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十八回合 三百半人羊,或许更多

第十八回合 三百半人羊,或许更多

  为什么我有翅膀,却总是深一脚浅一脚的步行?”

  摩利尔恼怒的回头看了四十七一眼,因为他踢起的沙砾打到了她的脸。\wWW、Qb5.c0m/她抬手擦了擦,继续跟在雅各布后面并观察商人带着他们行走的路线:“别再喋喋不休了。因为这里是外域,笨蛋。我可不想让这里的每一个人都能看见我们,鬼才知道习惯了雾蒙蒙天色的他们能不能适应你的金光闪闪。”

  “稍安勿躁,强大的武士。”雅各布也放慢脚步:“您没有必要急着赶路。无论是步行还是飞行,对我们的旅程来说都是一样的——我们的目的地呆在它该在的地方,而我们也会在该到达的时候到达那里。”

  “是吗?你最好在我厌倦猜谜之前有点新玩意儿,蓝精灵。”四十七不知道用了些什么法子,居然把“小子”镶到了自己的左腕上。银头骨正“喀咔、喀咔”的运作,发出一连串轻微的机括摩擦声,好像正在上弦的钟表。

  “您误会了…”商人并没有太在意四十七语气中的恐吓味道,他现在已经明白只要不是真的激怒了这家伙,大可以不把他的威胁当回事:“主物质位面的物理法则在这里并不是完全适用的,因为万事万物的运作规律有所不同。”

  他抬手指了指天空:“譬如说外域没有太阳…这一点就有别于绝大多数物质世界。甚至许多外层位面都有一个太阳悬挂在天上,连无底深渊和巴托异界也不例外。外域的距离问题是它另一个显著而且独特地性质。从一地到另一地的路程总在不停变换。我们永远不会知道我们要去的地方离我们有多远,走路、骑马、飞行还是传送法术都不会有助于我们更快到达——但是只要我们没有迷路,知道要去哪儿,怎么走,迟早会到。决定路上时间的,是外域本身。”

  “哇噢,真是神奇。”凯罗一边听一边东张西望:“地面会自己移动?那我们睡上一觉以后说不定就发现我们已经到了呢!”

  跟主物质佬解释点什么东西真是费劲。雅各布决定装着没听见这句话,反正外域每天都有这样的蠢念头蠢问题产生,不计其数。

  “听起来好像相对论。”四十七也不打算跟雅各布讨论这个问题了。他认为位面商人实际上对此也一无所知,根本不比巴佬强到哪里去——想当初两三千年几十亿人,也只不过才出了一个爱因斯坦。

  现在他的注意力被地平线上的某个东西吸引住了:“那是什么?”

  商人迅速转身,朝钢铁武士所说的方向看去。一开始他有些紧张,观察片刻后神情缓和下来。

  “还好。”

  “什么还好?”四十七将视野中的景观放大,发现远处正朝他们走来地那家伙看上去挺像童话里的半人马,但是细节上又有些不同:“你认识这位四条腿的朋友?”

  “半人羊。半人,半羊。随便我们怎么想——但跟他们打交道的时候最好把他们看成和我们平等的智慧生物。”雅各布说着,又耸了耸光秃秃的眉骨:“他们通常都成群结队生活,在外域和很多上层位面的田野草原上旅居。不过也有这种单枪匹马到处跑的异类,谁知道呢?半人羊一向是无忧无虑,对自己地行为毫不负责的。不过比起我们可能遇到的外域其它生物来说,他们算得上天堂山里的圣徒了…只要别惹他们。”

  半人羊灵活的顺着断断续续半露在黄沙中的岩脉前进,避免自己陷到沙子中。随着他的逐渐接近,踢踏的蹄声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直到在他们侧方地沙丘上停住脚步。

  “你觉得他是来找麻烦的吗?”四十七一直盯着山坡上的半人羊看,而半人半羊地战士也一直目送着旅行者们穿过这片干涸的河床地带。他没有解下背上的猎弓。手却一直按在腰间的弯刀刀柄上,长长的、经过修剪地毛发被风吹得蓬乱,几乎遮住他头上一对弯曲的公羊角。在此期间半人羊始终面无表情,似乎四十七全方位旋转脑袋的特技完全吓不倒他。

