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四十八回合 火之怒

第四十八回合 火之怒

  微型火珠从摩利尔手中发散出去,好像正处于熔化状小球。wWW、qb⑤。coМ\它们以弧形轨迹飞向各自的目标,在冰元素身上或附近产生接连不断的小规模猛烈爆炸,威力甚至超过了四十七使用的爆弹机枪。好几个已经伤痕累累的冰元素当场被炸得粉身碎骨,虽然它们比一般的元素生物要更加强悍,宙克斯克尔体内冰殿的酷寒环境也给了它们一些伤害减免和快速恢复的能力,但是面对如此炽烈的法术火焰,还是未免心余力绌。

  女法师对火珠群的精确定位使得自方同伴完全没受到火焰和爆炸的影响,而且还乘隙再次形成了对凯罗的包围之势。

  “愚昧无知的凡人!为什么你们的目光总是如此短浅呢!”凯罗优美的转身后退,长裙飞舞旋转起来,将被毁灭的冰元素残骸重新化成茫茫雾气,女圣武士们被卷入其中后马上发出密集激烈的兵刃交击声,好像迷雾中隐藏着千刀万剑:“这么做对你们有什么好处?你们能得到什么?你们的行为只会导致更大的毁灭!”

  她再次从祭坛上的冰焰中抽出一部分,凝成细细一道毫无生机的能量射向刚刚驱散一大片浓雾的欣布。风暴女王周身环绕的银火护盾被这道射线击中,闪烁幻灭的银色火焰一瞬间静止了,转瞬就变成无数细碎的剔透冰晶爆开。欣布也在这团闪耀的冰尘中被冻结,连飞舞的长发都凝固僵硬地好像雕像。火焰般燃烧的眼眸也变成了毫无生气的冰球…幸好她事先预置的触发法术即时生效,魔法能量在欣布已经不能做任何事的情况下仍然被呼唤聚集,迅速而又有条不紊的驱除将她冻僵的能量,温暖她的身体和灵魂,缓解了几乎致命的严重伤害。

  好些根冰刺从冰殿地地板墙壁上伸了出来,最小的也有一人多高,加入本来就已经密密麻麻的冰柱从林里。

  欣布踉跄着落到地上,脸色苍白,手指和耳朵上都出现了冻伤的痕迹。摩利尔从绑在小腿外侧的镶环皮带上取下治疗魔杖。触碰欣布身体的同时并说出咒语——充沛的正能量沐浴着欣布,冻疮和裂伤消失了,她重新变得毫发无损。

  “谢谢。”欣布对摩利尔说道,紧接着再度把注意力转向正在四名女剑士猛攻下暂时处于守势的凯罗,在脑海中搜索剩余地法术,看是否还有什么用得上的。

  “看来这里是迷雾女士的领域,我们只有耗干她从宙克斯克尔那里得到的能量才有可能击败她。”摩利尔像个快枪手般抽出另一根稍短一些的木柄魔杖,朝不远处一只抓着冰柱摇摇晃晃试图站起来的冰元素连射三发魔法飞弹。恰好超过了它能承受的极限。

  “没错,幸好你的钢铁武士先消耗了其中地大部分。”这句话让摩利尔的眉宇间透出一丝忧虑,不过欣布没有发觉:“但是如果把迷雾女士逼急了,恐怕这里真的就要崩溃了…得先做好准备才行。”

  菲欧娜挥剑重重砍向凯罗,剑锋被凯罗身边旋转舞动地冰盾挡住推开,并导致疲累的女圣武士失去平衡,凯罗挥舞法杖刺向她,法杖顶部没有宝石的精致支架上延伸出寒冰铸成的锋利刃锋。米利亚从侧面挡住这一击,老旧的平凡长剑接触到法杖时突然爆开地辉煌光辉让凯罗也不得不为之侧目——珍和克洛伊马上从两侧发起攻击,而后方的欣布和摩利尔又在开始准备下一轮的法术轰炸。

