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四十一回合 北方的战乱 上

第四十一回合 北方的战乱 上

  深流城内依然白雪纷飞。WWw、QΒ⑤.cOm\\

  从暖煦如春的水晶塔魔法窗向外望去,清晨的辉煌之城在白雪的覆盖下多了一些庄严圣洁的味道——山峰上的兵营和宫殿建筑,次第铺开直到远方的房屋和尖塔,以及…本应是一片波涛,现在已经蒙上一层灰白色冰盖的大海。

  “根据海军和商会联盟的统计,仅在深流港内,起码就有几十条帆船在这场空前的海洋冰害中被损坏。”莱拉端着一杯热气腾腾的奶茶站在摩利尔身边:“海水结冰后就会膨胀,它们先形成冰核下沉,等冻成更大的冰块后再浮上海面…等到海冰连成片冻结了整个大海后,形成的冲击和压力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抵挡,就算朝上面扔火球也无济于事。”

  “谢谢你的早茶,夫人。”摩利尔在这里傻等了将近半宿可不是为了听莱拉跟她讲海冰灾害的:“不过…既然戴尔若**师昨夜托欣布女士通知我说想和我见面,那么我是不是可以知道,他究竟什么时候才会来见我?”

  莱拉抱歉的笑了一下。那笑容是发自内心的真诚,带着平等的善意——摩利尔真的不大相信,她居然是那个让所有红袍法师憎恨害怕的“风暴女王”的姐姐。

  “我代他向您道歉,摩利尔小姐。”莱拉说道,从语调上听,她似乎常为戴尔若做这种收拾首尾的事情:“他现在应该还在领主议事厅…您也知道,事情越重要。情况越紧急,官僚机构的效率就越低。”

  摩利尔没再说什么,继续看向窗外。

  一队士兵从下面地街道经过,白雪覆盖的屋顶间只露出了他们的旗帜和头盔——这已经是今天早晨的第四批部队了。

  幸好戴尔若没有再让摩利尔等上一整个白天。**师现在坐在她面前,双手交叉,神情严肃。

  “…所以,希望您能帮助我们。”

  红袍女法师没有马上回答。

  她思索了一会儿,然后礼貌的开口:“我很意外。感谢您的抬爱,但是如果说以您…和欣布女士的力量都不能完全勘破这异乎寻常的寒冬背后隐藏的秘密。那么我又能起到什么作用呢?”

  “您过谦了,摩利尔小姐。”作为北地最强大地法师,戴尔若一点也没有用实力压人的意思,面对摩利尔的推托之词也很有耐心:“您能从南方一直追寻迷雾女士的踪迹来到深流城,并且让她现身,就足以证明了您的实力。迷雾女士的目的,北地冰川怪物的异常动向,寒冽异常地冷冬…我相信。这些事情之间一定是有联系的,集合我们大家的力量,一定可以将其找出来。”

  “而且现在你是深流城内唯一深谙预言系法术的法师,还是个红袍法师。”欣布窝在沙发里,睡眼惺忪的盯着面前茶杯中袅袅上升的热气,看起来完全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别告诉我你不懂得怎样举行环法仪式,女孩!”

  几个小时后。

  “您真的决定这样做?”摩利尔端详着自己纹在戴尔若脸上地魔法刺青:“这种非正规环法仪式会对不是红袍法师的参加者造成永久性损耗…而且我也不能保证就会达到预期的效果。再说,您就不担心我会在仪式中动什么手脚么?”

  “不要磨蹭了。现在是没有办法。”欣布摸了摸脸颊:“不过这鬼东西最好能像你保证地一样只是临时的…快开始吧,我已经觉得皮肤发痒了。”

  戴尔若看了同样纹上了刺青的莱拉一眼。覆盖了半张面颊的繁复扭曲的魔法纹路竟然给雍容典雅地贵妇人增添了一丝妖艳的美:“我们会全力配合您的,摩利尔小姐。如果这场寒冬真地会带来可怕的灾难…那么我想。它可不会在乎法师之间的分歧和人与人之间的差异,而必将平等的降临到每一个生命头上!”

  “嗯!你们放心施法吧,我会守在外面的!”已经剪成短发的克洛伊在一旁击了下掌:“不让任何人进来!”

