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三十一回合 我们选择的道路 三

第三十一回合 我们选择的道路 三

  们这帮巴佬以为平静陛下也只是个莫名其妙的破神,碰运气就能对付。\wWW。QΒ5.c0m\她不是!懂吗?

  ——某位好心的笼城居民

  下城区是个让人厌恶的地方,仅次于巢穴。叮当作响的铁匠铺,大大小小烟熏雾绕的简陋工厂,蒙蒙细雨中暗沉沉蛰伏的仓库群…空气中充斥着很浓的硫磺臭味,房屋街道大多都蒙有一层灰棕色的积垢,大概是各种工业粉尘混在一起凝结而成的,雨水流过也被污染成更脏的颜色,悄然混进这个名为印记城的大染缸。

  但摩利尔喜欢。她像所有女人一样厌恶臭烘烘的气味、藏污纳垢的环境、六条腿到处乱爬的昆虫和几天没洗的内衣堆——可是她同样着迷于挂满湿布的晾衣绳、陈年墙壁上的半掩旧窗、以及迷宫般复杂的大街小巷。这是卑微者栖身的宏伟巢窟,粗劣品汇集的壮观奇迹,而且最重要的是,她喜欢这种地方的这些人在名为烦恼、苦闷、不幸和绝望的种种痛苦重压之下,仍旧迸发出的勃勃生机。

  在这样的环境里,她觉得自己如鱼得水。

  一个工匠斥骂着赶开他的学徒,表面上是因为他笨手笨脚,实际上是为了隐瞒他实际上并不算稀奇的淬火工艺。女法师堂而皇之的从他们杂乱不堪的工棚间穿过,升腾的炉火遮蔽了工匠的视线,学徒暂停他的劳役去张望偷窥老师的工序,丁丁当当的器具撞击声又掩盖了摩利尔本来就很轻的脚步声。的确,偷偷溜过这里还算容易,但是像她一样连腰都不弯可很有些难度。这需要机会,而且仅仅一两个绝对不够。每一个瞬间都可能出现一次机遇,都要作出一次判断。海量的咒语随着女法师地低声吟诵从她脑海中流逝。延展成可触碰到冥冥中神异奥秘的魔力之线,向她揭示事物间或许存在的联系,指引她选择最切合自己心意的途径。现在的摩利尔比在阿古斯帝国之时强大许多,已经可以不再借助繁复地材料和步骤便能施放这种预示机运的高等法术——开着地图玩RT游戏,也难怪一个优秀的预言法师会令任何对手头痛。

  摩利尔来到一堵残墙后站定。在魔法视野中。辛尼斯的秃脑门闪闪发亮,活像一个灯泡。悄无声息的隐形仆从围绕着他,兼任侦察和护卫的双重职能,而这些肉眼看不见的鬼魂只是咒法系首席口袋妖怪军团中无足轻重的一部分而已。辛尼斯一向喜欢当老大地感觉,不少商路上肆虐的盗匪团和地精兽人等邪恶种族的部落都是受他指使已经是一个公开的秘密,并且有传言说他和恶魔签订了契约,拥有一支下层界生物组成的私人军队。

  不过也正因为辛尼斯这种张狂的个性,使得他仍然轻视摩利尔。更不像安德烈那般谨小慎微。一向令行禁止莫敢不从地支配力导致他自信心过度膨胀,结果就是咒法系首席身上反馈回来的魔法效果简直就像一只在粘在蛛网中不住扑腾的大蛾子。

  但是要想彻底搞定他,仍然得拼尽全力和加十二分的小心才行。女法师隐进断壁地阴影,“恰好”处于辛尼斯侦测的盲区。她精心调整自己的呼吸和心跳,几乎进入半催眠状态,静如止水。耐心等待机会——四十七果然也没有让她等待很久。

  惊雷乍起的电火同样吸引了辛尼斯的注意力,摩利尔趁机猝然发难。数十枚魔法飞弹在她地操控下巧妙借助强烈火光的掩护向咒法系首席攒射而至,几乎令他措手不及。高级飞弹风暴像一场小型流星雨撕碎了导师身边的爪牙,让它们地稀薄的灵体和细声的哀号一起湮灭在雨夜中。