  “你再这么看他,不是也变成是了。”摩利尔虽然这么说。不过心下估计事情怕是不会这么简单地。

  但是半人羊并没有跟着他们。四十七一行人继续向前走,折过一座不算太高的岩山之后,战士的身影便被遮住。看不见了。

  雅各布显然松了一口气。

  “没什么。半人羊大多都心地善良,行为却又不可理喻。”商人掸了掸袖子上的沙尘:“可能他只是好奇,或者想看看我们是否需要帮助吧。”

  “他的眼神可不像是要帮助我们的样子。”凯罗说道,敏感的小女孩总是能看到一些别人忽视掉的东西。

  “除非他是潘神,否则我要他帮忙干什么?”四**步向前,每一脚都在沙地上留下不浅的痕迹,宣布这个小插曲告一段落。

  只可惜他不是音乐家,否则就可以为其画上休止符,避免接下来的一大堆麻烦事儿。

  几个人并没有走出多远,蹄声便再度响起。但这一次,蹄声纷至沓来,剧烈而且明显,连带隐约震动的大地也迅速变成一张好像正在猛烈振颤着的鼓面。

  “魔法之神在上…”雅各布忍不住嘟囓了一声。

  几十名,不,说不定有几百个成年半人羊从各个方向飞驰而来,汇集到一起组成一个半圆形的包围网追上四十七等人。这群追兵顷刻间便收拢缺口,将他们围得里外三层密不透风,手中弯刀和箭矢的锋刃全都对着旅行者们,看样子只要他们稍有异动就会招呼上去。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每名半人羊战士眼里都燃烧着火焰。作为燃料地仇恨与愤怒几乎就快要从眼眶里满溢出来了!

  “你们以前一定去过‘东来顺’太多次了。”四十七嘲笑道,横跨一步将摩利尔和凯罗挡在身后,手指中的铆钉滑进滑出,将一大堆细小复杂的装置重新装配,组成新的结构。尽管他的手并没有抬起来,但是有理由相信,这双手已经可以胜任把一头山羊从剥皮抽筋到煎炒烹炸的所有工作。

  “心地善良…很

  不错。”摩利尔把凯罗推到四十七和位面商人中间,能得到最大程度的掩护。

  短暂的对峙过后。半人羊们移动了一下队形,为他们的领导者让出一条通路。

  “刽子手们!是何等狠毒地灵魂才能驱使你们犯下如此罪行?”排众而出的半人羊领袖无论从人还是羊的角度来说年纪都已经很大了。双眼深陷,皮肤黯黄,额头上两只布满螺纹的粗大山羊角向后伸去,尖端又弯回到他披着罩衫的宽阔肩膀上,一道瀑布般又浓又密的白胡子几乎垂到地面,末端束起,上面坠挂着珠宝——乍看上去有些滑稽。但是老半人羊刀子般锐利的目光和手上紧握的钉头权杖便足以打消旁人发笑地念头,更别说周围还有百十只搭在紧绷弓弦上的利箭,一触即发。

  “我非常乐意让这项指控实至名归。”四十七瞥视着老半人羊,脑子里大概已经开始盘算该用什么佐料去除膻味了。

  “尊敬的半羊人酋长,这中间一定有什么误会。您看,我们才刚刚从废弃神殿那里的传送门出来几个小时,除了您和您这些强大的战士之外还没有见过任何人呢。”雅各布蜘蛛腿般的手指来回搓动,斟酌着措辞在危局中寻找平衡:“而且我的旅伴们更是头一次离开他们的主物质界家乡来到外域。我相信他们决不可能对半人羊部落有过什么冒犯行为…您是不是找错人了?”

  “主物质佬!”紧跟在老酋长身边地半人羊开口了。他比周围的半人羊要高大许多,除了绑在身上的几条宽皮带之外几乎什么也没穿,魁梧地身形和虬结的肌肉使得他看上去或许更适合“半人牛”这种称呼。一道长且深的疤痕从光秃发亮的额头上延伸而下,绕过鼻梁,破开嘴唇,将整张脸划成畸形的两片,最后像一道忿怒地闪电狠狠劈进茂盛的胸毛中。

  他擎着巨大的双刃斧。如同挥动一把餐刀般轻松——他似乎也是这群半人马战士中唯一使用大斧这种笨重武器地,咆哮声亦像打磨刀刃时所发出的尖亢嘶鸣:“他们是一帮仅仅因为别人一句话或者看了他们一眼就会发起攻击的暴徒!没有什么可谈的,以眼还眼。以血洗血!”