  水晶之塔顶层的大实验室中,摩利尔站在正中央。

  她闭上眼睛,开放自己的心灵。

  三个跃动的灵魂出现在女法师周围。笼罩在一圈银色火焰中。本身也好像火焰一样在噼啪燃烧的是欣布,无数能量漩涡在其中撞击、融合、分裂,那简直是一团被束缚着的魔法飓风;**师戴尔若的力量则更是难以一窥全貌。厚重,坚韧、稳定,巍然不动的如同一座令人仰止的高山;就算是较弱的莱拉,也让摩利尔感到如同一片湖水般的优雅沉静。

  红袍法师独特的纹身力量镶嵌在他们体内,不仅让摩利尔能感应到充当三人,而且可以介由魔法刺青的共鸣而形成能量通道,借助他们对自己开放的精神来作为后盾,更深层次的进行对魔网的操作,抽取他们的力量来提升自己的施法者能级,达到远超自身真实水平的地步…

  吸血鬼一样的汲取,利用别人的能力来增强自己——这就是红袍法师的环法。

  不过现在摩利尔只是小心谨慎的将四人的精神联结在一起,让戴尔若等人充当她的后盾,以免当自己过于深入未知的混沌领域时,因为力量的枯竭而导致永远迷失。

  至于趁此QB5难逢的机会狠狠打击一下红袍法师的大敌这种事,摩利尔只是当笑话的那么随口一讲。别说她这个前红袍法师,就算一个真正的红袍处在她这种情况下也决不会这么做——谁知道欣布有没有什么反制手段?历尽艰辛当上红袍法师可不是为了成为一个让同僚缅怀的英雄地。

  摩利尔念出咒语。回荡的音节越来越多,好像被这个水晶墙壁的实验室聚拢着而不会消散似的。它们彼此混合成新的语句。振动空气,同时也拨动了无处不在的魔网。

  无法言喻的震荡一道接一道,沿着看不见的轨迹传播出去,将悸动的魔力反馈回来。女法师接收它们,然后编织出千丝万缕渗进自己地身体,改变精神与现实的界

  她的心灵投影从自己伫立在法阵中心的身体中脱离飞出,穿透了水晶塔的屋顶,好像只是穿过了一层薄薄的雾气。女法师一直向上飘,把整个笼罩在飘雪中的深流城看得清清楚楚。然后又徜徉于结冰的云端之上。最后甚至连阳光都消失了,周围只剩下冰冷、昏暗,以及远处银线一般缓缓流动地星辰微光。

  摩利尔踌躇了一下,然后向北飞去——或许能发现那个笨蛋的下落呢,虽然很多时候真想让他冻在破碎冰川的坚冰下呆一辈子算了!

  她飞过巨大连绵的山脉,只能看到它们朦朦胧胧的影子。在视野中,上下左右全是一片模糊,好像困在一大块结结实实的冰块里一样。摩利尔知道自己不可能将所有事物都看清楚。就算有别人的帮助也是如此——事实上,仅仅是把自己的心灵力量铺散到如此辽远广阔地地方,就会因为稍有不慎而永远迷失,再也无法聚合。

  某些隐约的预兆被摩利尔在一片浑沌中抓住。她再度增强了法术的力量,不过还是不能分辨出这其中有没有四十七地线索。

  还不够。女法师再度向更远处飞去——了重重时空。

  有什么东西在前方等着她,恍惚且迷蒙。摩利尔追寻着它进入更加幽深寒冷的世界,试图接近它,直到进入一条似乎永远没有尽头的甬道。不清楚过了多久。前面的雾气消失了,她看到甬道的出口,那里有一丝没有任何温度地光亮。

  她还看到…

  完全是本能的反应。摩利尔疯狂逃离。如果没有戴尔若、欣布和莱拉三人的力量扯住她地话,摩利尔很可能就永远回不来了。

  灵魂和**合二为一之后的瞬间,摩利尔感到无以伦比的寒冷,冷的竟然让她有了一种“好烫”的错觉。她用最后的一点力量断开环法的联接,同时意识到自己在尖叫。

  而在刚刚结束仪式的其他人眼中。则看到火焰般的冰霜猛地从红袍女法师身上迸发出来,顷刻间便冻裂了实验室内的一切固体——澎湃的银火在欣布身上燃起,汹涌流向摩利尔。

  而戴尔若只是飞快的做了几个手势。空间中便发出连珠炮般的爆裂声,那是足以冻结空气的冰寒能量被法术中和时产生的反应。

  莱拉抢前一步,扶住软倒下来的摩利尔。银白色的火焰环绕着她,散发出来的不是炎热而是温暖,从内到外的逐散了她体内的寒流。

  噼啪几声,实验室的地板、四壁以及穹顶都出现了肉眼可见的龟裂。附加了多种防护,坚固程度足以抵挡投石轰击的水晶塔竟然在这团凌厉的冰霜寒气影响下损坏到了如此地步!

