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佞臣 > 第二十章 都是好官

第二十章 都是好官

  严衡没有果断地答应刘谨自己要蟾宫折桂做首辅的建议,也没有拒绝刘谨要他一起为大明奋斗的邀请,甚至没有训斥他一个阉宦也配有治国之志。

  现在,严衡唯一能选择的就只有沉默。

  只有沉默才不会让这位未来权倾朝野的大太监记恨上自己也不会与这位面临凌迟处死结局的大太监产生太多的牵连。

  在严衡看来,刘谨此刻或许会因为自己在王恕面前的一番话而记住自己,对自己产生兴趣,但未来几十年的风风雨雨,就难保他还会再记起自己。

  人总是健忘的,或许刘谨多年以后连自己现在的年少轻狂都会忘记。

  遑论自己和小严嵩这两个现在还不被世人知道的小角色。

  所以,严衡觉得自己只要不刻意亲近也不刻意疏远,这刘谨会忘记自己的,到时候自己或许因为小严嵩的发达而跻身士大夫阶层,但也不会和刘谨有什么瓜葛。

  严衡以父亲身陷囹圄急需进城打点为由辞别了刘谨,而刘谨也没有横加阻拦,也没有说要凭借东厂的势力帮严衡救其父亲。

  毕竟他刘谨现在还只是一小宦官,还没有足够的势力去对付文官集团,尤其是干涉士林内部的事,另外他也想看看严衡到底有何手段救自己父亲。

  不过,刘谨见严衡和严嵩两兄弟衣衫褴褛的样子,也有些看不下去,还是拿出十两纹银赠予了严衡,叫他进城换件衣服,没得丢了读书人的脸。

  严衡自然是欣然笑纳,有钱不要非君子,只是他倒没想到,真正把自己当读书人还要照顾自己读书人脸的竟然是天下读书人最鄙视的阉宦刘谨。

  十两银子不是小数目,而且能让未来的大太监刘谨掏银子给自己,这要是传到以后的正德年间,只怕能让人惊讶至极。

  有成为刘谨心腹的锦衣校尉不解地问着刘谨:

  “公公何必对这两个小孩如此照拂,即便是那叫严衡的也不过才十二三岁,未来能不能中进士尚且难说,更别说做什么首辅。”

  “这叫下闲棋,烧冷灶,明白?”

  刘谨厉声说了一句,就又解释道:

  “这在官场中混,要想往上爬,要想做些惊天动地的大事,可不仅仅就靠雪中送炭或者锦上添花;

  有时候得先撒网再收鱼,特别是你我这样的小人物,如今要想结交朝堂中那些鼻子朝天的部堂高官,这些人是不会正眼瞧我们的;

  但天下又都是读书人在管着,我们要想成大事就必须用他们,如今我们只能自己去发现这些还没有显名却有潜力在未来位极人臣的读书人,多施恩惠总比制造仇恨要强,明白吗?”

  这锦衣校尉倒也没想到自家的公公能想这么远,只是讪笑着道:

  “小的有些明白了,难怪梁公公(东厂提督)要公公来访查民间神童,原来是有这样一层意思。”

  “这不仅仅是梁公公的意思,也是当今陛下的意思,阁老们没把陛下当回事,但却不知道陛下的思虑远着呢,不过在江西访查的这几个神童里,在我看来,即便是贵溪的夏言(嘉靖朝首辅)也比不上这位叫严衡的。”。

  刘谨说着又问道:“那日严衡那小子与南京兵部尚书王恕的谈话内容递解进京了吗?”

  “已经递解进京了,只怕现在已经摆在了陛下案前。”

  ……

  分宜县县城。

  严衡和小严嵩都满脸兴奋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对于严衡而言,这还是他第一次看见大明的城镇,尽管是一座小县城,但也远比横店影视城来的真实。

  对于小严嵩而言,这还是他第一次来县城,在乡下长大的他,此刻看见什么都是新鲜的。

  在小严嵩的小手儿比划下的就是青砖砌成的分宜县县城城墙。

  城墙似乎是新砌的,城墙脚还有浇筑时留下的泥水痕迹。

  守在城门口的士兵虽说倒也颇为魁梧,搜查得也比较认真,将秩序维持的很好。

  看得出来,这里的县令算是比较能干事的,有时候从一个地方的基础建设就能看出一个官员执政能力来。

  严衡可以断定这城里的县令定然不是一个只知道捞钱的贪官,只要不是贪官那就好办。

  不过他爹是秀才,犯的又是顶撞大宗师的罪,县令好不好还没多大用,还得看看那位提学使大人到底是不是好官,

  严衡顾不得多欣赏一刻这明朝城池结构,他得赶着在城门关闭之前进城。

  进入县城后,因天色已经黑了下来,严衡也就没有带着小严嵩逛逛夜市,而是直接先去找客栈。

  现在严衡和小严嵩两兄弟一点也不缺钱,自然是找了家看上去很高端且很安全的客栈,而且还选了间上房住下。

  第一次来县城的严衡一时也有些毫无头绪,不知道该从何处着手去救自己父亲。

  毕竟他现在即便是想打点官府也找不到认识官府的人。

  严衡知道自己现在可以直接去找在县衙户房当典吏的欧阳进,由他帮着引路,但严衡可以肯定,这欧阳进肯定会借机敲诈他的钱财。

  所以,严衡决定先不去找欧阳进,而是先看看有没有其他办法。

  在严衡看来,任何复杂的问题都有个关键点,而这些关键点就是自己要解决问题的头绪所在,如今自己父亲之所以下狱是因为惹恼了提学使大人。

  也就是说,即便是要打点最关键的就是要打点到提学使大人。

  先不论能不能打点到,而是先想想打点些什么,严衡发现自己现在连江西的提学使是谁都不知道,甚至连现在分宜县县令也不知道是谁。

  严衡花了一点钱,用了半壶酒,只用了半刻钟便从客栈各处客人嘴里了解到了这些地方官的名字,甚至连带着各人信息也差不多了解的清清楚楚。

  不过,他倒没有想到分宜县县令居然是熊绣!提学官居然是杨一清!

  严衡知道杨一清是嘉靖时期的首辅,而且还是正德年间斗倒刘谨的封疆大吏,文武双全之人。

  但严衡却没想到杨一清此时居然会在江西做提学官。

  既然是在未来鼎鼎有名的首辅官,在严衡看来,这杨一清应该不会太坏,也不会太小心眼,虽不一定是清官,但也应该是个好官。

  而熊绣根据严衡以前所看过的资料依稀记得这人会当到两广总督右都御史,甚至死后还被赠予了刑部尚书的职位,得了个“清节于朝”的美誉。

  也就看得出来,此人也是个清正廉洁的好官。

  既然都是好官,对于严衡来说就是好事。

  百姓们之所以喜欢好官,就是因为获得政治服务的成本较低,可以不必承担上下打点的多余成本。

  而如今对于严衡也是如此,他发现自己也可以不必发太多的钱就可以事半功倍地让这两个官员心甘情愿的放出自己父亲。

看过《佞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