  “摩利尔!”辛尼斯发出一声秃鹫啄食般的低嗥。双目凶光毕现,秃头上的花纹也像蛇一样扭动起来。无数布满倒刺的铁链从导师袍袖中飞出,迅速纠结成一面漆黑的屏障。魔法飞弹打在上面只是闪烁了一下就让蠕动的墙体吞没,紧接着这些刺链便再度变化,如潮涌般杀向女法师——法术变化的速度堪比电光石火。一转眼摩利尔便被三个铁链缠成的狰狞人形所包围,铁链在它们身上交错伸缩,组成一张要将女法师勒杀绞碎的大网。

  瞬发音爆令空间似乎都震颤了一下。组成实体链条的法力原质寸寸崩解。低沉的噪声波扩散横扫,盖过周围一切声响,连她也嗡嗡的耳鸣,暂时失聪。摩利尔没空关心这个,她对法术咒语的熟悉早就到了即使听不见也绝不会说错的程度。先发制人的要点就在于一鼓作气,绝不能给对手喘息之机,一旦让红袍导师这种级别的敌人稳住阵脚缓过神来再想拿下可就难比登天了。她片刻不停,径直冲向辛尼斯,又一波飞弹风暴在手中绽开,逼得他连连后退,试图拉开距离重整旗鼓。

  兵来将挡,首席可不是靠民主投票当选的。凭空出现的召唤生物群再次担当了辛尼斯的肉盾和替死鬼,而且摩利尔必须多用一道连锁闪电将它们的反扑彻底粉碎。

  “愚不可及——低下的术士也不会如此鲁莽的进攻!”辛尼斯抬手一招,阴风吹动雨丝,几点惨绿的光点幽然浮现,被冻成霜雾的细雨勾勒出致命的轮廓。导师又放出噼啪作响的高压电弧在幽魂之

  ,伤害处在它们活动路径上的任何生物。这奈何不了她也毕竟不是铁皮佬,短暂的阻碍已经足以让辛尼斯召唤更高级的炮灰,足以给摩利尔造成更大的麻烦,足以进入他最喜欢的战斗节奏。

  两只阿比萨龙魔出现在首席身边。这种有点像龙的巴特祖生物一显形便让空气中飘散着一股来自地狱的腥臭,黑红色的鳞片透出不祥的气息。它们血块般的眼球转了一下,紧紧盯住刚刚驱散恶灵地女法师,在辛尼斯下达命令的同时便扑了上去——撕裂娇嫩的**、品尝鲜血与绝望的感觉是如此甜美,如此令人迫不及待,否则它们为什么要和劣等的主物质人类签订契约呢?

  有点奇怪地是。摩利尔不闪不避,一边准备法术一边逼近,似乎没什么手段来阻止动作迅速的阿比萨龙魔,抵挡它们锋利的尖爪。

  女法师当然不是束手就死。他们现在的战场是条巷子,一个陈旧破败的拱门隔在两名法师之间。不管这个突兀的东西曾经是什么的一部分。也许是一座曾经辉煌的府邸在印记城最后地痕迹,但是它现在确实起到了“门”的作用。一道亮光如同闪电,突然出现的空间漩涡直接就把两只阿比萨龙魔吸了进去——或者说它们直接就撞了进去。

  错愕的导师本能的侧了一下身,感到左肩传来彻骨的剧痛。该死地臭丫头!这里是她选择的陷阱!万门之城实际上没有它名字所表现的那么好客,没有正确的门和钥匙甭想来此观光游览,很多宣誓为辛尼斯服务地异界生物并不能被直接召唤——阿比萨龙魔也是他用了某些特殊的手段才带来的,但是被一个正确方法打开的传送门送出去却要简单的多。

  摩利尔探测到这里有个能为下层界恶魔开启地传送门,也知道辛尼斯一定会召唤魔怪助阵。所以她才要发动强攻将导师赶过来。虽然她不晓得这个门通向何方,但是谁管它?只要它们不是她的麻烦就好了。

  “您应该换一换战术了,辛尼斯导师!”法师对战中稍有纰漏就会致命,摩利尔现在离导师足够近了,只需要一个念头就能运转刺透他肩膀的力能魔剑,割开他地骨头和内脏。胜券在握。

