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四十四回合 恶魔志

第四十四回合 恶魔志

  大衮,全知者,深海之王。wWW.QВ5、com\

  美坎修特是什么意思?摩利尔默默咀嚼魅魔女王有意无意流露的信息,试图驱散脑海中那片悄然降临、朦胧晦暗的阴影。

  远在有记载的时间之前,无底深渊的原始形态比现在还要模糊恐怖的多。统治一切的冥河更加变幻无常,动辄泛滥成灾,把整个位面没入无边无际的**黑潮里,溶化成深渊海洋的一部分。无限深远的邪恶污秽中孕育繁衍了种种原初恶魔,形态各异,不一而足…大衮就是其中的一个。它独自徜徉在混沌最深处,以无人可比的耐心潜伏着,注视着。它目睹最早的恶魔种群涌上无底深渊表层,目睹那些从中脱颖而出的初代领主从兴起到衰落,目睹深渊之外的生命出现,目睹这些生命堕入无底深渊,目睹他们灵魂中的混乱和邪恶被深渊重塑——由此也目睹了第一批塔纳厘魔族的诞生。它经历过无底深渊的每一个时代,哪怕是曾让无底深渊几乎支离破碎的巨变也没能触及它深海之下奇异丑陋的身躯。在如此漫长的岁月中,它只是随波逐流,观察而后沉思,积累多元宇宙中被遗忘的知识…直至今日。

  可是它真的像美坎修特说的那样无欲无求么?一个可能和无底深渊本身同样古老的恶魔…它的目标中又有多少是能够为人所知的呢?

  也许还不仅仅是它。现在,大衮的巢穴坐落于无底深渊中一个被恶魔们称为“阴影海”的神秘层面,位面地图上根本没有关于此地的任何标注。但是据美坎修特所说,想进入阴影海,首先要通过另一处领域,它的“海面”——只要对下层界有所研究的人,听到这个地方无不是如雷贯耳。

  空气又潮又冷。向嘴唇传递着苦涩的咸味。铅灰色地天空好像一直处于缓缓下沉的状态中,呼吸时间一长,喉咙和肺里都有一种干涸欲裂的感觉,仿佛几乎完全由庞大水域构成的位面却是一个浩瀚无垠地沙漠。正在冷酷、缓慢、有条不紊的榨干人们体内每一滴液体。

  无底深渊第八十八层,盐水沼泽。

  虽然气候绝对谈不上舒适,但这里似乎比铁水横溢的万渊平原和深邃诡秘的大深渊都要更加“亲切”一些。大片大片的水生植物滋长蔓延,相互竞争又彼此依存,以顽强的令人惊愕的生命力泛滥成林,欣欣向荣,甚至在盐水流域之上又覆了一层苍茫树海。咸水在丛林间织网似的水道中流动,季风吹过树梢,千奇百怪的枝藤叶蔓宛如一体。涌潮般起伏…这是一个生机勃勃地世界,未开化的洪荒悄然展示着古老而又野性的神秘,悠悠天地。古今来者,甚至会让人生出几分登高临远地震撼与怅然。

  摩利尔并没有被这种貌似平和的假象蒙蔽。她尽可能扩展感知法术的范围,反馈回来地结果着实令她吃惊不小。

  “不用担心啦。摩利尔。”魅魔看出一点女法师的心思,像个导游一样解释道本***轉::載::拾::陸κ::文學網她没留在魅魔女王身边,看来是准备作为长期眼线派驻了。摩利尔暂时也无暇计较——虱子多了不咬,真乃颠扑不破的真理。

  “在那位陛下的威能庇佑下…盐水沼泽里生活的恶魔可能比其它层面加起来的总和还要多,种类数也数不清。就是最保守派的塔纳厘学者也承认,目前我们了解的可能连十分之一都不到。所以想完全避开它们是不可能的。要相信美坎修特陛下,她怎么可能害我们呢?…看!深渊海蛇!”

