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四十五回合 赛博坦 上

第四十五回合 赛博坦 上

  “样本采集完毕,准备进行粒子浓度分析。\\www、Qb5、Com”

  “系统读取中…能量反应等级未超出预期范围,数据即将列印。”

  菲尔加斯和凯丽并排坐在半月形的金属控制台前携手合作,好像已然前嫌尽弃了似的。细碎的电光在她们指尖游走,如同乐师拨动的音符一样跳跃飞舞,流向后面倾听的指挥者。

  随着电流注入,女法师眼前飘浮的图表影像开始闪烁变幻起来,给她清秀的俏脸涂上了一层游移不定的辉光。银光熠熠的符咒和曲线片刻不停的改变,每一秒都与前一秒相差迥异。摩利尔始终沉静的观察着,面对万花筒一般令人狂躁的魔法阵目不转睛。他们已经离开无底深渊,正徘徊于宇宙巨轮的边缘——位面的分界不再清晰,也没有了稳定的传送门,透过强化增压的一体式驾驶窗向外看去,广袤的虚空中到处都是元素云团和能量涡流产生的毁灭性痕迹,安全通道比捆着一只凶暴熊的麻绳还要脆弱纤细。稍有差池的话,飞船就会成为一只被突然从澡盆里刮到龙卷风中的橡皮鸭子。

  四十七肯定不会承认自己跟橡皮鸭子有任何相似之处,不过摩利尔没打算跟他讨论这个。大衮强塞给她的奥秘知识足足能装满十座图书馆,女法师现在惊奇的发现,到目前为止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工作都是以其为绝对基础。她从中找到那些早已失传的古代咒语,得以认识自多元宇宙形成初期遗留至今、不肯融入现行多元宇宙运行体系的原始混沌,计算出正确的坐标,指引四十七载着她们向目的地前进。如果单靠摩利尔自己二十年来地所学,可能一辈子也别想走上一里路。

  她作了几个手势。剔除魔法阵中大多数信息。她不断的简化它们,去芜存菁,直到找出下一个可供通行的能量节点。虽然此外的很多信息也珍贵的等同于生物学家眼里的基因图谱,但现在不是深入研究的时候。

  “也许你们应该试试酒馆数学驱动器。”四十七感到无聊了——如果一只拉磨地驴子会说话,那么它也许就会附和他。

  “时间不是绝对的,它有赖于观察者在空间中地行动;空间也不是绝对的,它有赖于观察者在时间中地行动。同样。数字也不是绝对的,它有赖于观察者在酒馆中的行动。那边的两个不要下棋了。过来配合一下。我准备准备,咱们应该可以达到酒馆计算模型的最低标准…”

  “你还撑地住么?空间风暴的强度越来越大了。用不用我帮忙?”凯丽插言询问。态度倒也平和。

  “当然没问题了。我现在感觉很好——就像遨游在比萨饼中间的米开朗基罗。”

  “那就专心吃你的馅饼吧。”钢铁天使脸色一变,冷声说道。“从现在开始,拜托你不要再碰任何东西!”

  又经过几轮收集筛选,摩利尔终于确定接下来的跃迁路线。应该是最后一次了…长时间担当中央处理器,她地精神一直紧绷着。全神贯注,既疲惫不堪也受益匪浅。四十七得到指示,发动机功率以几何级数迅速提升,推进器的喷口爆发出明亮夺目的能量反应。

  铁皮佬变身的飞船放在时空洪流里只能算是一粒尘埃,它的加速却一如既往。再次激起可怕的蝴蝶效应。仿佛成千上万沉睡的魔神同时发出被惊醒的怒吼,噩梦般的闪光让整个空间都充满了五颜六色地不稳定粒子涡流,相互撞击然后一起湮灭——把磅礴地焰火洒遍世界。尽管领先一步,四十七仍然险险飞翔在各种色彩交织而成的能量猛兽嘴边,燃烧地气体舔舐着驾驶窗,满目皆是乱窜的火舌,像是又进入了一片以烈焰为波涛的深海。

  最后一段路程即艰难又漫长。四十七也无法立即消化摩擦产生的热量,长时间的高温灼烤下连钢铁舱壁都开始微微发烫。伴随一阵剧烈的颠簸,飞船周围突然爆出震耳欲聋的霹雳雷鸣。重重火幕被撕裂粉碎。他们跨越了几乎不可逾越的障蔽。

  墨绿色的云层中心涌起飞旋的涡流,如蛇火光沿着浓云腾跃扩散。一路引燃跌宕激烈的暴风,给云层镶上***的金边,看起来就像是一朵冉冉盛开的巨大花苞。四十七流星般杀出,划出割裂天空的火线,飞越下面死寂荒芜的大地。

  俯瞰下去,一望无际的岩石平原灰暗阴郁,石头似乎曾经熔化而后冷却,至今仍然留存着当初肆意流淌的模样,好像一片凝固的汪洋。大大小小的环形山棋布在平原上,最大的高达数里,直径可能达到数十里甚至上百里,普通的目测根本没办法一窥它的全貌。找不到一丝生命的痕迹,哪怕一棵树、一丛灌木、一块苔藓也找不到。

