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十九回合 三次突然袭击

第十九回合 三次突然袭击

  处烧伤、还有点脚的小半人羊情绪非常不稳定。\WWw.Qb⑤、cOМ//七黯红的火焰双眸时,哀痛激愤的险些挣脱两个看护他的半人羊女士的怀抱,义无反顾冲向心目中的仇敌。

  “恶魔的眼睛!”小半人羊高喊着,稚气未脱的声音中表露出来的东西险些再次引爆半人羊战士们的熊熊怒火。

  “够了!你们还要在可怜的小奥利弗身上加诸多少苦难!”刀疤半人羊——他的名字叫做布里斯,拦在摩利尔面前,尽管手里暂时失去了双刃大斧,但是仍然捏紧铁槌般的拳头冲她怒目而视,似乎随时都会把它们抡起来照着女法师光洁的额头狠砸几下:“主物质人,如果你们还有什么辩解之辞,最好趁你们的名字还没有写到死亡之书上之前快点说!”

  “安静,你这个傻瓜。”摩利尔语气严厉的斥责他,显然并没有把猛男布里斯的威胁放在眼里,就算现在她正处在魔法力量被压制、大量高阶法术无效化的外域也是如此:“如果你那对又笨又硬的羊角还没有完全长到脑子里去,就应该分辨出我们跟曾经发生在此地的屠杀事件没有任何关系。而你要是肯摒除你傲慢的偏见,屈尊帮帮忙闪开一点,我就能跟这个小半人羊谈谈,或许还可以帮点小忙,助你们一臂之力,找出这场惨案的真凶。”

  因为摩利尔的话,布里斯的秃头上青筋迸起,每一根毛发都气得像剑一样竖起来。仅凭眼神就能将她万刃分尸——好在他还不至于有组织无纪律到无视酋长地意志贸然攻击的地步,而半人羊酋长正和位面商人雅各布在一旁私谈,虽然老酋长不时展现怒容,但是始终没有发作,最后还举起橡木权杖示意族人们不可轻举妄动。

  “我们达成共识了?”补充一句后,摩利尔又扭头跟四十七说:“好了,别总盯着那可怜的孩子看,你会吓到他的。”

  凭心而论,四十七还真不是故意的。于是他耸耸肩。无所谓的把目光转移,开始审视周围。

  真是一片狼藉——这片小草场就是半人羊家庭曾经驻足歇息的地方,也是惨剧发生之地。尸体已经被闻讯赶来的半人羊们入殓了,只余下焦黑的草梗和坚硬泥地上大片大片地灰烬,宛如炼狱为了免于被遗忘,向俗世展示了一下它炙酷无情的威力。一些黑糊糊的东西被胡乱的堆放在稍远一点的凹坑里——那里看样子曾经是个小水塘,同样也被某种难以想象的高温烘干了。几只兀鹰在尸丘上起起落落,频繁的把头伸进去啄出一块外焦里嫩的内脏来吃。要是仔细分辨那堆黑色物体地话。依稀能看出是山羊烧焦的尸骨,散发出血肉被彻底烤,升起袅袅臭气。虽然这群可怜的生物也遭遇了不幸,但是和它们具有更高智力的远亲一比,得不到更多优待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了。

  一条丧家犬会小心看顾他的孩子、一只飞鸟会在失去伴侣的地方盘旋不去、一头饲养在农户里的猪也会在目睹同类被宰杀时发出痛苦地哼声。它们都会体恤它的亲族,都会为了失去它的亲眷而感到悲伤。情感是所有生灵都具有地功能,但是智力——只有智力才是区别生物属于低等还是高等的分野,只有智力才能衍生出爱情道德法律等等一系列的附庸产品。只有智力才可以决定究竟由谁来占据多元宇宙历史中最显著的一页位置。

  四十七虽然智力平平,但他本身却是无数智力卓绝者的心血结晶,产业化杰作。无论在哪个世界都是。机器人无视仍然散布在四周虎视眈眈地半人羊战士,悠闲的在焦土上踱步,目光扫来扫去,不时停下来仔细端详一会几乎被烧成陶瓷状的龟裂土地。这种痕迹似曾相识。

  摩利尔收回手,心下很是失望。

  可怜兮兮地小半人马伏在照顾者的怀中睡着了。一半是因为情感上的巨大波动所造成的疲累。想在愤怒和悲伤这两扇压在一起不断旋转磨盘中间保持平静与理性,对一个成年人来说也未免太过困难了;另一半则是因为摩利尔的法术效果——“探查思想”是在此区域能施展出来的最高级预言系法术,而且要想控制别人纷繁的精神洪流并从中抓住自己想要的信息和知识。也会在不知不觉间耗损受术者相当多的精力。