  极远处的无尽水平线上,不知什么时候探出几条带子一样地东西。它们呈现比天幕更暗的深灰色,轻轻摇摆着,看上去似乎人畜无害。直到更近一些的波涛中也出现这种生物。错落紧致的灰黯鳞片悄然升起,圆滚滚的躯干两侧分布着波浪形的鳍带,一直生长到它们毫无特色的三角形鼻翼旁边。深渊海蛇的模样土里土气,简直配不上“深渊”地字号——如果不是巨虫夜影与它们相比真地也只能算是一条虫子的话。

  巨蛇动作看似迟钝,不过那是它们体形造成地错觉。又一条蛇从水里冒头,仿佛凭空浮现了一座小岛,迫使四十七绕了个弯儿躲避它。几乎波澜不惊,激起的海浪和它的超级身躯完全不成比例。转眼间海蛇便越过他探向云端。一种非常低沉的次声波随着它的摆动传进摩利尔耳朵里——并不刺耳也没有害处。但女法师很快发现这种声波完全无视她的法术防御——如果海怪们换个频段,将造成什么后果就只有老天保佑了。

  “难得一见。深渊海蛇正在求偶!”魅魔兴奋的说:“除此之外的任何时候,它们都不会像这样凑到一起,偶然碰到了就马上打得你死我活,不剩下唯一一个绝不罢休。现在最安全不过了,没有什么东西敢冒着惊扰这么多深渊海蛇的风险挑衅的,它们光用嚎叫就能把方圆几百里内的一切煮沸分解。我们快走吧…四**人,拜托,您入水的时候能不能稍微轻一点?”

  “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你当我不懂?”

  四十七降低高度,向下俯冲。呼啸的螺旋桨停止转动,叶片向后折叠排列到一起变成钢铁背鳍,引擎的结构也在针对不同介质进行调整,未来派武装直升机开始为深海航行做准备。装甲封闭机舱,将乘客们笼罩在一片含义不明的闪烁红光之中。

  “我认为我有向六面兽进化的趋势…哼,我不喜欢那个叛徒。”

  摩利尔没有搭理他。一种极为强烈的压抑感突如其来,体内法力像失控一般陡然高涨澎湃。她几乎是下意识的作出反应,去引导而不是压抑莫名汹涌的精神浪潮。数不清的咒语同时从脑海里冒出来,乱糟糟搅成一团。女法师必须马上理顺它们,否则咒语的无序碰撞将造成难以预料的结果。她集中精力,抽丝剥茧,调动所有地天赋与学识——符咒被重新排列整理。以全新的组合流动,引发出此前从未使用过的魔法能量。感觉像是过了很久,但实际上只有短短一瞬。摩利尔的目光越过一条条天梯似地海蛇,越过繁茂的茫茫丛林。越过满天乌云下阴霾的海面,投向盐水沼泽无人企及的最深处。

  她看见了一座宫殿。扭曲的蛇形高塔一直没入云层,更多部分则在暗无天日的水下蜿蜒。巨噬鲨、底栖魔鱼、大王乌贼、残暴滑齿龙等等海兽游弋在无数被毁灭的城市废墟中间,把文明的残骸作为它们的家园,它们地战场。

  摩利尔也看到,这些景象的后面,两双眼睛——沉静、癫狂、冰冷、火热、凝练、空虚、喷薄闪耀、深陷无光的眼睛——同样在注视着她。

  浪涛淹没四十七,女法师地视线落回到弧形的钢铁内壁上。她灵光一闪,若有明悟。恶魔的阴谋不能以常理揣度。试图推断它们地目标只是徒劳。困惑不仅是蒙蔽心灵的迷雾,也是编织诡计的材料,对恶魔自己来说也必不可少。恶魔主君欣赏、鼓励混乱。不存在变数的计划是无法容忍的,预料之中的结果本身就不被接受。

