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佞臣 > 第十九章 有志向的小宦官

第十九章 有志向的小宦官

  看他的装束和面容,严衡能认得出来他是一名宦官,而在他身旁穿飞鱼服的自然就是锦衣卫无疑了。

  严衡并不知道锦衣卫和朝廷皇宫里或许比较常见的阉宦为何出现在这里。

  不待严衡说话,这时候,那名看上去还比较年轻的宦官则先开了口:“前面那位小公子且请留步!”

  成化年间,宦官的政治势力还是不容小觑的,已经可以和文官集团分庭抗礼,如汪直、梁芳、尚铭之流。

  严衡自然不敢视作不见,只得走前来,还没说话就见锦衣卫直接拿着绣春刀往自己堂兄严志士和那壮汉身上捅。

  明晃晃的绣春刀硬是直接透穿了他们的胸膛。

  堂兄严志士和那壮汉被捅得是胸前直冒鲜血,不停地抽搐着,眼睛已经没有了神色。

  严衡忙捂住了小严嵩的眼睛,自己也不由得干呕了一下,他再狠也只是拿生石灰烧烧而已,可没想过会像这些锦衣卫这样直接夺人家性命。

  “这位公公,你们这是为何?”

  严衡有些战战兢兢地问道,他不知道这些锦衣卫为何要杀掉自己堂兄严志士和那壮汉,他甚至担心这些人会不会杀了自己,但可惜自己没有生石灰了,那玩意儿本就危险,严衡没想过要带很多。

  这宦官笑了笑,就转了转拇指上的玉扳指,抬头看了看天,然后才走将过来,拍了拍严衡的肩膀:

  “这两个人想夺两位严小公子的性命,我们替你解决了这两人岂不干净了事,省得他们以后再找两位小公子的麻烦,打扰你读书?”

  严衡不由得暗自惊讶,这些人是怎么知道自己姓严的,难道一直就在打探自己不成,看来这些锦衣卫东厂们还真的是无孔不入,幸好自己当日在王恕面前没说什么大逆不道的话。

  只是,听这宦官话里的意思,似乎人家是好心帮自己,是为自己杀掉自己堂兄严志士和那壮汉。

  “可他毕竟是我堂兄,我没想过要夺他性命”,严衡有些颤巍巍地说道。

  “严小公子那日拿石头砸你这可恶堂兄的魄力去哪儿,再说,人是我们杀的,你怕什么,即便是告到官府,官府也不会怪罪你,当然也奈何不了我们东厂的人。”

  这宦官看起来很自信,也很有兴致地盯着严衡。

  而严衡反而被盯得有些全身冒鸡皮疙瘩。

  这年头东厂管着锦衣卫是事实,一个宦官指令锦衣卫做事也很正常,官府不能拿东厂怎么样也是正常的。

  但谁特么知道东厂今日替自己杀掉自己堂兄,明天会不会翻脸不认账说是自己杀的!

  “这两人跟着两位小公子很久了,一直在找机会对两位小公子下手,我们也早早的发现了这两人的图谋,但没有提前帮小公子解决这两人,只是一路跟着,就是想看看小公子你自己如何应对,却没想到小公子还真是够狠辣的,不过石灰这玩意儿还是少玩为好!”

  这宦官似乎有点自来熟,没等严衡表示谢意就先说个不停起来,临了还自我介绍道:“鄙人刘谨,现在东厂当值,两位小公子就不必介绍了,你们祖孙三代,我们都已经知晓。”

  刘谨?

  正德朝权倾朝野的大太监刘谨?

  严衡有些懵逼,他可没想到在这里遇到这么一位大牛!

  不过看他今日的手段,干脆果断地杀掉两人,的确不是个简单人,至少是比自己狠的。

  严衡不敢得罪这位未来的大煞星,只能恭恭敬敬地拱手道:“见过刘公公,刘公公今日的救命之恩,小的没齿难忘!”

  “严小公子不必客气,刘某今日替你杀掉这两人,并非是无因可循,做那侠义之事;

  只是因小公子他日在那南京王恕面前的一番言论让刘某很是佩服,天下能做我宦官知己者却没想到是你这么一个乡野村童;

  望小公子以后砥砺奋进,早日金榜题名才好,他日我刘谨也会努力进入内书堂;

  你这小弟弟有青云之志,小小年纪就想做首辅,前途不可限量,不过我刘谨也不是尸位素餐之辈,他日司礼监若没我刘谨的席位,我这人也不必活着了!”

  严衡没想到刘谨也有自己的理想,还想进司礼监,便忙道:“刘公公一定会进司礼监的,这大明的将来少不得需要您出一点力。”

  “哈哈,小公子也真会说话,刚才不过是鄙人狂言,不过你这样的小孩听了倒也无妨,但我倒不希望你这小弟弟当首辅,我倒希望你能有朝一日成为大明首辅,若是可以,小公子应该自己也有鸿鹄之志才好,以你的见识,他日做了首辅,再加上我刘谨的配合,必能把大明推向极盛,如此也可留的身前身后名!”

  此时的刘谨还没有后来的城府与狡黠,虽说没了把,但也有年少的轻狂,遇见严衡这么一个稍微对点脾气的人就要掏心掏肺的阐述自己的理想志向。

  这让严衡也松了一口气,这样的人才好对付,只要顺着他来,也就不会有什么造次的地方。

  只是,严衡倒也没想到这个刘谨居然会想让自己以后做首辅,还想和自己配合去改造大明。

  这也太看得起我了吧,好像自己现在还不过是一介白丁,甚至还未到弱冠之年,怎么就入了这位未来明朝大太监的法眼?

  难不成是因为自己长得帅?

  虽然严衡也承认自己现在的样貌跟贾宝玉似的,什么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之类的句子来形容自己的颜值再为恰当不过;但也不至于让这位未来大太监如此青睐吧。

  不过,严衡可不想和刘谨有太多接触,毕竟这货以后是被凌迟处死的结局。

  严衡在前世几十年的生存哲学就是趋利避害,什么共同奋进,为大明新事业奋斗,让刘谨自己这个现在还比较狂热的小宦官自己去幻想吧,自己是打定了主意只在大明朝做个逍遥小地主的。

  振兴严家和改造大明的事业还是交给自己弟弟小严嵩,好在小严嵩的仕途之路和刘谨是不会有什么交集的,这样也就不必担心刘谨会给小严嵩带来什么灾祸。

看过《佞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