  “真是够了!”凯罗地身形一下子消失。然后在雾气的承托下重新出现在祭坛上,随着她的怒喝,大殿里的冰柱纷纷折断坠落:“好吧,我就让你们看看阻挠神明需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她胸前的星形蓝宝石挂坠突然明亮起来,而且似乎在迅速扩大。星云状的雾气旋转着扩散四溢。无数似真似幻的奇观迷境吞噬了一切,苍白的冷光脱离了祭坛,化成无数流星般的璀璨冰线投入雾气漩涡的中心…

  欣布在凯罗的挂坠发生异变的同时便停止施展了一半的法术。垂下手臂让一卷羊皮纸轴从袖中滑到手里。卷轴边缘凤毛麟角般隐约显露的魔法符咒即使在伸手难见五指的浓雾中也透射着神秘的光芒,而封住卷轴的秘银烙印则在欣布一搓之下便像石蜡一样碎裂。

  法术银线随着卷轴的展开疾射而出。摩利尔,克洛伊,三名圣武士,全被这样的一条或者几条光华流动的银线联接起来——她们的身体也迅速在闪烁的银光中模糊消失,脱离物质界的羁绊,穿过劈头盖脸轰然砸落的无数冰块飞速离开,自由翱翔。

  冰殿彻底坍塌了。

  不计其数朦胧不清的线条在摩利尔眼前舞动扭曲,飞速游走。这是呼啸的狂风,是灵体眼中的物质世界。缚在腰上的银线把她拉向下方,拉向那由斑驳游移的灰白色模糊色块组成的大地。

  等她接触到地面后,那感觉就像自己是一层浮在水面上的油,银线爆出一团小小的火花后断裂消失了。摩利尔脚下突然一空,没等做出什么反应就被一只手拉住。

  现实空间的景物在女法师视野中变得清晰起来,风暴形成的线状轨迹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扑面而来的冰雹雪块。克洛伊拽着她的手让她从逐渐扩大的裂缝边缘离开,不断崩塌的冰岩滚动着落入那深不可测的黑暗。过了片刻之后已经基本成形的深渊突然猛的一合,刚刚彻底分离的两块地壳轰然撞在一起,咬合处的冰结大地一瞬间出现成百上千条深深的裂纹四处蔓延,随即被无可匹敌的巨力推挤着压在一起粉碎,冲天而起地白色烟云简直像是在天地间筑起一道不可逾越的高墙。

  克洛伊抱着摩利尔一起摔了个滚地葫芦。同样刚从灵体状态中恢复的欣布她们也好不了多少。地面在撞击下升高——如果不是这样,洪水般泻下来的冰尘可能就把她们淹没在冰川底下了。

  她们应该已经从宙克斯克尔的身体里远远逃出,而且似乎也破坏了凯罗的计划。

  粗糙的冰川继续托着众人上升,由一马平川的冰原变成陡峭险峻的坡岭。风暴依然在肆虐,而且有越来越疯狂地趋势。风雪像鞭子一样抽打她们,隆起,塌陷,剧烈的地壳变动依然在继续,远处那巨大阴沉的身影则在尖嘶嚎叫的暴风中逐渐接近。

  “现在好了。小姐们。”

  凯罗轻蔑的声音在头上响起。她们抬头看去,发现她坐着法杖飘浮在狂风中,长

  裙都在不断的飞舞着,但是环绕在身周的一层渺渺雾绕不散:“我是应该夸奖你们的坚持呢?还是嘲笑你们地鲁莽?”

  “你们得偿所愿的毁了我的计划,致使我无法积蓄到足够开启神域的力量,不得不继续留在这粗鄙低俗的主物质界…”她冷冷的盯着摩利尔等人:“不过你们又能把我怎么样?杀死一位神明来证明你们那愚蠢固执、毫无意义的决心?”