  恶魔们永远坚信:任何节外生枝都会使事情朝着有利的方向变化。

  仪表显示压力急剧增大。

  他们进入了深海。

  短暂的震颤过后,四十七已经完全适应潜艇这个身份。模样倒像只悠哉游哉的钢铁锤头鲨。他重新打开覆盖舷窗的装甲,让乘客能欣赏到荒诞离奇地无底深渊海洋景观。两侧和尾端的涡轮引擎在身后拖出长长的蒸汽轨迹,舰载武器的瞄准光束扫过周遭海水,不过除此之外海里也不是漆黑一片。大部分光源是浮游生物和藻类制造的磷光,数以万计的生命群聚在一起,放出呈螺旋状旋转,或者像轻轻舞动的绸缎一样的迷离光带。光芒强盛时,深邃地海洋美丽地仿佛是密布极光的夜空——但光华又会毫无征兆地猝然消失,被某种巨大飘忽的黑暗物质吞没截断,留下比深海更加阴森的虚无。昭示着巨大的水压也许仅仅是阴影海最简单的危险。

  一道隐形的暗流擦过四十七,摩利尔马上感觉到异常。

  “看来有一位老朋友来拜访我们了。”

  四十七这次在她提醒之前便转动枪炮,点燃致命的能量。

  “小子,你就这么跟老娘打招呼?瞧你那模样——越变越

  水波振荡,一个带着点火气的傲慢女声灌进每个人的耳朵里。海水打着涡漩儿来回游窜,改变密度,汇聚结晶,凝出两点深碧色的光。水元素公主的面目在他们斜下方显现出来。大团墨汁一样的黑水翻涌扩散。减弱四十七照耀的范围,反而将她的唇线映衬的愈发鲜明。

  “啊哈。他乡遇故知总是教人心情愉快。有何贵干?”四十七脑袋镶在船首,长着八只红眼睛,交替闪烁。

  “闭嘴,小白痴,我知道你来干什么。”奥利德拉的态度恶劣依然:“你再多讲一句废话,我马上轰你滚蛋,甭想见到我家那口子。”

  “公主殿下,您…”水元素公主居然是深海之王的爱人?女法师第一次听闻这种密辛。

  “嗯。”奥利德拉感应到女法师的声音,勉强顺了顺气儿。“老娘给你们提个醒,离美坎修特那个狐媚子远点。甭管公母,跟她沾上就没好下场。你们别太自信了,这里可是无底深渊,有层出不穷的鬼花样等着你们。”

  “我真同情大衮同志。他们家后院的葡萄架子一天倒几次?”好在铁皮佬这句话是对着内部说的,避免了奥利德拉暴走发飚的危险。

  水元素公主的表情随波起伏。

  “得了。看在相识一场的份上,我带你们去见他,省得总有这个那个的弄些云山雾罩的花活。”奥利德拉幻化形容,水线勾勒地长发掠过四十七,转头向更深的地方潜去。

  “动作快点,小子。磨磨蹭蹭的跟丢了可别怨老娘不等你!…嗨。过来,别靠近那些漂流的黑斑!它连精金也能腐蚀地干干净净,你想被卷进去化成渣吗?”

  四十七载着他的乘客顺着奥利德拉卷起的漩涡通道前进,果然方便许多。一分钟不到。他们便已经接近海底。等协助传送的水元素消散,首先映入众人眼帘的竟俨然是一片绵延***的辽阔云层——开锅般的浓云深处不时有闷雷似的隆隆轰响伴着火光透出来,激起狂暴的龙卷冲刷着云间锯齿嶙峋地畸形山脉。

  他们穿过被山峰和海沟切割的支离破碎的大地,奥利德拉变得更加巨大,裙褶般地黑潮与海水泾渭分明。若是没有她的帮助,想通过因为海底火山群而活化喧嚣的洪潮风暴就只能开足马力硬闯了。