  一团火焰在女法师立身的位置燃起。它是如此的迅猛激烈,以至于一瞬间便成为一个巨大的蓝白色火球,饥渴的吞噬着它接触到的一切。堪比四十七制造的毁灭效果将辛尼斯也包裹进去,升腾扩散几秒钟之后猛的一缩。化成高密度的火焰光柱推着里面的牺牲品一头扎进路边的房屋——彤云翻卷,赤蛇狂舞,一大片街区陷入火海,焦热的风中隐约传来居民的惊呼和哭喊声。

  “阿布德尔!”辛尼斯似乎习惯于恶狠狠叫别人的名字表达他的恼怒,他现在的样子狼狈非常。焦头烂额,多处灼伤,袍子也烧着了:“你想杀了我么?”

  “我不动手你已经被杀了!这不也是我们商定好的战术么?”一堆大火炸开。肥壮如熊的阿布德尔从中出现,朝地上吐了一口吐沫。

  “你给我的东西没能完全防御你的法术!”辛尼斯指责道。

  “我只说过它能保住你的命。”塑能系首席哼了一声:“要是那么简单就被抵挡的话,跟一般的火法术还有什么不同——嘿,别跟我计较这个了,那小丫头还活着!”

  摩利尔稳步走出火场。她身边环绕着某种微微发光的屏障,好像一层薄薄的水幕。这种防护场发出咝咝的静电轻响,肆虐的火焰一触到它就被驱散了,同时护盾也在闪烁,等女法师来到安全的地方,便崩溃消失。

  阿布德尔的眼睛眯缝起来:“精妙。你在阿古斯学到的?我愿意用一个据点来换这个法术。”

  “那我们得在没有外人的时候再讨论这个问题。”摩利尔微笑着答道。

  塑能首席脸上的肥肉颤动一下,注意到辛尼斯愤恨的神情。

  “真遗憾,小摩利尔。你非常优秀,难怪阿莱那个笨蛋被你耍得团团转。但你跑不了了,二永远比一大。为什么乖乖不合作?这样受到伤害的人就会少一些。”

  “你说的没错…”

  细雨根本奈何不了熊熊烈焰,雨点落在火舌上马上被蒸发成雾气。雾气…淡淡的雾气随着风盘旋散聚,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直到空气开始变冷。

  一只纤细白润的手拉住辛尼斯的袖子,咒法系首席双目一下子瞪得溜圆——身体猛的闪现了一下,可是传送法术没能发挥应有的效果,他仍在原地。迷雾凝聚过来,渗进他的皮肤,很快就让他变得面色青白。辛尼斯张大了嘴,一团雾气在口中翻卷了一下没入喉咙。随即他的眼珠凝固了,别人甚至可以清清楚楚看到导师生命之光的熄灭。雾中地那只手松开以后他就一下子瘫在地上——雨丝落上冰僵的身体,马上变成冻霜。

  “二永远比一大。”看着辛尼斯完蛋,摩利尔看上去却不怎么高兴:“凯罗呢?”

  “她睡着了。”女孩摆弄着项坠走向她,甜甜的笑:“当然…是暂时的。”

  “我们必须联手!事情有点麻烦!”能量化的虚影穿过烟火落下来变成安

  实体。他来寻求帮助,克服相位转换的眩晕后才发.相当的麻烦。

  “辛尼斯他——见鬼!”

  尾随而来的菲尔加斯可不像有的人那样去讨好摩利尔,人在半空箭在弦上——安德烈有喘息之机的唯一原因就是她发现了更重要的目标。强化过的半人羊魔法箭矢像炸弹一样爆裂,每一块碎片都是一颗尖啸地毒牙。妖娆闪亮的身影像一道轻烟穿过这阵死亡之雨,不可思议的高速形成好些残像,每一个都同样真切,分别以各自的轨迹杀向女法师。

  在所有人来得及做出反应之前,一堆冒着烟隆隆作响的破铜烂铁撵了上来。四十七把自己给拆了——他的五脏六腑胳膊腿儿都在喷吐着火焰和蒸汽独立驱动。就算还有联系旁人也不可能看出来,以一群毫无秩序地飞天暴走族姿态降临,不管不顾一视同仁猛打猛冲。一连串爆炸声中,一个钢铁女子被抓住了,其他的则在打击下溃散。

  零部件们嘁哩喀喳重装成铁皮佬,肯定不是按照分解时的顺序。他没有那个记性。也不会在意别人看着他的铁腰子变形成肩甲时感觉有多核突。

  “你要是一直跑我可能还真追不上你。但是现在——”他抓紧钢铁女子地四肢将她举起:“叔叔很生气!”