  她抬手指向朝这边走来的宙克斯克尔:“看吧,它马上就要从冰封地囚牢中彻底脱身了。失去我的牵制,再也没有什么可以阻挡它——蝼蚁般的凡人啊。现在我倒是要看看,你们地勇气在它的力量面前能起到什么作用。”

  就在这时候,宙克斯克尔稍微停了一下,似乎在观察什么。冰冷的目光穿透空间,引起了每一个人发自内心的战栗。他张开双臂,好像要将整个广袤的冰川都环在怀中,小山般地头颅往后一仰,再猛的前伸——席卷一切的冰寒吹息和可怕地怒吼一起撕裂地表。一座座百十尺高的小冰山像尘埃般被卷起,就连供她们立足的宽旷高地都在震撼,摇动。在风暴中苦苦支撑。

  空气和冰雪混杂成一道毁灭性的巨大波浪,球形的力场屏障顽强的抵抗着它,因为这个法术的持续时间被延长了,所以或许能坚持的稍微久一点。

  数不清的旋风气流在护罩外推挤,撞击。但是暂时还无法穿透欣布的法术。

  一个足有小教堂那么大的不规则冰块在风暴中翻滚浮沉,居然像纸片似的飘了过来。突如其来的黑色闪电像天神之剑一样劈中它,将冰块击成无数碎块。并且一直贯入地下,制造出一道看不见底的裂痕。

  摩利尔本能的退后两步,在其他人眼中看到了同样的紧张。

  那实际上并不是闪电,而是空间折叠破裂产生的次元裂隙——从其强度来看,力场护壁想挡住它的难度不亚于让一个矮人自愿把胡子剃掉。

  “这个囚禁宙克斯克尔的空间开始和主物质界交叠了…”看不出凯罗用了什么防御法术,但是如此规模的风暴好像对她并没有太大的影响,只有胸前的挂坠亮的耀眼,大概是她从憎恶体内汲取的能量在保护她的缘故:“一个神孽的出现可以轻而易举的毁掉一个国家,甚至一个世界,现在感觉怎么样?女孩们,扮演救世主的时候到了哦!”

  “住口!”菲欧娜冲她叱道:“邪神!正是你造成了这一切!辉煌之主不会坐视这种情况发生的,在他的光明下,一切罪恶都将冰消瓦解!”

  凯罗发出一阵不可遏制的笑声,坐在法杖上的身体都在微微颤抖:“我造成这一切?真是好笑——你们这些凡人总是把什么事情都归咎给神!需要的时候就跪在那些无意义的雕像面前貌似虔诚的祈祷,不需要的时候就忘得一干二净,发生不如意的事情时又开始怨恨神,认为神没有尽到职责…这不正是你们这些卑微种族的一贯行径么?”

  “如果你们不这样自以为是,异常的寒冬只会仅此一季而已!甚至还会因为我对宙克斯克尔的削弱,让它在这里沉睡更长时间!可是现在呢?正是你们对我的百般阻挠,才刺激到这个憎恶。使它将要前往主物质界了!承认吧,凡人,正是你们地罪过,才导致降临到你们头上的灾难!”

  “你——”

  “不要和她争辩。”摩利尔冷冷说道:“在谎言女神面前没有事实,也没有道理可以讲。她现在当然可以把什么过错都推到我们身上,把自己却撇的一干二净。我们还是考虑一下怎么来制止宙克斯克尔吧!”

  “哦,摩利尔姐姐。”凯罗飘到力场护罩另一侧,不时有漆黑的次元闪电在她上方划过:“现在帮助这个小女孩的事情已经被你放在第二位了吗?”

  她把手放在胸前:“她可是会伤心的!事情到了现在这个样子,你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哦!知道吗?我本来对这个身体不是非常满意。她太平常了,甚至都没有发育成熟…不过现在想想看,她居然是引起世界陷入大灾变的导火索!这样一个身份才配得上做神的载体么!”

  凯罗突然一拍手,好像想起了什么:“哎呀,对不起,摩利尔姐姐。你地损失也很大哟!你的钢铁武士现在已经永远埋葬在宙克斯克尔体内长眠了!我可没有骗你啊,这是确定无疑的!真遗憾,要知道。以前我也是相信英勇的骑士击败恶龙赢得公主的芳心这种事真的会发生的呢!”

