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佞臣 > 第三十四章 万事俱备

第三十四章 万事俱备

  严衡从父亲严准这里打听到整个分宜县每年参加县试的儒童不下一千人。

  而且随着大明百姓生活富裕程度的提升,受教育人数的增加,入学启蒙的蒙童几乎每年都在急剧增加。

  因而,严衡预计今年分宜县参加县试的儒童应不少于一千五百人,这相比于江南动辄两三千人参加县试的宜兴、山阴等科举大县而言少了很多,但在全国倒也不算少。

  要不然,也不会说江西乃科举大省,文风阜盛。

  而今年参加县试的这些儒童都可以算是严衡“文曲书斋”的潜在客户。

  也就是说,“文曲书斋”所推出的教辅资料《备战县试:精选时文三十篇》的市场容纳量在一千五百人以上。

  严衡不是搞企业策划的,也不知道市场容量在一千五百人以上的规模下,需要提前印刷多少教辅资料,他现在只能按照人手一本的打算来要求书斋需要生产一千六百本《备战县试:精选时文三十篇》。

  不过,严衡在确定印刷多少本之前,还向徐德明询问了如今书斋每日的印刷产量。

  徐德明回答说,按照每天印刷六个时辰,每时辰八本来的话,每天只能有四十八本的产量。

  但如今县试在即,卖这种教辅资料不能太晚,毕竟太晚的话,儒童们买去也没什么准备的意义。

  因此,严衡不得不把计划产量压缩在五百本,并要求在十天之内必须让第一批《备战县试:精选时文三十篇》面世!

  印刷行业,新书或者其他新的期刊的价格和成本是跟产量直接挂钩的。

  如今只有五百本的预估产量,面对一千五百人以上的市场,每本《备战县试:精选时文三十篇》的定价只能以高价面世。

  从购置书铺和设备以及雇工和其他杂项,为了这次买卖,严衡的成本花费已经在一百两左右。

  因而严衡决定给每本《备战县试:精选时文三十篇》定价在二两银元一本。

  这样只要能卖到一百本以上,他就能够盈利。

  卖到一百五十本以上,他的文曲书斋就能在第一批资料发售时赚回两百两银子,并可以偿还掉自己父亲的风流债。

  能参加县试的儒童,其家虽说不上所有人家里都是富裕家庭,但大部分家里拿出个二三两银子还是可以的。

  毕竟大明现在也不是最初那几年,加上赋税向来较低,民间藏富之现象很是常见。

  所以严衡相信,能拿出二两银子买资料的至少在一千人以上。

  而严衡现在的目标就是让这一千人中至少有一百五十以上的儒童购买自己文曲书斋的《备战县试:精选时文三十篇》。

  严衡首先找到了自己父亲,自己父亲现在社学先生,其中大部分分宜县七里村附近几个村的蒙童在这里读书,按照自己父亲预计,光是他所在的一处社学就预计每年有五十人会参加县试。

  当然,虽然参加的人数多,淘汰率也是蛮高的,大都也不过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

  严衡要自己父亲先去他所在社学以他是县学廪生又是授学先生的身份建议他的学生来定购《备战县试:精选时文三十篇》。

  同时,严衡又向自己父亲打听了是否还有其他与父亲相识的秀才或童生在各处社学蒙课。

  严准倒是说出了三位,而且都是关系极好的,严衡干脆撺掇自己父亲将这三位秀才请到了家里,以父亲严准没有被大宗师革除功名为贺款待这三位秀才。

  严衡也以世侄礼相见,并在酒桌上以每人二十两银子的代价,让这三位秀才答应回去后定会要求他们参加县试的学生购买《备战县试:精选时文三十篇》。

  当然,二十两银子并不是现付。

  严衡先付一半,另一半则要《备战县试:精选时文三十篇》销售额在三百两以上才会给。

  因为,这三位秀才和自己父亲所教授的社学参加县试的共有两百人左右,若全部来定购,则有四百两左右。

  严衡拿钱出来让他们帮着自己向他们的学生推销,自然也得看见效果后才会全额支付。

  这三位秀才自然是欣然答应,毕竟这可是他们意想不到的外项收入,哪有不为了钱而不努力的道理。

  严衡本人也放心了许多,因为至少目前可以保证两百五十本左右的数量是可以卖出的,可确定至少有三百八十两的盈利。

  这样的话,拿来还债是绰绰有余,甚至还会有剩余。

  既然如初,接下来的事就是只需等自己的书斋印刷出这五百本《备战县试:精选时文三十篇》。

  印刷工匠们很辛苦,每天工作六个时辰,但好在严衡给的薪酬高,所以大家都很有积极性,而且他们也很久这么干活了,闲久了的人也巴不得这样忙一下,更何况严衡也会时常过来看他们,给他们买些好吃好喝的犒劳,这让印刷工匠们不由得不更积极。

  “公子,您就放心,我们保证在十天之内给您印出五百本来,您就不必每天跑来跑去了,还是赶紧抓紧县试要紧,我们都很看好你的,都相信公子您一定能中县试,让那些小人们看看!”

  徐德明把严衡推出了油墨房。

  而严衡也只好回到自己家里,徐德明等人说得对,他的确要对县试有所准备了。

  严衡前世对于古文还是颇有研究的,而且如今又开启了宿慧,所以他对县试还是有些信心的,除非县令熊绣出的是明清数百年没有出现过的问题,要不然浩瀚如海的题库中总有适合的。

  当然即便没有,严衡也能用那他当年基于兴趣学习的技能去瞎做一下,他从小作文就极好,也对照过古人的文章,也不觉得比大明同时代的毛头小子们写的差到哪里去。

  他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自己的字。

  所以,严衡决定接下来要好好练字,同时他还得给小严嵩一套资料,虽然他知道小严嵩这次参加县试只是熟悉一下考场而已。

  不过,严衡发现小严嵩其实记忆力是很惊人的,自己要是给他一些现成的资料,没准他能记住,没准在县试也能瞎猫碰着死耗子。

  因为在大明县试这一关,对于出题的自由度是很大的。

  很多县令为了简单甚至会直接出一首诗就行,也有的干脆出自己以前出过的题。

  毕竟县试考察的就是智力,不可能指望启蒙读书不过几年的儒童能做出多么锦绣文章来,能筛选出几个记忆力好和思维敏捷的便已经达到目的,至于以后的路,还需要他们以后的努力。

  达到目的即可,何必要用考验进士的难度去考核最基础的儒童。

  因此,严衡很强烈地要求自己弟弟小严嵩在熟读四书之余务必背熟这套资料,而这套资料不是《备战县试:精选时文三十篇》,是熊绣自己当年从县试到殿试写的文章精选十篇。

  熊绣好歹是在明史上有传的人,严衡开启宿慧后很轻松地知道了他的相关资料,因而这也就不足为奇。

  严衡可以保证,小严嵩背了熊绣的十篇文章后至少是可以知道熊绣的文章风格的,也能窥见熊绣要出什么,甚至熊绣没准还就出自己有印象的老题。

  不过,就在严衡和小严嵩抓紧备战县试时,一直沉默地欧阳进登门了。

  与他同行的还有欧阳雪和欧阳露两人。

看过《佞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