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十四回合 破蛹

第十四回合 破蛹

  阵阴风刮来,洞壁上零星惨淡还在燃烧的火焰吸灭了灭”,从火光从有到无的运动轨迹上看,洞穴深处仿佛正藏着一个正在深深抽气的恶魔,一口之下便将那些火球术残留下来的火苗全都吸进嘴里,泯灭无踪。//Www。QΒ5。c0m//

  黑暗开始在隧道中漫溢,混同空气凝固成湿冷的一团,缓缓向四十七等人趋近。

  有什么东西在黑暗里窥视——摩利尔幼年从沉睡中莫名惊醒,看着周围昏昏夜色中陌生恐怖的环境,忠实映进视野却自动被脑海歪曲的鬼怪般的家具,感到战栗像箭一样射进自己心底的时候,境况倒是与此有些类似。她身后的凯罗有点不安的动了动,身下巨龙的金属鳞甲却冷冽依然,按照人类的标准来推断,四**概是连汗都没出。

  摩利尔从腿侧箭袋中抽出一支十字弓矢拿在手中转动了一下,短矢上便发出火炬似的光芒照亮了周围的一小片区域。然后女法师随手一抛,箭矢便像从真正的弓弩上发射出去那样,“嗖”的一声飞进前方黑暗的迷雾中。

  附带了“光亮术”的射矢只是闪了一下便没入黑暗,短暂如流星,连碰到墙壁或是掉到地上的声音都没有。

  不过瞬息即逝的光亮便已经足够。再小的石块投进水中也会泛起涟漪,这一下已经惊动了潜伏于暗处的猎食者。它放弃借助环境隐蔽身形的打算,嘶嘶尖叫着抬起身子——它地声音恍如发情的蛇群彼此纠缠身体时鳞片交错摩擦发出的响声。锉刀一样一直磨进理性思维下最原始的灵魂深处,直教听者几乎不堪忍受,浑身都炸起一层鸡皮疙瘩。

  摩利尔一眼瞥见了那东西在昏黑中剪出的样貌,不由得遍体生寒。如果说诸如人类等白昼生物对黑夜总有一种本能畏惧的话,那么眼下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庞然妖兽无疑是这种恐惧最真实的体现,从险恶荒诞的梦境中释放到醒来世界里地可怕生物,只有凝聚全部的意志力,才能保持端坐姿态,而不会畏缩得全身发抖。

  怪物庞大臃肿的幽灵形体滑下岩石。像一尾灵巧的游鱼绕过珊瑚礁般爬了过来。它的形态细节好像每时每刻都在改变,即使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上一秒和这一秒看到的情景也绝不相同——但无一不是只有在梦魇中才能体味的狰狞幻象,似乎它并非完全存在于现实,而是有一部分已经渗入观察者地思想,肆意捏造他们的感官,将其发明的噩梦圈套插入所有的真实事物之中。

  女法师以奥术研习者特有的专注神经命令自己保持镇静,捕捉出这个生物绝不能说正常但大体上还算稳定的一个样子——一条灰暗、肿胀、有八支手臂的模糊异种。肢体末端或长着利爪或长着尖螯,蜿蜒如蛇的躯干一直向后延伸进黑暗深处,简直把隧道当成自己地巢穴一般盘踞,浑身上下生满了尖角和鳞片,数以千万计的细长蠕虫在其间扭动,咝咝的低鸣,一张利齿森森地血盆大口深处,有数不清的残忍正等待着牺牲者去体味。

  “梦蛹。”凯罗低声说出了一个连摩利尔也无法准确发音的名字。

  摩利尔细细咀嚼这个词。从中品悟着它的古老,恐怖…对了,凯罗怎么会知道这东西的称呼?

  没等她细想。身下一震,四十七已经开始行动。他向前移动两步,可没有梦蛹那么悄然诡异波澜不惊。巨龙长长地尾巴扫在岩壁上,震落许多灰尘碎石,好像簌簌下了一场小雨。

  梦蛹也陡然折转。蟒蛇般半透明的身躯穿过岩石就和鸟儿穿过云朵一样轻而易举。它张大了嘴,看不出眼睛长在身体的哪个部位,但是仿佛每一条在它身上蠕动地蛆虫都拥有灵魂。满怀苦痛和怨恨,狠毒的盯着同样虎视眈眈的四十七,期盼能将他也拉进绝望的行列中,为自己永世受难的折磨增添一丝安慰。

  两只巨兽相隔十几步远对峙了片刻,随后几乎同时发起第一次试探性进攻。四十七铁翼上矛枪一样向前探伸着的角刺中有一支脱离并发射出去,拖曳的尾焰和飞弹本身的反光使其看上去就像神灵投掷的雷电。钢铁之矛瞬间贯穿了梦蛹巨大的躯体,在它身上爆起一团激荡崩裂的火焰,而且在半秒钟之内蔓延扩大成一大朵澎湃汹涌的火红色焚云,贪婪的吞噬掉被炽热金属碎片撕开的内脏器官和那些附于其上嘶叫尖鸣的蠕虫,几乎把它拦腰炸成两截儿。