  看准摩利尔她们已经不可能威胁到自己,凯罗开始发泄似的对冰川高地上地众人冷嘲热讽,报复她们加诸在自己身上的失败。

  随着宙克斯克尔的越来越近,空间也开始越来越不稳定。撕裂空间的黑色雷电愈发频繁起来,风暴翻滚云集,为它离开这里而铺平道路…

  “品味很差的女士,我能感觉到你身上拥有魔法女神恩赐的银火…不过这有什么用呢?你是这些人里最强大的一个,一会儿你可是主力。要加油哦!嗯,其实如果摩利尔姐姐的钢铁武士还在地话,我更看好他的!可惜。正好我在这里,来,向神许个愿吧,摩利尔姐姐,说不定他会突然跳出来呢——”

  毫无征兆的。宙克斯克尔突然一顿,体内透出清晰可见地火光。随后一场气魄宏伟的大爆炸在它胸前发生,好像火山一样喷发出滂湃的蒸汽和高热火焰。

  宙克斯克尔发出震耳欲聋的咆哮。大量燃烧的碎片被它从身体各处喷了出来。击穿了飞溅轨迹上地任何东西——其中一块从力场护罩上擦过,爆出眩目的光火。

  蒸腾翻滚的白烟中紧跟着碎片飞出地是两颗流星。其中一颗微微带着星辰般的蓝色,冷厉的尾焰也在天空中划出好像刀锋般的轨迹,另一个却在肆无忌惮的喷射着令人难以置信的高温火焰,炽热的好像仅仅用眼睛看就觉得自己会被灼伤。

  说巧不巧,这对流星一起划着弧线向众人处身的高岭陨落,越来越大——落个正着的话,整片区域估计都会被夷平。

  不过这种情况没有发生。一片明暗不定的阴影遮蔽在她们头上,大天使般的身影张开完美无缺的六对羽翼,纯净的蔚蓝光华在锋利的钢铁羽毛边缘流动,汇聚到手中巨大金属矛枪的尖锋上闪耀着,用不可正视的庄严诠释着“威力”的含义。

  是“神之武装”的真正面目?没等摩利尔仰头将那微的钢铁女子看个仔细,一片燃烧的冰雪便几乎淹没了力场护罩。

  千万年未曾溶化的冰雪被迅速燃烧殆尽,有什么东西在冲霄的蒸汽中屹立而起。大家看到他,虽然知道他应该是站在自己这一方的,也不由得吸了一口冷气。那是一个撕裂的天幕下如同魔神的恐怖身影。他比璀璨的钢铁天使还要高大,样子更是差得好像七重天堂山之顶和九层地狱最深处的区别那样明显。一个完全由大量炽热轰鸣的金属机械组成的人形,钢铁甲冑覆盖全身,上面还铸满了刀剑般锋利的扭曲刺角。他长着四只粗壮的手臂,精金纤维和能量线圈构成有力的“肌肉”,其中一只手臂已经完全构装成一支巨大的机械火炮,长长的枪管上成排的尖刺好像牙齿一样排列着;还有两只手上分别长着一柄链锯大剑和一条多刃长鞭,无数尖利的锯齿在这两把恐怖地武器上高速运动着;余下一条胳膊空着。但是结构复杂的动力铁拳本身就好像大钉槌一样骇人了。

  他横跨了一步,全身重量都压在恶魔般的巨型脚爪上。脚下的冰原不堪重负,发出刺耳碎裂声。不均匀的火焰在他身上和铠甲缝隙中燃烧,肩部的突刺上还顽强的保留了一些燃烧的金属残片,周围的空气在高热下好像水波一样颤动着…

  凯罗像受惊地小兔一样向高处飞去,这样的景象即使是神也不禁惊呼出声:“这不可能!你究竟是什么?”