  “气压紊乱,空气中的毒素含量足以致命。”菲尔加斯说。不过如果仔细观察那些颜色古怪的乌云下方,如同水面上大滩油污的发光雾气层,就会觉得她的说法未免也太乐观了。

  荒原中零星有些貌似人工制造的遗址…风化了的巨大残骸半掩在岩石中,像是皮肤下讨厌的囊肿。少数稍微完整一些的还残留着破碎的支架,剩余的小半截也差不多跟最大的红杉一样高,一样粗。摩利尔猜测它们很可能是某种机械装置——它们从前开动的时候,必定可以排山倒海。她不禁猜想,会制造如此庞大构装设备的究竟会是些什么人,拿它们来干什么用。

  模糊的天边隐现几根尖刺一样的东西。四十七朝它们飞去,慢慢的,能看到一些闪烁不定的亮点,再飞行老长一段路,才能听见从那些似乎无止境放大的细长物体方向传来地沉闷雷声。等众人辨认出它们是完全由金属铸成的宏伟尖塔的时候。塔的顶部已经看不到了。组成高塔的钢铁严丝合缝,如若穿透天际的长剑,深入翻卷的高空云层,云中地风暴围着它们旋转激荡,一直下延到铁塔中部的位置,能量漩涡扰动爆裂,形成摩利尔等人之前见闻地闪电滚雷。仿佛簇拥剑锋的魔法光辉。

  这些高塔恍若神灵地居所——而托起它们的,就是蛰伏在呈辐条状蔓延的山脉中间。无以伦比的超级钢铁都市。主塔本身就是城市中心一座金字塔形巨大建筑的延伸,单单它地规模就轻松超过主物质的绝大多数城市。众多交错层叠的金属穹顶向四面八方铺展。甚至覆盖了雄伟的山峦,只剩下平缓的余脉好像蜘蛛脚一样伸出城市笼罩地范围,和远方黑黝黝的平原融为一体。

  “哇喔!真没想到我有生之年还能看见这个!”四十七发出少有的、孩子气的惊叹,径直冲向城市,完全没有减速的意思。铆接的钢铁迅速占满整个驾驶窗。众人不约而同抓紧扶手准备迎接撞击——但他最后关头一个减速折转,轻巧的像只雨后盘旋的燕子,带着蒸汽落在一处穹顶边缘的露天平台上。

  “这地方怎么回事?都没有维护机器人吗?进机库地通道在哪里…”四十七地抱怨刚刚起了个头,就被前方猝然升起的火球打断。

  “让我出去!”凯丽蓝眸中射出炽烈地光辉,随即她的座椅放平成床。顺着导轨滑进操作台下面突然出现的黑洞。四十七遂了她的意,一口把她吐出老远。钢铁天使的闪亮高跟略一沾地就改变了头后脚前的飞射状态,猫腰发力一蹿便以更快的速度向前冲刺,恰似一道银色的闪电。

  “走,我们也去看看。”四十七亮出轮子,呼啸着开动。

  爆炸在钢铁高墙上撕开好大一个口子,裂缝中冒出滚滚黑烟,被混乱的气流扯成诡异无常的形状,疯狂舞动。四十七高高跃起。做出一个只有扑食的狮子才会使用的动作冲入钢城内部——出现在他们眼前的是一幅目不忍睹的惨象。烟雾燃烧着贴近高拱的天花板盘旋聚集。火星和灰烬像雨点一样飘洒,炙热的风中到处都是哭喊声和慌乱的人们。几团纠结闪耀的大火到处游走,随意向外抛射破坏和苦难,每当卷过逃避不及的生灵,它们那膨胀的身躯就会又多囚住一些牺牲品,很快把他们焚烧殆尽,只剩下体内若隐若现,稀薄扭曲的绝望阴影。

  凯丽正在对付它们。火葬者的集群无力威胁她,但她的效率也不高。为了避免更大规模的破坏而放弃使用光芒长矛,能量刀刃切开火堆就像餐刀插进奶油,火焰抖动几下便重新融为一体。如果被斩成无法痊愈的小块,每个部分还会各自为政,贪婪追逐活物的气息,不知疲倦的散播恐怖。

  死亡的危险还不止如此。摩利尔看到几个精灵模样的生物惊恐的奔跑,试图远离从断裂管道中溢出的发光气体,但是狰狞的光雾很快跟上,飘到他们附近。那些人踉跄了几步就摔倒在地,形容痛苦,四肢抽搐——而当油彩般的雾气掠过他们之后,那里就只有一动不动的尸体,惊恐的脸上沾染着零星的微光,好像死神一眨一眨的眼睛。

  摩利尔马上给自己和其他人施展了防护法术,确保不会受到毒气和火焰的影响,然后准备出去帮助凯丽。

  “你别乱来。”她习惯性的提醒四十七,否则铁皮佬一轮炮火覆盖过后,火焰死者的群落能不能被消灭干净先不提,她们要帮助的人却肯定剩不下几个。

  凯罗一离开钢铁战车,周围温度就陡然下降。女孩裙边霜雾萦绕,流过她的风由热转冷,寒流冻得人们瑟瑟发抖,火灾亡灵更是像被迎头泼了一桶冰水般滞然一缩。一团可能已经吞噬了上百人的火焰呼啸拔高,但没等它进攻或者逃离,无形的力场巨手抢先抓住了它。火柱扭卷翻腾,不管怎么挣扎变形,始终像被扼住七寸的蛇一样无法脱身。冰霜蜂拥而上,如附骨之蛆。将它一点一点的减弱熄灭。