  不过女法师没有值得一提的成果。除了冲天火焰和半人羊慌乱的身影之外,奥利弗实际上并没看清凶手的真正面目,别说“红衣服的女人”,就连深刻在他脑海中的“恶魔眼睛”,其拥有者也是光怪陆离、不一而足,形态千奇百怪,完全找不到统一的标准,如果不是真得有如此之多的无底深渊恶魔光临过此地的话,只能归咎于小孩子的记忆太丰富,也太善于臆想,反而扭曲他看到的真正现实了。

  所以摩利尔没有找到更多的证据证实自己的猜测。“回溯视觉”也许可以帮上大忙,但是当她试着调用更强大的法术能量时,尽管咒语、手势、法术材料乃至声调的快慢都没有丝毫差错,魔网却完全陷入沉寂,女法师接触不到她已经领略的高等层级,那不是楼梯近在眼前只是因为被束缚或者无力攀登而没法到达的情况,而是根本就不存在的感觉,似乎从魔法本源交错延伸出来的魔网就只有这么多,这么深,所谓的九环奥术…压根儿就不存在。

  这该死的外域!

  “两个袭击者是从那边开始的。”四十七铿锵的金属声音打断了女法师的思绪。摩利尔讶异的抬头看着他,发现金属手指正指着一个方向——永远分不清晨昏,看不见太阳的天际尽头。无极尖峰若隐若现。

  四十七没等别人提问,接着自顾自地往下说:“哨兵没有发现敌人。也难怪,这帮山羊连李鬼和李逵都分。”

  “袭击者首先释放火墙把整个营地截断分割,使得成年战士反而无法迅速援助被他们保护在中间的妇孺。山羊们展开反击,但是他们的刀剑就像火堆里的锡条一样被熔掉。他们试图拉开距离,利用机动力和箭术压制并消灭对手,敌人发射从天而降的火球打掉了这种看上去很美的战略部署。这儿,这儿,还有这儿…一次很棒的炮火覆盖。也可以称其为地毯式轰炸。”

  说这些话的时候,四十七不断指点着不同的方位——他地指尖射出极细的血红色光束,穿过障碍照到他想要它照到的地方。半人羊们像是躲避瘟疫一样散开,并进入高度戒备状态,不过他们再敏捷也赶不上手指移动的速度。好在红光确实只是用来指路的,没有任何杀伤力。

  “嗨…等等,收起你的小戏法儿。”摩利尔怀疑的看着金属人炽热的眼睛,它们好似两团燃烧地煤炭:“你是怎么知道这些事情的?”

  四十七也“怀疑”的看着她。女法师几乎可以确定他的眼神是模仿出来气她的。

  “我当然知道。”他眼中的火焰忽明忽暗:“我看见了。”

  “你看见?”摩利尔不由得也向四周张望了一圈儿:“你看见了什么?不要像个装模作样的神棍好不好?”

  “我的视觉模式可以涵盖所有地光谱频段,紫外,红外,还有热能。你只要多注意一点儿,就会发现这帮家伙残留下来的热量连民用探测器也看得见。”

  摩利尔看不见,她也不大相信有哪种视觉可以侦测到法术火焰的轨迹——何况还是两天前地。但是四十七从来都是这样,当他和人正经八百说一件事(虽然这种情况不常出现)的时候,最好的选择就是听从他。因为那等于一台机器经过计算后得出结论。不管你是否真的明白显示屏上那些长长短短的代码和光标究竟代表着什么意思都没关系,其实它们表达地事情只有一个:傻瓜,快点按回车健确认吧。

  “我承认。你总是能让我惊奇。”女法师拂了一下鬓角:“这么说,你看到袭击者的样子了?”

  “怎么可能?我又不是超市墙上的摄像机。但是…”四十七摊开手等了一会儿。

  风中隐约传来焦灼地热气,而且夹杂着硫磺的味道。起初摩利尔以为热能是从四十七手上散发出来的,因为她可以看见他的钢铁手指正慢慢变得红热——但是随后她发现那些热量实际上是从空气中抽取而成,像被磁石吸引的铁屑一样凝聚到四十七手上。

  最后一团黑炎“呼”的一下从掌心的吐到空中。

  “你对这个不陌生。没错吧?”四十七反手一把捏紧黑火,就跟抓住个跳起来的棒球似的。

  “是啊,看来有几个老朋友担心咱们旅途寂寞。想来叙叙旧。”摩利尔也把目光越过金属人肩头,投向无极尖峰,在那无限高的峰顶之上,万门之城依然如云朵般盘旋:“他们去哪里了?或许你可以追踪得到?”