  “给你个提示!”钢铁魔怪挥动长鞭——巨蟒一样的鞭子在空中抽出一团膨胀爆炸的火光,居然一下子就把凯罗卷了下来。

  虽然凯罗在地上一沾即起,不过保护着她的雾气已经被焚化消散。事情的发展显然出乎她预料,乃至不由自主的问出一连串得不到回答的问题:“法厄同地火焰?你得到了那个封印法厄同之血的卷轴么?不会的。你怎么可能控制这火焰!是怎么做到的?就算是神,在法厄同的火焰中也只能成为燃料!”

  多头刺鞭在地上盘成一个圆,绞碎了一道道仓促之间竖立的冰墙缠向凯罗,逼得她狼狈躲避,森冷的迷雾触到鞭子就好像泼进熔岩里的水,转瞬即消:“多么英勇地垂死挣扎呀。放着小红帽这份很有前途的工作不干,非要去当大灰狼?”

  钢铁巨蛇盘卷所造成的滚滚烟尘中,一道紫电般地剑光划过——摩利尔一伙人居然赶在这个时候趁火打劫了!

  鞭锋上镰刀般交错的倒刺将凯罗的法杖撕成好几段。爆成点缀着冰晶的雾气飘散。凯罗顾不上在空间能量如此震荡紊乱的环境下传送会损耗多少力量,有什么不确定地危险了,她攥住胸前的挂坠将它举过头顶,发光的雾气流转着从指间溢出,迅速将她纤细地身体卷了进去。

  又一道翠绿色的微光结界将凯罗整个儿罩住。摩利尔并没有记忆两个禁止次元传送的法术,只不过她用另一个强力的法术将它重新唤回脑海中并施展了出来。次元屏障接触到神力迷雾后闪烁了一下就被中和了,但是凯罗的传送也因此被打断。

  “你这个…”凯罗没来得及把怨言说完便被米利亚和菲欧娜联手逼退到一块冰岩下方,跃在半空中的珍一个翻身躲开不管不顾好像雷霆一样打下来的长鞭。让它一下子就将冰岩抽得粉碎。

  凯罗摔倒在地上,握着挂坠的手也不由得一松,不过仍然在她掌握之中——直到一只无形的魔力之手突然将它拿走。

  凯罗惊怒欲呼。但是燃烧着银火的手已经悄无声息的按上她的肩头。凯罗的防护罩已经脆弱到极点了,这个欣布精心准备的法术力量又极其强大,所以迷雾女士也在这记重击中发出绝望的惨叫,陷入永恒的静滞状态而终于倒下。

  “许愿么?”摩利尔虚弱的笑了一下:“要是早知道你这么灵验,我不也就信仰你了?”

  纯净无暇的光柱点亮了天空。六翼的金属天使在摩利尔她们围攻凯罗的时候便已经发起了对宙克斯克尔的攻击。光芒之矛将高度聚焦的能量攒射在它身上,再度引起爆炸和怒吼——数十枚冰流星好像炮弹一样被憎恶抛过来,结结实实的来了一次地毯式轰炸。

  “离开这儿!战争让女人走开!”四十七挥动那把可怕的链锯剑。将一发迎头朝他飞来的流星劈成两半。它马上爆炸了,刀刃般的冰晶噼噼啪啪的打在他的铠甲上,但是四十七毫不在乎,说完台词后便朝着宙克斯克尔走了过去,沉重的脚步下冰屑飞溅。

  “用不着和它恋战!”摩利尔感应了一下狂乱的魔网,冲四**喊:“这里的次元缝隙已经很不稳定了!位面通道随时都可能崩塌!只要把宙克斯克尔挡在这里,这个世界本身就会将它埋葬!”

