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二十四回合 胜负手

第二十四回合 胜负手

  异的烟气蔓延盘旋,变异速度超过所有人的反应。全//本\小//说\网满废屋,地面也像被曲面透镜折射过一般呈现出不自然的扭曲状态,竟开始翻涌回旋,如同沙漠中永不知足的流沙,一旦捉住猎物,便定要将其吸进万劫不复的深渊。

  道格拉斯大惊失色。他壮硕的身形晃了下,似乎做了个跳跃的动作却没能成功,转而仓皇看向帕里斯,却发现对方也是一脸惊怒交集:“达古拉丝,你想干什么!这不在我们的计划内!”

  又是一阵银铃般的甜笑。

  “不在我们的计划内?仅仅是不在你的计划内罢了。”

  与两个泰夫林人的张皇失措不同,四十七一行人都稳稳站在一地的汹涌暗流上。他们身周环绕着一层翠绿色的微光屏障,这是摩利尔在变生肘腋的同时启动或者说触发的——显然她早有准备。

  “亲爱的!”达古拉丝的声音忽东忽西,叫人分辨不出方位:“你现在对封锁空间的技巧很娴熟么!只是不知道你能坚持多久呢?想必你也看出来了吧,今天我给你设的圈套可不仅仅是一个传送门那么简单哟!最好让你旁边的那个铁皮帅哥不要乱动,迷失在空间涡流里可不是闹着玩的…根据我一直以来的观察,他在超维度奥秘的领悟方面可是个货真价实的门外汉呢!”

  她说得没错。摩利尔也没有想到达古拉丝居然能做到这种地步,次元锁一经形成便承受着惊涛骇浪般一波高过一波的冲击。传送门完全没有大多数空间通道所必备地安静与稳定,反而好像经常出现在风暴洋上神秘莫测又威力无比的大漩涡一样,根本由不得接触者自己拿主意进还是不进。

  “我来想办法,你不要轻举妄动。”摩利尔一边维持着次元锁一边对四十七示意。法师的强大之处不仅仅在于可以扔出火球把面前的一切炸个稀巴烂,更重要的是他们能通过“魔力”这个媒介触摸到多元宇宙中某些固有法则并加以利用——与发现空气浮力便可以制造热气球实现人类飞天的梦想异曲同工。所以达古拉丝的空间漩涡虽然气势凶猛,想抵消摩利尔的法术倒也不是那么容易,可是如果四十七现在释放能量进行巨大化变形的话,反而很可能起到火上教油地反效果。从脚下的传送门显然缺乏有效控制的混乱状态看,金属人的力量绝对对此有害无益。而这大概正是达古拉丝所希望见到的。

  不知是否因为在温泉浴的问题上理亏,四十七听从了女法师的命令,没有做出什么过激举动。他整好以暇的双手环抱,右手食中二指还夹着一枚亮闪闪地白金币,对达古拉丝的挑衅置若罔闻,专心欣赏道格拉斯和帕尔斯越挣扎越陷越深的可怜模样。

  “雅各布,你想清楚了没有?”摩利尔又转头看向位面商人。对这个瞻前顾后举棋不定的商人的威胁工作是四十七负责的,女法师权衡之后认为这种事情铁皮脸会很拿手——自从她在半人羊谋杀案现场察觉到老朋友达古拉丝很可能不请自来的参加了自己的位面旅行团之后。

  成效斐然。位面商人此刻终于明白自己应该站在谁地队伍里。“请大家小心!”他缠在一起的双手手指好像蜂鸟翅膀。动作快的让人几乎分辨不清:“我能感觉到这里地位面通道很不稳定!任何过于激烈的能量反应都可能导致它的提前启动或者彻底崩溃!那样的话我们的麻烦就大了…天知道空间乱流会把我们扔到多元宇宙地什么地方去,如果那时候我们还活着的话!”

