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佞臣 > 第四十六章 有必要换个更大的宅子

第四十六章 有必要换个更大的宅子

  “臭小子,你在干什么!”

  深秋毕竟是个十六七岁且已经发育完全的大姑娘,因而严衡看见这一幕就不由得背过身去,并喝叱起小严嵩来。

  小严嵩一脸茫然地转过头来看着严衡。

  而深秋则吓得忙把小严嵩放下来,急忙掩好衣襟,慌里慌张地喊了一声:“大爷!”

  小严嵩现在还不过五岁,并不知道男女之防,还要去抓握深秋的桃瓣,奶声奶气道:“深秋姐姐,小嵩儿还要吃。”

  严衡斜瞥了一眼,见深秋已经穿好上衣才转身过来问深秋在和小严嵩干什么。

  虽说,严衡现在不得不承认自己想得有点歪,甚至认为深秋是见彩绣跟自己爹爹那样如鱼得水,作为一个十七0八岁的大姑娘只怕也想借着小严嵩来做些满足荷尔蒙的事。

  因而严衡不得不对此提出警告,毕竟小严嵩还小,他可不想这深秋把小严嵩带成一个小西门庆。

  所以,严衡一脸严肃地看向了深秋,并很认真地问她到底在和小严嵩干什么,如果这深秋真的不老实,严衡不介意将她送回去。

  深秋明显有些怕严衡那瘆人的眼神,她不由得解释说在欧阳府里听老婆婆们说照顾小少爷不但要伺候其盥洗暖床还得给他喂奶所以才自作主张地做了此事。

  严衡听后倒也是暗地里苦笑不到,他发觉这深秋并非自己想象的那么龌龊,自己似乎又犯了直男思维的毛病,便问道:“那你有奶吗?”

  深秋以为这位大少爷也要吃自己的奶,不由得脸红起来:“没有,一点都没有。”

  “你一个****的姑娘家怎么可能有,不过你以后即便有,也不必小严嵩给喂奶,都五岁了还吃什么奶,说出去能让人笑话死!”

  严衡说着就领着小严嵩出了屋子。

  感觉自己似乎做了什么错事的深秋趔趔趄趄地也跟了出来。

  这时候,彩绣已经煮好了粥,还蒸了两笼小笼包,并炒了一个小菜。

  父亲严准也从屋里走了出来,但整个人就像喝了二两酒一般,走起路来绵软无力的,连弯腰坐下都有些艰难。

  “父亲还是要节制些才好”,严衡只得亲自扶着父亲严准坐下。

  小严嵩则两手拿着两个包子,一边啃着一边抹着嘴边,也没注意到自己父亲那双满黑眼圈的脸。

  而严准则也知道自己儿子的好意也就没有责怪严衡劝谏自己,见彩绣站在一旁看着自己,就在彩绣屁股上拍了一下:“坐在我旁边吧,你与初夏与深秋毕竟不同。”

  “是,谢老爷”,彩绣没有推辞,就坐在了严准旁边,挨着小严嵩。

  然而,严衡这时亲眼看见自己老爹不老实的学着那日晚宴的欧阳进将咸猪手往彩绣的大腿上摸。

  “咳咳!”严衡忙咳嗽起来,并警惕自己老爹注意一下场合,小严嵩毕竟在这里,玩些少儿不宜的游戏到底不好。

  严准只好规规矩矩起来。

  严衡见此倒是不由得笑了笑,他对于自己的家庭现在基本还算满意。

  至亲还是自己父亲严准和弟弟小严嵩。

  但家里的仆人却多了不少,除掉屋里的三个丫鬟外,还有文曲书斋的雇工,严格意义上来说都是自己严家的仆人。

  三位丫鬟都还算比较明白事理,至少彩绣填补了自己老爹自母亲去世后的空虚,并为自己和小严嵩多了一个母亲的关怀。

  而深秋也不差,虽然今天傻乎乎地学奶妈还要给小严嵩喂奶,但严衡却也因此觉得深秋还算单纯。

  只是自己屋里的初夏,严衡不得不承认,自己对她并不怎么了解,但至少算是文静点的,所以严衡也能接受。

  至于文曲书斋的雇工,严衡并没有打算把他们当做只会服侍人的家奴,毕竟他也不需要这么多的家奴,他只打算把文曲书斋的这些雇工都放在文曲书斋,像对待员工一样对待他们,且在以后的将来让他们发挥更大的作用,尽管他们的卖身契在自己手里。

  本来严衡是想好好练练字的,让自己老爹教小严嵩背读以前知县熊绣写过的答卷。

  但严衡见自己老爹那魂不守舍,两眼只停留在彩绣身上的猥琐样子,也只得答应自己父亲的请求,自己先教小严嵩背读文章然后再自己练字。

  严衡不得不感叹,自己父亲似乎忘记了自己曾经的豪言壮志。

  好在小严嵩智力是很不错的,自己教他背读文章也花不了多少时间。

  严衡现在也挺心疼彩绣的,本来她在欧阳家作为欧阳进正妻的陪嫁大丫鬟是很有地位的,连欧阳进都得让三分,但到了自己家得给自己全家人洗碗做饭还得洒扫庭院,另外还得做自己老爹在生理上的宣泄者,来到自己家好不可谓不辛苦。

  不过,人家彩绣却乐在其中,严衡也就没必要说什么。

  初夏已经被严衡抱回到了床上睡觉,等她醒来后发现自己披着严衡的衣服,吓得忙跑到严衡这里来:“大爷,我!”

  “我让深秋把饭给你留在锅里了,你自己去热着吃吧”,严衡细致地临摹着找行家写的小楷繁体字说道。

  初夏不敢打扰严衡只得退下。

  严衡微微一笑,就继续练字,对面又传来彩绣的叫声,严衡只得把窗户关紧了些。

  严衡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位如今颇让自己满意的大丫鬟彩绣为什么在做那事时这么爱叫,严衡觉得自己有必要换个更大一点的宅子,至少有自己的院落,要不然天天被这样吵也不是个常法。

  这些日子,文曲书斋依旧还在卖《备战县试:精选时文三十篇》。

  虽然已经有四五家书铺盗版文曲书斋的这本教辅资料,但文曲书斋依旧可以每天卖出二十本,即每天也能赚个二十多两银子。

  这也得益于严衡在自家的《备战县试:精选时文三十篇》加了个“正版”的标签,大明的儒童们虽然没有版权意识,但看见“正版”两字也能下意识的觉得文曲书斋的《备战县试:精选时文三十篇》要正规点。

  不过,让人苦笑不得的是,其他书店也相继跟风,也备注“正版”的标签。

  严衡对此有些无语。

  好在,没多久,欧阳进就派人来接严衡,要亲自带严衡去见从外地视察河堤回来的知县熊绣。

  在严衡看来,只要自己得到了官府支持,就可以先在分宜县做一次打击盗版活动,也算开个版权保护的先河。

看过《佞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