  梦蛹发出一声任何有听觉生物都无法忍受的惊怖嚎叫。尖利的声波振动空气,梦蛹也在重复反射而越来越凄惨的回声中改变形状,顺着扩散的火焰暴风延展扭曲,化作许多个只有在最深的梦魇中才窥得一星半点的可怕影像。

  虽然凯罗低头躲在摩利尔身后,但是眼角余光仍然漏进一道梦蛹的蜿蜒身形。于是女孩便看到了全部——它们就像透过缝隙的光,一股脑的蜂拥而入,印到她的视网膜上。

  凯罗无法呼吸,无法思考,更无法形容她所看到的东西。活生生的黑暗包裹了她,无数冰冷空洞的目光仿佛无底深渊,深幽的黑暗中伸出一条条看不清楚却又恶心如软体动物吮吸爬行的抚摩,带着迫不及待的饥渴想要把她撕成无数碎块,沉沦在黑暗梦魇中永无止境的向下坠落。唯一能看到的只有恐怖无望的心灵黑暗,唯一能听到的只有零落不堪的那喃喃自语…这是她曾经品尝经历过的绝望,再度唤醒放大的苦难梦境。

  黑暗翻卷如涛吞没了凯罗,女孩甚至没来得及尖叫一声。

  摩利尔紧闭双眼,抓紧四十七颈背上的长刺。坚守心灵抵挡梦蛹地幻形攻击,把它带来的超自然恐怖摒除在思想之外。她事先已经施展能免受即死攻击伤害的防御法术来保护自己和凯罗,但是她不确定魔法的力量是否能阻止梦蛹编织制造的恶梦入侵——反正她闭上眼睛并没有避免看到梦蛹想让她看到的东西。

  成千上万的失败者,囚禁在地狱业火中焚烧哀鸣的灵魂。他们挣扎着,纷纷伸出手臂,争相诉说自己的苦难,试图用枯萎地指尖抓住摩利尔的红袍,夺走她的身体和灵魂,因为折磨而千奇百怪的面容不成人形却又看上去都似曾相识。直到灵魂们推挤着连到一起,众多脸孔组成飞速旋转的漩涡压迫下来时,摩利尔才有所发现。

  所有的脸都是她自己的脸。

  梦蛹拉伸如一张其大无比的黑色幕布,甚至连巨龙形态地四十七都被盖在里面。死亡,具象化的死亡在幕布上描绘出来,闪亮的钢铁龙鳞上映现着各种不同的梦蛹形象,一个接一个的死狞笑着围住四十七,火焰。爆

  离子毁灭激流,轰鸣碾压中粉碎成尘,远方的星辰相失,在城市一样的星舰上展开的炼狱战场化作朦胧雾气,阴影中只留下残骸,纠结在一块儿塑成墓碑,对他没有任何意义地一生盖棺定论。发起荒芜死寂的嘲讽。

  构装之龙拍击双翼,卷起震彻整条宽旷隧道的狂风。飞沙走石裹在风暴里噼里啪啦地到处乱飞,弥漫的烟尘被咆哮的气浪推挤成一道坚实的灰墙向外冲去。不仅驱散了梦幻化散布的黑暗形态,甚至在岩石上打出无数大大小小地凹坑麻点。

  没有意义便没有意义。梦显现的恐怖奇观或许能吓疯任何一个久经沙场百战余生的老兵,因为它能像台精确地扫描仪一样寻觅受害者心灵中隐藏最深的恐惧,并将其挖掘出来进行分析卜算,针对它们创造出假想的可怕天敌——假如你怕死。那么当你看到梦蛹的时候也就同时看到了死神,而且它离你是那么的近,近得仿佛就贴在你的喉咙上。代替你呼吸。

  但是对本质上始终都是一台机械的四十七来说,梦魇来袭充其量只是能给他一点惊奇的西洋景罢了。喜,怒,哀,愁,就算他一直在模仿中试图表达这些感情,实际上驱动他运转生存的依然是反应堆的运转,磁电波的脉冲,无穷无尽能量流从容不迫的输出,引擎轰鸣产生的激烈振荡流淌到体内海量各司其职、有条不紊工作中的金属零件中去,将它们牢牢的组织起来,活化成一个坚不可摧的整体…当这一切都准备就绪的时候,程序便爆发出它诞生时便被赋予的,狂神嘶吼般的愤怒雷霆。