  “雅各布!你敢吃里爬外?”道格拉斯情急之下完全撕下他开温泉浴室时假惺惺的和蔼面纱,粗大地血管在皮肤下突突的跳,转而向位面商人大吼大叫:“你干什么?帮帮我!别忘了我们之间的协定,更别忘了你身上还有我施展的指使术——”

  四十七手上的金币猛的闪烁了一下。道格拉斯本来正努力稳住逐渐下陷的身体,指着雅各布声色俱厉,但像是呼应金属人不起眼的动作似的,浴馆老板的胖肚腩也是一抖。他脸上的惊讶之色迅速挤走刚刚还能分庭抗礼的恼怒。低头察看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情况…

  他开始歇斯底里的嚎叫。某些东西从他的腰间开始,在衣服下肆意乱蹿。道格拉斯已经顾不上激发雅各布身上的什么指使术了,他疯狂抓挠自己的身子。陡然伸长的指甲不仅割裂了衣物,也在躯体上留下触目惊心的伤口,但是十数朵迅速扩大并溶成一片的血花却绝不仅仅单是那些划伤所能引起的。

  在道格拉斯失去平衡滚倒在地的时候,几个与白金币同样闪亮的小东西从他身上滚落出来。它们在波动的空间中居然没有随波逐流,而是于欢快流淌喷洒的鲜血中骨碌碌绕了一圈之后重新爬向道格拉斯。它们真的是用爬的。因为四十七弹向道格拉斯的钱币让人很清晰的看明白那小玩意儿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白金币从他手中飞出,在空中划出一道映着火光的弧线——而就这

  价值不菲却也没什么玄机,又被位面佬常称为“天堂币居然一边翻滚一边变化形态。迅速从一小块实心贵金属转换成被赋予了灵魂的机械小生灵。伸缩、旋转、叠拉、咬合,六条纤巧锋利如钢针般的肢体从变形的钱币中伸出,落到道格拉斯脖子上之后仅仅停顿了一刹那便在那里开出一个比自己体型还大的血洞。浴馆老板的惨呼嚎叫嘎然而止,血盆大口张到了极限却什么都说不出来,因为现在如果有人往他嘴里扔一颗葡萄的话马上就能从钱币虫子开出地窟窿漏出去。更别说振动声带的空气了。

  “你很喜欢钱么?那就和钱宝宝好好亲热一下吧。”四十七看起来相当的得意。

  “摩利尔小姐,我认为这扇门的另一端联结着‘红塔’!那是肋骨笼城中直通巴托异界的最大传送门!您能够信任我么?”道格拉斯的惨象对雅各布来说真的是感同身受,因为那袋钱本来是四十七送给位面商人的东西。如果不是他谨慎权衡下决定反水,并用把“酬金”以自己的名义转给道格拉斯地方式向铁皮人一行表明态度,那么现在变成奶).人就是他。

  “你有什么主意?”虽然女法师没跟位面商人开诚布公的谈过,但是她确实对雅各布抱有希望。如果这根墙头草能打定主意,那么他这类人拥有的在位面间旅行的丰富经验还是很有裨益的。教训一下阴魂不散的达古拉丝只是次要目标,要是雅各布真不识相的话她也有把握阻止达古拉丝把他们送进地狱地诡计——只是如此一来去印记城的事情就要耽搁,两眼一摸黑的乱转只会给敌人更多机会和给自己带来更多麻烦。

  “这种类型的传送门不会只有一个固定目的地!我正在试着分析它的结构。应该可以让它成为一条真正通往印记城的路,但是我需要保持它的稳定运转和一点点时间!”

