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十七回合 初至外域的三个旅行者

第十七回合 初至外域的三个旅行者

  魔法之神啊,我还以为我已经足够见多识广了呢。\\WwW.qΒ5.c0M/”好像稀薄蛛网一样的星光里,看着前方黑暗沸腾的战场全景乍咂舌不止。

  如同一只凶残的巨蛇吞食它的猎物,半流体化的神尸之岛正在一点一点的将吉斯人的星界要塞卷进自身形成的风暴中,要塞则坚持着与其对抗,高塔和围墙在浮沉中若隐若现,活似煮在一大锅滚粥里上下翻腾的杂烩菜。

  城堡和包裹着它的黑云之间不时冒出一团耀眼的闪光,商人猜想那应该是吉斯人的灵能防御系统与神尸释放出来的能量碰撞而成的结果。这个距离上听不到声音,也看不见人影,只能凭想象估计那边发生了什么,同时庆幸自己应该离的足够远,处在安全的距离上。

  “法师小姐,如果您有什么方法能联系到您的钢铁武士的话,我建议您还是尽快让他来和我们会合。”雅各布双手交叉,手指习惯性的不断编织出不同的花样,同时尽量瞪大细长的眼睛继续观察:“星界涡流被这场风暴扰乱的不成样子…但是正如冥河掀起大浪时就可能会露出下面的暗礁,它也给我们指明了最近星界传送门的位置。真令人惊叹,秩序之路却在一片混乱中显露出来…多么奇妙的多元宇宙。”

  摩利尔和凯罗并肩而立,上下都是无穷无尽的虚空。她们身边仍然残留着传送魔法的波动,形成了一种周围空间微微扭曲地错觉。女法师听着位面商人声调里的咏叹语气。如果不看他头上带着的贵重却又样式可笑的海螺帽子,说不定还真会把他当成一位遍阅群书的饱学之士。从某种角度来说,一名真正的位面商人也的确不比主物质界大图书馆尖塔里的白胡子老头们知道的少——不是有那么一种说法么,多元宇宙本身就是一本大书。

  “再等一等。”摩利尔地语气比心中所思要平淡一些:“我听说位面商人都有位面的奇特天赋。你们总能找到附近的位面传送门,判断出它通往何处,甚至随身带着一个便携式的…而且最神奇的是,你们不需要‘钥匙’就能开启它们。”

  “您知道那是不可能的,法师小姐。”根本就没有不需要钥匙的门,无论哪个世界都没有。对于无数存在于多元宇宙各处的传送门来说。每一扇门都有一把与其对应地‘钥匙’,而我等稍微擅长一点的,无非是对这些找钥匙开门的小事情更熟悉罢了。”

  他又半仰起脸入神了片刻,满手戒指有规律的闪烁着,随后对摩利尔说:“恐怕我们得抓紧了。我感觉到传送门很快就会发生变化,一旦错过这次机会,我们就要再耽搁一段时间,多走不少弯路了…”

  四十七突然就在三人前方的薄雾中出现。星界的视野范围只是他几次振翼的距离——转眼间。辉光夺目的飞龙便已经近在咫尺,优雅修长地巨大身躯上散发的力量让周围的色彩都开始变幻,银空流逝,一切都蒙上了层火焰般明亮热烈地光芒。

  “星界巨龙!”雅各布失声惊呼。商人是第一次看见四十七此种样子,不过很快便认出他那双虽变了大小,却依然幽红的眼睛。

  四十七好像比片刻前银亮了一些——不知道是因为神能风暴的洗礼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看样子我还是很准时的么。”他瞥了一眼位面商人。

  “我们只是停下来判断方向而已。”摩利尔地声音更平淡了。

  “诸位,请随我来。”雅各布转身带路,心下被四十七可怕力量震惊的同时。决定要重新分析这个三人组合之间的主仆关系。

  传送门并不远,他们到达那里再回头时还能看见远方地一抹灰色。这个星界传送门看上去就像一个缤纷鲜艳的彩色圆盘,似乎根本没有厚度。但是几个人站在不同的角度看去,每一双眼睛看到的都是大盘子闪闪发光的正面。一条星界维管扭曲缠绕着,呈巨大的螺旋形从它后方伸展出去,一头被圆盘挡住,另一头一直向无垠虚空。不停的颤抖、摇晃,跟正被风吹着一样。

  “我们就要从这里钻出去吗?”四十七围着彩色圆盘转了几圈,发现不管怎么样努力也看不到它的背面。反而使他好像一只追着自己尾巴跑的蠢狗:“又是老一套,该死的空间折叠技术!”

