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佞臣 > 第五十章 打击盗版商

第五十章 打击盗版商

  严衡离开欧阳府后先去了自己的文曲书斋。

  不过,让严衡没想到的是,在文曲书斋的对面竟然也多了家书铺,名叫午仁书铺。

  而且这家书铺明目张胆地也在售卖《备战县试:精选时文三十篇》,甚至价格还比文曲书斋的正版还要低五钱银子。

  也就是说,这家午仁书铺不但盗版自己文曲书斋的书籍,还故意压价,甚至还专门开在自己文曲书斋对面,抢占自己书斋的人流量。

  毫无疑问,这简直就是恶性竞争!

  “公子,不能让这午仁书铺就这么猖狂下去呀,这才过去几天,我们书斋每天卖出的册数就下降了一半,要是在这样下去,书斋只能暂时关门了。”

  连带徐德明也有些着急起来,他现在是文曲书斋的掌柜,一个月除去酬金外还有提成,因而他比严衡还痛恨这些恶心竞争的书铺。

  不过,严衡则是不急不慢地对徐德明说道:“不急,你带着我的帖子去刑房见见吕书吏,把午仁书铺的事告诉他,马上这午仁书铺赚了的钱会到我们手里的。”

  徐德明只得照办,同时心里嘀咕着公子不过是一介儒童,能指挥得动县衙的人吗?

  “这位掌柜,敢问你家今天卖了多少啊?”

  严衡则主动来到了这午仁书铺,见一个衣着华丽的中年男子正在铺面里拨弄着算盘,便猜到此人应该就是老板,也就主动问了一句。

  “不多,也就一百三十两”,这老板随口说道。

  严衡不禁咂舌道:“超过一百二十两,那你完了,他日你要是被绞死,去了阴间可别怪我!”

  这老板听见严衡如此说他,不由得大怒,但因严衡很少在文曲书斋前面露面,所以在他抬头一看时,便认为这位出言不逊的严衡是来买书的,便忙殷勤地问道:“这位公子可是要买本店的《备战县试:精选时文》三十篇?”

  “我还是去对面买吧”,严衡试探性说了一句正要转身走开,这老板就拉住他:

  “这位公子不必去他们家买,因为我们卖的与他们卖的都是一样的,而且我们的还便宜五钱银子”,这老板贼眉鼠眼地说后又道:

  “另外,我给您交个底,这个店马上就要被我逼的开不下去了,你现在去买对面那家,只怕到时候发现内容不对都找不到人申诉。”

  这人正说着,就有一班衙役赶了来,且一个个持着刀就出现在这老板前面:“谁是叶老板!”

  严衡直接补刀,指向了企图逃离的叶老板:“他就是。”

  “拿下”,一衙役头头喝叱一声后,就有两个衙役就走上来将叶老板给铐上了镣铐。

  这叶老板愕然之余,却见其他衙役已经冲了进去,并开查抄他的书铺资产,最后还贴上了封条。

  这叶老板这时候才知道自己的书铺因为涉嫌侵占文曲书斋版权而被封禁,而他自己也会被盗窃罪论处。

  因为知县熊绣已经明令在前,盗卖编纂者的书如同盗窃之罪,所以这位叶老板很快就被判定了绞刑。

  而县衙的官兵倒也积极,不仅仅抄了午仁书铺,还连着抄了其他几家盗版文曲书斋资料的书铺。

  这些书铺的老板都大呼冤枉,因为他们从来没有意识到这个会触怒官府。

  一些仅仅是改了个书名,但内容差不多一样的书商不由得暗为庆幸躲过一劫。

  也因此,分宜县的书商们开始默契地不再直接用别家的书名来编纂同样的书。

  大明的版权保护总算是迈出了第一步。

  知县熊绣是一个很通情达理的好官,在收取部分查抄说所得银两作为火耗以外,大部分共计三百余两的查抄都给了文曲书斋,以此作为文曲书斋的赔偿。

  由此一来,严衡发现自己严家的存银已达一千两白银,而且自己家的田地也被赎了回来。

  如今全家总资产已经达两千多两,以这个时代的购买力放在现代拥有这个财富已经相当于百万富翁,全家足可以过上安逸的生活。

  但在严衡看来,自己自然是要让自己严家和自己获得更多的财富,并能过上最腐朽的生活。

  所以,严衡觉得还是要靠文曲书斋甚至更多的方式挣得更多的钱财才好。

  严衡也劝自己父亲依旧要坚持在社学授学,毕竟也算是有点收入且可以培养出一两个与自己有师生关系的天才来。

  但自己父亲这些日子一直喊腰疼,严衡也就不好逼严准去社学,毕竟严准是自己父亲。

  随着对盗窃版权的打击力度逐渐加强,文曲书斋的客流量又多了起来,《备战县试:精选时文三十篇》的销量也有所回升。

  不过,严衡并没有要让文曲书斋只靠卖《备战县试:精选时文三十篇》挣钱的意思,因为他也知道这种教辅资料只能挣一时的快钱,而文曲书斋得随时能让进店的客人有惊喜且情不自禁地想购买的感觉。

  为吸引读书人心甘情愿地掏钱,严衡便特地编辑了许多书集,什么蒙童必读经典十本,科举必备精选书一十本等等。

  本来作为公共版权的四书五经以及其他经史子集却也因此被严衡给整编成册。

  如此一来,反而刺激了读书人去消费,毕竟他们会自然而然的想背完这些书的确可以成为秀才。

  譬如《解元郎推荐应试书单五本》这类的书也被广为传播。

  欧阳进已经去了贵溪和新余、宜春等地,虽说分宜县的知县熊绣拒绝与文曲书斋一起合作并形成对考试辅导的垄断资源,但不代表其他地方的官府就不见钱眼开。

  在此期间,严衡决定要对文曲书斋的队伍进行扩招。

  毕竟,一旦欧阳进让文曲书斋与这些县府的官衙建立合作,文曲书斋得去这些地方开设分局,而开设分局就得招募更多得力的人去掌管分局。

  不仅仅是开设分局需要更多的人手,连带着现在的文曲书斋本身也还差人,毕竟文曲书斋承担的印刷量有限,亟需更多的人去提高生产力,另外,严衡觉得自己现在还缺少一个管账房的,毕竟自己不可能事无巨细地管理这些账务。

看过《佞臣》的书友还喜欢