄的,如同皎月一般的光华…迷雾女士一瞬间从凯罗的体内真正的苏醒了,摩利尔甚至能够感觉到周围的时空都因此而振颤扭曲。

  摩利尔面前已经没有了凯罗。现在那只是一个维系着凯罗形象的神力化身——迷雾女士地本体。

  在那一片遮天蔽日的雾气中,雨城魔法商店里笑容甜美的女孩身在何处?

  摩利尔心中抽搐了一下。事情看来已经没有什么转余地了。

  “拙劣的谎言。”迷雾女士森然一笑:“就是给希瑞克那小子配备无底深渊中恶魔那么多的助理,他也没法处理好哪怕是最简单的神职。”

  “虽然那蠢货说的并非事实…但是我现在不能冒险。”女神向雾中隐去:“很遗憾你并不接受我的提议,固执的女孩儿。不过我还是宽容地感谢你,并等待你改变主意——如果不是你的帮助,我想得到这些希瑞克的选民的力量,还真是得费不少周折。”

  “快走!滚开!”黑角尖嘶着大叫:“你别想再窃取我主的威能来增强自己——”

  白茫茫的雾霭一瞬间便吞灭了他和欧沙利文。

  “抓住她!”摩利尔向一边的四十七下令。现在她已经顾不上他会不会误伤凯罗了,如果再让迷雾像在沼泽神殿和鱼人岛的时候一样汲取掉希瑞克赋予选民地神力,对付她绝对会更为困难——

  在整场对话中都保持沉默的四十七没有遵照摩利尔的命令行事,而是猛然转向了另一个方向。

  横贯整个洞窟的雷光在四十七转身的同时击中了他。女神挥洒的迷雾被剧烈的爆风吹散。随即弥漫的烟尘和蒸汽代替雾气充当了遮蔽视线地障碍——然后慢慢散去。

  一个模糊的婀娜身影站在拖出长长的痕迹并最终陷入岩石里地四十七身上,手中的银色长矛上盘绕着蓝白色的耀眼电火,从四十七身下同样流溢而出的雷电证明,他已经被这柄雷电长矛刺穿了。

  能在一个照面间打倒四十七的,除了辛格之外她还是第一个。那是四十七提到地另一具神之武装么?为什么会帮助迷雾?

  摩利尔没时间担心四十七,大概也并不需要担心——因为这家伙完全无视洞穿身体的长矛,已经以完全违背正常人发力规律的动作强行站起身,一把扼住敌人喉咙。右手地巨大金属枪械在轰鸣中变形——天知道会变成什么。

  现在需要关注的反而是已经收聚在一大团雾气中的迷雾女士,以及欧沙利文和黑角。

  他们此刻的状态可以说得上极其骇人。

  裹住两个暗日仆人的迷雾已经近似液态化而且透明。中心的凯罗却模模糊糊的,稍微还清晰一点的部分只剩下她的脸庞。

  欧沙利文和黑角现在就好像是两个马上就要溺水而亡的人。前伯爵还算好一点,不断扭动身体的黑角则已经陷入即将烟消云散的境地。他手舞足蹈,大张着嘴,但是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所有的神术都僵死在喉咙里,蠕动的雾团已经完全没有了之前那种飘渺的美感。反而变得异乎寻常的狰狞——简直就是一团正在进食的杀人软泥怪。

  黑角的身体逐渐分崩离析。他看上去就像一块被吞进胃里的肉,又好像正在强酸中溶解的金属,一张因为恐怖痛苦而扭曲的脸一会鼓胀一会干瘪。仿佛一块橡皮糖一样被无形的力量扯来扯去…迷雾的力量正在抽丝剥茧一般将他身上的希瑞克神力一点一点的抽出然后同化,而黑角的命运只能是在这场属于神的饕餮后消弭无踪,甚至剩不下一点微尘。

