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佞臣 > 第二十二章 小严嵩的困惑

第二十二章 小严嵩的困惑

  清晨,是读书的好时候。

  小严嵩看着哥哥严衡嘴里正咬着的灌汤包汁水四溢,就不由得嘟起嘴来,伸出胖乎乎地小手儿:“哥哥,小嵩儿可不可以先吃一个。”

  “不行,把你昨晚没背完的背完后才能吃!”

  严衡厉声说了一句,见小严嵩甚至因此扭着小屁股,发嗲似的在那里乱晃,依旧不做丝毫让步和妥协,将一笼未开的灌汤包递到他面前来:

  “必须背完才能吃,你自己这笼在这里,你放心背,哥哥不抢你的,不过你要是不能赶快背完,你这笼灌汤包冷了就不好吃了。”

  “哼!”

  小严嵩也有自己的小脾气,哼了一声,就转过身拿起严衡给他从街市书铺卖来的《孝经》刻印本很大声的读了起来,声音几乎震的严衡都不由得捂住了耳朵。

  严衡知道小严嵩这是在发泄对自己的不满,但他依旧故作无动于衷地无视小严嵩偷瞄过来的示威眼神,依旧吃着自己的早点。

  小严嵩的确是有比较高的智力,在严衡的逼迫下,小小年纪的他还是一刻钟的时间内完成了昨晚欠下的功课。

  不过,小严嵩依旧是嘟咙着嘴,很显然是对自己哥哥拿灌汤包逼迫自己完成功课的事还有怨气。

  即便是吃起灌汤包来,也不搭理严衡,而是一个劲的往自己嘴里攮塞。

  “臭小子,还给老子发少爷脾气,幸亏是你哥哥我管你,要是父亲,早用竹板逼你读书了!”

  严衡没得摸了摸小严嵩的小脑袋,而小严嵩则包着满是肉馅的嘴嗡嗡地道:“可是人家真的很饿,你还逼着人家背书!”

  “一年之计在于春,一日之计在于晨,懂不懂,你昨晚就欠下了不少功课,但你说你累了要早点睡,好,我便让你早点睡,你自己也答应好了剩下的功课今天早上背;

  结果大早上的你在干什么,如今还怪当哥哥的不让你吃饭,下次要是在这么偷懒,我就像打严庆之那样打你,信不信!”

  严衡说着就把一杯福桔汁递给了他:“吃慢点,没人跟你抢,都这么胖了,再不细嚼慢咽,成了大胖子,小露露就不喜欢你了!”

  “不吃了!”

  严衡却没想到小严嵩直接放下了筷子,但旋即又摸了摸微凸的小肚子,哭了起来。

  “咋哭了呀,没说不让你吃,只是让你吃慢点,我说小家伙,谁教的你这些小气的坏德性,又动不动就哭鼻子,当初你是怎么给我说的以后不会再哭了,怎么今天又忘了?”

  严衡有些不解地问道。

  小严嵩却依旧很是伤心地道:“哥哥你刚才说小露露不喜欢胖子,我都这么胖了,再吃的话,就更胖了,可是这灌汤包真的很好吃,小嵩儿从来没吃过这样好吃的包子啊!”

  说着说着小严嵩就气恼地拍打桌子,脚使劲地乱蹬,明显处于一种很纠结的状态。

  作为在前世也当过一段时间胖纸的严衡也曾经有过小严嵩一样的苦恼,所以也不好再厉声教训小严嵩,只是好言安慰起来:

  “好啦,哥哥是瞎说的,哥哥我又没跟小露露玩过,怎么知道她喜不喜欢小胖子,没准人家不喜欢瘦子就喜欢胖胖的呢。”

  严衡说着就摸了摸小严嵩的脑袋:“快吃,吃完后,哥哥带你去逛逛县城。”

  小严嵩这才有所释怀,点了点头就继续猛吃猛喝。

  ……

  这些日子,除了早上需要教小严嵩读书外,严衡都会带着小严嵩在县城闲逛,因为欧阳进以及自己伯父和刘谨给的十多两银子在,兄弟俩几乎碰见什么好吃的就买什么好吃的。

  什么苹婆果、马牙松、塘栖蜜桔、香狸、江瑶柱、独山菱、河蟹等各类方物小吃被兄弟俩尝了个够。

  约莫过了一个月,严衡也丝毫没提如何救自己父亲的事。

  甚至连准备帮着严家上下打点官府的欧阳进那边都有些等不了,忙派人去七里村打探,严衡的伯父有没有带着严衡和小严嵩等来县城活动。

  东厂刘谨也在一日午后找到严衡,问严衡可有什么办法,若实在没办法,他刘谨也可以帮忙。

  这也就是这个时候的刘谨,还有些古道热肠,看不下去才想着要主动要帮一下严衡,若是在多年以后的刘谨,严衡想求刘谨帮忙都找不到门路。

  不过,严衡还是委婉拒绝了刘谨的帮忙,他甚至信誓旦旦地向刘谨表明,自己已经有了更好的办法救自己父亲出来。

  事实上,也的确是如此,严衡这些日子也并非是在闲逛。

  在这段时间里,严衡总结出县城每逢三、六、九这样的日子都是县城周围百姓进城赶集的日子。

  这三天都是最热闹的时候,尤其是每月初三日,因为这一天还是县学一月一次的考试时节,各地县学生员会赶赴县城,历来学生都是市场消费与制造热闹繁华的主力,在明朝也不例外。

  如今大宗师即提学官杨一清驻在分宜县,县学考试自然也就比以往更加严些,没有学生敢有所怠慢,都得老老实实来学宫接受考察。

  这样一来,就意味着这个月的初三日比以往还要热闹。

  严衡也在这日带着小严嵩来到了县衙外。

  “小严嵩,记住哥哥的话了吗,从现在开始,你就好好地跪在这里,哥哥给你的膝盖处绑了护膝,你这两边口袋里都是山楂糖,你若是跪饿了就吃颗山楂糖,跪累了就自己装晕躺下歇会儿。”

  严衡说着就把写着一个大大的“代父受罪”四个字的牌子递给了小严嵩:

  “把这个举好!待会太阳出来后,你就开始背孝经,背的声音越大越好,你的水杯给你放在右边了,你渴了就喝两口,哥哥去找人帮你吆喝去。”

  说着,严衡就又拍了拍小严嵩的肩膀:

  “好好干,坚持下去,最好在背的时候哭一下,这样的话,不但能救出父亲,还能让你以后很容易当首辅,毕竟国朝以孝治天下,今日你的孝心必将名扬于天下!”

看过《佞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