  看来四十七是真火了。他在铿锵声中开始变大,强劲的钢爪牢牢钳制住凯丽,身体上一股脑儿伸出七八门炮,准备给她来下狠的。

  什么强者?一帮蠢物!爱波妮低着头站在路边。目光紧盯着自己肮脏瘦弱的脚趾。名叫皮皮的小恶魔躲在她身旁,已经使用了天赋地隐形能力,但是爱波妮不用看也知道它跟自己一样在瑟瑟发抖,一动也不敢动。

  尽管印记城内派系林立,每一个都在宣称自己的权力。但只有她——她才是此地至高无上、不可置疑的主人。

  没有气宇凌人地轩然威势,不会居高临下的发号施令,她带来的只是窒息性的沉默与平静——甚至没人知道这是不是她所希望的效果。因为她不在乎、不关心、不理会、不交流。统治的是城市本身而非城市里的人们,尽管居民也会因此捎带着受到她的庇佑。要懂得敬畏她,学会躲避她,不要经常谈论她,就算必要时也最好记得用敬语称呼她,更别妄想去求她、违抗她、击败她——那得有多傻?

  爱波妮发誓自己不想看,但还是不小心瞥到路面积水中的一抹寒光倒影。一股凉气从脚底窜上头顶,心脏似乎都被剖成两半。妓女从没有如此确信过自己马上就要完蛋了,路过?还是肃清?爱波妮只能噤若寒蝉的站着,浑身浸透不断蔓延的寂静。

  与此同时,罗莉、御姐、法师们和两个正在较劲的超级构装体也看到了她。这很诡异又很正常——就算他们身处不同的位置,不照样会看到同一座印记城吗?

  平静陛下漂浮在离地面几尺的空中,高大的身影悄然烈火,好像她不存在,或者火焰不存在。漠然的脸庞周围环绕着闪亮的刀锋,褐袍下摆延展出片片利刃,缓缓盘旋,尘埃不惊。

  这是完全不能对抗的存在。摩利尔看见她便领悟到这一点,并非被力量压倒,而是非常自然的就明白了——面对谋杀王子的化身都未曾有过这样的感觉。尽管不少位面资料中都千奇百怪语焉不详的提到过这位女士,但只有真正面对她,引起她的注意时才会了解,被痛苦女士所关注是一种多么糟糕的命运。

  她不是冲着“弱者”来的。铁皮佬放开钢铁女子,两个死敌现在同仇敌忾。四十七作了个深呼吸的动作,继续变形成更大的钢铁巨兽,简直像是要碰到印记城的另一端——嘶嘶作响的热流从机械关节中喷泻而出,身上的枪炮指向宁静来临的方向,钢铁女子也陡然飞起,张开她流光璀璨的羽翼。

  但女士已经走近了。四十七和凯丽都无法彻底完成变身,某种外人感受不到的沛然巨力静静攥住他们,而且不断加强。巨大的铁皮佬低头朝她咆哮着,火焰从他嘴里吐出,却听不见声音。平静陛下的意志像多元宇宙的运行一样不可阻挡,甚至不允许稍有气魄的垂死挣扎。她向他们飘过去,他们便在妨碍到她移动之前化为乌有。两个力量可以排山倒海的构装体消失了,一眨眼的功夫。

  无声运转的锋刃上闪过些许流光电火,随即消解无踪。女士静悄悄的来临,又静悄悄的离开了,没做任何特别的动作,没特意看任何人一眼,而**师们身上因她而出的冷汗并不比卑贱的妓女少一些。

  摩利尔怔怔的看着四十七消失的地方,根本不担心导师们会趁机偷袭她。

  过了好一会儿,她轻轻叹气,声音平静的不像自己发出来的。

  “我说各位。既然我们还在印记城里呆着,是不是就应该停战?”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