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佞臣 > 第七章 情痴情种小严嵩

第七章 情痴情种小严嵩

  严衡不知道自己有多少年没有烧过这种农家饭,不过如今做起来倒也还能驾轻就熟。

  米应该是对面那户农家去年秋天才收的新米,颗粒饱满晶莹且有光泽。

  严衡将米淘洗干净和着水倒入铁罐子中后,就将铁罐子挂在悬挂在火坑中央的铁钩上,盖上盖子后便将易燃的干枯竹叶堆积在火坑内,柴块放在干枯竹叶堆上,用火石打出火来,通红的火焰热的人暖烘烘的。

  小严嵩不由得朝严衡咯咯一笑,再艰难的生活,只要有温暖就能开心起来。

  见火坑旁还有一水壶,严衡便将水壶盛满水,煨在火堆旁边,取出用荷叶包好的腊肉于草棚外的水井旁洗了起来,等将腊肉洗净后,或许水壶里的水也热了,到时候用热水一洗,再用沸水一煮,就能切成肉片和着野菜炒。

  小严嵩此时已经出门采集野菜去了。

  自家虽有几十亩田,但父亲不耕种,不知为何也没租佃给族人,使得很多好田就这样荒着,如今倒长了不少野菜,就屋前的自家的一块田里就满是绿油油的野菜。

  而挨着的别人家的一块田则已经蓄满了水,只等着栽秧收稻。

  小严嵩从屋前田里采摘野菜回来后,严衡已经在开始切煮好消毒后的腊肉。

  薄如蝉翼,透明鲜亮的腊肉片在老松木菜板上码成山峦状,很容易勾起人的馋瘾。

  严衡见小严嵩留着哈喇子,便一边切着一边道:“自己拿一块吃吧。”

  “嘿嘿,谢谢哥哥!”

  小严嵩一听这话,小爪子利索地就犹如灵蛇出击一般将一块腊肉抓起并攮塞进了口中,小缺牙巴一咬,汁水就冒了出来,油顺着他嘴角往下掉。

  小严嵩用嘴一抹,举着一双油腻腻的小手儿,就忙跳跃起来:“好吃,好吃!”

  严衡不由得笑了笑,此时的小严嵩或许会因为一片腊肉而满足,而欢呼,也不知道他以后真的成了一国首辅后会不会也很容易得到满足。

  或许到那时山珍海味带来的美食之感远不远不及此刻只有咸味的腊肉片。

  太阳阴了下来,微冷的谷风吹进了小小的七里村,四周的油菜花随风一荡,便荡漾起金色的海浪。

  屋里太狭窄,严衡便将吃饭小木桌放在了屋外槐花树底下。

  此时,一碗野菜炒腊肉和一碗野菜汤已经做好,放在了小木桌上,桌上还有两碗略微稀了一点的米饭。

  严衡到底很久没有做过农家饭,水加了多点,煨蒸了一会儿也没有让米饭变干。

  不过,这依旧是自己和小严嵩的丰盛午餐,也是自己来到大明的第一餐,简约而不简单。

  赶走一只蜜蜂,严衡就坐在了小桌上,将一双竹筷递给小严嵩:“开吃!”

  小严嵩不动。

  “吃啊!”

  严衡见小严嵩没动,便说了一句,然后就先将一块腊肉放入口中,顿觉整个已经饿扁了的胃瞬间犹如复活的章鱼一般,要将这些脂肪和蛋白质混合物吸进食道中,瞬间觉得人生很充实。

  没有味精,也没有郫县豆瓣或者老干妈提味,只有腊肉本身的咸味,味蕾不喜欢,但胃很喜欢。

  小严嵩见哥哥严衡先动筷后就直接夹起两片放入碗中,和着米饭,不停地往嘴里灌,嘴巴吧唧吧唧地吃个不停,腮帮子鼓的高高的,油水与米粒沾满了嘴沿。

  “慢点!”

  严衡舀起了一勺野菜汤递在了小严嵩嘴边。

  有些噎着的小严嵩忙一口喝干了勺子里的汤,小肚儿一顶,一吞咽,貌似就将拥塞在食道里的食物吞进了胃里,便接着狼吞虎咽起来。

  “真的很好吃吗?”

  严衡见此便问了一句,而已经吞咽完毕的小严嵩则摆了摆手:“哥哥,爹爹说过,食而不语,方为君子!”

  严衡一翻白眼,这小严嵩自己吃的跟小猪儿抢食一样,结果还讲究一下。

  “你说得对,食而不语”,严衡不能仗着自己是哥哥就用权威压人,说食而不语不对,但哥哥也有哥哥的报复方式,故作严肃地命令道:

  “坐端正!

  筷子拿稳!

  别把饭粒洒出去!

  一口饭一口菜,不准狼吞虎咽!”

  小严嵩很乖,严衡的一句句命令,开始还都照办,但后来也觉得太端正地吃饭难受,便甩手撒娇道:“哎呀,哥哥,可不可以不这样做,小嵩只想好好吃饭。”

  严衡将筷子一指,依旧是一副严肃的表情:“食而不语!”

  小严嵩只得嘟起小嘴,然后端端正正的吃饭,委屈的不行。

  “是不是觉得规矩太多,人生太累,但没办法,无规矩不成方圆”,严衡也不管小严嵩这小屁孩能不能听懂,随口说了一句,就自己也祭起五脏庙来。

  一时饭毕,小严嵩也学着堂兄严志士舔舐着油油的嘴,摸着凸凸的小肚腩,趟在石头上晒着午后的太阳。

  严衡怎么看都活脱脱的很像将来那位做首辅当高官的严阁老。

  大明成化年间,国富而民殷实,在这小小的七里村,尤其是饭饱之后感觉尤为明显,屋舍俨然,鸡鸣狗吠,农夫在田间地头与自家屋舍间来来回回,让人感到平静而温暖。

  严衡很庆幸自己穿越到了这个太平时代,而不是在明末那样的乱世。

  虽说成化年间政治斗争也很激烈,但以自己和小严嵩现在的年纪,至少庙堂上的刀光剑影还影响不到自家的宁静生活。

  而且,再过三年就会进入弘治时代,大明中兴之盛世时期,大环境会越来越好,即便以后到了嘉靖时代,倭寇也不会打到江西来,也就不必担心太多,只要小严嵩不再有原本历史上的结局,自己就可以在大明朝潇潇洒洒的过一辈子。

  这一世貌似也很有盼头,没准还能多纳几房小妾,过一过稍微糜烂一点的富贵生活。

  严衡不由得幻想起来,但见小严嵩也在午睡,且还做着美梦,傻乎乎地念着“小露露”,就忽然意识到自己的大明生活质量是跟这小严嵩的未来密切相关的。

  所以,自私的严衡忙过来拍了拍小严嵩:“睡够了,该起来读书了,三字经,千字文,什么的都背完了吗?”

  小严嵩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接着就又一屁股地坐了回去,摇着小腿道:“哎呀,哥哥,你就让我多睡会儿嘛,小露露在梦里和我玩呢。”

  “看看,这才五岁,就是相思病重度患者了,暗恋人家小姑娘到这种程度,若不加以伟大光正的思想引导,只怕这一辈子就只能当个情痴情种了”

  严衡不由得这样想道。

看过《佞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