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佞臣 > 第四十九章 严衡送纸条给欧阳雪

第四十九章 严衡送纸条给欧阳雪

  欧阳进都快急死了。

  他见严衡整个人呆在原地,还以为他已经陷入了左右为难的境地。

  欧阳进现在恨不得上去揪一下严衡的耳朵,好好教训教训他:

  你自己没什么学识,瞎充什么英雄好汉!

  素日你小子不是挺机灵的吗,如今怎么又犯起傻来了!

  如今倒好,被知县逼上了绝路,看你自己怎么办,最好别还连累了我!

  “这个,县尊,我这小侄他有些猖狂”,欧阳进喟叹一声,决定还是冒着顶撞知县熊绣的危险替严衡求求情。

  毕竟严衡这些日子也让他颇有好感,而且眼看着要和严衡一起发财呢。

  不过,知县熊绣打断了欧阳进的话:“闭嘴,不要打断他思路。”

  他!他有什么思路。

  欧阳进一脸郁闷,但如今知县熊绣都这么说了,他也不好再说什么。

  其他官吏也暗暗发笑,都在看严衡如何应对,这里面也有考过功名的官吏,知道这道大题难度也不小。

  所谓大题就是从四书中选取最为常见的话,因为广为人所知,所以很难有更好的解题立意。

  而小题则是四书中截取的小句甚至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句截搭而成,这种题只需能取巧连其意思即可。

  因而很多人都怕大题。

  就好比高考作文,大家愿意写某个小事件的议论,遇到“人生”这样的大题目就很容易落入俗套。

  所有人都在想,这个看上去不过十二岁的小少年如何能解这道题,或许即便做出来也流于普通吧。

  “圣人行藏之宜,俟能者而始微示之也”,严衡故作紧张地一字一字吐了出来。

  现场很安静,都在回味严衡的解题答案。

  “妙啊!”

  知县熊绣身后县丞黄举人先情不自禁地赞叹了一声,丝毫忘记了知县熊绣还在场。

  知县熊绣一点也没生黄县丞的气,他作为两榜进士出身,自然也能品得出严衡回答的解题答案是很好的,可谓是妙笔生花。

  “很好!”熊绣颔首点头。

  很明显,他对严衡的解题很满意,甚至暗叹自己或许都没有他这么的宿慧,能解题解的如此之妙。

  欧阳进一脸懵逼,心想这还是自己认识的那位严家大郎严衡吗,他不是连三字经也背不完吗,他老爹亲口告诉我的!

  “严准那个老货诓骗了自己这么久,亏自己还把自己那如花似玉的彩绣给了他!”欧阳进不由得暗暗骂道。

  其他官吏也露出尴尬的笑容来,都不可思议地看着严衡,心想一会儿得去认识一下了。

  严衡倒是坦然受之,在他看来,毕竟这是状元的答卷,自然是有点水平的。

  “回去好好准备吧”,知县熊绣起身走过来,拍了拍严衡肩膀。

  严衡面向着熊绣退了出去,而他刚走出县衙,欧阳进就追了上来:“你小子刚才答的题真是自己想的?”

  “小侄不敢欺瞒世叔,不是小侄创作的,但却是小侄记得的”,严衡这么一说,欧阳进恍然大悟,呵呵一笑道:“我就知道,肯定是你老爹昔日考你们时做的,被你小子记住了,瞎猫碰着死耗子,刚巧就在县尊面前露了脸,不过,世叔可得警告你,下次可别这么鲁莽!”

  严衡不得不承认自己这位世叔欧阳进的脑补能力还挺强,但他也不想解释这么多,毕竟日后自可见分晓。

  ……

  欧阳雪翻遍了自己二叔欧阳进的书房,也没有找到严衡所念的那一句诗到底出自何处。

  素来就对诗词曲赋极度喜爱的欧阳雪一时无奈地回到了自己屋内,同时暗想自己记忆力一向很好,历朝历代的好诗好词好句没有没印象的,如今还在书房里找不到,如今看来只怕八成的确是严衡所做。

  一想到此,欧阳雪只好颓然地坐在了床上,刚才严衡对她的态度已经让她恨得牙根痒痒,如今怎么可能去问他诗句的事!

  欧阳雪郁闷地将粉拳砸在了被褥上,却不小心看见槅子上摆放着自己表兄窦顶送来的诗集。

  欧阳雪一向觉得自己表兄窦顶颇有诗才,如今被严衡的那句诗吊起了胃口,她便忙起身将自己表哥的诗集拿了过来翻阅,心里想到最好能有一首压过严衡的那一句。

  “写的都是些什么,索然无味!表哥现在只怕把精力花在时文上,也不知道提炼提炼作诗的水平!”

  欧阳雪看完其表现窦顶的诗集后不由得大失所望。

  这时候,欧阳雪身边的丫鬟忙闪身走了进来,手里还拿着一张叠的方方正正的纸:“小姐,这是严衡严公子托我给你的。”

  欧阳雪不禁愕然,严衡这是什么意思,怎么突然给自己递纸条。

  虽说欧阳雪平时大大咧咧,但她也知道这男女之间私下传递信件的意义可是非同一般的。

  “还给他,本小姐不看!”

  欧阳雪鬼使神差地拒绝后,就躺在床上装睡,但同时又有些想去看看严衡到底给自己写的什么,难道是求爱的情书?

  脑补能力很强的欧阳雪一想到此就不由得羞的满脸通红,捂着脸露出一双眼睛看着丫鬟手里的纸张。

  管他呢,要是真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我就直接交给二叔,让二叔管管他!

  欧阳雪这样一想,就飞快地撵上了要走出去的丫鬟,把纸张一夺过来,就偷偷摸摸地背着丫鬟自己一个人看纸张里的内容,尽管丫鬟其实并不识字。

  “铁甲长戈死未忘,堆盘色相喜先尝。

  螯封嫩玉双双满,壳凸红脂块块香。

  多肉更怜卿八足,助情谁劝我千觞。

  对兹佳品酬佳节,桂拂清风菊带霜。”

  严衡给欧阳雪的纸张上就只写了一首诗,诗的题目是螃蟹咏。

  这是红楼梦中薛宝钗在螃蟹宴上做的诗,是曹雪芹所著《红楼梦》中的经典诗词,也是最为人称道的一首讽刺诗。

  严衡虽然觉得欧阳雪态度不行,但跟着欧阳进回到欧阳家且从欧阳家的仆人得知这位欧阳雪小姐满书房里找诗集的事后也猜到了这位欧阳雪小姐真正想要的什么。

  所以,严衡并没有告诉欧阳雪这诗作者是谁,他怕欧阳雪会因此来问他,他懒得去编那么多瞎话解释。

  欧阳雪越念越觉得很有味道,一时不由得问道:“严公子他人呢?”

  说着,欧阳雪就忙下楼,到处乱瞅。

  “已经回家了”,丫鬟回了一声后,欧阳雪没有说话,但神色却有些恍然。

看过《佞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