  一支激射而来地利矢趁着雅各布说话分神的空隙直奔他的面门。惊觉地商人甚至能清清楚楚看到三棱形锋镝上深深的血槽和毒液绿莹莹的反光——撞在摩利尔的法术护盾上被偏转到一边。像是发起总攻的信号,门、窗、墙上地缝隙以及四面八方火光笼罩不到的黑暗中,飞箭如雨,“嗖嗖”破空之声不绝于耳。

  “我的信任取决于你地行动。”片刻间四十七已经快和傻呵呵站在树下看留言的庞涓相差无几,不过好在他比庞涓要结实得多,一双红眼睛来回乱转不知道在打什么鬼主意:“你如果能更麻利点,减少一些我们站在这里当活靶子的时间就更值得我信任了。”

  格尔眯着眼睛瞄了一下准。弦惊箭出。破魔箭从在陷阱中挣扎求生的帕里斯后脑穿入,射碎门牙后探出老长一截儿,只余下尾羽好像辫子般震颤不休。帕里斯软倒的身子也和道格拉斯的尸体一样,沉没在火光流窜的地板中渐渐模糊。

  “你是故意这么做的,亲爱的格尔。”

  达古拉丝无声无息出现在他身边。还有更多黑盔黑甲的肋骨笼城士兵将四十七等人所在的废屋团团包围,各种附魔箭矢跟不要钱似的朝里面招呼:“这样干可不好哟!破魔箭可是很珍贵的。”

  “再多一倍弓箭手难道就伤得了那个铁皮混蛋?”格尔笑容狰狞:“反正帕里斯也是死定了,借这个机会和他了清旧日恩怨,没什么问题吧?”

  达古拉丝掩口轻笑:“谁说的?下了地狱我还能把他弄回来。脑袋上挨这么一下可就再也别想。不过我喜欢你的性格…姑且原谅你这一回吧。把注意力集中到我的朋友们上面,好么?”

  随着达古拉丝一同现身的阿莱显然对此有不同意见。如果亮度能代表仇恨的话,那么他的两只眼睛就是一对灯塔:“这种。蹩脚的伎俩,根本毫无作用!摩利尔的铁皮走狗,并没有如你所愿使用,他的力量!传送门,无法达到。必要的活跃状态!”

  “百灵鸟不叫,就想办法让它叫。”达古拉丝迅速作了几套手势,干扰魔网反制掉摩利尔的一个防护法术:“我说大家也不要躲在一边放冷箭了。冲过去进攻吧——拿了钱就要尽心尽力才行!”

  听到这话,黑甲卫兵们面面相觑。开什么玩笑?当我们是傻瓜么?那是去地狱的直通车!虽说肋骨笼城是巴托异界在外域无可争议的桥头堡,城主普瑞克斯大人更是和那些浑身冒火的巴特祖魔鬼一个鼻孔出气,但是这跟亲自去九层地狱观光旅游甚至长住可是截然不同的两码事。要不为什么有传言说普瑞克斯大人和他的参议员们一直在暗中运作,要为精准城、商贸城等蠢蛋善良人士建立驿馆?这不就是为了缓冲地狱力量的侵蚀。让城市牢牢扎根于外域么?他们可不是瘟疫城里那帮思维错乱地疯子!

  “达古拉丝小姐,我想…”一名队长模样的战士试图提出自己的建议。

  一抹黑气从达古拉丝指尖跳出,像个到处乱窜的没头苍蝇般撞进那位战士的嘴里。他接下来的话一下

  点漆黑堵死了,战士眼睛一下子瞪的溜圆,两只手扔扼住自己的喉咙,嘴巴张到极限却发不出任何声音,最后双膝一软跪在地上向后倒去,五官七窍全都冒出带着焦臭味的轻烟。

  “你们,别想。”达古拉丝瞥视众人:“这也是我喜欢死灵系法术地原因之一。不死者不需要工资,更不需要脑子。”

  再无犹豫,炮灰们蜂拥而上。

  长方形的黑铁塔盾像推土机一样将废屋墙壁撞碎,掩护它的主人直冲而入。但是没等盾牌后的人掷出手上的投斧,一团晶莹剔透的寒气已经结结实实打中了盾牌上雕刻的魔鬼头像。那名五大三粗如半兽人一般的战士被这么一记冰弹就结结实实地从他冲进来的洞沿原路打了回去——身形过处,破损的墙壁边缘也陡然蒙上一层冻霜,噼啪碎裂。论起这种冰刀雪剑的攻击性法术来,凯罗比摩利尔还要强上一些。