  “住手!”米利亚在转瞬的惊愕过后,立即行动起来,试图阻止迷雾女士的进餐。

  “躲开!”比她动作更快的是摩利尔的法术攻击。

  标枪般的闪电束从摩利尔手中掷出。击打在透明的雾墙上却发出雷鸣般的巨大声浪。可怕的振动以闪电为中心向四周扩散,在空气中形成一波一波的涟漪。前面的还没有消散,又被后面的推到更高亢的地步。最后空气在这种强力的呼啸中破碎了,连带着毁坏了所有存在于空气中的事物。

  米利亚往后退了几步仍然被音波激起的混浊水浪淋了个通透,双耳嗡嗡作响。

  但是直接承受了这记音波猛击的雾团却只是微微颤动了一下,继续有条不紊的进行它地消化活动。

  一道银影从米利亚身前疾飞而过,好像被投石机抛出的石块。

  电光石火的一瞥间。米利亚看到钢铁女战士手中的长矛已经断了。

  她撞击在岩壁上的震动让整个洞窟都摇撼了一下,随后跳过来的四十七则带着连绵不绝的刺耳轰鸣。他手上拿着的家伙大概已经不能算兵器了,恐怕就算无底深渊中专门负责屠宰的恶魔厨子也没见过这种梦魇。机械臂炮地形态发生了更可怖的转变,长长枪管下构装出了巨大的斧刃。说是斧刃或许也不确切,因为它比深流城一般人家的墙壁还厚,长度几乎可以比拟双手剑,被四十七高高举起的样子简直就是擎着一面铁门板——轰鸣声是从锋刃上发出来的,那是一排疯狂震动的尖锋利齿,因为高速运作而变成模模糊糊的一片。

  就是这东西斩断了钢铁女战士地长矛。或许只要给他足够时间,锯断整整一座山峰也不是问题。

  “准备好接受马卡克的爱情了吗,凯丽?”四十七拎着似斧似剑的链锯大刀,左右看了看然后却转向迷雾女士藏身的雾团:“我先割块果冻送给你!”

  链锯剑和雾墙撞击出强烈的火焰——具现化的神力遭到了最暴力最野蛮的挑战,而且确实出现了危机。

  神力烧灼着四十七的身体,但是他视若无睹,半个身子已经陷入雾团,链锯剑则前进地更远。

  “小心!”摩利尔的魔法银刃击中了扑向四十七的“凯丽。”但是却没有造成任何效果地穿过了她

  女战士看都没看她一眼,带着残影径直落在四十七肩上。她手中的断矛已经变成两把寒光闪烁的长剑,齐齐从四十七左右两肩上刺了进去。在四十七的怒吼中,女战士的双剑变化成钩,硬生生将他从液态地雾团中扯了出来,甩向岩洞的另一端——四十七还在半空的时候,女战士便再次撞入他地怀中。

  雾团蠕动着,试图弥合四十七造成的损伤。

  摩利尔接连发射出两道墨绿色的解离射线。没入其中。

  这起到了一定的作用,至少让全身沐浴在白色圣火中的米利亚有时间冲进那处缺口。

  雾团中的黑角只剩下光秃秃的一个躯干了,四肢已经被侵蚀。欧沙利文似乎也陷入昏迷状态。唯有中心模糊的迷雾双眼愈发明亮——熠熠生辉。

  “你们真是——我不会无止境容忍你们的!”

  女神的怒喝在岩洞中回旋震荡,仅凭声音的力量就能让人眩晕。

  不过这和正在一边拳脚相加的两个怪物没什么关系。严重烧伤的四十七居然已经抢回上风,用轰鸣的链锯剑压住“凯丽”,狞笑着要将她一分为二,女战士则用手臂阻挡着。拖延被他开膛破肚的时间。

  米利亚奋力前行。巨大的阻力从四面八方压至,貌似平静的雾团中简直就是一场惊涛骇浪的海啸,而她。就是一条在如此激流下还试图逆流而上的小鱼。

  那似乎比一个世界的距离还要远。

  但是米利亚终于触到了迷雾——她没有用剑攻击,是因为她想或许只要把迷雾附身的凯罗拉出雾团,摩利尔或许会有办法。

  足以窒息灵魂的重击透过凯罗的身体传到米利亚身上,彻底打散了她身上仅存不多的圣火。

  米利亚面色惨白,嘴角溢血——被见势不好的摩利尔用力能长鞭拉了出来,同时抽出治疗法杖一股脑儿的把充沛的正能量灌入女圣武士的身体,勉强止住了迷雾神力对她的侵蚀。

  但是因为这样的打搅,凝固的雾团又有了飘散的迹象,被触碰到本体的迷雾女士已经怒不可遏:“放肆!”