  “也许吧,谁知道呢。”四十七再度展开搜索,天知道外域世界此刻在他眼里是个什么样子:“但愿他们在什么地方再开一次烧烤聚会,也好让我多发现一点线索…嗨,我说那边的蓝精灵,这条路能到什么地方?”

  四十七指着一个方向,那边耸立着几堆怪岩,面向小草原的这面大多也被熏黑了,在逐渐变得昏红发暗的天色映照中阴森可怖,投下朦胧不清的影子,几乎与身后绵延起伏的峥嵘山脉混在一起,如同一根巨大无比的怪兽脊骨上小小的节突。

  “那边?”雅各布中断和半羊人老酋长的谈话,抬起头来仔细端详片刻:“我想…尊敬的钢铁武士,我认为那是通往肋骨笼城的道路——可不是什么正经人应该去的地方。”

  位面商人顿了一下,转头看看半人羊酋长的脸色然后说道:“难道…难道真正的凶手逃往肋骨笼城了?…啊哈!果然没错!这样地暴行只有和邪魔有关联的家伙们才干得出来!尊敬的凯萨克酋长,事实可以证明我的清白了吧?”

  他说的是“我”而不是“我们。”摩利尔注意到这个身手不凡的商人的用词。他似乎已经迅速和在自己和四十七一行人之间拉起隔离带,撇清彼此的关系。也难怪,在人类纷繁复杂浩如烟海的语言体系中,“我”这个字地重要性从来都是数一数二的,它从此将“我”与身外一切事物明确分离,而且大千世界中的所有东西也被这个词区分成“我的”和“别人的”两类,要是根据“信仰创造外层界”的理论来看,“我”的概念或许可称得上是那些下层界的污秽深坑里至少一半恶魔类存在地母亲。

  “哼,反正凶手不在我们中间。”四十七好像没有深入思考这种哲学命题的兴趣:“怎么。是去约他们出来喝杯早茶,还是继续各行各路?”

  “装神弄鬼的主物质人!企图把我们的注意力引到不属于自然的肮脏城市中去?”没等摩利尔回答,旁边的布里斯愤怒的刨着蹄子,尘灰飞扬:“别想溜之大吉!单凭你们这些嫌疑犯的信口开河,不实之辞就想让我们网开一面!”

  “听着。”

  摩利尔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一步,可能是怕沾血。

  “我们不想溜,也不打算求你们这群没脑子的山羊网开一面。”四十七的声调依然平板,因为这只是一个机器启动另一个程序:“你看那条路——我现在要朝那边走。你可以选择乖乖让开。也大可以选择挡在路上当绊脚石,然后我就会踏碎你,踩着你地脑浆过去。你的同类想凑热闹也随便,这样等我们离开了以后,兀鹰们又有新鲜的羊肉串可以吃了。”

  “铁皮杂

  布里斯再也无法遏制自己的怒火,不过半人羊队伍突乱帮他做到了这一点。他大概永远不会知道自己没能扑上去一把扼住四十七地脖子是多么大的幸运,因为磨盘大的飞石从天而降,騒乱中哨兵们高喊着:“巨人来了!”

  或许是历史遗留问题。半人羊从来都不喜欢巨人,和邪恶类巨人更是死敌。好在大多数时候供半人羊游牧生活地草原地带并不受巨人们青睐,所以两者之间也甚少发生什么大规模的冲突争斗——但是今天的情况似乎有所不同。

  至少有将近二十名山丘巨人排成松散的进攻锋线从远方的雾霭中冲出来。他们穿着朊脏发臭的兽皮。肩背微驼,两支又长又粗的手臂在身体两侧摇摆挥舞,手持大木棒和用来投掷的石头,活像一只只放大了的猩猩。三四个丑陋形的巨大身影夹杂在他们中间,就像猴子堆里的卡西莫多一样突出。但是从其凶狠的嚎叫和大小不一、放射邪恶光芒的眼珠来看,这帮绝对属于第六日废品的家伙可没有敲钟人那么美好的心灵。

  可能这还不算什么——因为驱策这支巨人突击队的,是一个壮硕之极。差不多是其他巨人三倍高的庞然大物,高山巨人。

  “有一句古话说得好,这真是祸不单行。”四十七看着半人羊战士呐喊着重整队列,毫不畏惧的迎上那些体型庞大的敌人。现在已经没人有空管他们这几个嫌疑犯了。

  “别看热闹了,我们走吧。”摩利尔也对不分青红皂白的半人羊们好感缺缺。

  “等等,你们不能离开!”一名年轻的半羊人战士弯弓射出一箭,注意到四十七等人的动向,急欲过来阻止——

  布里斯从另一边冲过来,四蹄生风,带着强劲的动能把他撞到一边:“小子!当心!”

