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佞臣 > 第三十一章 赚钱的灵感

第三十一章 赚钱的灵感

  按照规制,县试一般在每年二月举行,但因分宜县县令熊绣前段时间生病。

  而且提学官杨一清不是个闲得住的主,因为严准的事借机要考察一下分宜县的生员与教职官员们。

  如此一来,就耽搁了县试时间,使得县试时间延迟到下月初五,也就是三月初五。

  不过,这也无碍,县试一月前就会由县衙出通告,全国各县有些地方延迟一下也就没什么。

  只不过是准备府试的时间短了些。

  而分宜县知县熊绣在因见阁老商辂、南京兵部尚书王恕、提学使杨一清三位大佬都对严衡特部关注便专门派人来通知严衡参加县试。

  对于熊绣而言,让严衡尽早地参加县试,熊绣这个县官就能尽早地成为严衡之师,而严衡就算是踏进了他们这群文官集团圈子的第一步。

  万安的人自然也就迟了一步。

  熊绣不认为年仅十二的严衡会连县试也过不了,毕竟严衡可是能够教会自己弟弟背孝经的天才。

  不过,在这个时候,不仅仅是熊绣在关注着严衡。

  在京城的大明成化皇帝此时也看着东厂递解上来的关于严衡的密报,不过摆在成化皇帝面前的还有一道来自南京兵部尚书王恕的辞疏。

  因为口吃而自卑的成化皇帝并不是昏聩之人,不过童年的不幸让他的性格敏感而多疑,但其本人是富于感情的,要不然也不会对大他很多岁的万贵妃矢志不渝。

  因而在看见严衡这个乡村野童为他说话的内容时,成化皇帝心里是喜悦的,只是想到这家伙的一句话让堂堂兵部尚书王恕主动请求致仕就有些不忿,嘴上也就不由得说道:

  “好个无知的狂妄小童,小小年纪就敢妄议朝堂诸位大臣,还口出不逊,告诉梁芳,传朕一道中旨给此子!”

  所谓中旨不过是不经内阁和通政司的圣旨,大多不是涉及实际的政务。

  当然,此时的严衡不知道他会很快收到圣旨,会很快的简在帝心,他现在正为一个月内挣足两百两银子而发愁。

  严衡甚至都没有空去想当今县令分宜县知县熊绣为何特令自己参加县试。

  要说参加县试,他倒也有点把握,毕竟他现在也算是开启了宿慧,明清两代多少八股文装在他脑子里,外加上他本来就是古代文学研究生,对这类文的创造并不陌生。

  只是严衡知道自己的毛笔字写的不好看,连小严嵩都鄙视自己的字难看。

  而严衡知道,在现在这个时代,如同高考写作文,字的好坏是排在第一位的。

  所以,严衡知道自己现在需要好好练练字,最好请个名家教教自己,除此之外,自己应该把重心放在挣钱上。

  毕竟若挣不足两百两银子,自己就会成为欧阳家的奴仆。

  自己得罪了欧阳进和欧阳雪这两个欧阳府的主人,如果进了欧阳家肯定不会有好的待遇。

  所以严衡现在不担心自己能不能在县试中中试,只担心能不能挣足两百两银子。

  两百两银子不是一个小数目,按照现在的物价,得相当于后世十多万,让一个十二岁的少年一个月挣足十二万,除非买彩票中大奖。

  严准那日只看见商阁老抱着小严嵩,以为他们所夸赞的自己那个儿子是小严嵩,也就没有想到过自己的大儿子严衡早已成为各位大佬的盘中餐。

  所以,他也不明白本县父母官熊县令为何要特地让自己儿子严衡参加县试,莫非是见大宗师有意栽培自己小儿子,县尊大人不甘落后就要收自己大儿子做门生。

  但严准自己知道自己儿子严衡是个什么货色,三字经还背不全呢,参加县试能干什么。

  不过,严准也知道这是自己儿子走向举业之路并获得县尊大人青睐的一个机会,便想着突击给自己大儿子严衡补补功课。

  对于两百两银子的债务,作为父亲的严准也颇有担当地承诺去各处同窗家借。

  只可惜,严准平时不善结交,只有欧阳进一个朋友,而且现在的他不过是数次落第的老秀才,也没人愿意给他借一笔巨款。

  因而折腾了两天,都没有人给严准借钱。

  于是,严准只得垂泪对严衡说道:“为父对不起你,我的儿。”

  “没事,子偿父债,天经地义”,严衡见自己父亲为了自己能够拉下脸去各处求情及借钱倒也颇为感动,见他现在一脸落寞便也就劝了一句。

  严准依旧有些愧疚地问道:“那这县试?”

  “那就滥竽充数呗,到时候中不了,儿子就说承蒙县尊抬爱,儿子不学无术就行了,反正以后还有机会!”

  严衡这么一说,严准也只得点头:“你素来愚笨,学业上更是没有天分,如今连三字经也背不全,与其临阵磨枪欺瞒县尊的确不好,不如直接坦诚一点,只是为父当初就应该对你再严厉一点,不然你现在也不会白白错过被县尊器重的机会。”

  “人命不可强,儿子就这造化”,严衡安慰后又道:

  “不过,父亲你可否现在写个十几篇八股文来,不拘什么题目,我现在背背,到时候参加县试随随便便写上一篇,虽然有可能文不对题,但也不比不答好,毕竟交白卷会让县尊认为自己在藐视他,装清高。”

  严准点头答应下来,并道:“我去写。”

  严衡笑着点了点头,他让严准写这么多八股文章并不是要背下来准备县试,而是他想到自己家现在唯一值钱的东西没有其他,就只剩下知识。

  而现在最能直接变现的知识就是父亲能写文章,尤其是县试应试文章。

  分宜县县令让他参加县试的事给了严衡赚钱的灵感,他经过这些日子在分宜县县城的闲逛发现,整个分宜县或许是因为江西本就是科举兴盛之地的缘故,比如传说中文人倍出的吉安,所以分宜县城里的儒生特别多。

  不仅仅是儒生多,整个县城已经能随处听见朗朗读书声。

  大明自开国以来,便重视教化,提倡学正统之理涤除胡人之糟粕,因而如今到了成化年间,教育事业发达也不足为奇。

  只是与发达的教育事业不相匹配的是,商业经济还没完全发展起来,与科举这种应试教育相匹配的教育产业也还没出现。

  在整个分宜县县城,单纯的书铺没有几家,且不过是卖些历书传奇脚本之类的。

  比不得晚明时期的盛况,整个对于各级科举考试的八股文资料买卖的产业几乎都形成了产业链。

  所以,严衡决定自己首先要在大明朝开一家书店。

看过《佞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