  “我们攻击是因为受到了侮辱。”摩利尔平静的声音中一定透漏了什么东西,因为它不仅压过强壮半人马的大吼指责,而且像阵冰冷的风吹过所有人的心头:“如果阁下能学会使用比‘主物质佬’更友善一点儿的称呼,我们或许就能找到比目前状况平和得多的会面方式。说吧,在我们彼此毁灭之前——究竟是什么事情令诸位刀剑相向?”

  片刻寂静。就像一群人围在一颗正在倒数计时的核弹旁边,听着嘀嗒声看着不断减少的数字大眼瞪小眼,可是却谁也拿不出能挽救自己生命的妥善解决办法。

  可能是对女法师和铁武士有所忌惮,也可能是半人羊实际上也并不确定他们是否找对了冤家债主,总之半人羊酋长用手势制止了蠢蠢欲动的刀疤猛男,不过指责仍然很严厉:“我们的刀剑只会指向邪恶!交出武器,束手就擒,你们便可得到公义的审判!”

  “小子,请你告诉我,惹到半人羊的时候应该怎么做?”四十七把左手抬起来,旁若无人的对着银头骨发问——当然,在四十七释放它之前,小骷髅头只能发出一连串毫无意义的杂音。

  “斩草除根,则万事大吉!”头骨一飘起来,马上把两排牙齿撞击得嘎嘎作响,冒出这么一句,简直能气炸所有人的肺…除了四十七之外。

  “你这个铁皮混蛋!”刀疤猛男刨了一下蹄子便大步冲锋,高举的斧刃一定很想和四十七锃亮的背头做一次亲密接触。

  但是他很快被迫停了下来,只能把卷曲的双角威胁性的冲着四十七晃动。拦住他的人居然是雅各布,看上去跟蜗牛一样温和无害的位面商人。

  “尊敬的朋友们!我以我家族历代经商所积累的声誉作保证,能不能先解释一下事情的前因后果?”雅各布一手抓着刀疤男,手指跟绳子似的缠上他的类人手腕,抓得紧紧的,另一手居然提着他那柄双刃大斧——几乎没人看清他是用怎样的动作卸除半人羊武器的。

  “武士先生,请您也冷静一点,话匣子头骨里的信息是预置的,并不完全正确,它会说什么完全取决于其制造者,刚才这句话一定是严苛城人的回答!”雅各布稳住了半人羊,又回头向四十七解释,一时间还真有种掌控全局的感觉:“如果您再问它一次,很可能就会有所不同的!”

  四十七真的又问了一次,头骨果然也给出了另外一种答案,听上去输入者一定受过高等教育,而且素质良好:“以礼相待,以德服人。”

  在半人羊的耐心被四十七和小子的双簧消磨殆尽之前,摩利尔他们总算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一个小型半人羊驻地前天夜里遭到了突袭。入侵者手段极其凶残,所有的成年半人羊都被杀害,唯一的幸存者是他的父母把他藏进岩缝里,用身体挡住火焰以生命为代价救下来的。据小半人羊断断续续的叙述,其中一名凶手是年轻的女法师,另一个则有双火红的、燃烧着的眼睛——所以也怪不得这群半人羊发现四十七等人后大光其火。

  “我们今天才来到外域,此前一直被困在星界。”雅各布知道原委后辩解起来声音也大了些,毕竟他是个商人而不是骗子:“相信我,尊敬的大酋长。我为您的子民所遭到的可怕暴行深感痛心和遗憾…但是,这与我和我的朋友们无关。我们…”

  “带着一个红眼睛纵火狂的女法师?”摩利尔若有所思。

  她闭上眼睛又睁开,平静的看着半人羊酋长:“我想知道更多的讯息。我能见见那个小半人羊么?”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