  震动惊醒了恍惚中的摩利尔。她激活法术戒指中蕴藏的魔力,带着仍然有些发懵的凯罗离开四十七向后飞去。钢铁洪流在她们身下急速冲过,四十七已经一跃而出,扑到梦蛹身前。

  就如两列撞到一起的火车,钢铁推挤着**,炽热的火光撕裂了阴云般盘旋的黑影,交战双方顷刻间相互倾泻了令人难以置信的猛烈攻击。重新恢复八爪怪模样的梦围着四十七尖嘶盘卷,所有的爪螯都钳到他身上开始撕扯,而且力量竟然大的出奇,连四十七的精金甲鳞都抓穿了,从裂缝中喷出烟花般的流火电光。

  电光迅速蔓延到四十七全身。他高高昂起头,一条条雷电之蛇争先恐后的从他体内窜出,围着他游走跳跃,组成一张蓝白色的超级电网。

  闪电像刀剑一样切割贯穿了梦蛹。怪物蜷缩起柔软浮肿、好像一只海葵的躯体,体表上蜂拥生长的蠕虫大批大批被烤焦,变成灰黑色的渣滓脱落尘埃,不得不放开猛烈放电的四十七向后让开暂避其锋,同时从嘴里喷出一团七彩缤纷的锥状虹光,规模比摩利尔曾经施放过的虹光喷射法术还要大上许多,把巨龙的半个身体笼罩在每种颜色都附有不同魔法效果的彩虹光华中——但是只有咝咝迸溅的酸液对他造成了些许影响,剩下的光辉只不过在洞窟中闪耀了片刻便被逆袭而回的火焰龙息吞没。肆虐的火舌舔食熔化了岩层,而且与雷电交织在一起产生不可思议的剧烈反应,引发了接连不断的爆炸,逼得梦蛹一面加强虹光喷吐的强度,一面继续向隧道深处退却。

  即便有魔法护罩的保护,四下飞舞的七彩光束和翻卷升腾、越来越大的地狱之火仍然给摩利尔制造了不小的麻烦。毕竟,梦蛹的攻击附加效果太多了,四十七的喷出的火焰威力又实在是太强了。耀眼的火光包围了她和凯罗,两人的脸被照得通明,火球在保护罩外和她们的眼睛里滚动,到处迸射,吞噬掉彩虹光束,将它们烤炙成一簇簇绚丽的焰火。

  四十七显然并不需要她的援手…女法师想起一个问题。

  “凯罗,你怎么会知道这种怪物叫什么?”摩利尔可不认为凯罗是从床边的故事书上看到“梦蛹”这个名字的。

  “我,我也不知道…”凯罗苦恼的抚着头:“它…它突然一下子就出现了,就好像是有人趴在耳边告诉我的一样。”

  突然出现的?摩利尔不由多看了凯罗几眼,心下有些担心,似乎隐隐感觉到了什么。

  “摩利尔姐姐!小心!”凯罗突然惊呼一声,再次赶在摩利尔之前发现了异状。

  她们附近的岩壁无声无息的抖动旋转——石头像软泥一样变形,大量扭动不休的蠕虫从灰色的岩石中滋生出来,而在它们中心,诞生的是一张长满残忍利齿的尖喙巨嘴。

  另一只梦蛹从她们的侧后方穿过墙壁直冲而出,大张的嘴巴足以把两人一起咬住嚼碎,而且速度是如此之快,根本容不得女法师做好抵挡的准备。

  突然出现的虚体巨拳向下猛击在同样是虚体的怪兽背部,强劲有力的冲击迫使它改变前进路线,从摩利尔脚下穿过,一头栽倒在铺满了滚烫灰烬的地面上。力场拳头并没有给梦蛹造成太大的伤害,它翻了个身便反冲上来。魔法拳则克尽职守的挡在女主人和她的对手之间,张开五指试图抓住它,而梦蛹则迎上去猛击手掌,很快就将这个力能造物扭曲的不成样子。

  四十七的爪子帮了魔法巨手的大忙。他冲过来,一挥之下重新把梦打了个嘴啃泥,然后一记名副其实的“神龙摆尾”把它扫飞出老远——狂风吹过峡谷般的吸气声再度响起,炽热的粒子能量流汇聚到喉间,准备再给敌人来一次炼狱的火焰洗礼。

  他咳嗽了一下。烟雾从口鼻间喷出,形成蘑菇形状的烟雾云团,一直撞上洞顶才四溢散开。停止吐息并不是因为他的喷口阻塞了,而是他发现两只梦蛹竟然以最快的速度钻进岩石逃之夭夭。

  第二只梦蛹发起偷袭原来只是为了解救出被四十七追着狠揍的同伴。

  “他们也懂围魏救赵?”四十七没有追击,就算不用看顾两个女人,他也没有土行孙那般遁地的本事。

  “想必这就是那个什么布里恩特所说的魔鬼了。”摩利尔和凯罗落回四十七背上,坐到他的双翼间:“看样子它们已经把这里当作巢穴…而且并不好客。我们走吧。”

  不知是不是因为击退了梦蛹,接下来的路程变得不再那么错综复杂了。冲破几层正在坍塌或将要坍塌的石墙,他们终于重新看到灰白色的苍茫天空。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