  不过随着达古拉丝驱策骨笼城士兵们步步进逼。地上的传送门也愈发动荡,振起好似湖波的阵阵涟漪。

  摩利尔扬手一推,一捏,一甩。又一个冲在前面找死的家伙被这几下动作轻易控制住,像堆破垃圾一样飞出去老远。接着,女法师想要释放的下一个法术便被暗里袭来地数道魔法波动扰乱,虽然只是差了那么一点儿,但是距摩利尔想要的效果也算谬以千里了。

  “还需要多长时间?”摩利尔看着雅各布在她的保护下抽风似地摆弄手指头。说一点儿也不着急那是假话:“嗨,你别急着动手!”

  后一句话是说给四十七听的。达古拉丝不可能不知道金属人的底细,就算出于她的恶趣味使然。这么没头脑的派些如此差劲地小杂鱼来送死也未免太不寻常了。

  四十七呲着牙笑。他身上确实连个火苗儿都没有冒,也没展示他独特的“变形术。”敌手已经扑到眼前——尽管比浴室的时候多了一副武装到牙齿地铁壳,四十七还是一眼认出胸毛男人躲在两个手下后面的丑脸。

  狂妄自大的铁皮脸!以为有点本事就能在肋骨笼城为所欲为?看我怎么收拾你…这样的念头只在胸毛男脑子里盘旋了很短的时间。他先是看到铁皮人抬了一下手,然后就从指尖喷出一道极细极亮的银束,似乎在他前方的两名士兵身上一划而过。

  我们身上的铠甲可不是路边摊的破烂货。而是经过魔法加固的!说不定比你那身破铁皮还要强!这种程度的攻击…这是胸毛男接下来的想法。眼前突然一片腥红,他冲出飞扬迷目的血雾,还没搞清楚这些血是哪里来的。便发现自己再也无法保持平衡,一头朝地上摔去。他用最后一点力量努力转身回头看,试图弄清楚他和手下身上发生了什么,却只能仰面朝天跌倒,看见的只是四十七带着尖钉的钢铁鞋底——漆黑一片。

  腰好痛。他的最后一点意识。

  不仅仅是胸毛男和他的两个人肉盾牌,实际上四十七面前一大片范围内十来个士兵尽管伤口部位有所不同,却也都遭到了同样的悲惨命运:全部一刀两断。金属人抬着手摆造型,掌缘居然有一滴闪亮的水珠儿。

  “把水施加超高压,再用超音速喷射出去,所形成的水刀能把钢铁像奶酪一样切断…这就是南斗水鸟拳!”荒谬的怪名字姑且不论,他这一手绝对震惊四座——凯罗都看傻了,铁皮佬居然用水做凶器?

  四十七的第二击打的更远。高压水流劈开了运行轨迹上的一切物体,所过之处尽是齐整整的断茬。

  “看你,干的好事!”后面观战的阿莱怒吼,再也忍不住了:“他不会,上当,主动激发圈套的!”

  火光熊熊。咆哮声中,一面足有十几尺高的烈焰之墙升了起来,流转翻腾的火焰在上面幻化出一个个扭曲呼喊的面孔。随着阿莱双手一挥,火墙像是一面大幕般朝废屋扑了过去,所过之处惨呼不断,被火墙卷入的士兵并非只被焚烧了事,而是被烈火裹夹着撕扯压榨,咀嚼般吞噬膨胀,煎皮烹骨,把火焰都蒙上了一层血色。

  汹涌火浪灭顶压至,雅各布双眼却是一亮。

  “准备好!就是现在!”他高喊着,而脚下一直涌动不止的传送门也接入阿莱肆虐狂舞的火舌,猛的一下子沸腾如油,向上涌起淹没了所有在传送门范围内的活人和死人,与吞没这一切的火海融为一体。

  看着巨大的毁灭性火焰冲天而起,照亮肋骨笼城黯红惨淡的夜空,达古拉丝不仅没有一点儿喜悦之色,反而气急败坏的叫道:“阿莱!你这蠢货!你把一切都搞砸了!”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