  随着她的话,天空中开始滑落灰白色的巨大光团——身后是完全虚无的黑暗轨迹。摩利尔说得没错,界域的交叠处正在坍塌。

  冰雪风暴再度猛烈起来,而且这一次飓风中传来巨兽的狂嚎。多条巨龙扑动庞大地双翼乘着冰风出现。浑身上下寒光闪耀。

  它们已经不是通常的白龙了,浑身上下都覆盖着狰狞的坚冰,连翅膀上也不例外。冰龙群分成两路,一些扑向天空中的金属天使,剩下的则朝四十七俯冲过来。

  六翼天使突然从她的立身之处消失,然后鬼魂一样出现在飞龙们上方。几点闪烁的微光向下飞去,和长矛上的光华比起来简直微不足道,但是当那些微光落到一条正在转向上升的冰龙上才显露出真面目——是一张由极细地高强度金属丝织成,每一根线都锋利无比的死亡之网。被网住的飞龙身上马上爆出大量冰尘。天使发射的罗网裹在猎物身上后便开始收紧,不过她没等着看结果是龙死还是网破,而是纵身飞下去用长矛狠狠贯穿了它,推着嚎叫的巨龙一起坠落,身后跟着多个追击者。

  四十七的重炮开火了,熔岩般飞溅的能量覆盖撕裂了前方一片广大的锥形区域。飞在最前方地冰龙首当其冲,浑身的冰壳、鳞片和肌肉差不多都被剥了个干净,像团血肉模糊的浆糊。一头扎到四十七面前的冰原上。

  然后四十七便踩着这条龙剩下的东西高高跳起。比小型纵帆船还长的巨剑一挥便砍下了第二条龙的半边翅膀和一只前肢,成片的污血洒落,有地被空

  余焰蒸发,有的落下去冻在地上,金属长鞭则狠狠地龙的脑袋上,鞭梢上的钩子干净利落的把它的眼珠剜了出来。

  他构装成比从前更加狰狞许多地钢铁之龙以便飞行,从两条齐齐向他喷出寒冷吐息的冰龙中间飞过,只当是沐浴了一场凉风——强韧的龙尾卷住一条龙地脖子。一阵轰鸣刺耳的机械变形声中它被刺鞭紧勒拉起,像风车一样挥舞着在空中旋转,以沉重的动能撞飞碰到的冰龙。然后在脖子和鞭锯的较量中败阵,整个脑袋都被绞掉。

  扑上来的偷袭者一口咬中四十七持剑的手臂,然后被动力拳打得整个身子都弓了起来。冰龙背上的冰层碎裂迸溅,陷进龙腹中的铁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变化,连珠炮似的爆炸声接连响起。在龙背上都开出好些个大洞,大把大把的骨肉碎片跟放了烟花似的散飞在天空中。

  越过支离破碎的冰龙们,四十七再度变成龙形扑向趟着冰雪走过来的宙克斯克尔。把它的脑袋笼罩在无比炽烈的火焰龙息里。

  钢铁天使稍后也摆脱了冰龙群,与四十七一起围攻狂怒的憎恶。

  他们三者之间的战斗造成的破坏更加速了位面的震荡——天空像打碎的鸡蛋壳一样崩坏,脱落的空间碎片越来越多,竟然逐渐形成黑白两色的条纹状天宇。

  “再等一等…我们只有在次元崩坍的那一瞬间离开才有最大的希望。”欣布手里拿着第三个也是最后一个奥术卷轴,同时仍然负责为大家支起防御壁,保护她们周围一小块地方的安宁:“摩利尔,那家伙最好能听从你的呼唤。不会有第二次机会的,如果他稍慢一点的话,恐怕就得永远跟宙克斯克尔一起埋葬在这里了。”

  摩利尔点了点头,集中精神,锁定住在雷霆、火焰、闪光和风暴中飞翔的四十七。

  几乎是突然之间,天空就由黑白参半变成了空虚窒息的绝望漆黑。只有两三道苍白,彗星一样转瞬即逝。

  四十七接到了摩利尔最强烈的精神讯息。这不仅仅是命令,而且其中包含了重视,担心,说不清道不明,波涛般汹涌的复杂情感。它没有片刻犹豫,一个翻身避开宙克斯克尔扫来的爪子,全速向她的方向飞去,由钢铁巨龙变成金属魔怪,再迅速缩小——以类人钢铁武士的样子冲向那在坠毁塌陷的大地上孤零零立起的椭圆形魔法传送门。

