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佞臣 > 第三十章 坑儿子的爹

第三十章 坑儿子的爹

  严衡承认这欧阳雪长的是很漂亮,但心理年龄已经有二十多岁的他可不是见到漂亮女孩就陡然产生好感的小少年。

  少年暮艾对于严衡来讲不再有那么强烈的感受,而且他现在心情很不好,见到谁都很难调动起好的情绪,尤其是在欧阳雪面前。

  因为,他知道自己已经给欧阳雪留下了不是很好的印象,毕竟自己扇了这欧阳雪一巴掌。

  前世带来的自负和这世身体原主人骨子里的自卑让他很难再在欧阳雪这么个没有良好的认识前提下的女孩面前很难表现出一个男士的谦和来。

  再加上欧阳雪之前的态度也很难让他温和,所以就这么直接回了一句。

  欧阳雪倒是第一次被人这样嫌弃过,也有些不适应,愣了半天。

  若不是有严衡父亲严准和小严嵩在场,她都想让自己的护卫暴揍不识抬举的严衡一顿。

  不过,欧阳雪还是悄声地反击道:“怎么,怕了我?我偏不偏不,我偏要寸步不离地出现在你面前,让你一直倒霉下去!”

  “幼稚!”严衡说着就道:“没心思跟你斗嘴。”

  严准不明白这两人在斗什么嘴,只是咳嗽了一声,欧阳雪才笑着朝严准欠身告辞。

  而严准也让欧阳雪代他向欧阳雪的父亲问好。

  小严嵩更是急切地喊道:“雪儿姐姐,你回去告诉小露露,我很想她,我还给她带了礼物,改天抽机会亲自送给她!”

  唯独严衡对于欧阳雪没多大兴趣,拍了拍小严嵩的脑袋:“臭小子,三句不离小露露,你直接住她家得了。”

  “好啊!”

  小严嵩烂漫天真地回了一句,让严衡很是苦笑不得,却也不知怎么回过了头,却正好看见欧阳雪冷笑嫣然地看着他。

  严衡忙回过头来,内心咯噔了一下,然后不由得看了看自己的手掌,暗想刚才打她那一巴掌,也不知道她疼不疼。

  这里,严准忽然问起严衡关于典卖田产的事来。

  严衡见自己父亲好言好语地问他,他也以一个儿子的语气恭敬地回复着自己把田产卖给了谁,卖了多少钱,又花了多少。

  严准听后对于严衡的安排也很满意,对于欧阳进买了他家的田地也没作何评价,只是临了问了一句:“也就是说,我们还剩下四百来两银子。”

  “是的,父亲,有这四百两银子,您又是廪生且还在社学蒙课,有些收入,也就是说,我们到时候再做些买卖,不愁赎不回自家的田地。”

  严衡回道。

  严准见自己长子严衡虽然年不过十多岁,却也能把家里的事安排的井井有条,也算得上人情练达,有些成熟懂事,便想着自己可以把一些事和自己这个儿子商量一下。

  于是,严准便有些难为情地开口道:“有件事,为父要给你商量一下。”

  “父亲请讲”,见自己父亲严准突然变得这么客气,严衡也跟着礼貌起来。

  “那个,我在省城乡试落第后,心情有些不好,然后就去燕来楼喝了些酒”,严准低着头,一边走一边说道。

  严衡似乎也有些猜到了是什么事,见自己父亲不肯明说,便主动问道:“燕来楼是青楼?”

  严准点了点头:“很正规的那种,可以谈谈诗词说说文章那种,当然也可以做做那事。”

  严衡顿感无语,这个青楼还分正规不正规不成,他自然不知不同的风月场价格不同,便问道:“所以你瓢(通假字)了?”

  “瓢了”,严准点头,脸有些红了起来。

  “欠了多少钱”

  ,不用严准细说,严衡也差不多能猜到自己父亲要说什么,甚至还颇为理解自己父亲,拍了拍严衡肩膀:

  “赌债可以不还,但瓢债不能不还,这是圣人教育我们的哲理,说吧,父亲大人,做儿子的理解你。”

  “主要也不仅仅是因为钱,是因为为父也不知怎么就跟他们欠了个契约,如果能与花魁小姐共度春宵一晚,就需借钱一千两,限期一月,如果换不上,就拿其子抵押到欧阳家做仆从。”

  严准说这话的时候有些不好意思地看严衡,颇为无奈地解释道:“为父当时也是鬼迷心窍,也因实在艳羡花魁小姐之美色,就稀里糊涂的答应了,他们不是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嘛,当时为父因为科考落地心情很失落就想着这样可以解脱一下,所以就。”

  “所以你就把你儿子给卖了?”

  严衡此时不由得呐喊道:“苍天啊,我对不起列祖列宗啊,我怎么可以有这样的老爹!”

  严准见严衡学自己刚才的话,有些哭笑不得,但还是不得不好言说道:“小严嵩还小,而且阁老都看重他,所以去欧阳家为奴仆就只能是你了,为父对不起你。”

  见过坑儿子的,也没见过这么坑儿子的,人家卖儿鬻女好歹是因为吃不饱饭害怕自己孩子跟着自己饿死,自己这位父亲倒好,只因为想睡一位青楼女子就把自己儿子给卖了。

  严衡对此实在无话可说。

  “加上现在有的四百两,也就是说我们在这一月内得挣够六百两,不然的话,我和小严嵩其中一个就得去欧阳家做奴仆?”

  严衡问后,父亲严准依旧无奈地叹气称是。

  “行,一个月后就是县试,小严嵩已经能背得论语,再温习另外几本四书,就可以参加一下县试,就得熟悉熟悉考场,自然是不能去欧阳家做奴仆,如果一个月内挣不够六百两,我就去欧阳家做奴仆。”

  严衡说着又问道:“等等,怎么又是欧阳家?”

  “那青楼是欧阳连开的,欧阳连、欧阳进和欧阳雪之父欧阳达是同父异母的三兄弟。”

  严准回答后,严衡不由得看了远去的欧阳雪一眼:“我们跟这欧阳家的人还真是牵扯不清了吗,自己坑了你们高价买了我们家田地,如今你们又坑了我父亲欠下一千两瓢资,也罢,走着瞧吧。”

  不过,就在这时候,一县衙的师爷跑了来:“县学生员严相公是吧,下月初五礼房举行县试,县尊特令其子严衡务必参加今年县试,若无故缺考,就以藐视县尊治罪!”

  严准一听差点没晕过去,县尊大人为何突然关心起自己儿子严衡来了,还特地派个师爷来让自己儿子严衡如期参加县试。

  但偏偏一月后,自己儿子很可能就被自己卖到欧阳家了。

  “这可如何是好”,严准不由得拍手道。

  “自己做的孽自己承担,谁让你坑我!也罢,看在你是我老爹份上,我给你保证,一月内一定能挣到六百两银子。”

  严衡只得这样对自己父亲严准说道。

看过《佞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