  雅各布略带讶异的看了四十七一眼,察觉到他对位面旅行并不感冒的态度。

  不过商人马上把注意力集中回传送门上。当顾客不喜欢一件商品的时候,想把买卖做成就要速战速决,别给他留下太多的思考时间。

  传送门在雅各布眨也不眨的注视下发生变化。起初,圆盘上大小不一五彩斑斓的色块只是逐渐加深加重,随着它们彼此之间的分野变得模糊,盘子旋转起来,所有颜

  杂融合,形成一个灰色的漩涡——连带着它后面的星始谐振,一圈接一圈,没有止境的传导出去。

  “正是时候!集中精神!思想会带我们到达我们想去的地方!”位面商人大喊着,

  四十七重新变成常人大小花了一点点时间,之后他的动作又有些笨拙,所以是最后一个进入传送门的。

  足以撕碎一切物质的扭曲感抓住了他,手臂、双腿、每一个金属零件都在疯狂旋转的碾压下吱嘎作响。虽然他知道这只是个错觉,但是仍然不舒服,比被一枚质子鱼雷击中了还要糟糕。

  不过当时空漩涡将旅行者们从半空中抛出来之后,他是唯一落到地上还能站稳的人。钢铁凌驾意志。电路决定情感,实际上机器人就是这么点好处。凯罗摸索着墙壁摇摇晃晃地站起来,然后马上弯下腰开始干呕。摩利尔比她强一些,忍着胃里翻江倒海的感觉观察周围,努力把景物的重影聚焦成一个——这是她最糟糕的一次空间传送经历!

  他们现在身处一片荒败的废墟之间。饱经风雨而斑驳的巨大石像半掩在沙土中,残垣断壁杂乱的围绕在它们周围,墙柱上早已模糊的壁画和纹饰在依稀告诉人们此地过往的荣光和庄严。缓过神来以后,摩利尔有一种奇怪地感觉…当然,不是腹中空空如也的强烈饥饿感。而是突然置身于整个多元宇宙之中,被无数从身边流过的时间和空间所震撼,从而发觉自己是如此渺小,产生油然的敬畏,就像被什么法术效果影响了一样。

  不过女法师明白这并非魔法之力。她试着向前走了几步,凹凸不平的地面似乎仍在旋转,旁边残缺多处大体上却依然保持完整的石制拱门也微微摇晃着,克服一切不适转身回头看去的时候。摩利尔眼中所见为她的判断盖上了“确凿无疑”地戳印。

  从空荡荡的拱门中望出去,除了一堆倒塌的石头和建筑残骸之外,大多是沙地和低矮平缓的丘陵。深褐色的杂草零落丛生,占据了废墟和岩石的缝隙,深深植入沙土,攫取其中每一滴水份,在风中东摇西摆。这些虽然算得上不错的景观,吟游诗人或许还能就此作一曲“宫阙万间都作了土”的诗歌。但是实际上真正决定观者感触地,使人意识到这里已经不是他们称为“家乡”,诞生、成长、存身的小小世界的东西。是远方那座稀薄地奇怪高山。很难用语言描述它是什么样子,“远方”这个词用得也未必确切。第一眼看去,它耸立在地平线的尽头,再仔细端详一下,它仿佛又离的非常近——近的就位于拱门之后。好像一穿过石门就能到达那儿似的。关于这座山,唯一可以肯定说出来地是:它很高,非常非常高。

  这里是“协调对立域”…不。不应该使用主物质位面图书馆里的说法。大家公认,不会因此而被嘲笑的名称是“外域”,连接着所有外层位面地无限世界,多元宇宙的核心中转站。

  “它就跟沙雷姆上的柱子似的。”四十七评价道。

  “那里就是我们的下一个目的地,尊敬的钢铁武士。”雅各布拍拍袍子上的灰尘,正了正帽子,脸上一副气定神闲的表情,像是回到家的主人正在向访客们介绍客厅里的摆设:“说得清楚一点…我们正要到印记城去。”

  “印记城?”四十七再次朝山峰那边看了看,这次它又换了一个方向,在奇形怪状的石丘间若隐若现:“山上?”

  “山顶上。”雅各布自矜的笑了一下,脸上终于些微显出一直被他掩饰得很好的,位面生物面对主物质界旅行者时惯有的优越感:“我相信您一定已经注意到无极尖峰,哦,就是我们现在看到的高山,只要天气状况良好,您能在外域的任何一个地方看到它——顶部有些东西。”

  “它们看起来有点像云彩,其实完全不是。”商人接着说:“那就是印记城,万门之城,外域和整个多元宇宙的中心。它座落在无极尖峰之上,拥有通向所有位面所有世界的传送门,只要使用正确的方法。无论您和您的朋友们想去什么地方,办什么事情,或是找什么东西,进行一切类型的公开或私密事务,您大可以首先去印记城,把那里当成您旅途的,一定没错。”

  “路好像不是太远。不过我身上可没标着运输飞船的生产批号。你一定自备了可以飞上去的交通工具吧?”四十七这句话可让雅各布的笑意加重了不少,正如位面人经常嘲笑主物质佬时所说的:你不说话我只是怀疑你是个白痴,但你一开口我马上就确定你是个白痴!

