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佞臣 > 第二十六章 大宗师想见严衡

第二十六章 大宗师想见严衡

  小严嵩跪在县衙前替父受罪所引起的热闹也惊动了欧阳进,欧阳进也意识到这很有可能会迫使上面当场放了严准。

  所以,欧阳进便急忙往县衙赶来,想着自己可以在小严嵩的行为惊动上面的几位官老爷之前以世叔的名义强行把小严嵩从县衙门前抱走。

  这样就可以避免这一场足以惊动天下的孝义之举发生。

  然而,当欧阳进赶到县衙时已经是迟了一步,县衙门前已经没有几个人。

  这时候,一小孩走在他面前来:“请问你是姓欧阳吗?”

  欧阳进顺口点了点头,同时心里鄙夷这是谁家的孩子这么没礼貌,直接就上来问自己一个生员的姓氏,一点也没有尊卑之意识。

  而欧阳进想不到的是,就因为他这一点头,另一小孩就将一桶刚从自家提来的屎尿直接泼在了欧阳进身上。

  可怜欧阳进今早刚换的点梅花秋香色长袍瞬间被染成了褐色,臭烘烘地挂着各种污秽之物。

  欧阳进不由得勃然大怒,忙要喝令仆从打这几个孩子,可这几个孩子早已跑得远远的。

  欧阳进只得捏住鼻子慌忙回了家,他素来是有洁癖的,如今被这么一泼,十天半个月都会感到恶心。

  ……

  在欧阳进忙着回家从新换衣服,而严衡也忙着从牙行手里购置房子地皮时,小严嵩已经被商辂抱进了县衙。

  不过,此时的知县熊绣并没在县衙,他正与提学官杨一清以及微服来此的南京兵部尚书一同在学宫审讯县学生员严准,也就是严衡和严嵩的父亲。

  原来,在王恕到达分宜县城后也知道了一县学生员因说科场舞弊而触怒了提学官杨一清的事,他本不以为意却恰巧从自己亲家之弟欧阳进口中得知严准乃严衡与严嵩之父后,便起了好奇之心。

  王恕素来对各类案子很感兴趣,同很多人喜欢推理侦探一样,王恕觉得严准的两个儿子严衡和严嵩都这么勤学懂礼,其父应该不是不学无术,不敬师长的人,因而他便亲自拜访了杨一清,并从杨一清这里得到了严准平时的考卷,以察看严准到底有没有真才实学,乡试到底是不是真的犹如严准所说存在舞弊使得他这么一位大才子名落孙山。

  此时的杨一清还不是弘治年间那个连刘谨面子都可以不给的大佬,而王恕此时却是名望最大的时候,所以杨一清也只能照办,强忍着被王恕猜疑他贪赃枉法的不快和县令熊绣一起把严准平时的考卷递给了王恕。

  王恕筛选着看了几遍后就不由得拍起了桌子,并不得不承认严准乃学识平庸之人,写的文章不但晦涩还狗屁不通。

  至此,王恕也相信严准果然是没什么真才实学。

  但王恕也没想到小严嵩居然会跪在县衙面前替父受罪!

  素来年迈的人都容易被孝义的事给感动,王恕也不例外,尽管他知道严准平庸,但他也还是不得不劝杨一清放了严准。

  杨一清也意识到这种事已经惊动了这么多读书人,只有放了严准才是上策,自己若是再因人家诋毁自己而抓住不放,只会落个器量狭小的恶名,而放了严准反而得个宽宏大量且成全孝德的宰相襟怀。

  不过,杨一清在放了严准之前,倒也想见见严准。

  这位能教出会为父亲在县衙面前长跪的孝顺儿子的严准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秀才,让杨一清感到了极大的好奇。

  不只是杨一清,王恕和熊绣也再次起了好奇心。

  王恕忘记了自己刚刚批评过严准的文章是狗屁不通,熊绣也忘记了自己刚说过县学生员严准才智平庸的话。

  ……

  此刻,严准便被带到了南京兵部尚书王恕和江西按察副使提督学政杨一清以及分宜知县熊绣面前。

  严准当时指责科场舞弊只是一时酒醉后的胡话,然后提学使身边的人无意听到所致,如今他醒来后早已是吓得魂飞魄散,哪里还有所谓的无视上官的傲气。

  更何况,他此时也知道在他面前的都是他惹不起的大佬。

  王恕见他畏畏缩缩的样子也有些失望,而这时候,知县熊绣已经先开了口:

  “严准,本来因你对大宗师有不敬之语而关押在县衙大牢里听候发落的,但你有个好儿子,要替你受罪,跪在县衙门前,还背诵孝经,此等孝顺之举感动了南京来的大司马王部堂,大宗师也决定对你网开一面;

  不过在放你出去之前,大司马还想亲自考考你,看看你是不是死读书的人,或许如了大司马的意,还可以举荐你去国子监。”

  严准听此忙向坐在正中间穿红袍的王恕作揖,他在听了知县熊绣的话后也挺惊讶于自己儿子怎么会来县衙门前求情,但他知道现在不是问这个的时候,听到自己有希望进国子监,他不得不集中精力来应对兵部尚书王恕的考问。

  王恕本不想再问,但见他行了礼,也只得忍着耐心:“你且说说当今大明局势如何,该当如何应之,不必怕有忌讳,有任何不当之言,我们都会为你遮掩过去。”

  王恕最终用了他当日问严准儿子严衡的同样的问题来问严准,他想看看严衡的见识会不会是严准传授的。

  而严准沉默了一会儿,他这一辈子都耗在了四书五经里,又是寒门学子,勤学苦读考功名还来不及,哪里有精力了解整个天下局势。

  但严准也不是真的没有情商的人,也知道多说好话比多说坏话好,便开口道:“如今天下太平,国泰民安,君明臣贤,纵稍有微瑕,只需因循守礼即可。”

  “果然是读腐了书的!”

  不待王恕说话,年少激进的杨一清就先做了评价,很是不解地问着王恕:

  “下官着实不解,这做父亲的严准如此愚笨平庸,其五岁的儿子缘何有这般聪慧,懂得借势,跪在县衙前替父受罪,别说是下官,就是当今陛下也会被逼的不得不放了他父亲。”

  王恕此时却早已是恍然大悟,并道:“这哪里是他小儿子聪慧,这是他大儿子狡黠如狐,把整个分宜县的士绅百姓都玩了进去,为的是成全他弟弟的孝德之名,顺便逼的我们无罪释放他父亲!”

  “大儿子,大司马是说这严准还有一子?”

  “是的,他大儿子名叫严衡,自己取了个怪号,叫湖南一师,老夫给你说士大夫之罪过就是出自此子之口”,王恕回道。

  “如此说来,下官倒想见见这严衡,只是不知大司马缘何说此事也是他安排的?”杨一清问道。

  求收藏,求推荐票,今天推荐票好少,名次都落后了……

看过《佞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