  大片的云气从雾团上脱离,漫卷着向两人卷来,所过之处摧枯拉朽——不可阻挡的神之一击。

  摩利尔赶在雾云压过来的前一刻释放了虹光法墙,七彩光幕几乎是擦着鼻尖升起来的。

  她拉着处在半昏迷状态的米利亚仓皇后退,法墙闪烁了几下之后消失了,但是已经争取到足够时间让她们躲出云雾的包围圈。

  “米利亚姐姐!”

  周身环绕圣火的菲欧娜冲过来挡在两人前面,双手巨剑划出一道银白的霹雳。雾云像撞击在礁石上的海浪一样分开了,菲欧娜咬着牙,奋力坚持。

  另一道霹雳从黑暗中飞出,刺进液态的雾团。

  刚刚击退炎魔的珍全身化作银色的闪电,趁着迷雾女士防御被破坏,又从有限的神力中分出一部分攻击摩利尔和米利亚的空隙中直贯而入——

  雾团一下子炸开了,圣火驱散着雾气四处流溢,从中传出一声痛呼。

  “住手!你想杀了她么!”力能鞭就像摩利尔身体的一部分,精准的击中了珍后背上的光翼,阻碍了她向凯罗发出第二击。

  只剩半截的黑角化成一道黑色的洪流,迷雾女士已经来不及吸取剩余的神力了,而是将它全部迸发出来击退天使一般庄严神圣的珍。

  “你干什么!”菲欧娜回剑砍向摩利尔挥鞭的手,半途中却被一柄虚空中伸出的长剑挡住了:“冷静点!你们又不是敌人!”

  希瑞克的黑火也撞在了一道呼啸的魔法飓风上,双方在彼此抵消中发出猛烈的爆炸。

  满头黑发无风自动的欣布踏出空间门:“克洛伊!拦住谎言女神!”

  迷雾女士发出一声尖厉的叫喊:“我不会宽恕你们的,凡人!”

  雾气急速旋转起来,不受约束的神力能量澎湃爆炸,让欣布也退了好几步,身上的护罩一层层的消失。

  红发女剑士纵掠如飞,险之又险的避开毫无规律的神力乱流逐渐接近迷雾,突然猛地一低头,一缕红发飘飞,随即被绞成寸断——钢铁的女战士从她身后飞过,指掌间寒光闪闪。

  一道巨大狰狞的伤口从她的额头一直破开到腰腹,看来为了摆脱四十七她付出了相当大的代价。女战士冲向扶着法杖虚弱不堪的迷雾,一把抱起了她,将她抛入迷雾漩涡的中心——雾气同时还卷走了欧沙利文。

  纯净的银火从欣布掌中喷出,将女战士全身都笼罩在原初能量塑成的魔法火焰中。失去先机的钢铁之女踉跄几步,忍受着银火从外至内的焚烧。

  “滚开!关你什么事儿!”四十七挥舞着链锯剑从后面杀来,如果不是欣布及时收回银火形成魔法护罩的话肯定就被锯成两截儿了。

  欣布被一下子撞飞,钢铁女战士则作为第二个受害者被拦腰锯中。她弓起腰,四肢撑在四十七身上以减少这一击的毁灭性伤害,而四十七像一辆隆隆压过的坦克,将她推向那团雾气的漩涡中——

  突然裹卷着四十七和钢铁女战士的雾气猛然向外一涨,紧接着又收缩了回去,就好像一段滚滚散开的雾气的影像被倒放一样,最终全部雾收缩回到了虚空中的一个点上,四周马上恢复了头骨港本有的黯淡和阴冷,迷雾、欧沙利文、四十七和“凯丽”就这样一起凭空消失在了众人的面前。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