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佞臣 > 第二十五章 给我往姓欧阳的人身上泼脏水

第二十五章 给我往姓欧阳的人身上泼脏水

  正在县衙对面茶楼上喝茶的严衡对此也很郁闷,自己虽然有意要将自己弟弟小严嵩打造成至纯至孝的天下第一大孝子。

  但也没有要给自己泼脏水的意思,他不禁暗想到底是那个不像话的借机把话题往自己身上引。

  一大帮人好好地夸小严嵩孝顺又聪明就行了,干嘛扯上自己这个当哥哥的,不知道当哥哥的是有意低调,把这种积累名声的好事让给弟弟吗!

  谁让自己要小严嵩以后当首辅呢,当首辅就得从小出类拔萃,无论是智商还是情商都得高人一筹,而情商的表现自然就得体现在为人孝顺方面。

  不过,严衡虽然郁闷,但也并没有太过在意,看着在自己的主导下,越来越多的人往县衙汇集,尽管有不和谐的酸话,但也七嘴八舌地都在夸赞小严嵩,同情小严嵩。

  这就够了!

  看见如此多的人都快挤满了整个县衙的半条街,严衡也有些好奇地拦住了一个从县衙门前上来的秀才,故作不知地问道:

  “这位相公,冒昧打扰一下,前面发生的是何事啊,看上去很热闹的样子?”

  “这你都不知道,廪生严朋友的儿子严嵩正跪在衙门前替父受罪呢,这小严嵩还背着孝经,把所有人都吸引了过去,也把所有人感动的涕泗横流,连新科进士夏老爷都出动了。”

  这秀才这么一说。

  严衡就附和道:“还真是孝顺啊!”

  “可不是吗,这小严嵩只怕将来出息不小,我得去把我认识的同窗朋友都叫来,帮着小严嵩求情,没准还能借此在大宗师面前露个脸,积攒点名望。”

  这秀才说着就先下了楼,并不向严衡拱手。

  严衡不由得一笑,也跟着下了楼,可一下了楼,就听见一穿皂色袍子的人说道:“这严家小郎是至纯至孝,但这严家大郎可就不及其弟远矣,听说还把自己家的祖产给卖了,这严家两儿子,一个大孝,一个大不孝,还真是千古未见的奇闻。”

  严衡气不打一出来,自己惹谁了,夸自己弟弟也就罢了,干嘛往自己身上泼脏水。

  严衡不由得拉住一人,问刚才说严衡是大不孝的皂色男子是谁。

  “你不认识,他是户房欧阳进府上的管家来兴啊!”这人说后,严衡瞬间就明白了,猜到或许是欧阳进已经知道自己坑了他,而故意给自己使坏。

  “我的好世叔,看来到时候你不但要把你女儿嫁到我们严家当媳妇还得让你多赔几个绝色的丫鬟才行,不然我是没办法原谅你的。”

  严衡这样想着的时候就见负责给自己吆喝的一群小孩来了,便小胳膊一甩,将几吊钱散发给这群小孩:“你们完成的很好,不过我还要你们帮我做一件事,这件事做成了,我给你们再加一文钱。”

  “什么事?”

  这群小孩子赚钱赚上了瘾,忙异口同声地问道。

  “你们去街上问有没有姓欧阳的人,只要是姓欧阳的人,就给他泼上狗屎、猪粪、人尿这些东西,黑狗血也行,反正是脏的臭的就给我泼!”

  严衡说后就也背着手往县衙走来,同时心里暗笑:“叫你们欧阳家的给我泼脏水,我也给你们泼脏水!”

  严衡随着一大波赶来的秀才童生挤进了县衙门前,而这时候,县衙门前已经是人声鼎沸,连带着小严嵩的背书声也被压制了下去。

  小严嵩倒是跪得有些累了,他左右看了看,很想看见自己哥哥,然后问问可不可以不用跪了,不过他看到的都是素色襴衫和儒袍,看不见自己哥哥。

  小严嵩想起自己哥哥严衡嘱托自己的话来,要是累了,就装晕倒,便干脆直接倒在了地上。

  严衡见此也知道小严嵩累了,便干脆大喊道:“晕倒了!晕倒了!嗨呀,你们谁赶快抱着他去见见县太爷啊,人家这么孝顺啊,都跪晕了,至少得让人家见到县太爷一面吧。”

  一听严衡这话,人们都争先恐后地要去抱小严嵩。

  而这时候,一身穿紫袍一看就是当大官的老家伙在仆从的帮助下先抱起了小严嵩,并直接喝令道:“这些县衙的人都是干什么吃的,这么大的事都不赶紧通报,给老夫打进去,老夫倒要打进去,看看这里的县令到底是瞎子还是聋子!”

  “这是谁呀,这么大的口气!”

  严衡不由得问了一句,而这时候刚才叫嚣着要见县令的夏鼎捂住了他的嘴:“这是两年前告老还乡的商阁老,没看见大家都闭嘴了吗?”

  “商辂?”

  严衡刚这么问了一句,就被这夏鼎敲了一下脑袋:“大胆,商阁老的名讳岂容你在这里叫,他可是陛下都要尊敬三分的人,只是没想到这商阁老不过来分宜参加一次寿诞,就也被惊动了。”

  看来果真是那个连中三元的商辂。

  这下好了,我弟弟小严嵩不但成功刷了孝顺的名望,还被皇上都尊敬的阁老抱着进了县衙,这传出去得是多么光辉的故事。

  而且,说不定还能得到这商阁老的青睐,毕竟商辂是三朝老臣,门生故吏遍天下,能有商阁老的赏识,小严嵩以后的仕途想不通达都不行。

  对了,还有个南京兵部尚书王恕。

  如今小严嵩算是进了大明帝国高层的眼,如此一来,自己父亲只怕也不会再有危险了,这些官员们哪个不想借此成全一段孝子代父受罪的佳名好为自己脸上增光,要不然也不会连阁老进士这些人都出面。

  县衙的人本来是得了欧阳家的吩咐不通报的,但他们的确不敢拦阁老的人,尽管是退休的阁老,但那也是惹不起的存在。

  商辂慈爱地抱着小严嵩进了县衙,一大帮儒林中人也跟了进去,都争着要借此在这些大佬面前留下好印象。

  严衡则没有兴趣去凑那个热闹,他进了一家成衣店里换了件稍微干净一点的衣服,然后去找与牙子约好的地点赴约。

  按照他的安排,小严嵩跪在县衙前刷名望制造舆论压力用最有效最廉价的方式救出父亲,而自己则要赶紧着在县城买下一套属于自己家的院子,最好还要有家地处分宜县商业繁华地段的铺面,毕竟以后大明商品经济会越来越发达,自家又没地种了,倒不如做点生意,自己父亲又是有功名的人,做生意也有政治保障,没准以后还能成为一方巨贾。

看过《佞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