  “我们不可能飞上去。”摩利尔赶紧接过话茬,她可不像四十七那么大条:“没有任何方法能够直接登上无极尖峰到达印记城,它的高度是无限的,你永远也

  那儿。”

  她转而对位面商人说:“你说得对。印记城地确是个不错的起始之地,我在前人的记载和资料典籍中了解过它的一些皮毛。我想,作为我们的向导,想必你已经对我们该怎么走心中有数了吧?”

  雅各布收敛笑容,就算眼前这几个人是乡巴佬,也是真枪实弹武装到牙齿的乡巴佬,所以还是小心点好:“当然,法师小姐。我恰好在离这里最近的一座门城——”

  他抬手朝某个背离无极尖峰的方向指去:“认识几个‘朋友’。他们应该乐于把传送门‘借’给我们使用,只要一些合适的酬劳…我来处理就好。您不用操心这个。”

  “一个无限高地东西居然还会有山顶…山顶上居然还会有座城。”四十七仍然看着无极尖峰自言自语,他认为这种理解方式真是太蠢了,雅各布和摩利尔他们对此老老实实接受的态度也实在是有够“无明”的——不过他也无意深究,反正他更不是圆滚滚的科学考察船。

  一行人没走多远,前方带路的雅各布突然又停了下来。

  “差点忘了,还有一件事得提醒您一下。”他回头对摩利尔说:“法师小姐,您想知道我们正处在外域的第几层上么?”

  “第几层?”摩利尔也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哦,我想您可能还不大了解外域的魔法特性。”看到摩利尔疑惑的神情。雅各布解释道:“在这里,法术地强弱取决于您离无极尖峰有多远。在山峰那里,根本就没有任何法术或者类法术效果能够起作用——要想使用更多的魔法,就得离无极尖峰更远才行。所以根据不同级别法术能否在某个区域生效这一点,外域以无极尖峰为中心被划分出一些好像箭靶的同心圆,我们这些位面旅行者称其为‘层’,印记城里的居民则管它们叫‘环’,不过这没什么关系。只是计算方式和说法的不同而已。关键在于,我猜像您这样的法师应该有必要清楚这个…这样您所擅长的东西才能更好的为您服务,对吗?”

  “谢谢您告诉我这一点。”摩利尔这句话是真心实意地:“那么雅各布先生。您对此有什么建议吗?”

  “嗯…请等一等。”商人把手放在长袍的袖口中摸索了一下,随后垂下视线看着他面前的地面。毫无征兆地,那里便多出一个四尺来高的长方形青铜箱子——好像只是眨了一下眼皮的工夫,它便趁机出现了。

  铜箱上镂刻着精美的图案,镶角包边和锁扣等配件都是纯银制成的。在外域阴沉地天色下看起来都闪闪发光,绝对价值不菲。雅各布小心翼翼的打开箱子,其他人的视线被箱盖挡住。看不到里面有什么,但是商人地眼神和他瞳孔上的反光已经泄露出很多讯息了。

  怪不得他千方百计也要找几个比较靠的住的保镖。这么大一个秘藏箱,随便哪个小子都会想要。当着他们的面把它从灵界取回,还真是有够信任自己这伙人的…摩利尔想到。

  “这个。”雅各布从箱中拿出一个拳头大小的东西。

  “哇噢。”等凯罗看清楚它的模样,不禁低呼一声。

  那是一个缩小了比例,银光闪烁的骷髅头骨,做工完美无暇。雅各布平伸手臂把它举到摩利尔面前,微微松手。小骷髅摇晃了一下,挣脱商人多节的手指,平稳的浮到空中。

  “这是米赫麦尔,”商人说这个词的发音就像一头老岩羊在叫:“俗称‘话匣子头骨’,夸张一点的称呼是‘知识之源’。它被制造出来回答位面旅行者们各种各样的问题,答案是预先储存在其中的。它最常见的用途就是提供外域、门城以及印记城的导游服务,其中有很重要的一个功能——它可以告诉我们目前正位于外域的第几层。碰它一下,然后提问。”

  四十七抢在摩利尔之前把手伸了过来。银色头骨在他的一触之下发出独特的虹彩光泽,表面细致的图案纹理似乎也开始流动。

  “‘回’字有几种写法?”

  这个问题让头骨发出一阵轻微但是长久的“咔嗒”运转声,看来数据库里缺乏关于这种莫名其妙问题的答案。

  “哎呀呀,你把它弄坏了!”凯罗叫了起来。

  “尽瞎说。”四十七一把抓过头骨在手里把玩,这使得刚刚开口试着就此回答了半句话的它又陷入停滞状态,两个无辜的空眼窝茫然的盯视着四十七那张铁脸。

  “话匣子头骨只有在自由悬浮的状态下才能正常工作…”雅各布劝道,不过显然被当成了耳边风。

  “话匣子头骨?什么破名儿。从现在起,它叫做小子。”四十七说。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