  在一个群山环绕地盆地中心,各种风格怪诞的古代建筑和挑战感官忍受极限的恐怖雕像拱卫的城市遗迹深处,远古的大恶魔正静静的等待着他们。

  恍如黑暗中突然降临的梦魇,深海之王满布黏液的反光躯体一下子就占据了摩利尔的全部脑海。并非要给访客一个下马威。只不过原初恶魔那种远远超乎观者想象的疯狂形态连大衮自己也没有办法掩饰——形状、气味、声音,甚至肌肤和舌头上都能感觉到不可思议地**污秽渗进每一个毛孔,每一个味蕾。挤压大脑,撕扯神经,吮吸骨髓。邪恶溶入血液散发恶臭,**从内到外层层腐烂,心脏猛撞着胸腔似要逃离恐惧,湿腻的不明液体在胃里翻腾,仿佛也是一个微缩的阴影海,其中也有一个大衮探出带着钩子和吸盘的触角,顺着食道向喉咙攀缘。

  “这哥们没参演《极度深寒》真是太可惜了。”

  女法师刚刚聚拢濒临崩溃的灵魂,驱离大衮浸透身心的阴影,从深度的精神控制中回过神来,就听到四十七来了这么一句评论。

  “那你准备给他多少出场费?”摩利尔额头冷汗犹存。脱口而出的抢白却奇怪地让心情平静。

  深海之王仅仅头部便像座小山——浑沌不清地口腔中每一颗牙齿都有帆船桅杆那么长。皮肤泛着丑恶的色泽,似乎受到大衮混乱超凡地思维驱使,好像裹了一大窝老鼠般不停颤动起伏,令人毛骨悚然。无数蠕动的触手盘踞在他周围的坑谷之间,一直伸展到目力不及的地方。但他的样子对摩利尔的影响已经很小了,女法师意志的壁垒经受住了迄今为止最大的考验。

  敝舍已经很久没有贵客光临了…吾非常欢迎。

  好像有成百上千的个体同时开口,汇成一股声音的浪潮摇撼着心灵之舟。

  吾已知晓诸位来意,亦愿助诸位一臂之力。稍等…

  大衮沉寂片刻。饱含魔力的海水在四十七身边流动。似乎在探寻、评估着什么。

  法师…吾需要汝离开钢铁的庇护,靠近吾。如此汝才能接受吾之启示…汝拥有使用知识的力量。而钢铁之人的心灵太过坚硬。

  “也许你应该再试试,我现在可没装防火墙。”四十七不大乐意。

  “没关系。”摩利尔握紧法杖。

  下一刻,她便站在深海之王面前。法杖的灵光包围着她,扭曲空间,造出一个好似气泡的强力屏障。

  大衮轻轻挥动触手,水流将女法师托起,直到平行于他混浊漠然的眼睛。肿瘤一样凸出的瞳仁里闪烁着摩利尔变形的影子。紧接着,汹涌的知识碎片如溃堤大河一般灌进她的思想——摩利尔明白为什么美坎修特说大衮也许认得她了,深海之王掌握的秘密是如此渊博,甚至足以影响到魔网运行——很多施法者们利用预言法术求得的禁忌知识,其实正是大衮梦境里的吃语,偶然流露的沧海一粟。

  大衮展示的东西比摩利尔预想的要多得多,远不是一个传送门或一个方向那么简单…模糊,而且不确定。无数个世纪的积淀,尽管强大的近乎无可匹敌,恶魔本质仍然注定大衮的收藏不可能井井有条。从中得出结论就是女法师的事情了。

  结束后,摩利尔躬身一礼,返回四十七的座舱。

  一路顺风。吾很高兴得以见证,多元宇宙将从此不同。

  “招呼也不打一声就开溜?小混蛋你给我记住,你又欠了老娘一个人情!”

  水元素公主皱皱眉,冲着铁皮佬的尾焰大声喊道。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