  于是高山巨人的飞石便砸中了他。布里斯能顶住从头顶划到胸膛的一刀而不死,但是一个数十尺高,五万磅重的巨人投来的石头对他来说还是过于沉重了。大石块在地上滚行颇长一段距离,推碾着布里斯——恰好在四十七面前停下,带着**的碎块和斑斑血迹。

  凯罗“呀”的一声。四十七和摩利尔都盯着沾满血肉的大石看了片刻,然后对视一眼。

  “干掉这帮搅局的混蛋。”

  四十七的加入顷刻间扭转了战局。能挨上半人羊数箭乃至数十箭而不倒的巨人在他的炮火下脆弱的宛如被当成弹弓靶子的瓦罐,就连体格与巨型四十七不相上下的高山巨人也只不过多挺了几招便被放翻在地上,干净利落,好像鲁提辖拳打镇关西。

  “为什么离开山区跑到这里来?别跟我说你们想出来踏青。”四十七用半人羊的长矛捅着一个山丘巨人俘虏污浊油腻的腮帮子,之所以有活口是因为在四十七找上他之间他就被半人羊打倒了,小子正浮在金属人身边喋喋不休的讲述巨人的分类以及生活习性等等种族知识。

  “火眼睛!火眼睛!火眼睛见大王,火眼睛说,大王做!”山丘巨人口齿不清的叫喊,脸颊几乎被长矛扎穿也不敢有什么怨言,因为他们“大王”凹陷进去半张脸的巨大脑袋正在不远处用剩下的一个充血眼珠子呆滞的看着他,如同看一个死人。

  山丘巨人的坦白并没有让他不用去和大王做伴,激愤的半人羊迅速处理了他。

  “请原谅我们的鲁莽,旅行者。”半人羊老酋长双手捧着一小捆箭走到四十七面前,它们看上去并非由金属制成,似乎是什么生物的骨头,而且每一支箭的锋矢中央都有两根小小的尖牙突出:“这些箭是我族的一位祖先留下来的…发射出去之后,它们可以自动寻找邪恶者,而且每射中一个敌人,便会产生一支新箭…给他们带去暴雨般的正义之怒。希望它们能够在您的旅途上发挥作用。再次感谢你们的宽容和帮助。”

  四十七接过箭摆弄了几下,然后往腰上一别——不知道把它们放到什么地方去了。

  “我们可以走了吗?”摩利尔冷淡的施了一礼。

  半人羊的营地逐渐被抛到身后。草原子民们将在那里感受胜利和哀伤,并举行新的葬礼。

  “美丽的法师小姐,您真的要去肋骨笼城?请原谅,这并非我计划好的路线…我看我们还是改变方向吧,我可以带你们去更友善也更安全的门城,那里去印记城会更方便,麻烦也更少…”

  “蓝精灵,你过来一下。”四十七冲正跟在摩利尔身边的雅各布招手。

  “哦,尊敬的钢铁武士…”

  四十七的另一只手上不知什么时候多出一柄银光闪烁,锋刃游移不定的短剑:“你来看看这东西。”

  商人有些疑惑的靠近,垂眼端详金属人手上那把银剑;——

  寒光一闪,四十七挥剑斩向他的手腕。

  雅各布没能躲开四十七的突然袭击。他蔚蓝的脸色有点青白,两片薄薄的嘴唇也微微翕动着:“您…您这是…”

  剑刃如同流水,穿过雅各布的双手。刀身上出现的空洞正好将他长而多节的手指根根锁住,只要稍微动一动,内圈的锋刃就会把它们像裁纸一样切掉。

  “跟我们在一起,就得习惯麻烦。”四十七冷酷的说:“如果你因为害怕别人找麻烦而动什么歪心思的话,那么就要准备好,等着我们来找你的麻烦。明白了?明白了就点点头,把手抽出去。…我不动,别担心我的手会颤,担心你自己。这双手能解除一个半人羊的武装,不应该因为不小心而少点什么,对吗?”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