  此地的魔法运行规则与主物质界乃至外层位面大相径庭。如果说魔网依然存在,那么它也是一团千头万绪理不清地乱麻,而非秩序井然、层次分明的能量循环体系。摩利尔没有被难住,她谨慎而又快速的吟诵咒语,并且加入学院派法师永远无法想象的临时变化,编织出稳定的魔法手掌,威力还要比从前更胜一筹。

  凯丽也很快改变手段。不再徒劳的肢解流火,而是开始冷酷细致的把它们千刀万剐——菲尔加斯紧跟着她通力配合。凯丽剑光剥离地火焰交到她的钩爪刃臂中间,几次刀锋交错过后等于又研磨了一遍。灰飞烟灭。当真是细细地切做了臊子,半点整的都不见。

  但最终起决定性作用地仍然是四十七。

  铁皮佬喀哩咔嚓变回人形,站在他碾出的两道车辙中间左顾右盼,然后自顾自的走开了。局面一时陷入僵持,摩利尔几个如同劲力十足的高压水龙一般。冲到哪儿,哪里的火焰就萎缩消失,但丝丝妖火总会在她们照顾不到地地方死灰复燃,用不了几秒钟就又成燎原之势——直到一片烟熏火燎中响起机器运转的沉闷轰鸣。延伸的钢铁闸板堵住穹顶破损,空气循环系统重新开始工作。涡轮呼啸着过滤掉烟雾和毒气,随即又有大量水雾喷洒下来,好似一场适时的倾盆暴雨…最重要的是,狂乱肆虐地能量被从源头截断了,好像消防队员终于关闭了泄露的燃油管道。

  摩利尔找到四十七和长着蝙蝠翅膀的美少女拉拉队员时,他刚把探针从墙上的终端插孔里抽出来,嗖的一下缩进手中。

  “你知道吗?一个R2胜过一百个Jed。”他对头发还在滴水的女法师说。

  灾难过后,幸存者三三两两的聚集起来,犹然惊魂未定。但他们的表现非常有秩序。甚至可以说是按部就班。面对亲人和朋友黏在熔化了的金属地板上焦黑地尸体残渣也没有呼天抢地地悲痛欲绝,只有默默行动的人影中隐约传出地低声饮泣。大约有几百人吧。或者一千,每一个都很快找到了自己的位置。也许他们是按照家族区别排队,摩利尔不很确定,因为除了小孩子之外他,们彼此几乎连高矮模样都差不多——单薄纤细的身体,白皙的近乎透明的皮肤,和精灵有点相仿的耳朵,具有中性美特质的俊秀容貌,以及经过烟火蹂躏依然清澈的眼睛中蕴藏的淡淡忧伤。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在这里?”凯丽问道。

  这些漂亮的生物脸上露出茫然的神色,显然不明白钢铁天使的意思。凯丽皱皱眉,正要寻找别的交流方式,他们中似乎是属于领导阶层的一员走向她。那人低垂眼帘,无视严重灼伤的修长双腿,屈膝跪倒在凯丽面前,双手拨开衣领,俯首呈上光洁无发的头颅和曲线优美的后颈。他的枕骨上有块金币大小的镶嵌装置,与四十七刚刚用过的那个几乎相同。

  “啊哈,他一定是想加入矩阵。”四十七又亮出探针——就长度来看,能一下子把这可怜的人扎个透心凉。

  凯丽用一个很凶恶的眼神拦住铁皮佬。她犹豫片刻,还是抬起右手。银白色的导管从食指指尖探出,虽然动作非常轻柔,伸进插孔的时候他仍旧不由自主的浑身颤抖。

  断开连接之后,凯丽蓝眸中多了些东西。她微微点头,人群中走出两个人将瘫软在地的同伴小心搀扶回去。

  “难道我就找不到一个志愿者吗?”四十七还在挥舞他凶器一样的探针:“而且可以附赠《黑客帝国》的导演剪辑版。”

  “别胡闹了,你的粗鲁会杀死他们的。”凯丽转头对他说:“他们把我们看作代言人…不要辜负他们。必须马上行动起来,主宰者的城市正面临着巨大的危机!”

  “他们就是主宰者种族?我看不像。你认为呢?”凯罗摇头以对魅魔的询问,她们两个完全就是纯正的“天然呆”和“胸大无脑”的样子。

  “机器崇拜,人类在后工业时代的身心异化…”四十七俩手一摊。“关我什么事?我又不是宗教和社会学家。”

  摩利尔没有参加他们的嘴仗。她侧耳倾听,似乎在感觉着什么——稍后,女法师扬了扬眉毛,走过默默让出一条通路的人群,跟上四十七的脚步。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