  不过有些反常的是,钢铁天使也只不过比四十七慢了那么一刹那。她竟然也抛开憎恶不管,连折断在它头上的光辉长矛都不要了,跟着四十七一前一后,在以浩瀚不可挡之势压下来的黑暗天幕中,划出两道瑰丽的流光,投入由银色火边围成的灰淡漩涡。

  天和地撞在一起。崩坏的传送门甚至没能在这场气势恢宏的大破灭中形成一点稍微值得注意的火花,一片破碎的空茫中只充塞着宙克斯克尔的怒吼——

  众人从传送门中被能量乱流甩出,就连身手最敏捷的克洛伊都没法保持平衡。

  她们翻滚着跌在一处方圆几十尺的方形平台上,欣布和摩利尔一时都爬不起来,两人现在真算得上油尽灯枯了。米利亚用身体保护着因为魔法麻痹效果而毫无生气的凯罗,摔得最重。

  只有四十七和钢铁女子马上活蹦乱跳的窜到石台边缘,看着大峡谷深处。雾气已经消散了,深幽的黑暗好像心跳一样鼓动着,紊乱的空间已经弥合,两侧高耸入云的黑色冰山接连不断的坍塌,一座座接天峰峦在次元震动中裂成无数巨石,相互撞击着坠入无尽的渊底——无法形容的连绵轰鸣甚至动摇了整个峡谷,让众人立足的平顶山峰都在颤抖。

  大家眼中的世界突然荡漾了一下。毁灭的尽头出现了异变,似乎有一只大手在撕扯那里的空间,连带着大峡谷都微微扭曲起来。

  金属女子眼中蓝芒大盛,光辉闪烁中便要传送过去——没能成功,因为四十七一肘子把她打了个跟头。

  “头发长见识短!”

  他高高跃起,无数被微缩的机械部件释放出来进行巨大化构装。大量齿轮和轴承铆合组配在一起,然后被有着巨大棱角的装甲盖住,结构完美的几何形装置拼装出风格冷冽的主体、支架和底座,那些能提供无限动力的发动机聚合成阵列,或内置或附加在这具可怕造物需要它们的部位上…但是最能使人发自内心震撼的,仍然是四十七身体前部那形态、口径和长度都极其骇怖的黑色炮管。

  一门继承了四十七前世风格的超级大炮。

  首先是一道起瞄准作用的能量光线投入远处搅动的黑暗,随后炮口便成了一座喷发的小火山。神之一击也不过如此——这一炮的威力彻底泯灭了宙克斯克尔撕开次元裂隙的可能,惊天动地的大爆炸制造出一个纯粹由高热火焰凝聚的太阳,赤红,橙黄,墨绿,蓝紫,裂石焚空的火球一边膨胀一边变换颜色,吞噬融化了能接触到的一切,包括空间在内。

  四十七落下来之后,别人仍旧看着那片在山峰峡谷间蔓延的恐怖火海目眩神迷。狠狠挨了一下的钢铁女子居然没有动手,眼中的蓝光游移不定的跳动着,悄然站在一旁。

  “终于结束了。”良久,欣布才艰涩的开口:“我们想办法离开这里吧…”

  “那是什么?”克洛伊的眼睛就是比别人尖一些,敏锐的借着巨浪般狂乱的流火看到了她们身后某处山壁上的一丝金属微光。

  “塞蒙?你是怎么逃出来的?”等到大家去到那里之后,惊讶的发现了卡在嶙峋怪石间破破烂烂的报应号,还有站在甲板上狼狈不堪的塞蒙-哈瓦利安。

  “我怎么逃出来的?我怎么逃出来的!”塞蒙挥舞手臂,蹬着眼睛不管不顾的叫嚷起来:“我当然是开着这艘倒霉船逃出来的!我就知道,你们压根就没管过我!”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