  过了好久,摩利尔才勉强能动一下僵硬的手指,试着散去体内那股足以撕裂灵魂的寒冷。热气腾腾的奶茶几乎是刚端上来就变得冷冰冰了,最后不得不把它放在内盛炭火的暖炉上。

  “我想…我想你们也应该看到了。”红袍女法师半闭着眼睛,甚至都没力气从克洛伊手中把手抽出来。

  戴尔若**师沉着脸,甚至连魔法刺青都没顾上擦掉,半晌才开口。

  “摩利尔小姐。如果您共享给我们的影像是真实的…对不起,我不该这么说。您能确定它在什么地方么?”

  女法师摇摇头:“我看到的也只有这些。我没办法确定那东西的准确位置,我只是一直向北,最后便看到了…”

  “不管怎么样,它绝不可能,也绝不应该存在于现世。”欣布的双眼火一样燃烧着:“我原来还以为那只是一个传说…现在看来,最大的问题是…它似乎有点不甘寂寞了。”

  除去纹身后素面朝天的莱拉走进来,一看就知道她没什么好消息。

  “泰格团长传来消息…冰风要塞遭到猛攻。”她将手放到戴尔若肩上:“情况非常严重。他们和矮人很有可能支撑不了多久了。”

  辉煌神殿大厅内。

  高得有些离谱地穹顶上描绘着以辉煌之主阿蒙拉率领麾下的光明神侍击败杀死各种魔物为题材的巨大壁画。几代能工巧匠用画笔、颜料、各色宝石和魔法水晶精心创造了这恢宏无比的一幕,抬头仰望,整个壁画穹顶没有一丝一毫的破旧感觉,反而永远闪烁着太阳般的光辉——良好的采光加上似乎是附加了魔法的折射效果让整个大厅内几乎找不到一丝一毫的阴影,身处其中地人们简直就是沐浴在一片光芒之中。

  神殿门前的广场和侧殿那边川流不息的都是深流城的市民和异域冒险者,其中不乏平时对太阳神阿蒙拉并不怎么感冒的家伙,托这酷寒冬季的福,现在他们都想起来朝拜这位能给人带来温暖和希望的辉煌之主了——看来不管在哪个世界,临时抱佛脚的人都不占少数。

  “短短几天。北地地情况竟然已经如此严重了?”珍站在大殿中心阿蒙拉驻剑而立的雄伟神像前,辉煌之主的面目隐在从殿顶铺落下来的光芒中有点朦胧不清,但是只要仰头和神像对视,任何人都能感觉到一种如日中天的淡淡威压。

  神威就像阳光,庇护万物,同样也能焚毁万物。

  “是的。根据前线骑士的报告,生活在破碎冰川上的怪物们简直好像疯了一样…”主持辉煌神殿和晨光骑士团日常工作地圣武士卡辛姆对珍有着一种异乎寻常的尊敬,似乎认为这个冰块一样的盲女圣武士是辉煌之主在凡间地代表一样:“领主联盟已经公开征募公会的战士和冒险者。前去支援冰风要塞了。”

  “嗯。越是这种时候,深流城内越不能出什么乱子。”珍沉吟了一下:“我们要尽可能的帮助那些在寒冬和雪灾中艰难度日的人们,避免发生騒乱…无论他们是否信仰我主。这方面就拜托您了,卡辛姆老师。”

  “这个你不用担心,珍。”卡辛姆点了点头:“商会联盟已经尽可能的抽调各地储备支援深流城和北方,我相

  大家地共同努力下,我们是可以渡过这次难关的!”

  珍没有说话。她抬头对着面前的神像。银色双眸毫无焦点。

  一名圣武士急匆匆走进大殿,甚至都没顾得上向神像投去尊敬地一眼。

  “戴尔若**师紧急召集城内所有的精英力量。他要求我们立即赶往水晶塔!”

  别人脸上的惊讶表情还没有消失,珍已经向殿外走去。

  “请去通知米利亚和菲欧娜。”

  水晶塔中专门为红袍法师会的人分配出了两层。

  “关我们什么事?”卡妮噘着嘴气呼呼的坐在沙发上。老大的不乐意:“我们红袍法师又不是深流城的雇佣军!居然还要征用据点的库存?谁愿意去守冰风要塞就让谁去好了,大不了我们撤回赛尔城…”

  “别抱怨了。”摩利尔摆摆手,脸色仍然有些苍白:“现在这种情况,没人可以独善其身。”

  南希穿戴着附有魔法的锁甲和头盔,指挥纹身武士将一箱箱的魔杖搬进室内。准备工作已经进行到尾声。其他的红袍法师要么在仔细检查自己的装备,要么抓紧时间休息来储备精力——目的都是为了在即将来临的战斗中尽可能的保护自己。

  “我去见识一下戴尔若用什么法子把我们送到前线去。”摩利尔站起身,卡妮闭着眼睛装睡觉。

  “您来的正好。摩利尔小姐。”**师站在水晶塔最上层的大厅里,夕阳从透明的尖顶上洒入,辉映着四周高矮不一的魔法立柱。

  “我们得快点出发了…先赶过去支援的欣布**师和克洛伊小姐也支撑不了太久。”戴尔若拿着一根外表平平无奇,内里却蕴含着巨大能量的黑色木杖:“虽然我没有阿古斯评议会**师们那种能让一座钢铁塔城遨游天宇的无比神威…但还是有一些小技巧的。”

  他举起木杖,魔法伴随着立柱上交替亮起的光芒开始塑形。

  叮铃铃的警报声响彻水晶塔内外,提醒闲杂人等快点离开——现在水晶塔内全是法师、雇佣兵、高级骑士、精锐的士兵、经验丰富的冒险者和公会成员,可以说尽可能的集合了深流城最有战斗力的人们。虽然其中不乏有怨言者,但是这一次,领主们下了死命令:如果以后还想在深流城的地面上混,就必须出力帮忙。

  山峰上的水晶塔闪烁起来,让在远处围观的人目瞪口呆。

  大量的法力在集结,流动,在水晶塔上空形成一个明亮的漩涡。闪光围绕着塔身,在摩利尔眼中,**师已经以自身为媒介,将水晶塔和魔网联结起来,源源不绝的魔力在给水晶塔充能,直到满溢。

  摩利尔感到自己开始虚化。

  在一阵让人低头掩目的强烈闪光中,水晶塔从上到下的开始震动,好像水波中的影子——等到光芒消失,旁观者惊讶的发现,整座水晶之塔居然已经在飘雪中消失了。

  女法师刚刚从空间传送的不确定感中恢复过来,便感到法师塔猛地摇撼了一下。

  如果不是戴尔若及时偏转了那块迎头向水晶塔砸来的巨石,说不定刚刚在新位置立足的高塔就被这一下给砸倒了。

  摩利尔站稳身体,扶着立柱向外看去。

  虽然她料想到这里的战斗恐怕会很激烈,但是没想到居然会激烈到这种地步。狂暴的呼喊隔着水晶窗都清晰可闻,微微的震动从手上传来——放眼一望,所有的地方都在打仗。

  险峻陡峭的巨大山脉好像巨墙一样在两侧铺开,一直延伸到天地交接的尽头。水晶塔出现在一座雄伟的石城上,这座在高耸入云的山峰间开凿修建出来的人工要塞堪称奇迹——依靠着山岩筑起的堡楼和石壁连在一起,坚不可摧;台阶式一层比一层高的三道城墙高大厚重的可比悬崖,就算飞鸟要经过也得很费一些力气;以这座要塞为根据地的冰风骑士团更是最精锐的战士,北地的骄傲,还有同样生活在此处,战斗力十足的矮人氏族…冰风要塞是北方人类控制世界之脊的大本营,维护商路通畅的中转站,扼守破碎冰川的桥头堡,保证居民安全的守护神。

  数百年的苦心经营,这里已经成了坚不可摧的铜墙铁壁,没人能将其攻破——但是眼前的进攻者们不是人。

  要塞前方的一大片广袤的缓坡已经活了起来,只要是摩利尔能想得到的、生活在冰原地带的怪物几乎全都能在此地发现,而且个个都要比它们的同类大上许多。

  第一道城墙差不多已经被蜂拥进攻的怪物们占据了。

  不需要攻城塔,庞大的霜蜥蜴仅凭自己那锋锐有力的钩爪就能在垂直的城墙上飞快爬行,覆盖在结了一层厚冰的鳞甲下的小眼睛反射出冰球一样的冷光,箭矢对它们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只有最强悍的野蛮人战士才能挥舞着巨斧或者双手剑,砍破那霜冻岩石一样坚硬的外皮;也不需要投石器,霜巨人迈着震动大地的步伐,挡在它前进道路上的怪物们也哀号着被撞开踩扁,冰蓝色凹凸不平的皮肤下是滚动着的可怕肌肉,产生的力量能将桌面大的岩石轻松投掷到要塞上,差点击中水晶塔的飞石就是它的杰作;还有嘶嚎声此起彼伏,连绵不绝的冬狼群,它们在城墙外簇拥着,绿幽幽的眼睛好像无数游荡的鬼火,不管什么东西落下要塞,群狼都会一拥而上,转瞬间便将其撕碎吞吃…

  这究竟是怎么了?

  城墙上升起巨大的火柱,七八个耀眼的火焰流星从前线某处迸出,划出弧线飞向已经举着用整棵大树做成的木棒逼近城墙的霜巨人并在它身上引爆,血肉横飞中,霜巨人哀嚎着后退并最终倒了下去,为守军再度争取了一丝喘息的机会。

  “我去召集我的人。”没有再犹豫,摩利尔转身便走。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